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三章、如此無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章、如此無恥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那名蕭家執事面對蕭陌時,態度冷漠無禮,但到了此處,聲音卻陡然變得謙卑恭敬。

他輕輕敲了幾下房門,低聲開口道:「稟族長,族人蕭陌帶到。」

「請他進來吧1

屋內,響起一道略有些蒼老但中氣十足的聲音。蕭執事聞言,這才推開房門,將蕭陌放了進去。

等蕭陌進入,他再帶上房門,自己守護在院外。

蕭陌進入房間,發現一名紫衣老者,正負手而立,背對著自己,似乎正在欣賞著懸挂在牆壁上的一副圖畫。聽到聲音,老者這才回過頭來,露出一張方正慈和的臉龐,不正是蕭家族長,齊物境巔峰的大高手,『百器之宗』蕭百器是誰?

「旁支弟子蕭陌,見過族長1

他微微彎下腰,恭敬地向其行了一禮,彎腰的過程中,目光餘光掃過,卻不禁一怔。

這個房間很小,雖然看起來布置奢華,卻不是會客之所,看起來私密性很好。

如果蕭家族長找他,是要問詢玄水湖試練,白心秋遇刺一事,理應在大堂詢問,而且當著眾人的面做筆錄。這般私下找自己問詢,是什麼意思?

不過,雖然心中懷著疑惑,但他畢竟是一個已經成熟了的靈魂,還是強壓了下來,靜靜地站在那裡,等待著蕭家族長蕭百器的開口。

「來了啊?」

紫袍老者蕭百器看到蕭陌進來,卻是站在那裡不動,直到蕭陌行過一禮,他才臉上堆上一臉虛假的笑容,急忙過來,伸手虛扶:「賢侄不必多禮,你父母祖輩,都曾為族中任務犧牲流血,你就是我的子侄,又何必如此生份?」

蕭陌趁勢站起,聞言嘴角微微一撇,沒有說話。

他這具身體的父母,的確都曾經是族中有數的大高手,只是一次家族急需一顆三星凶獸烈焰雲豹的心血,兩人自告奮勇,前往魔鬼林狩獵烈焰雲豹,最終雖然得到心血,卻也不幸犧牲。

但是,家族對於此事,當時表現得卻極其平淡,直接拿走了其母送回的雲豹心血,在其傷重不治后,卻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表示,對於兩人的獨子蕭陌,也沒有任何的照顧,甚至任憑族內各支欺壓。

這些年蕭陌一家所擁有的財產,除了他父母留下的那棟小偏院之外,其餘的已經被族內各支以各種名義全部瓜分完畢,這也是蕭陌這些年生活得那麼艱難的原因。

現在,蕭家族長居然喊他子侄,又提起其父母的犧牲,這還真是笑話。

早些年不提,現在提起這些,是想拉關係么?

不過,蕭陌的靈魂畢竟非比尋常,前世雖然死宅,一些人情是非還是能分辯得清的。

蕭家族長以前不曾對自己露過如此和睦慈祥的顏色,現在突然召喚自己,又是選了一間如此私密的小房間說話,還一開口就是想拉近兩者之間的關係,這讓他不禁露出了一絲警惕之色。

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只是,自己又沒有什麼值得蕭家族長貪圖的東西,他這般惺惺作態,所為何故?

蕭陌不語,靜看著對方的表演。

蕭家族長蕭百器,看到蕭陌根本不為所動,那雙故作慈詳,實則深沉的眸子中,不由隱隱露出一絲不快。

不過想到什麼,他還是很快壓了下來,繼續和顏悅色的朝蕭陌道:「賢侄,這些年家族待你如何?」

蕭陌聞言,微微一愣,隨即,心中鄙夷,表面卻不得不說道:「照顧有加,肝腦塗地不能報之以萬一。」

「好,好,很好1

蕭家族長蕭百器聞言,不由大聲叫好,拍了拍蕭陌的肩膀:「你真是個好孩子,假如有朝一日,家族有難處想尋你幫忙,為了家族的繁衍發展,延續存亡,你是否願意為家族犧牲一點個人的小利益?」

