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漢鄉>第七十五章大氣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大氣象

小說:漢鄉| 作者:孑與2| 類別:網遊動漫

第七十五章大氣象

信使從大雪中穿出,即便已經快要被凍死了,依舊從戰馬上滾下來,揮舞著紅旗嘶聲大吼:「大勝,大勝,大將軍在大青山陣斬匈奴左賢王部一萬四千人,活捉丁零王,陣斬日逐王,俘獲牛羊無數1

這句話如同一團火焰點燃了巨大的火藥桶,諾大的受降城頓時就沸騰起來。

「大漢萬勝1

「吾皇萬勝1

「大將軍萬勝1

興奮地軍卒甚至等不及城門打開,那些跳蕩兵就給腰上拴好繩子,在同伴的幫助下,一步步的走下高牆,一把抱住搖搖欲墜的信使,再次歡呼起來。

看到漢軍們如此快活,羌人們也很給面子,雖然不知道在歡慶什麼,還是學著漢人的樣子,大吼大叫。

「今日,金吾不禁,玉漏不催人1正在巡城的霍去病,歡喜的看著信使被一大群軍卒抬著進了城門,大手一揮,就對執金吾下了軍令。

雲琅猛地推開窗戶,對門外的劉二大叫道:「盛宴,盛宴,每人可飲二角酒1

劉二大叫一聲得令,就跑的飛快,一邊跑一邊對兩邊的軍卒大叫道:「司馬有令,今日大宴,每人可飲二角酒1

劉二的話驚起了一群跑來跟雲琅學習如何編製毛衣的鶯鶯燕燕,她們吱吱喳喳的向軍卒們打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等到她們弄明白了歡慶的原因之後,那群婦人就轟的一聲跑了,大叫著要看守軍營大門的軍卒給她們留門,她們準備打扮好了就來參與歡慶。

蘇稚站在窗前臉臭臭的,斜著眼睛瞅一眼雲琅道:「你很喜歡那些羌人女子么?」

雲琅笑道:「確實是這樣,一群多淳樸的人啊,你看看,這才幾天啊,她們已經學會織毛衣了。」..

「你穿?」蘇稚又問了一句。

雲琅指指發紅的脖子道:「不好穿,扎人,羊毛還要軟化一下。」

蘇稚回屋取來一種香香的藥膏塗抹在雲琅的脖子上,恨鐵不成鋼的道:「知道的以為你在打羊毛的主意,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在哄騙全受降城的女人。」

雲琅看著蘇稚道:「我連你的主意都不敢打,還會去打她們的主意?」

蘇稚的臉紅了,半晌才從嘴裡擠出幾個字:「你可以試試的。」

雲琅把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一般。

「不成,我要是敢打你的主意,何愁有就會打我子孫根的主意,你知道的,那個老傢伙沒有開玩笑的習慣。」

「他怎麼這樣啊1蘇稚已經開始帶著哭腔說話了。

曹襄從他的屋子裡探出頭來,左右瞅瞅然後低聲道:「人家是宦官,最恨男歡女愛好不好?

你要是喜歡阿琅,回去再說,在這裡你要是干點出格的事情,真的會害他成宦官的。」

說完話,也不理睬尷尬的雲琅跟蘇稚,整理一下頭上的金冠,就大吼大叫的離開了院子,要親兵給他準備戰馬,他準備在城裡狂奔一圈抒發一下歡喜之情。

蘇稚勉強露出一個笑臉,對雲琅道:「那就回去好不好?」

雲琅點點頭道:「你那天說的話很在理,你現在這個樣子估計就只有我敢娶你,你不嫁給我嫁給誰去?

