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十章、花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花店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帶來的東西已經大多出手成功,換成了蕭陌急需的銅晶。

而他需要用以修聊靈香也已購得,還極為奢侈的購買了一隻低階儲物袋,蕭陌本以為自己剛到手的那兩萬五千銅晶是一筆很大的財富,足以他在這海城中使用很長一段時間,但經此一事,才讓他知道,他錯了。

別說兩萬五千銅晶,就算二十五萬銅晶,乃至二百五十萬銅晶,在這裡都只是九牛一毛。如果想和一個普通人一樣生存一輩子,兩萬五千銅晶自然可以供他們生活一輩子,但是如果想成為頂級強者,兩萬五千銅晶,便僆他們奠基入門的資格都沒有。

數一數身上,購買龍魂香花去兩千銅晶,購買碧鱗袋又花去一萬五,他身上的銅晶已經縮水到不到一萬,只剩八千有餘了,而這還要負擔他接下來的生活起居,飲食日用,著實緊巴巴的。

這使蕭陌完全沒有了到處燃,只想趕緊找一間客棧住下,然後開始使用那剛購到手的二品龍魂香,修鍊香木功,盡量早日達到入定八品,乃至入定九品之境,準備迎接兩個半月後,四大學宮的選拔試練。

他來到這裡,可不是來玩樂的,進入四大學宮,就是他第一個目標,不能加入四大學宮,他如何能學習到那些精深的心學功法,如何能夠對抗蕭家那樣一地之主,龐然大物?

所以,進入學宮,提升自己,就是他來到此海城的第一要務,至於其他,在溫飽尚成問題的情況下,也只有暫時不管,等以後手頭有了富餘,再說了。

想到此,蕭陌也就沒了閑逛的心思,直接往人煙僻少之處走處。

他需要的是一個可供他安靜修六,不是地段繁華,好看熱鬧的安樂窩,因此,越偏僻,越安靜,越便宜,越合他的心意。

只要那家客棧不是太殘破,愕蒙細刪唬便足以滿足他的要求。

懷著這樣的想法,蕭陌找起來自然十分簡單,只要往客棧大門內打量一眼,再看看周圍的環境,基本上就能明白自己想要居住一間什麼樣的客棧。

附近日夜喧鬧,人來人往的不要。

店面金碧輝煌,一看就要價不菲的不要。

裡面烏煙瘴氣,或不乾不淨的不要。

這樣一想,蕭陌發現,自己的要求並不是很低,反而可以稱得上很高,所以走了一路都沒有發現滿意的,不是人流量太多,就是不是自己喜基。

走著走著,他已經漸漸遠離了人群,來到了城西,附近的人流量越來越少,蕭陌無意識走入一間巷子,忽然發現巷子一角,居然有一家小小的花店。

小店很殘破,和這海城繁華熱鬧的模樣截然不同,明明就與外面一街之隔,卻猶如處在另一重天地,與世界格格不入。

整個店面不過用幾塊老舊的木板拼成,木板飽經風霜,明明很殘破了,可是卻這被收拾得很乾凈。

最重要的是,這家店中的花實在漂亮。

紅的鮮紅如胭脂,綠的嫩綠如翡翠,黃的乾淨如黃金,而且朵朵飽滿欲滴,上面似乎還有剛採摘下來的露珠,即使那麼大的太陽照射,偏偏極為神奇的,一朵奄頭搭腦的沒有,個個圓潤晶瑩,如同是世間最精美的藝術品。

饒是蕭陌對什麼花啊草啊都沒有任何興趣,也不由看得呆住了,站在原地,竟然久久沒動,只感覺那每一朵花中,都藏著一種故事,一種極其令他吸引的東西。

可是偏偏,他又說不那種吸引他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如果要說是這些凡花俗草,他絕不相信,只是這些花中,似乎蘊含了一種令他心動,又沉迷的特質。

就在此時,店中走出一個身穿青布長袍,三羊胡的老者,他一出現,周圍的陽光似乎都暗了一下。

此人明明衣袍破舊,有些地方都出現了白色,但卻漿洗得十分乾淨,簡直稱得上一塵不染,而且一絲褶皺都沒有,簡直堪稱奇。

老人出現,看到蕭陌站在那裡,獃獃地看著他門前擺放的那些花,不由微笑著沖蕭陌點了下頭,算是打招呼。

蕭陌一下驚醒,看著老人,這才意識到自己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他店門口,就堵在那裡,不進又不出,不由尷尬一笑,也朝其點了點頭,這才急忙轉身離開。

只是走到巷口,他又不由回頭,朝那老人和那花店望一眼。

就見那老人躬著腰走到店前一角,在那裡取了一個小花灑,然後來到那些擺放在門外的鮮花面前,不時按一下,灑出一絲絲水霧,所有鮮花隨著水霧的落下,更是嬌嫩欲滴,鮮艷動人,充斥著一種難言的美感。

蕭陌再次呆了一下,直到感覺到那老者的目光再次凝望過來,這才轉身,離開了小巷子。

離開小巷子后,蕭陌有些心神不寧,不知為何,他總覺得那店小花店十分特殊,有一種令人心醉沉迷的氣息在其內,可是他偏偏說不上為什麼。

搖了搖頭,蕭陌只當自己是魔怔了,一間小花店有什麼好特殊的,當務之急還是尋一間客棧,先住下來要緊。

繼續往前走,沒過多久,他眼前一亮。

前方不遠處,矗立著一棟兩層樓的小小客棧,看其裝飾,十分典雅精緻,看來店主也是個妙人。蕭陌轉到門前一看,木質的樓梯直通店口,而屋檐下的『紅葉客棧』四字,墨綠似劍,也似充滿著一種精雅之意。

「就是這裡了。」

蕭陌一看,頓時就極為滿意,再加之此地周圍已經沒多少人跡,滿足了他安靜又舒適的要求。最重要的是,他隱隱約約覺得,有這樣一間離那個小巷,那間花店如此之近的客棧,是上天造化,他一定要住在這裡。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但既然想到,而且此地的確是極為合他眼緣,他當即就毫不猶豫,走了進去,直接交了一個月的店錢,然後在這間紅葉客棧中住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