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章、入定大道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入定大道歌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入定境是心聖大陸的修行第一步,是基礎境界,也是每一名心修弟子最重要的奠基時刻。

唯有進入入定境,才能真正跨入心修之門。

入定講求的便是心修之士通過打坐,冥想,來清除自己腦海中一切雜亂的聲音,思緒,從而進入一種玄乎又玄的境界,真正「看見」自己的內心。

唯有這種境界,身心全部放鬆,體內自成循環,精神內視自己,感覺自己與天地渾然一體,才能模糊感應到自身心臟的模樣,從而引源築基,徹底打開心修之門。

蕭家的入定功法共有三部,分別是最基礎的『入定大道歌』,以及虛級下品的『香木功』,和更高一莢旅』。

不過香木功和日月明經都需要一定的資質才給發放,蕭陌只是半竅之體,自然沒有這種機會,除非他自己拿家族貢獻幣去換。

但他一個剛剛入定四層的小弟子,連心元都沒有修鍊出來,自然不可能擁有貢獻幣,那兩門高級入定功法也就無緣兌換了。

因此蕭陌目前所能修鍊的,便依舊只有蕭家最基礎的心修法訣,入定大道歌。

此也是心聖大陸,所有修行者通用的基礎修行法訣,沒有任何品階,也沒有任何特殊功效,純粹讓人踏入心修第一步之用。

不過,有此法訣已經足夠,只要蕭陌能夠成功修鍊到入定第五層,就將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到時候,他就能主動外出去尋找一些低級草藥,或者獵殺低級凶獸,拿它們身上的材料兌換家族貢獻幣,從而換取更高級的兩種法訣。

反之,如果他連入定第五層都做不到,擁有再高品再強大的法訣也是無濟於事,因為效果都是一樣的。三種功法唯一的差距,不過是修鍊時的方式,以及修鍊起來的速度略有差異而已。

入定大道歌十分簡單,總綱只有十餘句口訣,其中第一句便是『龜縮盤中,調柔氣體,身心圓融,萬物不思,虛神渺渺,得脫自然,光明洞徹,水晶遍體。』

這功法這數年來蕭陌早已經練習無數遍,雖然每一次都毫無所獲,但自然不會陌生。

因此,他再一次閉目盤坐,雙掌平托胸前,五心向天,緩緩運轉蕭家基礎功法『入定大道歌』,一層微微的吸力在他身周形成,屋內的空氣塵埃如被引動,紛紛朝他匯聚。

蕭陌身周,隱隱放射出一層極淡的白光,這便是修行第一境,入定境才有的異相了。

白光映襯得蕭陌的面龐晶瑩一片,光華隱隱。

他腦海想像出一隻烏龜,縮在自己的丹田中慢慢呼息,慢慢地呼息……

到最後,呼息越來越慢,越來越慢,近似乎無。

蕭陌的意識漸漸被抽離,之時練功失敗時的憂慮,低落,失望,沮喪等心情,一一全部消失,變得只有平靜,身如琉璃。

他感覺自己在隱隱地放出光,如同水晶一樣的光芒。這光芒照射在他的心臟部位,那裡隱隱呈現出一隻朱雀的形狀,又似乎是一顆倒懸的蓮蕊,散發出勃勃的生機。

而心臟之上,更有一個小巧的淡銀色竅穴,鑲嵌在那裡,只是被堵住了一半,顯得有些狹窄和矮校隱隱可以從中看到,心竅之後,是一片金色大湖,汪洋浩瀚,無邊無際。

那便是心修之士一切力量的源泉,名叫心源,也叫初生源泉。

心修之士修鍊的方式,便是用特定的功法,引動初生源泉中的能量,將其通過心臟之上的孔竅引流出來,最後匯聚於自己的丹田,修鍊成心元之力。

那心元之力達到一定境界,便可以外放殺敵,同時防護自身,等同於上古修士鍊氣入道時修鍊出的真元,只是比之真元,心元之力更加奇妙,更加玄異而已。

因為心元之力,能引起周邊萬物的共生變化,甚至感應天地萬物的至理,成長興衰,而普通真元,是絕對做不到這一步的。

同樣,因為想引動初生源泉之力,必須要通過心竅來引流,所以沒有心竅的普通人,才無法修鍊,一輩子只能當一個普通人。

而心竅越多,引流的速度就越快,引流速度越快,就越有機會選擇一些極其特殊的功法,因為那些特殊功法,非心有一定竅穴之人不能修鍊,譬如上古傳說,有一門道級奇功『無極造化功』,便需要至少五竅之心,才能修鍊。