「嗯,老狐狸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蕭陌莫名感應到了一股危機,瞬間讓他警覺起來,不再輕易回答,而是顧左右而言他地道:「如果家族有難,蕭陌力所能及之處,自然相幫。」

言下之意則十分簡單,如果不在自己能力範圍內,那自然就敬謝不敏,沒什麼好說的了。

聞言,蕭家族長蕭百器眉頭不由不著痕地皺了一皺,這才發現,他好似還是小看了蕭陌,沒想到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在自己這位蕭家族長面前,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城府,懂得避實就虛。

若是家族其他弟子,聽到自己被族長召喚,又一上來又是一通誇讚一通拉感情,只怕早就肝腦塗地,熱血上涌,什麼也要答應下來了。

「可惜……」

他在心中暗暗地道:「當時在白心秋遇襲的遇龍嶺,只有兩名四族弟子恰好在場,一個就是家族天才弟子蕭神劍,一個則是這個半竅廢體蕭陌。」

「此事已經查明就是蕭神劍見財起意所為。當時他恰好趕到遇龍嶺,意外發現一處山岩中藏有一株綠階頂級靈草紫陽七心草,此草可是幫助心境修士突破逍遙境關卡的重要靈物,但偏偏,那株靈草旁已經有一個人捷足先登,正是白家二少爺白心秋1

「蕭神劍已經晉陞逍遙境一重,距離踏破逍遙境二重也只有一步之遙。如果他能得到這株紫陽七心草,突破逍遙境二重指日可待,甚至三個月後學宮考核之時,極有可能晉陞三重,通過把握自然更大。所以一時起了貪心,偷襲白心秋,搶奪紫陽七心草,可惜一個不慎,將其誤殺。」

「現在白家找上門來,指出經過數日排查,當時出現在遇龍嶺附近的,便只有我族蕭神劍以及這個蕭陌。但蕭神劍身負我族重望,現在又得紫陽七心草,不出一月必能突破逍遙境二重,在陽城四族弟子中排名第一,將來更是極有可能晉陞三重,甚至四重,成為州級學宮的核心弟子,光大我蕭家,不可能交出,那便只有將這個廢體蕭陌交出齲

想到此,雖然有些埋怨蕭神劍做事衝動,謀事不密,偏偏留下了出現在遇龍嶺附近的蛛絲馬跡,讓白家的人找上門來。卻一點也不認為,他搶奪靈草有什麼過錯。

至於蕭陌這個半竅廢體,家族中早就無人關注的存在,損失一個,又有什麼好可惜?

在他『百器之宗』蕭百器的心中,蕭陌自然是遠遠不如蕭神劍一人重要的。

甚至是蕭家絕大部份三代弟子,除了同為四竅之心的蕭明玉,其餘人也沒有一個能比得上蕭神劍重要,所以原本不需要對蕭陌這樣一個半竅廢體如此和顏悅色。

只是現在還需要他自己承認偷襲,出去頂罪,所以雖然不滿,但還是只得再次堆上一臉笑容,裝作和善可親地說道:「賢侄啊,事情是這樣的,老夫也就不諱言了。七日之前,四族的玄水湖試練,你也參加,也知道發生了一起意外是吧?」

