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二十二章、山海學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山海學宮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收起銀色熏爐,蕭陌將其收入儲物袋之中,將儲物袋掛於腰間,隨即推開門窗,走出房間,來到客棧大堂。

這還是他這一個月以來,第一次走出房間,來到大堂。

文武之道,一張一馳。任何事都不宜過於緊繃或過於松馳,過於緊繃會使琴弦易斷,人體精神力承受不了;而過於鬆懈則會使人忘記勤奮和努力的意義,變得一日不如一日,最終完全淪落。

張馳有道,才能保證一張弓箭真正要用到時,射得更遠,瞄得更准。

這一個月以來,為了突破入定境八重,蕭陌完全是飯菜不思,百事不聞,一門心思撲到了修鍊之上。到了海城整整一個月,他還沒有好好出去逛過一下呢。

現在都已經達到入定八重,也是時候該放鬆一下自己,休息一兩日再繼續了。

而且,就算他不需要出去放鬆,休息,還可以繼續修鍊,一是突破入定九重需要更長的時日,如果按尋常辦法,只怕足需三月,蕭陌才能達到入定九重的境界,到那時,四大學宮的入宮試練選拔早就結束了,他喝西北風去吧……

所以,他這次出關,不止有休息之意,還有看看能不能尋到「頓悟」之機,縮短突破至入定九品的時間。

修鍊者,修鍊之時需要循步漸進不錯,但是,心修也有頓悟之說,若是一朝悟道,可能短短片刻間,就跨越別人幾年才能修鍊到的內容,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些時候,可能就是看見一尾泉,一株樹,一片天空,一頓飯菜,就能悟道,從而修為大進。

而第二件事,則是蕭陌剛來到此紅葉客棧時,只預定了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已過,就算他不為其他事情考慮,續一下房間總是需要的,而他也不是一個食古不化的人,藉此出來溜溜,吃吃飯,看看這海城,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尤其是修鍊這種事。再加上還要尋找為破心關,晉入逍遙境所必需的通心花,蕭陌就更加沒有理由繼續待在客棧了。

先是在大堂之中,將房錢再續交了一個月,然後蕭陌問過這附近哪裡有比較特色的小吃,就謝過店家,走出了客棧。

走出客棧,鬼使神差的,蕭陌沒有立即前往那個店家所推薦的小吃店,反而身形一轉,來到了一個月前,他在這紅葉客棧旁邊小弄子旁看到的那家簡陋花店。

因為紅葉客棧距離那條小巷子本就沒有很遠,蕭陌很快就來到那條小弄,他目光朝里一轉,不由微微一愣。

依舊是那用幾塊老舊木板鋪成的小店鋪,店鋪外擺放的各色花朵依舊一個個嬌艷奪目,令人難以轉開眼睛。

不過讓他愣神的不是這個,而是店鋪門前,那日看到的青布老者不見了,反而換成了一個絕美的青衣女子,正微微躬身,在那裡給花朵澆水。

這青衣女子,因為正對著店門,而蕭陌是站到巷子口,所以只看到她一個側面。

但就是這側面,也美不勝收。

從蕭陌這邊看去,就只見到半張冰雪一樣的面孔,彷彿香培玉琢,一頭長長的青絲披垂而下,似乎雲浸墨染,充斥著一股難言的優雅氣息。

她年紀應該不大,也就比蕭陌大上一兩歲,但一舉一動,卻充滿著奇怪的韻味,讓蕭陌看得呆在原地,竟然一瞬不瞬。

直到那青衣女子似有所覺,回過頭來,看了他一眼,蕭陌這才驚醒,顧不得驚艷於那女子那副美麗到從畫中走出一般的面容,他低下頭,再一次落荒而逃。

不知為何,每次到這花店前,他總是以逃走的下場來結束自己的注視,這也是他有些腆然於自己那樣目不轉睛盯注一個人的失禮,但更深的原因,明顯不是這些。

那個花店,總有一股令人喜悅和神秘的氣息,無端想要使人靠近,每偏偏,卻又彷彿一個美麗而精緻的夢幻,讓自己懷疑它只是錯覺。

走出許久,蕭陌才回過神來,不由搖頭一笑。

自己也算見多識廣的人了,兩世為人,心性閱歷理應比別人更成熟成穩才是,怎麼到了那處花店面前,老是出現心神不穩的現像,還是那間花店真有魔力,讓自己為之沉迷,失去了往日的水準呢?

