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九章、追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追殺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風,呼呼地吹著,無情地吹著,吹折漫山遍野的野草,吹斷那些落夷枯枝。

蕭陌的身軀潛伏在黑暗中,如同一頭隱形的獵豹,躬著身子不斷地前進,專找家族那些黑暗偏僻的地方而行。

所幸他住的地方本就在家族外圍,再加上荒涼偏僻,沒住什麼人。此時又是夜色最為濃重的時侯,所有蕭家人都進入了夢鄉,短時內根本不虞被人發現。

所以很快,他就沿著早已想好的路徑,躍出了蕭家的大牆,然後目光一轉后,不往更容易逃走的北城而去,反而直奔南城。

陽城東南,有一條浩浩湯湯的長河,日夜不休的朝前奔流。這條長河跨越大半個靈州,是整個靈州境界最長,也是最寬闊的河流,所以命名為靈江。

蕭陌出了南城之後,一刻不留,直奔靈江之畔,沒多久就看到一條延綿數千里,不見其邊的巨型河流,自北而來,往東南方向洶湧流去。

深呼一口氣,知道到了最為關健也是最危險的一步。今夜自己能否脫險,就看這一步了。

想到此,他再不猶豫,奔至靈江之畔,目光一轉,落到江畔一塊磨盤大的巨石之上,頓時一個縱步跳了過去,伸手用力地抱起巨石,當胸環抱,然後閉上一口氣,連人帶石猛地「撲通」往大江之中一跳。

隨著一朵醒目的浪花翻起,蕭陌連人帶石,赫然已經被河流沖刷不見。

至此,他所有的痕,氣味,都被這條大江沖刷得乾乾淨淨,再也找不到半點。

……

在蕭陌離開沒有多久,蕭執事的身影便奔入了蕭家後院,來到蕭家族長蕭百器所居的房間,把蕭陌身亡的消息告知了蕭百器。

蕭百器聞言之後,來不及處置這名蕭執事,急忙帶人奔至蕭陌所在的偏院。卻見這裡乾乾淨淨,除了地上一灘血漬,蕭陌的身影早已鴻飛冥冥,消失不見,連房間之中的貴重之物也一併帶走。

那名蕭家執事還在奇怪,為什麼蕭陌的屍體會突然不見,莫非被人偷走?

但蕭家族長蕭百器畢竟是見多識廣之人,聯想到之前蕭陌非要他提前預支的天王保心丹,瞬間明白過來,不由一聲冷哼:「好狡猾的小子,倒是小看你了。」

「啪1

他一掌甩出,重重地打在面前逍遙境五重的蕭執事臉上,那蕭執事一個不慎,便即中招。

甚至即使他有所準備,蕭家族長打他,只怕也不敢躲閃,只能硬受,甚至不敢運起心元相抗。

一位齊物境巔峰的大高手出手,哪怕只是隨意一掌,也重如山嶽。蕭執事臉上,瞬間便出現一個通紅的掌印,清晰可見,掌印邊緣,甚至滲出血跡。

只見他聲音轉冷,寒聲道:「立即吩咐暗隊小組出動,四面八方尋找,如果找不回蕭陌,你也就不用回來了1

蕭執事被這一掌打得完全懵了,半晌才明白自己是上了蕭陌的當。

他根本沒有死亡,只是用自殘的假象來調離自己,暗中卻用自己之前交付他的天王保心丹保住一命。

若非他下得了狠心,真的用的是自殘的手段,憑自己逍遙境五重的實力一定能發現異常,結果不但被騙,更是情急之下忘了他還擁有天王保心丹這等異品,這才中招。

只怕自己剛一走,他就已經重新「復活」,然後趁機逃走。

「該死1

他不敢恨重重打了他一耳光的蕭家族長,卻恨起了為保命而走的蕭陌,讓自己無端受罰,心中頓時生起無邊的憤怒,聽到蕭家族長之聲,立即點頭道:「是,保證完成任務。」

說完,身形一轉,便欲離開,去家族後院召集暗組,追殺蕭陌。

暗組是蕭家成立的一支神秘小隊,專門負責各種見不得光的生意,也是蕭家族長手中所掌握的最強大的力量。

暗組成員每一個,都是逍遙境三重以上,幾名小隊長更是達到逍遙境五重,甚至六重,和他這名蕭家執事相當。

拇蠖映ぃ更是達到齊物境一重,遠遠不是他能比。

有暗組出動,他相信,一個入定四重的小子,能跑到哪裡去,還不是手到擒來,到時看怎麼折磨他。

就在這名蕭執事轉身之時,蕭家族長蕭百器眼神一陣明滅,忽然又道:「且慢……」

蕭執事不解,但仍然下意識地身形一頓,回過頭來。

蕭百器擺了擺手道:「另外,立即向外傳出風聲,說是蕭陌使用陰謀詭計,在遇龍嶺偷襲了白家二子白心秋,已被我們查出證據,畏罪潛逃,通告白家同樣派人追捕。」

蕭執事聞言,恍然大悟,知道這是要先坐實蕭陌的罪行了。

不管他真逃走還是沒有逃走,這下是有嘴也說不清了。而且白家知道是蕭陌暗殺了他們的二公子之後,也肯定也會派遣族中強者前往追殺,這下真正是萬無一失,還怕他蕭陌有三頭六臂,能逃脫過蕭白兩家頂級高手的追殺不成?

