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王饒命>1287、古詩詞大全賞析(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1287、古詩詞大全賞析(第二更

小說:大王饒命|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 類別:都市言情

孫仲陽自己也有過猜測,自己的父親孫修所謀甚大,如今既然鋌而走險站在了呂樹這邊,那必然不甘心繼續做一個王城富貴閑人那麼簡單,但是他孫仲陽算膽子再大也沒敢往天帝這個方向猜。

他知道自己跟父親的差距,父親孫修是真正有大魄力的人,而他如今也不過是個王城子弟強一點的年輕人而已。

可是如今等父親孫修真的當了天帝,孫仲陽才忽然覺得自己可能還是有點不了解自己的那位父親,對方的魄力要自己想象的還要大一些!

四方天帝向來都是這呂宙里至高的qunbng,平時神王宮壓根不怎麼行使權力,所以天帝本身是最有權勢的人。

而現在,孫仲陽發現自己竟然成了天帝之子?

他還不像其他家族,需要和許多兄弟姐妹爭寵奪位,孫修只有他一個兒子!

孫修曾有一位妻子,但早年的時候他妻子便得了怪病離世了,自此以後孫修再也沒娶過新人,子嗣也孫仲陽一個。

孫仲陽很清楚自己那位父親是真真正正將母親愛到骨子裡的,他也時常感慨,在王城豪門裡,能生於一個有溫度有感情的家裡是多麼的不易。

如今,自己是天帝之子了啊!

以後王城豪門但凡想要在西州做生意的人,必須要看孫家的臉色,以前大家還平起平坐呢,現在孫家已然高高在,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孫仲陽告誡自己不要被喜悅沖昏了頭腦,但他哪有那樣的城府?

轉頭一看,孫仲陽忽然發現父親派給自己的那十二位死士已經單膝跪在地齊聲道:「恭賀太子殿下。」

這些死士跟著孫修百年了,他們很清楚孫家根本不會出現奪嫡的戲碼,所以抱緊孫仲陽的大腿可以安枕無憂!

孫仲陽有些感慨,如今自己是子憑父貴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出去。

想到這裡孫仲陽揮揮手:「平身吧,繼續寫作業,你們誰作業寫完了,把我的也給寫了。」

現在他說話終於可以硬氣一點了,敢讓人幫自己寫作業了!以前這些十二位死士都是父親的心腹,在得到對方的認可之前,他哪敢使喚人家?

說實話,十二死士也沒想到有一天會淪落到幫人寫作業的地步……

要知道,他們可是立志媲美十二蟒服客卿的大供奉人埃

此時呂樹正往桃花會館裡面走去,在門口已經能聽到裡面的高談闊論了,桃花會館在亭台水榭之放了數不清的ptun,來者都可以選一個ptun坐下聽講。

而亭台水榭間有一小塊最突兀明顯的地方,則是用來講道的,得是主講人才能坐去。

講道之處坐著三個老者,只聽其一人說道:「白日依山盡這種過分解讀,實則是旁門左道的雜談,各位以後休要提及。鋤禾日當午這種勸農的美好詩詞,怎可隨意玷污?」

有一個老者趕緊說道:「這是那位提出的論點,張老慎言1

張老生氣了:「是他帶著武衛軍再走一次王城,我還是要這麼說,他是個無知小兒,怎敢如此曲解神王詩詞?」

當初呂樹在田埂鎮提出的觀點早傳到了王城,畢竟王學家的流動性還挺大的,他們喜歡四處跑。

在這個論點慢慢變成一個小分支的時候,所有人都知道這是那位武衛軍之主提出來的怪言論,而現在武衛軍如日天,有些王學家開始鼓吹這種言論了,當然也有更多的人反對……

有人小聲道:「有人說,那位才是正統……」

「放屁,你當聖旨是假的嗎,他不過一屆亂黨而已1

「噓1有主講者面色大變:「此事是我們可以談及的嗎?」

旁rnd笑:「怕什麼,他還沒到王城呢,而且算他在我面前我也敢這麼說,咱們呂宙何時出過殺人的事情,他不怕天下人對他口誅筆伐嗎?」

呂樹在旁邊聽著,都有點搞不明白這群選手哪來的自信心……

不過呂樹現在也沒搭理他們,而是變換了面貌的細節,起身去人群之走動起來,每見一個人,給對方發一本書。

那些書都是呂樹當初即將離開地球時讓鍾玉堂給他準備的,那個時候鍾玉堂還有點不理解呂樹為什麼要讓他準備這些書籍。

而那些坐在ptun的王學家接過書籍后名便愣住了,那厚厚的書籍封面寫著:古詩詞大全賞析……

這古詩詞大全裡面不僅有詩詞,還有註釋,以及章詩詞的出處,極為詳荊

王學家們看到這些書籍的時候感覺有點不對勁,因為這書籍的裝訂技術可要呂宙的線裝書籍強多了啊,拿在手裡像是看著兩個時空的產物……實際也確實如此。

不是說線裝書都不精緻,而是線裝書他們還能看明白怎麼製作出來的,可地球現代的裝訂技術已經超出他們的能力了,如這印刷技術不是呂宙能搞定的。

撇下技術不談,他們打開書籍看到裡面的內容時有點眩暈,怎麼開篇和自己認知的東西不太一樣呢?

李白是誰,杜甫又是誰,這些詩詞不是老神王寫的嗎,怎麼作者變了呢?

這個時候他們想要找呂樹理論一下,或者問問情況也好,然而呂樹這個時候滿場亂跑,早找不到人影了。

每個人這時候只能看著自己手裡的古詩詞大全賞析發獃,慢慢的主講台的三位老者也發現不對勁了,怎麼下面的人都在捧著一本書發獃呢!?

他們的目光逡巡過去,畢竟坐的位置要高一點,俯視間更容易縱觀全局,於是便看到了正在發放書籍的呂樹。

他們其一人愣了半晌對呂樹喊道:「那小子,你幹嘛呢?」

呂樹才不管他們說啥,當然要把書先發完再說!

這是王學家的聚會,而且全呂宙最出名的王學家都在這裡了,只要他先摧毀了這裡的信仰,那麼還怕沒有負面情緒值嗎?

損人利己的事情呂樹是不大樂意做的,畢竟還有底線,但他發明了一個新的負面情緒值收入,叫做損己利己……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