畢竟,自己現在可是達到入定八品的修為,擁有一定的心性境界了,無論看到什麼都不應該是這副模樣。蕭陌也想不通。

順著客棧老闆指點的道路,沒走多久,蕭陌來到一客看起來似乎不起眼,但裡面卻幾乎隨時保持爆滿的店鋪門前,看了匾額之上的『老李家燈影牛肉』七字,沒有猶豫,他抬腿走了進去。

剛好裡面有一桌客人吃完離開,他走到坐位坐下,要了一碗那老闆讚不絕口的牛肉麵,然後卻叫住準備離開的店小二,向他詢問那間花店的事。

「那間花店呀?」

聽到蕭陌問起,又看到他扔在桌子上的兩小塊銅晶,店小二眼睛亮了,急忙手一拂,將那兩塊銅晶就兜到了自己手裡。然後向左右看了一眼,這才小心翼翼地道:「嘿,客官還真是問對人了,那花店我知道,別說我知道,在整個海城,只怕都沒有多少人不知道。」

「說起來,這花店開業的時間貌似挺久了,好似從我小時候有記憶起時便開在那裡,店主人名叫梨亭先生,傳說原來是一個教書先生,後來不幹了,就來到這海城,開了這間花店。」

「還別說,梨亭先生還真挺有學問的,雖然只花了一個小花店,也不知為何那裡的鮮花總是比其他地方鮮艷,而且買回去之後數天都不會腐壞,一直和買時一樣栩栩如生,一般要過上半個月,甚至小半年,鮮花堵會慢慢開始褪色,凋零,所以愛到他店鋪去買花的人真有很多。」

「梨亭先生在這海城已經待了有二十多年了吧,以前他還是孤身一人,不過自從十數年前,不知他從哪裡抱對一對女嬰,然後將她們養大成人。現在出落得簡直是靈光水現,是我們海城出了名的兩大美女,引起了不少人的覬覦,但是,打她們主意的,好像最後沒有一個好下常」

「到後來,所有人都說那花店有邪門,不敢靠近了,那花店也就漸漸敗落下來,但是,即使如此,那老先生和那兩個少女卻似乎一點不在乎花店的收入和人生,有人買時他們高興,笑嘻嘻地往外賣,沒有人買時,也一天天照常開店不顧,日復如一日。」

「你問的那個身穿青衣的少女呀,那應該是梨亭先生的大弟子,也就是他抱來的第一個女嬰,名叫師迎夏,現在是我們海城山海學宮的內院弟子呢,所以回花店的時間少了,但一般幾天也會回去一次,幫老先生料理花店。」

「這位師姑娘,不僅人長得漂亮,氣質出眾,而且還擁有極高的心修天賦,即使在山海學宮中,也被人稱之為青衣劍君,就是說她不僅人美如畫,劍也使得超凡脫俗,不是我等俗人有機會攀搭的。」

「哦?師迎夏?」

蕭陌喃喃地道,將這個名字牢牢地記在心裡,腦海中不由又想起那青衣少女臨別前對他的驚鴻一瞥,的確佩得上這個名字。師迎夏,迎夏么,居然還是山海學宮的內院弟子,難怪如此不凡。

「那另一個呢,還有一個姑娘,又是如何,叫什麼名字?」

「嘿嘿。」

那店小二見到蕭陌的模樣,還以為他對那花店的兩個少女起了心思,故作神秘地笑道:「另外一個姑娘,不姓師,我們都叫她煙兒姑娘,因為她叫屈飛煙。很是古靈精怪,是周圍最讓人頭疼的一個姑娘,同樣也是山海學宮的學員,只不過是外院弟子。」

「你見到她,可要躲遠一點,她可沒她的姐姐那般好說話了,如果看到有人對她心懷不軌,她可是能整到你懷疑生在這世上的。」

「哦,這樣啊!我倒是對她挺好奇的。」

暗暗將屈飛煙這個名字也記在腦海,蕭陌揮手令店小二退下,吃完牛肉麵,就離開了這家老店,來到了大街上。

既然來到海城已經這麼久了,還什麼地方也沒有去過,這海城四景,今日卻不能不一觀了。

而這海城四景,排名第一的,自然是靈州四大學宮之一的山海學宮,也是蕭陌今日的目的地了。

他準備先去看看這個準備加入的山海學宮,看是不是名符其實,同時也為日後來此試練作作準備。

向別人問明路徑之後,蕭陌直接朝城外走去,因為據路人所言,山海學宮並不建在海城中,而是為了修鍊和清靜方便,山海學宮,建在了海城之北的紫宮山\u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