那樣的功法,即便是蕭家這一代的兩位天才,蕭神劍以及蕭明玉,也是完全沒有機會修鍊的。

不過道級功法不是屈屈陽城之人能覬覦的,蕭神劍和蕭明玉,以及若是走出陽城,也未必完全沒有得到道級功法的機會,只能說無極造化功,不適合於他們而已。

正因如此,這些擁有心竅者夠多,而又能得到特殊功法的人,修鍊速度自然遠非尋常人可比,將來的前途也更光明,更受家族重視。

而像蕭陌這樣的半竅之體,才如此垃圾,被人稱之為『廢體』,因為他連一個完整的心竅都沒有。

可以說,半竅之心的出現,可能比之一竅二竅三竅,和普通人的無竅,都更稀有,因為這完全是特例,萬中無一。如果這也算成就的話,蕭陌估計是古往今來第一人。

只是他恐怕寧願,不要這項成就,也不想要這半竅廢體而已。

當蕭陌運轉入定大道歌,想通過這半個孔竅,向外引流出金色大湖中的一縷心源之力,轉化為最基本的心元。但每一次,這些心源之力,剛剛達到他的那半個孔竅處,便被下面的肉膜擋住,無法外出。

片刻之後,蕭陌再次睜開眼睛,眼神之中,再一次掠過一絲隱隱的鬱悶之色。

沒錯,他又失敗了,而這次,是第多少次失敗?

第一萬次?第五萬次?第十萬次?

他已經不記得了。

失敗早已成為他的慣例,是常事。如果成功,他才應該感到奇怪。

……

次日,清晨。

寒意瑟瑟,吹鼓門窗,天地肅殺。

一夜過去,陽城似乎又離冬季更進了一步。

枯瑟的秋葉四散飄落,灑滿院子,蕭陌無心欣賞,繼續在自己的房間內嘗試引流出竅,凝鍊心元。忽然,一陣微沉的腳步聲響起,隨即,蕭陌的房門外,傳來了重重敲擊的聲音。

一個有些冷漠的中年男子聲音隨即傳來:「蕭陌,族長尋你。」

「嗯?」

蕭陌瞬間從修鍊之中驚醒,聽到外面的聲音,不由眉頭微皺。

修鍊之時,最忌別人打擾,輕則前功盡棄,重則走火入魔,甚至有些人一個不慎,練功因此練出岔子,為此喪命,都不是罕見的事。

所以心聖大陸,向來有一條約定俗成的規矩,如果有人在門外掛上了一塊代表閉關的木牌,其餘人是不能夠輕易去打擾的。

這次蕭陌嘗試引流出竅,凝鍊心元,雖然知道未必能成功,而且這處小院也沒有多少客人來,但為防萬一,他依舊按照規矩在門外懸挂了一塊這樣的牌子。

來人明顯看到了木牌,卻仍舊毫不猶豫地敲響房門,甚至聲音還很大,甚是無禮,顯然沒將他放在心中,這讓他不由心中微怒。

所幸他入定境界不深,一旦受外力干擾很容易清醒過來,也不會有什麼後遺症,因此稍稍將慍怒放下,打開房門,望著門外站立的一位身穿深藍色衣袍,目光銳利的中年男子,淡淡開口說道:「蕭執事,你有什麼事?」

這名深藍色長袍男子,左肩之上,有幾條不規則的細線,這是族中執事的標誌。所以雖然不滿,但蕭陌仍然謹慎的選擇了壓下怒意,沒有追究。

不過,那名蕭執事顯然根本沒在乎蕭陌的感受,也不關心他剛才關上房門是不是在裡面修鍊,望著蕭陌開門出來,只是冷淡地說道:「族長有事找你,這便隨我去吧1

蕭陌聞言,沉吟了一下,有些意外。

蕭家族長蕭百器,號稱百器之宗,為陽城之中少有的幾位齊物境巔峰大修士。他這樣的人物,一向雜務繁忙,根本就不會記得有自己這樣一號小人物,怎麼今日竟然會突然命人傳迅,要帶自己前去相見?

