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八章、金蟬脫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金蟬脫殼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現在並不是沉緬於欣喜的時刻。

大敵當前,生死危機就在眼前,如果連這一劫都逃脫不了,別說他現在修出心元,就算他現在突然突破到逍遙境,也無濟於事。

而且,即使他在入定境四層時就修鍊出心元,也不代表他的資質就從此發生改變。半竅廢體還是半竅廢體,日後的修行道路依舊是漫長而艱苦。

而且,蕭陌的入定境界也並沒有因此而提升,入定四層還是入定四層,想要晉陞到入定第五層,依舊得經歷漫長時光的修鍊。

抬頭看了看天色,子時剛過,距離蕭陌認定的最佳逃走時間還有兩個多時辰。

門外那名蕭執事的身影依舊矗立在那裡,挺直如槍,一直不動。

很明顯他即使看不上蕭陌這名半竅廢體,心中也完全沒有把他放在心上,但對於自己的任務,還是很忠於職守的。不親自等到蕭家把蕭陌送上囚車,只怕是絕不會離開了。

蕭陌的眼瞳微微縮了一縮。

此時他的心已經徹底靜了下來,望著窗外蕭執事那一動不動的身影,一個不太成熟的計劃忽然開始在他的腦海中跳出。

過了半晌,思緒圍繞著這個計策不斷的進行改變和完善。最終,一個在蕭陌眼中,幾近完美,而又能確保應對任何突發情況的計劃,徹底在他的腦海中成形。

但畢竟事關性命,為以防萬一,他又將此計劃從頭到尾推敲了一遍,確定再無遺漏,而且幾乎有百分之百的成功幾率,這才不由輕輕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就是等卯時天明之刻了。」

人一輕鬆下來,就不免胡思亂想,剛剛修鍊出心元,蕭陌又一時不想再進行修練。

想了想,他忽然一伸手,將白天自己在家族藏心閣中所得的那枚黑色木魚取了出來。

夜涼如水,明月移過窗扉,在蕭陌的房間中灑下一片清涼的月光。

蕭陌將黑色木魚托在掌心,仔細觀看。

白天沒有看仔細,此時就著月光,當蕭陌的目光落到掌心中的黑色木魚之上時,卻驚異的發現,隨著頭頂月光的照射,木魚之上的圖案竟然如同活了過來,在月色下透出一種奇異的味道。

蕭陌仔細看去,只見木魚的顏色竟然在慢慢地發生變化,從原有的黝黑之色變作純青,最後竟然青中帶紫,整體如同透明,宛如是一顆精雕細琢出的心臟。

最重要的是,「它」竟然是有著呼息的。

只見它的背部一起一伏,頻率很輕微,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但當你全神貫注到木魚背部,就會發現這種十分奇妙的變化,如同一呼,一息……充滿著奇特的韻律。

「這是?」

蕭陌一驚,手一抖,差點直接將這木魚打翻在地。

所幸他終究心性過人,最後關頭生生克制住了,左手一收,不敢再多看,直接將其收入衣袖中。而人盤坐在那裡,依舊面色不斷變化,尚舊沒有從剛才木魚發生的那詭異變化上回復過來。

「這木魚絕對不同凡晌,只是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何有那樣奇詭的變化,又是怎麼落到我蕭家藏心閣中被當作一件普通魂寶給收藏起來的?」

蕭陌心中不由浮現出無數的疑問,不禁聯想到木魚這種奇異音器的誕生來源。

傳說,木魚的誕生,是因為上古之時,一位佛門高僧,前往西禪聖地取經。那時天地元氣還未散,正是道術最興盛的時候,西禪聖地,就是當時佛宗的祖庭。

那位高僧歷經千辛萬苦,終於取得經書而回,卻在乘船渡海之時,風浪大作,一條惡魚張著大口朝船上撲來,將船頭上擺放的經書一口吞沒。

高僧為護經書,躍入大海與惡魚博斗,最終將其擊殺,拖回船頭。

惡魚一死,海面瞬間恢復風平浪靜,陽光燦爛。惡魚身軀化為污水流入大海,只留下魚頭擺在船上,但經書已失,卻再也無法挽回。

事後高僧只好帶著魚頭返回佛寺,每日敲打魚頭,念誦「阿彌陀佛……」,希望討還佛經,日復一日,魚頭被敲得粉碎。

但高僧卻已經養成了敲著魚頭念經的日子,於是照著魚頭的模樣雕了一個木質的,每日念經,最後竟然真的成了佛陀。

於是,後人爭相模訪,敲擊木魚誦經,就成了佛門子弟的修行習慣。

不過,蕭陌卻是知道,這則傳聞,不過是後人牽強附會而成。佛門子弟喜用木魚,只因為魚晝夜常醒,從不閉眼,所以刻木形而擊之,用意是警醒自己,不能懈擔

這就和佛門的戒律是一個意思,只是後來漸漸流傳,人不知其意,木魚卻大為風靡,流傳天下,成為佛門的象徵之一。

其實此器道門弟子也多有使用,最早是作為道門信物,是來召集學徒,用於講經的。可以說,它的象徵意義,遠遠大過它的實際意義。

但是,當天地元氣散盡,佛門,道門子弟要麼遁入洞天福地,隱世不出;要麼就徹底消亡,成為記憶。木魚這種東西,也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被世人所遺忘。

所以要說它真的是一件什麼稀世的奇珍異寶,也說不過去,更不應該跟心修之士扯上任何聯繫。

因為心修之士是誕生在四千五百年前,而四千五百年前,佛宗,道宗的弟子,都已相繼隱世,不再出現於世上了。

所以,除非它的誕生,是來源於四千五百年前……在心修一門還沒有徹底發展壯大起來之時,在天地元氣還未潰散之時。

若是那個時候遺傳下來的佛寶,也就說得過去了。

但剛才蕭陌看這木魚的樣子,卻很新,一點也不像是一件已經流傳了四千五百多年的古物。所以,這其中肯定還有著什麼蕭陌所不知道的秘密。

這件木魚,到底是一件什麼樣的異寶,又有什麼具體的作用呢?