「是礙…」

蕭陌更是心頭一震,瞬間意識到戲肉來了。

他點點頭回答道,心頭卻思緒電轉,思考接下來蕭百器可能說什麼對他不利的東西。

蕭百器故作悲憤地說道:「那白家二子白心秋意外遇襲身亡,白家找不到兇手,卻偏偏誣陷到我蕭家頭上,說你和神劍剛好都出現在遇龍嶺附近,兇手自然是你們兩人其中之一。」

「他們找上門來,要我三日之內查清楚真相,給他們一個交待。這白家明顯是看我蕭家好欺服,又一向不對付,所以借故報復。」

「賢侄啊,神劍已是逍遙境一重,三個月後就要代表家族去參加四大學宮的選拔,不能有失埃」

說到這裡,他長長一聲嘆息,臉上顯出愁容,望向蕭陌,似乎有些難為情地緩緩道:「所以為了家族未來,可否辛苦賢侄先委屈一些,自己先承認在遇龍嶺上偷襲白心秋之罪。事後家族必定不惜一切代價,花費重金也要把你保釋出來。等到保釋之後,家族將升你為族老,更供應你一切修鍊所需資源,堆也要將你堆至逍遙境,如何?」

「來了,終於來了1

蕭陌聽完族長蕭百器的話后,終於明白過來,今日蕭百器這位蕭家族長,為何會突然找到自己這樣一個普通弟子,又是在如此隱秘私下的地方會面,並不讓其他人在常

原來,他竟然是想讓自己替代蕭神劍,主動出去頂罪……

至此,他哪裡還聽不明白,蕭家族長顯然是早就查清蕭神劍就是殺人兇手。但是,面對一位前途無量的四竅天才,和蕭陌這個只有半竅的廢體,他卻選擇暗保兇手,反而想要蕭陌自己出面,承認偷襲,承擔污名,從而頂罪。

事後花重金保我出來?再畫一張族老和進軍逍遙境的大餅?

蕭陌心中不由冷笑。

這死的可是白家二少爺白心秋,僅比蕭神劍次一級的三竅天才,白家未來的希望。如果不是承受巨大壓力,蕭百器怎麼可能如此委屈求全,來求自己這樣一個三代弟子?

但正因為承受巨大壓力,可以想見死了二子的白家家主此刻是多麼憤怒,自己一旦真的承認了偷襲白心秋,致其死亡,那還有好?只怕千刀萬剮都是輕的,死後估計連具全屍都找不到。

什麼重金贖出,獎勵族老之位,給其供應無窮資源助其堆砌至逍遙境,那都是假的,鏡花水月,根本不可能實現。

「這是在給自己畫一張大餅啊,引誘自己出去頂罪。如果是其他少年,熱血衝動,只怕還真的被其說動,願意為家族犧牲,覺得蕭百器真的能再從白家手中將其撈回來,但自己怎麼可能那麼傻?」

「不提蕭家能不能做到,只怕就算能,為了一個廢體,也不會願意真花費那番巨大的代價吧……最後肯定是坐看我被殺,事後肯給我收屍一下,就算仁厚。」

「嘿嘿,嘿嘿……」

想到此,這一刻,蕭陌心中忽然無比悲憤。

一直以來,也只是以為家族就算自私勢利,冷情冷漠一些,卻萬萬沒有想到,如此無恥荒唐的事情,從這位蕭家族長蕭百器的口中說出來,卻也能如此冤冕堂皇,裝腔作勢。

明明是無辜之人,卻要成為家族天才的替罪羊。

對方殺了人搶了東西還逍遙法外,高高在上。

而他什麼也沒做,卻要被勸心懷大義,為家族奉獻,彷彿不願意犧牲奉獻就是一種罪過。

但這種奉獻,是拿我自身的性命,去換取他人的性命,這種奉獻,不要也罷!

這種世道顛倒,善惡不分的世界,可悲。

拿自己族人子弟的性命,去換取另一位犯罪天才的前程,這樣的人性,亦可悲。

只是我蕭陌,又豈能任由他人揉捏,這件事,我絕不同意。

想到此,一瞬間蕭陌便做了決定,直接開口拒絕,道:「抱歉,此事恕蕭陌無法答應,族長還是另請高明吧?」

說完,轉身就欲離開。

ps:第三更。

  • (快捷鍵:←)
  • 萬聖紀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