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漢鄉>第三十八章危機四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危機四伏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

軍臣單于被人抬出去了,劉陵也就悄悄地回到了她的房間,先是用清水洗乾淨了銀碗,然後就一頭扎在床鋪上,汗水一瞬間就打濕了全身。

如意蹲在劉陵的身邊道:「你真的下毒了?」

劉陵搖搖頭道:「是春藥1

「牲口用的那種?」

「對啊,就是不知道藥量夠不夠。」

「應該是夠的,伊秩斜喝醉之後,我下了一指甲蓋,他的樣子很好。」

「也不知道能不能弄死這個老傢伙,不過啊,我走的時候老傢伙的臉上有血色了,應該是葯起作用了。

他的身子骨已經油盡燈枯了,這時候再用虎狼葯激發一下,應該能要了他的命吧?」

「要不要去看看?」

「不要去,彭春應該已經出手了,現在就等彭春回來報訊,看看老傢伙會不會死。

對了,你跟伊秩斜提起銀壺的事情了沒有?」

「提了,我說公主手上有大漢的瑰寶,用那個銀壺裝酒,酒會變得更加香醇。」

「他怎麼說?」

「他說以後那個銀壺就是他的。」

劉陵站起身子,在屋子裡的走了兩圈之後捶捶掌心道:「必須加重我們在伊秩斜心中的地位1

「怎麼加?」

「我還沒有想好,眼下走一步看一步,主要是一定要看緊伊秩斜,我們必須跟他在一起。」

「這是為什麼?」

「為什麼?匈奴人這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必然會影響到兩軍交戰。

我那個皇帝哥哥可不是一個善茬,匈奴大軍在白登山停留的時間太長了,馬上就要入秋,再不走,匈奴人的牛羊就沒有辦法貼秋膘。

冬天一來,匈奴人就會死傷慘重,我不認為漢國會放過這個千載良機。」

「您要把這個想法告訴伊秩斜?」

劉陵輕笑一聲道:「當然要告訴他,只要我們對他有幫助,我們的地位自然就會加重,唯有參與匈奴政事,我們才有機會上位1

「可是,漢國那邊……」

劉陵長嘆一聲,抱著如意苦笑道:「我的父親,我的哥哥,我的家人們,他們可能認為我已經死掉了……

他們不能要求一個死人繼續為大漢效力……再說了,我也不想給大漢效力……自從來到了匈奴,我們只為自己活著1

「如果您做了匈奴的單于……那就太好了。」如意並不在意劉陵的話。

她從小就跟劉陵一起生活,論起親密關係,她與銀屏更像是劉陵的親人。

「在把雲琅抓來給您當國師……他那麼聰明……」

劉陵拍拍如意的臉蛋苦笑道:「我從來都沒有得到過最好的,從小到大都是如此。」

「可是,您要是成了匈奴女王,雲琅說不定會願意的。」

「你不了解那些臭文人,他們把臉面看的比命還重要,雲琅也是如此1

「那就太可惜了……」

就在劉陵,如意兩個女子在大膽的暢想自己的未來的時候,軍臣單于終於在王帳軍的護衛下來到了兩軍交戰的地方。

他只是咳嗽一聲,正在交戰的雙方就丟下武器,跪在地上,一動不動。

「父親,伊秩斜要毒死我1於單嚎叫一聲,就撲倒在單于的腳下,並且嚎啕大哭。

伊秩斜也一瘸一拐的來到單于面前,嘆息一聲,將暗算他的羽箭托在手上呈遞了上去。

軍臣單于的心跳的很是厲害,勉強抬起頭,他沒有看於單,也沒有看伊秩斜,而是勉強揮揮手,示意跪在場中的勇士全部退下。

在王帳軍的驅趕下,兩方的將士紛紛離開戰場,伊秩斜朝看著他的老將赤魯捏了捏拳頭,赤魯就騎上馬,直奔鉤子山。

「你們等不及我死掉嗎?」

軍臣單于的手放在胸口,他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