想到此,蕭陌目光一閃,聯想到最近,整個陽城之中,只發生了一件大事,莫非,他這次傳迅自己,便跟那件事有關?

七日之前,陽城四大世家,蕭王白李,聯手在陽城之外的玄水湖,舉辦了一場涉及整個四族三代弟子的狩獵大賽,只要是入定境修士,年紀在二十歲以下,都可參加。

蕭陌當時正好入定境四重修為,也被要求參加。只是他境界低微,雖然參加最後也幾乎是一無所得,排名四族墊底,根本沒人關注。

這一場狩獵大賽,意為對四族弟子進行甄選排名,好進行後續的煉培養,為三個月後靈州四大學宮開啟之日作準備。

心聖大陸,自從元氣潰散,道法末世之後,宗門就走向了衰落,還有一些,也大多隱藏在了那些洞天福地,不再外出,早已與世隔絕。

還在世間行走的宗門,已經十分稀少,而且也大多造不成什麼影響了。

反而是宣揚心學流派的學宮,成為了當今心修之士最崇敬和嚮往的地方。

因為學宮之中,一般都有齊物境,甚至養生境的大修士,一些高級學宮甚至頂級學宮中,甚至有人間境,乃至符德境的頂級修士,直接指點宮內弟子修鍊,這對他們的促進可謂幫助巨大。

最主要的是,學宮之中,有陽城這些小地方所不可能擁有的高階修鍊典籍,以及種種神通修鍊秘訣,而這些,都是其他各地的小世家小勢力,所不可能擁有的。

所以,進入高級學宮,是心修之士人人嚮往的事情。各地小家族,也都以有弟子能進入州府學宮而光榮,想盡方法,想將自己家族的天才弟子多培養一些,爭取讓他們都通過學宮試練,成為正式的學宮弟子,光耀門楣,同時反哺家族。

但靈州的高級學宮就那四家,想進入都有一定的門檻,甚至不到入定境大圓滿都沒有前往測試的資格,所以各地家族,都需要儘早圈定出核心人選,進行全力培養,才能有機會,更好的送他們進入學宮的大門。

這狩獵大賽就是如此,在陽城早已形成了慣例,每年學宮開啟前三個月都會舉辦一次,所以根本沒什麼特殊。

唯一特殊,就是這一次的四族狩獵大賽,出現了一個意外。陽城四大世家之一,白家的二公子白心秋,在玄水湖試練之中,被人偷襲致死,屍骨無存,這在當初,造成了極大的轟動。

白心秋是白家的二少爺,又是僅次於蕭家蕭神劍,蕭明玉,擁有不凡天賦的三竅天才,未來突破逍遙境板上釘釘,突破齊物境也有不小的幾率,所以自然極受白家重視。

他原本也是此次能夠入選四大學宮的熱門人選之一,沒想到,卻在玄水湖試練中意外身亡。

他的死,自然讓白家家主大為震怒,立誓要查出兇手,千刀萬剮以報其殺子之仇,這幾天在整個陽城之中掀起了一波追查兇手的熱潮,鬧得沸沸揚揚。

只是,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自己雖然也有入定四重修為,被強制參加過那場狩獵大賽,但是,自己根本不清楚白心秋被殺的任何細節。莫非蕭家家主,是慣例找所有參加過那場狩獵大賽的人去問一問情況?

雖然不解,不明所以,不過族長召喚,不能推辭,所以蕭陌還是說了一聲稍等,隨即進屋隨意收拾了一下,然後帶上房門,跟那位蕭執事一起,跨過幾重庭院,直接朝著蕭家族長蕭百器所居住的內院大堂走去。

這還是蕭陌第一次有機會,跨進蕭家內院,忍不住一路打量過去,發現果然是處處雕琢奢華,布飾精美大氣,不輸於地球時見過的一些王府古園,明顯不是他那處簡陋小院子能比。

一想到這是蕭家族長蕭百器所居之地,蕭陌也就釋然。隨即按下心思,不再多想,隨著那名蕭族執事,來到內院一間華貴大氣,紫色雅房之外。

ps:第二更,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u300

  • (快捷鍵:←)
  • 萬聖紀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