懷抱著這樣的疑惑,時間過得飛快,轉眼間,明月西垂,而太陽還沒有升起,正是到了一天中最接近光明,卻又最為黑暗的時刻。

蕭陌陡然從沉思中驚醒,一看窗外的天色,瞬間意識到,時機到了。

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於是,他不得不收斂自己剛才那完全不知道發散到哪裡去的思維,正心凝神,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這處自己生活了三年之久的地方,而這具身體的原主人,更是在此生活了十幾年之久,突然一朝要走,還真的有些捨不得。

但蕭陌懷著大毅力,一咬牙,將在此生存的所有記憶,全部融入這一眼之中。然後再不猶豫,一伸手,就自懷中掏出下午那名蕭執事給他送來的三品靈丹,天王保心丹。

將青玉丹瓶揭開,從中倒出一粒色呈火紅,其上如有烈焰蒸騰的奇異丹藥。丹藥剛出瓶口,一股奇異的幽香便瞬間撲鼻而來。

蕭陌毫不猶豫,一張口,就將這粒丹藥拍入了自己口中。

隨即,他一伸手,並指如刀,猛地朝著自己咽喉之處一戮。

「砰」的一聲輕響,毫不作防備的蕭陌咽喉,頓時出現一個小小的血洞,鮮血如同湧泉一樣朝外流了出來。

而蕭陌的身軀,頓時眼神一黑,「撲通」一聲栽倒在地,砸倒了一張他早已準備在側的椅子。

「咚」的一聲悶響,在這漆黑的夜晚,自然格外刺耳。

一整晚都守侯在外的那名蕭家執事,自然不可能忽視如此怪異的聲響,他緩緩回頭,冷笑道:「爪娃子,都這個時候了,還想弄什麼玄虛?準備上路吧1

然而,話聲一落,當他徹底回頭,目光落到窗戶之內,一道橫躺在地上的影子上,瞬間意識到了不對:「不好,這小子意志太過薄弱,知道落到白家手上,要經歷什麼樣的折磨,竟然自己自戮了。」

「不行,他可千萬不能死。他死了,我的任務該怎麼交待?」

心急如焚的情況下,他再也顧不得其他,猛地伸出一掌,重重一拍,面前的窗戶應聲碎裂。

蕭執事縱身躍入室內,目光一掃,便看到地上咽喉流血,人事不知,早已斷絕呼息的蕭陌,一時間不由面色頓變。

「該死,早不死晚不死,偏偏選擇在族長就要來提人的時候自殘,這不是將我往黃泥巴坑裡推嗎?」

他縱身躍來,伸出食指,在蕭陌鼻尖之下輕輕一探,感受不到絲毫氣機。他嘗試著渡入几絲心元,蕭陌的體溫卻依舊越來越冰涼,顯然是再無可挽回。

這下蕭執事徹底慌了,他再也顧不及其他,腳步慌忙,就朝著蕭陌院子之外奔去,一邊奔一邊大喊:「不好了,不好了,蕭陌自殘了,快請族長,快請族長1

聲音越來越遠,顯然是去找蕭家族長蕭百器請示去了。

而在他走後,地面之上,明明已經斷絕呼息的蕭陌卻陡然雙眼一睜,重新自地上彈坐而起,雙眸如明月般閃亮。

他一伸手,在自己咽喉下再次疾點了兩下,頓時止血,隨後望著那位蕭執事飛奔離去的背影,一聲冷笑:「金蟬脫殼,關心則亂,你以為,我提前要你們預支的天王保心丹,是用來做什麼的?」

想到此,他略有些遺憾,喃喃地道:「你應該慶幸,如果不是你與我的境界差距太高,我沒有把握在你靠近之時一擊必殺,出現意外,否則,你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不過,我蕭陌今日離開,他日,總有回報之時,也不過讓你多在這世間,寄居一段時間而已……」

「想必,當你們發現我只是假死,已經提前離開,而又找不到我的蹤跡時,你這位負責看守我的家族大執事,日子只怕也不會好過吧1

嘴角邊,掀起一抹奇異的譏嘲,蕭陌知道自己這番手段,撐不了太久。

過不多時,此地肯定就有人過來查看,不宜久留。

所以他再不猶豫,將早已準備好的一些重要物品一攬入袖,隨即身形一縱,借著那由蕭家執事掌力破開的窗洞,趁著夜色快速而走。

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候,但卻是蕭陌希望的開始。

ps:第二更,感謝最是光陰化浮沫的188打賞,感謝其他打賞和投鮮花的朋友們\u300

  • (快捷鍵:←)
  • 萬聖紀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