於單,伊秩斜一言不發,只是垂下了頭。

「你們就不能好好地作戰,讓我有一個滿意的陵墓么?」

於單霍然起身,朝父親施禮道:「我這就去白登山1

說完就跳上了戰馬,直奔白登山匈奴大營。

軍臣單于看著兒子離開了,有些欣慰,撫摸著胸口笑道:「好孩子……伊秩斜,你知……」

軍臣單于覺得心跳的如同戰鼓一樣,話說了一半就再也說不下去,只覺得嗓子眼發甜,不等他反應過來,一股粗大的黑褐色血柱就從他的嘴裡狂噴出來了。

血碰了伊秩斜一頭一臉,他不由得跪著向後退縮一下,咬咬牙猛地站起來大吼道:「感謝我的兄長,感謝我的兄長讓我來做大匈奴的單于1

噴過血的軍臣單于無力地倒在軟塌上,伊秩斜的怒吼聲他聽得清清楚楚,卻再也說不出話,只能用儘力氣指著伊秩斜。

伊秩斜上前一步握住軍臣單于的手哭泣道:「我一定會做一個好的大單于,讓匈奴人的榮光遍及天涯海角。

我們現在就離開白登山,我一定會把你送到龍庭的,我親愛的哥哥,您一定要挺住1

站在人群中的大鬼巫立刻走了出來,將耳朵貼在軍臣單于的嘴邊傾聽了片刻,然後就舉起白骨杖道:「軍臣單于說了,從今天起,伊秩斜就是我們的大單于……禮拜1

大鬼巫張開雙臂,跪倒在伊秩斜的腳下,接連朝拜了三次,追隨他的大群鬼巫,學著大鬼巫的樣子,也跟著頂禮膜拜,很快這股風潮就蔓延開來了。

伊秩斜冷冷的看著王帳軍首領道:「沙克蘇,你不拜我么?你若拜我,左谷蠡王就是你的。」

坐在馬上的沙克蘇看了看雙眼睜得老大的軍臣單于,跳下馬單膝跪倒,低聲道:「大青山1

伊秩斜大笑一聲,對所有王帳軍吼道:「從今天起,沙克蘇就是我們的左谷蠡王,封地大青山1

沙克蘇笑了一下,誠心誠意的拜了下去,與此同時,其餘的王帳軍也跳下來戰馬,跟隨其餘匈奴人一起山呼,伊秩斜大單于。

右賢王遺憾的瞅瞅於單離去的方向,在伊秩斜以及沙克蘇滿含殺氣的目光中,從親衛中間走出來,拜倒在伊秩斜的腳下舉起雙手歡呼道:「右賢王摩可桿拜見欒提伊秩斜大單于。」

就在伊秩斜準備大笑出聲的時候,一個年邁的匈奴人扶著拐杖從人群里走出來。

來到軍臣單于的軟塌邊上,探手一個耳光就抽在軍臣單于的臉上然後嚎啕大哭道:「你這個沒用的廢物,早就告訴你把位子給於單,你偏偏要執掌權力到最後,這就是崑崙神對你的懲罰1

軍臣單于淚如雨下……

伊秩斜瞅著這個老邁的匈奴人道:「屠耆王,你素有智慧之稱,為何到了現在卻變得一點都不智慧了?」

老匈奴屠耆王擦一把老淚道:「左右大將,左右大當戶,以及二十四萬騎都在白登山與漢人作戰,你這樣自立為單于,能坐的穩當么?」

伊秩斜笑道:「他們會臣服於我的。」

「於單呢?於單怎麼可能臣服於你?伊秩斜你要跟於單在武城塞大戰一場么?

且不論你們誰輸誰贏,最後的贏家只可能是漢國,漢國自從新皇帝登基以來,我們之間的戰爭就從未停歇過。

這些年來,漢皇步步緊逼,我們只能後退,白羊王,樓煩王的封地被侵佔,牛羊被搶奪,就連我們的龍庭也被衛青掃蕩過一回。

伊秩斜,你是我匈奴的英雄,既然是英雄,就不要傷害我大匈奴,你想要權力,可以拿走,你甚至可以成為左賢王,只是,你不能成為我大匈奴的單于。

這會開一個很壞的頭,以後不管是誰,想要成為單于,就可以殺死單于自立,要知道,即便是冒頓也沒有敢踏出這一步!

伊秩斜,收手吧,如果你一定要當單于,先殺了我1

伊秩斜臉上的神色變幻了無數次,這樣的糟老頭他一根指頭就能殺死,現在,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卻動不了這個老匈奴一根汗毛。

  • (快捷鍵:←)
  • 漢鄉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