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七章、心元入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章、心元入體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蕭陌見到對方主動過來,也就不動,靜靜站在原地,等他到來。

那名深藍衣服的蕭家執事見狀,眼睛中掠過一絲微不可察地恚怒。從來都是別人等他,迎他,何曾他需要如此低聲下氣地等過別人,迎過別人?

不過想到這是族長交給自己的任務,而對面這桀驁少年估計最多也活不過明晚,也就強壓了下來。

「就忍他一忍,看他明天還怎麼張狂?」

想到此,他重新擠上一臉和煦的笑容,來到蕭陌面前,將手中一枚青玉色的丹瓶遞了過去:「給,這是族長剛派人給你送過來的天王保心丹。有此丹在,相信足以保住你一條性命。」

「是么?」

見狀,蕭陌的目光在其臉上微微一頓,隨著手掌不著痕地一翻,便將掌心中的那枚黑色木魚收入袖中。

隨即,蕭陌接過那隻青玉丹瓶,只看了一眼,隨即便不由一聲冷笑:「呵呵」。

呵聲方畢,他竟然手一揚,直接將掌心中的那枚青玉瓶在半空中拋出一道弧線,砸在一旁的藏心閣牆壁上。

玉瓶頓時破裂,發出「啪」的一聲輕響。隨即,瓶中一粒深紅色的丹藥瞬間滾出,砸碎,灑滿一地,傳來一陣淡淡的葯香味。

但這葯香,卻絕不是天王保心丹應該有的奇妙藥香,而只是普通的葯香而已。

「你這是幹什麼?」

蕭家執事見到蕭陌此舉,一瞬大怒,有心想搶,卻來不及了,看著蕭陌乾脆利落,徒手擲瓶的手段,眼神深處,竟不由自主掠過一絲計謀被識破的慌亂。

蕭陌臉色不變,看著他淡淡地道:「我勸你還是拿出真正的天王保心丹。蕭陌這條命雖然不值錢,但是,也是族長親口允諾的,若是連這區區最後一粒丹藥也要昧下的話,那蕭陌明日,可就未必有那麼聽話了1

說完,他轉身就走,看也不看那藍衣執事一眼。

身後,那藍衣執事盯著蕭陌的背影,就像看什麼深仇大恨的仇人,但目光落到遠處的那堆深紅色粉末上,又想到明日就是族長將蕭陌交給白家手中的日子,目光不由一陣急劇地變幻。

不過最終,他只能恨恨一跺腳,從懷中重新掏出另一個青玉丹瓶,連忙朝蕭陌追了上去,討好道:「抱歉,抱歉,一時不慎拿錯了,那是我自己買的低階血元丹,怪我失誤,給1

蕭陌見狀,停下腳步,目光在他臉上再盯了片刻,這才伸手接過玉瓶,淡淡道:「跟一個將死之人耍心眼,我怕後果你承受不起。」

說完,再不停留,直接邁步,朝著自己的居所,蕭家偏院的那棟荒僻庭院走去。

是時候離開這個家族了,不過,還得尋一個合適的時機。

身後隨時有一名逍遙境五重的大修士一直盯著,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只怕立即引起家族的警覺,再想逃跑就沒有任何可能了。

所以,先要讓他們麻痹大意,直到他們警覺心賞,這就是蕭陌的機會。

而什麼時候,對方的警覺性會最低?

毫無疑問,那自然是在他們最接近成功的時候,心神最放鬆,而警覺性最低。

而讓他們覺得最接近成功的時候,自然是明日一早,他們準備將蕭陌押送往白家頂罪的時候。所以,趁夜色未盡,黎明將來之時,就是自己最佳的機會。

不過,即便如此,自己一個入定四重的小少年,想正面放倒一個逍遙境五重的大高手,然後逃走,那也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來此事只能智取,不能力敵。