蕭執事精神大振,一臉振奮,點頭應是,隨即再不猶豫,奔出蕭陌所在的偏院,不多時,便召集了一隊身穿黑色衣服,衣服上著一隻只白色蝙蝠的暗組精銳成員,直接朝著城外追去。

沒過多久,城內另一座底邸中,白家的精英小隊,血組成員,也在一名身穿血色長袍的中年人帶領下,奔出底邸,朝著蕭陌逃離的方向疾追而去。

「殺蕭陌,懲兇手,以報少爺隕命之仇1

「報仇1

「報仇1

……

蕭陌並不知道自己離開后,因他逃離,陽城四大世家中的兩家,居然聯起手來追捕自己,而且出動了兩大世家中最為精銳的力量,血組和暗組。

不過,他早已預料到在發現自己是假死逃離后,蕭家肯定不會放過自己,所以才藉由靈江江水來逃生。至於追殺他的人是誰,又有什麼重要?

如果能被追上,憑自己一個入定境四重的小子,無論來的是誰,他都毫無反抗之力,只能任憑宰割。

如果不能被追上,就是兩大家族的族長親至,又能如何?

所以目前最重要的,還是逃離陽城的勢力範圍,逃得越遠越好,只要脫離了四大世家能掌控的最遠範圍,自己就有了生還的可能。

而藉助靈江水力,就是最便捷,最省力,最有效的方法。

當然,靈江之水,浩瀚洶湧,一般的人,如果也學蕭陌這樣,懷抱巨石跳入江中,只怕瞬間便要被那洶湧澎湃之力壓得粉碎。

但蕭陌畢竟不是普通人。他雖然只是一個半竅廢體,但畢竟已經達到入定四重,有了一定的身體素質和修士異能,抵抗一下這靈江之中的水流沖刷之力還是勉強能做到的。

當然,即便蕭陌身體素質遠超常人,終究也不過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這一番又驚又累,又是疲憊又是擔憂的情況下,只堅持了小半個時辰之後,終於也不由雙目一翻,徹底在江水中昏迷了過去,隨著水流的沖刷,不斷往下游漂去。

隨著他失去意識,懷抱中的巨石也隨之鬆動,滾落江底。

蕭陌的身軀,漂流得反而越發更快了,如同一隻鼓滿帆的氣球,又似一具失去意識的屍體,在黑夜的江中越漂越遠。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終於,東天邊出現一縷魚肚白,新的一天,又已來臨。

……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蕭陌陡然從昏迷中驚醒。

他這才發現,自己肚子中不知喂滿了多少的江水。昏迷時不覺得,這一醒來就覺滿嘴水腥味,頓時不由連聲咳嗽,咳出一嘴的苦水這才覺得好受了一些。

打量四周,蕭陌發現,自己到了一處群山環抱的荒涼之地,四周杳無人煙,根本不知道這裡哪裡。

而他之所以醒來,是因為河畔橫出一截枯枝,擋住了他前行的方向,枯枝絆了他的腿部一下,蕭陌腳上頓時劃出一條醒目的血痕,他受到刺痛驚醒,這才醒來。

蕭陌急忙手腳並用,爬上這截枯枝,然後順著樹榦,爬上岸邊。這才發現自己衣衫都已全濕,整個人的身體也有些浮腫,明顯是被江水浸泡久了,難以控制的自然現像。

不管是上一世還是這一世,蕭陌何曾吃過如此苦楚,這一生的狼狽,都集中在這一日之上。不過此時此刻,一切都沒有他方脫險境的欣喜。

因為只要看一眼頭上的日光,就知道此時已近黃昏,這代表蕭陌至少在靈江中已經漂流了整整一日之久。

而按照靈江水流的流速,此時的蕭陌,肯定已經遠離了陽城四大世家所能掌控的最大勢力範圍,只怕已經遠在陽城數千里之外的某處了。

就算蕭家白家勢力再大,也只能影響陽城附近千里,超出千里,就鞭長莫及。

更不用說,此刻的蕭陌可能可能已經遠遠超過陽城所能輻射的勢力範圍了,哪怕蕭家白家,也尋不到這裡,更影響不到這裡的勢力與組織,甚至一旦越境,還可能引來此地的地頭蛇不滿。

整個東玄域,下轄十八州,靈州又下轄一百零八座重城,以及其他許多郡縣。

每一座重城,每一個郡縣中,都各有自己的勢力範圍。

蕭白兩家,在陽城能稱王稱霸,但到了其他地界,也就是無足輕重的三流小家族而已。真正能影響整個靈州的,是四大學宮,是九姓世家,是隱居在東玄域北部深山中的上古宗門,引仙渡。

而蕭白兩家,在這些勢力面前,也不過是不堪一擊的螻蟻,不值一提。

雖然不知道這裡到底是哪裡,但是現在也不是管這些的時候。看了一眼天色將暮,這荒郊野外一個人都沒有,極有可能遇到凶獸,十分危險。

蕭陌當下再也顧不得其他,當務之急,是找到一處可以安全過夜的避風之地;而另外一點,就是尋找一些食物來果腹了。

因為在江水中漂流了一天一夜,鐵人都會挨餓,更何況他又是最長身體的時候,飯量比一般人還大呢?

想到此,不顧筋疲力盡,蕭陌沿著河岸,不斷往深山深處而行,沒多時,來到一處稍微顯得有些詭異的青黑色山崖之下,而他眼前一亮,因為赫然發現山崖之上,有一個小小的崖洞,不知是人類所挖還是野獸遺留。

他毫不猶豫,立即用力向上攀爬,最後身形一縱,躲了進去。

ps:第一更。求鮮花,求收藏。

  • (快捷鍵:←)
  • 萬聖紀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