沒見曹襄他們現在都躲著你走。

另外啊,別委委屈屈的,你還是那個驕傲的蘇稚,嫁個人而已,為了這個委屈自己可不是我認識的蘇稚。

你師姐那裡我去說,終歸是我貪圖蘇稚的美色,沒把握好。」

蘇稚低下頭右手揉捏著左手食指扭捏的搖擺著身子道:「我來白登山,師姐要我照顧好你……」

雲琅笑道:「你師姐多聰明啊,什麼事情能瞞得過她的眼睛?你吃苦受累的日子在後面呢,誰叫你是小妾來著。」

蘇稚搖搖頭道:「我不在乎,離開你們去外面,我會害怕的……我父親……他們不要我了……哇……」

雲琅上前抱住蘇稚,這孩子已經哭的全身發軟,這幾年來積存在心裡的委屈一下子全部爆發出來了,說到底,她還是一個小姑娘,一直在用堅強的外殼來武裝自己。

在白登山,她經歷了人生中最恐怖的一幕,心理變得無比衰弱,如果雲琅這時候對蘇稚的追求沒有任何回應,她一定會徹底崩潰的。

雲琅一邊抱著蘇稚,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好讓她哭泣的順利一些,一邊警惕的瞅著周圍,他很擔心何愁有這個傢伙又會從某個不為人所知的地方冒出來。

前來稟報的劉二見雲琅抱著蘇稚,就很有眼色的退下了,還順便帶走了一些偷偷看熱鬧的傷兵。

蘇稚哭泣了很長的時間,哭得渾身發熱,滿身都是汗水,頭髮上汗津津的,全部重量都依靠在雲琅的身上。

也不知道這個丫頭哪來的那麼多的眼淚。

「我是不是很難看?」蘇稚的鼻子上出現了一個碩大的鼻涕泡。

雲琅用手帕幫她擦拭了一下,點著她的鼻子道:「看多了羌人女子,我的蘇稚哪怕吹鼻涕泡也比她們好看十倍,百倍1

蘇稚剛剛笑了一下,不知道又想起了什麼,猛地從雲琅懷裡掙脫出來,警惕的四處張望。

「何愁有不在,大將軍伏擊匈奴左賢王成功,這個時候他應該很忙。」

「誰說老夫不在?」

雲琅眼睜睜的看著何愁有從廊柱後面走出來,一雙三角眼裡滿是殘毒的笑意。

「不關他的事。」蘇稚展開雙臂堅定的護在雲琅身前。

「你們到底是搞在一起了是嗎?」

何愁有背著雙手,一顆蛋頭在大雪中顯得格外明亮。

雲琅將蘇稚拉在身後笑道:「是啊,回到長安之後就會完婚,不知先生能否大駕光臨?」

何愁有沖著蘇稚煩躁的揮揮手,雲琅立刻就把蘇稚推進屋子裡去了,順便關上房門,這個傻丫頭到現在都沒有搞清楚,萬一何愁有要問罪,鑒於雲琅的重要性,他只會下手處罰蘇稚,絕對不可能是雲琅這個對皇帝來說還有用處的人。

大冷的天氣里,何愁有一身葛衣,看得出來葛衣底下並沒有穿厚衣衫。

如今站在風口上,葛衣飄飄頗有些出塵的意味。

「使者也帶來了劉陵的消息,你想聽么?」

「這麼說,劉陵已經成了伊秩斜的大閼氏?」

「你為什麼不認為劉陵已經死在匈奴人這場狂暴的變革中了呢?」

雲琅笑道:「劉陵死了,就一文不值,大漢繡衣使者不可能將毫無價值的消息用這樣艱難的方式傳遞給你。

既然你有了劉陵的消息,只能說,劉陵變得更加重要了,那麼,她怎麼變得重要呢?

只有成為伊秩斜的大閼氏1

「有可能為我所用么?」

雲琅搖搖頭道:「大漢對劉陵無情,所以,劉陵就對大漢無義,這是必然之事。

您只能期待匈奴有了劉陵這個不安定的人,會不會有什麼可以借用的變化。

比如大將軍衛青這一次之所以能成功的在大青山伏擊左賢王,就跟左賢王與伊秩斜爭奪匈奴大單于的位子有關。」

何愁有仰著頭看著漫天的雪花,拍著欄杆道:「我們不是沒有想過對匈奴用間,只是,那些女間沒有一個能活過一年的,白白成了匈奴人的玩物。

後來,大家都死心了,沒想到劉陵卻成功了,雲琅,劉陵的智慧並非有多出眾,她為什麼能成功?」

雲琅笑道:「**啊,劉陵有著極為強烈的**,她想成為匈奴人的女王,有了這個**存在,她知道,她今天吃的苦,受到的屈辱,在某一天終將會成為她皇冠上最燦爛的光芒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