想到此,蕭陌目光不著痕地朝後瞥了一眼,隨即回頭,加快腳步,不過片刻之後,便即回到自己的小院。

踩著滿地落葉,蕭陌回到房間,關上門,然後盤膝坐在自己的床榻之上。目光落到外面那個雷打不動,如同釘子般佇立的挺拔身影上,蕭陌一陣心神不寧,怎麼也無法靜下心來。

他知道,對方是奉族長之命,在此監視自己,同時有看守的意思,絕不會讓自己單獨離開他的視線,更不可能放他離開。

想到此,蕭陌不由一陣苦笑。

明明早上時自己還在這房間中安靜地修鍊,以為一切會慢慢變好,誰曾想到晚上這裡卻變成了對方看守自己的囚牢,人世之事,還真是變化反覆,世道無常。

誰也沒有資格,有信心,可以說預料到未來。

強迫自己不去觀看外面那藍衣執事的身影,蕭陌扭頭打量著四周那些熟悉的場景,只覺一椅一桌,一杯一盞,俱是那樣熟悉卻陌生。

原本,這裡是自己最後的港灣,縱然簡陋卻溫暖;今夜之後,卻要成為自己百般想要逃脫的囚籠。以後只怕再無機會,回到這裡,重溫熟悉難忘的歲月。

不過,很快蕭陌就意識到,自己此刻的狀態並不對。

如今危機在前,並不是可以花時間去緬懷和傷感的時刻,而是應該想盡一切辦法,儘早逃脫這裡才是。

如果連性命都沒有了,再多感情再多不舍,又有何用?

想到此,他立即雙手微抬,平放於雙膝之上,準備藉由修鍊,來平撫自己此刻不安定的心緒,從而達到一種安靜的境界,更好地想出脫身之策。

剛開始時,蕭陌還不能很好地進入定境,但隨著修鍊時間的加長,時間漸漸逝去,他終於徹底忘記了此刻自己面臨的危險,忘記了門外還有另一個人在隨時監視著自己,而徹底進入了入定境界的修鍊過程中。

「聖人曾言,本體只是太虛。太虛之中,日、月、星、辰、風、露、雷、電、陰霾、噎氣,何物不有?而又何一物得為太虛只障,人心本體亦復如此……」

「聖人又曾言,一悟本體,即見功夫,物我內外,一齊盡透。」

想到此,蕭陌瞬間進入到了一種玄之又玄的境界。

他想像自己,忘卻本身,成為一片空濛。

在這片空濛中,世界在蘊育,萬物在顯現。大日,陰月,星辰,風露,雷電,陰霾……無一不有,卻又沒有一件,能阻擋他的存在。

這讓蕭陌,不由自主又想到聖人曾經說過的另一番話:「人心至靈至神,虛明無體。如日如鑒。萬物畢照。無體無際,範圍天地,發育萬物。」

「身竅之中,廣納世界。天生其中,地生其中,日月經其中,星辰羅其中,雷霆風雨霜雪變化其中,人與鳥獸蟲魚匯產其中。」

「此心即天地,此道為人心。」

「學無窮盡,道無止法1

「專註之後,始能忘憂1

不知不覺,時間一分一分過去。這一次,蕭陌沒有刻意去引動入定大道歌的運轉,它竟自發開始快速轉動了起來。

在蕭陌體內,蕭陌的心臟大放光明,裡面的金色大湖,竟然猛生波瀾,如同被戍影響,開始撞擊周圍的竅壁,一次重過一次,一次猛過一次。

「砰,砰,砰1

蕭陌的心臟開始劇烈地跳動起來,如同擂鼓,甚至炸雷,所幸外界聽不見。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嗤」的一聲輕響,第一縷金色湖泉正好撞擊在蕭陌那半個打開的竅穴之上,其中一半被隔膜所阻,跌回湖中。

但卻另有一小半,穿過竅孔,流入了經脈,最後讓蕭陌體內,誕生出了第一縷的心元!

「這?」

蕭陌不由瞬間驚醒,感受著自己經脈中,那縷微小,卻真實存在的心元,只覺疑如做夢。

他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又反覆論證了數次,確定其真實存在,這才不由大喜若狂,若非顧忌門外那尊守門神的存在,只怕都要大笑大跳起來,狀若瘋癲。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由捂住自己的心臟,滿面喜意。

這般變化,固然是誤打誤撞,卻也不得不說,是今日一天,變化太過劇烈,帶來了自己的心境的影響。連續大起大落,才有這般際遇而已。

如此說來,自己還要感謝蕭家族主,若非擁有他們對自己的施壓,自己不會有這般機會,在僅僅入定四層的時候,便能引動第一縷心元入體。

要知道,那可是一般逍遙境一重修士,才可能做到的事情。

定境定境,定境講究的是修行心靈定力,並不是說直接就可以修鍊心元的。

很多人不斷嘗試,也只是為進入逍遙境作準備而已。能在入定境就修出心元的,少之又少,每一個,都是當之無愧的天之驕子,絕頂天才,未來前途,沒有一個低於養生境。

原本,蕭陌這個半竅廢體,只怕一輩子都沒有機會。但現在,他卻史無前例的,在僅僅入定境四層的時候,就做到了這一點,簡直要跌破人的眼鏡。

ps:第一更。感謝雪域_弱水三千的300大紅包。感謝笑笑星兒大神的捧場和100紅包,以及依稀紅顏美,還有所有收藏,閱讀本書的朋友。

感謝大家\uf

  • (快捷鍵:←)
  • 萬聖紀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