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二十五章、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悟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一身白衣的宇文怒見狀,目光中,終於也不由露出一絲訝色。

他看向山海學宮的這位藍衣少女,淡淡道:「不愧是山海學宮的高徒,孫師妹的這句花在何處,可是妙極。」

然而,山海學宮的人卻並不上他的當。冷石微微伸手一引,道:「道爭之時,不務虛贊。請宇文師兄解答,此簽之中,花在何處?」

宇文怒聞言,深深看了那名藍衣青年一年,隨即,淡淡道:「花在心中。」

「什麼?」

宇文怒的此答,顯然大出乎了山海學宮眾弟子的預料,不少人第一時間覺得慌唐,然後紛紛大笑起來。只有冷石,以及那位出下此題的藍衣孫師妹,和另一名銀峰弟子,臉色同時一變。

孫師妹道:「宇文師兄真會說笑。花明明在簽上,如何能在你心中?簽上之花我們人人可見,可你心中之花,我們可是無一人能見能聞,這便說明,宇文師兄此答錯了。」

「是么?」

宇文怒微微一笑,也不著怒,淡淡道:「聖人曾言,天下無心外之物,既然孫師妹問我花在何處,那心外無物,花自然在我心中。」

孫師妹聞言,一時窒息,半晌竟不能作答。

山海學宮的領隊弟子,冷石見狀,知道自己不出手是不行了。很顯然,這位宇文師兄看似粗莽,其實粗中有細,並不是好易與之輩,不然也不能成為明月學宮的領隊弟子。

他目光微微一轉,道:「既然花在宇文師兄心中,那不知,此花為何顏色,為何味道,還請宇文師兄有以教我。」

明月學宮諸學子聞此言,面色再次微微一變。

顯然,冷石此話,摒棄了花是不是在宇文怒心中的說法,而直接問他花為何物,花為何味,如何宇文怒回答不上來,這一題,自然算他答錯了。

宇文怒聞言,雙目微微一眯,緊盯著對面的藍衣弟子冷石,見其半步不讓,只是緊緊盯著自己,知道如果答不出這個問題,只怕今日,便要灰溜溜離去了。

於是,他閉上雙目,沉思半晌,忽然悠然嘆道:「此花紅艷艷,恰似大日初升。此花香綿綿,有如玉桂開時。」

這句回答,便是直接指明,此花顏色為紅色,而味道像桂花之香了。

所有人一時愕然。

不過竹籤之上的一個花字,如何能有紅色之別,如何能有桂花之香?山海學宮不少人臉上,已經露出嗤色。

只有冷石,臉色鄭重,似乎知道宇文怒不可能無的放矢,他怎麼可能放任如此大一個破綻放在眾人面前,讓人質疑。但雖然知道,此中必有陷阱,他還是不得不踏進去,詢問道:「宇文師兄說此花為紅色,此花似桂花,不知此處,還有誰人看見,一能聞到。如果無人看見,無人聞到,那就說明,宇文師兄是胡編捏造,請恕我等不能苟同了。」

宇文怒聞言,似乎早有所料,不但不怒,反而微微一笑,只是淡淡反問道:「我心中看見,此花便為紅,此花便似桂香。如果冷石兄看不見,不知冷石兄看見的此花,顏色如何,味道如何,只要讓我們看出其非紅非桂,冷石今日便自動認輸,馬上率隊離開,那座小煉心石礦,也歸於貴學宮,如何?」

這番話初一聽是認輸謙辭之詞,但是冷石初聞此言后,卻不由面色大變,顯然大感棘手。

是啊,宇文怒說,他所見之花,顏色為紅,味道為桂。如今冷石問他,眾人不曾見,眾人不曾聞,如何知真假?

但宇文怒立即反駁他,既然冷石不相信他心中之花為紅,顏色為桂,那就請冷石說出他心中之花的顏色,味道,並讓其他人看見,如果他能做到這一步,宇文怒立即認輸,率隊離開,放棄那座小煉心石礦的開採權。

這初一聽,只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但到了冷石這,卻坐立難安,左右為難。

因為,他如果胡亂說一種顏色,一種味道,別人同樣看不見,也聞不著,那麼,正如他詰問宇文怒所說,如果別人都看不見,聞不著,誰知他所說是真是假?

這樣一來,他就會瞬間居於下風。

但如果他不說,那就等於默認宇文怒說的是真的,他心中之花為紅,味道為桂。雖然明知道宇文怒此舉純熟胡說八道,竹籤上的一個花字,既不可能顯現在他心中呈紅色,也沒有桂香,卻又反駁不能。

這便是,你讓我解答的我解答不了,那我讓你解答的,你能解答嗎?

結果當然是,不能。

沉默許久,最終,冷石臉色一臉難看,淡淡看著對面的宇文怒,道:「今次道爭,我山海學宮認敗。那座煉心石礦的開採權,暫歸明月學宮。不過,一個月之後,我們山海學宮會另遣弟子,前往貴宮論道,到時還望明月學宮不要退縮。」

「好,隨時奉陪1

明月學宮領隊宇文怒,聞言哈哈一笑,一點也不忤道。

言畢,他一揮手,直接帶領明月學宮的諸弟子朝遠處原路返回,走出一段,忽然朗朗背誦道:「聖人游南鎮,一人指岩中花樹問曰:『天下無心外之物,如此花樹在深山中自開自落,於我心亦何關?」

「聖人言: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心同寂;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因此,此花自然在我心中,也在諸位師兄師妹心中,這心花為燈,照亮你我前程,藉此與各位師弟師妹共勉1

聲音裊裊,越去越遠,最終,明月學宮一眾十人徹底在道路盡頭消失不見,而山海學宮的十位弟子卻站在紫宮山下,怔怔地望著他們的背影,一動不動。

良久,那名金峰弟子冷石一聲長嘆:「一掌化仙,名不虛傳,果然非是等閑,這一次,是我們輸了,走吧1

說完,背影落寞,帶著身後九名弟子,返回山海學宮,一邊走,一邊道:「回宮之後,冷某將閉關一年,一年不到,絕不出關,今日之恥,他日自當重上明月學宮,重新找回。」

身後眾人,見狀不由一臉敬佩之色,原本悲傷的心情恢復了許多。

那位孫師妹,以及另外那名銀峰男弟子,和另外七名普通弟子,一齊大聲道:「願意追隨冷師兄的腳步,共入煉心洞,經心魔百鍊之苦。一年不到,絕不出關1

那位冷師兄道:「諸位何必如此1

但所有人一齊道:「山海學宮,同榮同辱,今日既敗,丟我山海學宮之面,自當懲罰。師兄不必多言。」

良久,那位冷師兄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便謝過諸位師弟了。請吧……」

「請……」

……

十人的身影,也重新融入那層層藍色光幕中,而道路一側,全程目睹這一過程的蕭陌,卻不由大感震動,心中,隱隱似乎有所領悟。

他再不猶豫,快速沿著原路返回,回到紅葉客棧,立即回到房中,重新點燃一爐龍魂香,再次進入深層入定之中\u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