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王饒命>1040、第四星雲成,武道鳴音再
小說:| 作者:| 類別:

1040、第四星雲成,武道鳴音再

小說:大王饒命|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類別:武俠修真

這一次,王城沒有哪家賭坊開盤口了,不然一定大賺特賺。

肖明澤在賭坊後院里躺在搖椅上,總覺得自己好像錯過了什麼機會,他和趙帥與呂樹接觸的最多,所以他們的感覺更強烈一些,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就感覺這次呂樹會贏。

王城的九五豪門因為一個客卿的死亡開始震動,沒人想到呂樹僅僅一個照面就殺掉了一個蟒服客卿,那可是在端木皇啟座下行走數百年的老人了,怎麼就這麼死了呢?

呂樹反身出拳的剎那間心情是平靜的,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殺不掉對方。只有星圖的時候,他的力量便一直都是同等級里最強的,現在來到呂宙重修鍊體,說他身體素質已經半步跨進了大宗師的境界也不為過。

半步可能太多了,一隻腳掌好了。

其實呂樹在三品的時候,只要他堅持一兩個月衝擊枷鎖也許就打開了,然而他並沒有這樣做。

而重修鍊體的一切好處便體現在這一拳之中,幾乎破碎虛空般的雷霆萬鈞,對方來不及施展手段格擋,也格擋不了。

青石板路旁的黑衣死士們都面色凝重起來,即便他們已經損失了很多人手之後都沒想過這少年能有這種能力。

呂樹轉頭看向青石板路盡頭上的那名花衣蟒服客卿:「第二個1

如果這王城沒有禁空領域,一品高手能施展的手段就太多了,可是現在誰都飛不了!

不僅如此,若是僅讓呂樹用飛行的速度去突進,那麼他的飛行速度就算比其他一品客卿快了不少,但也快的有限。

但地面上便不一樣了,呂樹的身體力量有著絕對的優勢!

地球上,不管是天羅地網還是其他各大組織都認為力量系強者在後期是不太管用的,甚至一度淪為元素系的保鏢。

例如呂樹在非洲那邊殺死的金系與力量系組合,其實力量系就是保護金系不被近身罷了。

然而呂樹覺得那只是因為力量系還無法突破那個已知的極限,可如果呂樹能夠突破那個極限呢?

花衣蟒服的客卿未雨綢繆,他冷哼一聲:「動手1

他要用那些死士的性命來拖慢呂樹的速度,為自己爭取足夠的時間。

死士們心中一驚,當客卿讓他們動手的時候,其實已經意味著那位花衣蟒服的客卿自認落了下風,對方沒把握在呂樹的速度中殺死呂樹!

下一刻,蟒服客卿手臂一陣,只見他那枚扳指之中有一顆翠綠的圓珠落入手心,然後頃刻間綻放光彩。

一個個符號從綠色的圓珠中投映出來,映射在了天際。

孫仲陽此時正和父親對坐,窗戶與門都是開著的,當翠綠色的符號映照上天空時,小半個王城都彷彿被映襯成了綠色。

孫修文說道:「這是端木皇啟賜下的寶珠『秋泓』,裡面總共9個符印,一旦符印在天空之中結成,到時候那一小方天地里的生死便是持珠人說了算了,除非高出一整個境界來。」

孫仲陽轉頭看向天空,那綠色的符印在天上,幾乎每秒鐘便會多出三個來,他喃喃道:「已經六個了,呂樹要死嗎?」

然而就在此時,那符印戛然而止,不再有符印飛上天空籠罩天地,就連天上的也開始消散。

「發生了什麼?」孫仲陽意外道。

……

青石板路上呂樹驟然加速,一步之間便跨越數十丈,如箭離弦!

旁邊瓦頂的黑衣死士在花衣蟒服的客卿下令時便已經紛紛抽刀朝呂樹撲去,呂樹與客卿之間相距幾乎一里地,而這一里地間的兩邊,早就布滿了死士!

於是呂樹衝刺中,黑衣死士全都躍下來想要擋住他,可是他們沒想到的是,人還沒落地,連呂樹的衣角都沒碰到,呂樹已經沖了過去。

這一幕就彷彿是排練好的一般,呂樹經過,死士才落在地上,永遠都慢了一步!

這一次呂樹踏過的青石板甚至都沒有破碎,可是當死士踩上去的時候卻轟然一聲激起煙塵,那呂樹踩過的青石板竟然已經碎成了粉!

灰塵中,每個死士都感覺那瀰漫的煙塵里似乎有什麼極其鋒利的東西正在瘋狂穿梭收割著生命,那是呂樹久違的雀陰灰線。

起初第三層星雲運轉起來時,出現在第三層星雲主星上的便是三十六根雀陰灰線,原本呂樹以為只有這麼多。

結果他便發現,第四層每亮起一顆星辰,那雀陰灰線便會翻一倍,所以如今呂樹七星全亮,雀陰灰線也已經達到了2304根之多!

這數千根雀陰灰線隨著呂樹突進的時候一個個穿梭進他身後激起的塵埃之中,如龍捲般能夠絞碎一切,摧枯拉朽!

死士們想不到,那名客卿也想不到,呂樹從一開始就沒顧忌過那些死士,那些死士也根本無法拖慢他的速度。

於是,當呂樹來到那名客卿面前的時候,對方所持的「秋泓」竟然來不及放出那最後的三個符印了。

蟒袍客卿眼中閃過驚駭的神色,他那蟒服上的九條黑蟒在他催使間紛紛躍出袍服,撲向呂樹。

可又是一拳砸來,呂樹竟是毫無阻礙的擊碎了那九條黑蟒,直到此時那名客卿想再出底牌都已經晚了!

客卿目光中閃爍著機警的光芒,他的背後突然具現出巨大的黑蟒法相來,吞吐著毒信!

可是當他想……他什麼也想不了,因為他發現呂樹的那一拳仍舊是伏筆,藏在伏筆里的則是呂樹的雷霆劍氣。

天劫之威,就連尋常大宗師也必須認真對待,更何況是一品的客卿?

終於,那名客卿無法動彈的臉龐因為掙扎而逐漸扭曲,縱橫呂宙無數年的他終於感受到了恐懼的滋味。

呂樹站在原地打量著對方,感受著對方恐懼的情緒彷彿在天地之間蔓延,愛怒哀懼愛惡欲,這是七層星雲的關隘,呂樹早已猜到這第四層突破到第五層的關鍵可能就在懼上。

呂樹很少有畏懼的情緒,因為他從來都一往無前。但這不意味著他突破不了,因為他彷彿天生便可以讓別人感受到恐懼。

星圖轉動,第四層主星歸位,呂樹豁然抬頭看向天空,該來的終究要來,星圖突破一品的武道鳴音也該到了。

天地間一個籠罩整座王城方圓數百里的聲音響起,那聲音宏大又蒼涼:「一閃一閃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

呂樹平靜的看著天空:「我特么……」

……

感謝米魅同學和喪心病狂喪病菌同學成為本書白銀大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