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二十七章、見花明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見花明道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明明剩下的時間越來越緊迫,距離四大學宮招收新學子只剩一個多月的時間,而蕭陌距離入定九層還遠,更不要說入定大圓滿和逍遙一層。

但是蕭陌似乎絲毫沒有著急的意思,每天準時來到此花店,而老者也只是笑咪咪地朝他打一個招呼,便自顧自做自己的事。

兩人似乎涇渭分明,沒有對話,沒有交流,卻自然而然形成一種奇特的默契。

七天時間一過,沒有人知道,這七天中,蕭陌的心前所未有的寧靜,即便是尋常走路,吃飯,甚至與人交談時,心中都隨時保持一種『枯禪』一般的境界。

他的心性修為,得到了長足的進步,而他的入定修為,也增漲飛快。

如果是正常的修鍊,蕭陌想要達到入定九層,至少需要三個月。但現在,在白日看花,和晚上以龍魂香修聊過程中,蕭陌的進境卻達到了一個令人瞠目結舌的程度。

他現在入定一晚,就相當於尋常七八天的總和。而七日時間一過,他赫然已經達到入定八品後期,距離入定九品,沒有多遠。

這實在是一個駭人聽聞的進步。

而這種進步,並沒有終止的跡像,這也是蕭陌如此喜歡來此看老者澆水剪花的一個原因。

七天中,蕭陌並沒有見到老者收養的那兩名少女,一直是老者一個人在此,兩者之間漸漸熟稔,蕭陌忽然對這老者產生了一絲好奇。

永遠是那樣的一絲不苟,永遠是那樣的不溫不火,永遠是那樣的平靜安然……

需要怎樣的心境,才能做到日復一日,永遠不起波動。彷彿世間萬事萬物,就沒有能在他心中形成一點影響的。

不過,雖然好奇,蕭陌並沒有開口動問,因為他知道,是誰都有自己的秘密,他自己就有他自己的秘密,並不希望別人打探,他又如何應該去打探別人的秘密?

反正他知道,老者絕不是一個尋常的賣花人,而老者,似乎也從不掩飾這一點。

第八天開始,蕭陌開始有意識的幫老者提一下水,搬一下花,而老者對此,也只頷首以對,也不道謝,也不拒絕,默認他的動作,只是對在他幫忙時,笑一笑。

如此,小半個月時間過去,蕭陌的修為赫然直接突破至入定九品,距離入定大圓滿,也只有一步之遙。

但在這一步之遙上,他卻就此困住,再也無法寸進。

看老者澆花,和使用香木功修鍊,都無法提升入定修為半點境界。

這讓蕭陌再一次陷入了困境。

所以,這幾天,他的神色明顯有些不屬,再去看老人修花,和幫忙的過程中,也有些魂不守舍,而這一幕,很快被老者發覺。

他也沒有說什麼,只是這一天,當夜晚降臨,蕭陌準備離去時,他卻說道:「等一下。」

蕭陌訝然,這還是老者第一次跟他說話。

他停在原地,卻見老者一伸手,指揮他將一盆紅白色的劍蘭搬了過來,然後他手持花剪,走到那盤劍蘭面前。

蕭陌不明其意,但似乎知道老者將有所動作,不由摒心凝神,靜靜觀看起來。

只見老者的手忽然動了,手中的花剪在空氣中帶出幾道模糊的殘影,劍蘭表面,一些次要的根莖和花葉,全部被其剪除。

當老者放下手中的花剪,蕭陌盯著眼前煥然一新的劍蘭,忽然呼息一窒,雙眼無聲睜大。

只見面前的劍蘭,整體如同一支利箭直衝雲霄,一個個紅白的花骨朵點綴在利箭一般的綠葉之畔,整體給人一種極其鋒利的感覺,看起來卻又獨具美感。

最讓蕭陌震動的是,它帶給蕭陌一種強烈的衝動,立即閉關的衝動。

老者似乎知道他的想法,笑著朝他揮一揮手:「去吧1

蕭陌立即朝老人恭敬地一躬身,然後也不多話,飛快地奔離小巷,朝著紅葉客棧飛奔而去。

身後,青布老者笑咪咪地看著蕭陌飛離的身影,也不多言,只是忽然一揮手,剛才那盤被他修剪成利箭形狀的劍蘭忽然整體萎頓下去,然後瞬間枯萎,化為一些凋零的枯葉,再沒有剛才所見的那種獨特美感。

……

隨著蕭陌的修為提升,入定九品的境界帶給了他更高的速度,再加上花店小巷距離他所居的紅葉客棧又沒有多遠,所以沒多少時間,蕭陌便回到客棧之中,再次來到自己房間。

一到自己房間,他就立即在外面掛上一個『請勿打擾』的牌子,然後在裡面閉上木栓,做好長期閉關的準備,然後盤膝坐到床榻之上,在面前的茶几上,一狠心,直接將最後小半塊的龍魂香全部點燃。

然後,蕭陌揮手將茶几往前面一移,讓銀制的熏爐離自己約有一丈來遠,盤膝坐下,五心向天。

隨著銀制熏爐中,龍魂香的點燃,一縷縷如蘭似麝的奇異香氣,開始侵入蕭陌鼻端。蕭陌的心,頓時一分一分寧靜下來,他思緒漸緩,整個人緩緩進入入定之中。

香木功的運轉方法,在他身體中不斷運轉,原本怎麼也看不到的瓶頸關卡,忽然變得清晰可見,並且在蕭陌堅持不懈的運功下,一分一分鬆動。

蕭陌腦海中,老者剛才在花店之時修剪出那盤雲霄劍蘭的模樣,一次次浮現在蕭陌心中,蕭陌的心越來越明亮,意識越來越堅定。

也不知過了多久,甚至忘記外面日月之轉換。

忽然,外面天剛破曉,一輪紅日自地平面升起,彷彿一個火球直衝天空,散發著光和照。

通紅的光芒照射在蕭陌臉上,一片神聖,入定中的他,忽然渾身一陣陡動,腦海中,一句偈語莫名跳出。

「人人自有定盤針,萬化根源總在心。卻笑從前顛倒見,枝枝葉葉外頭尋。」

蕭陌想像,自己心臟之中,多出一個羅盤。羅盤之上的指針,不管外界如何變幻,他身上的氣息如何波動,總是不移不動。

腦海之中,白雲蒼駒,世事變幻,前世今生,過去未來,歷歷在目,又轉眼消逝。

最終,一切定止,蕭陌睜開眼睛,雙目中,一種前所未有的清澈光華散布雙眸,又慢慢消散。

他長長呼出一口氣,只覺頭腦前所未有的清醒,而整個身軀,也似進入了另一重境界,一呼一息之間,便似可以騰雲架霧,身化蒼天。

「入定大圓滿1

蕭陌起身,來到面前的茶几上一看,銀制熏爐中,那最後一小塊的龍魂香已經徹底燃盡,不剩半點。而香木功也赫然達到最終大圓滿的境界,再也無法前進。

至此,蕭陌已經擁有了前往四大學宮進行試練選拔的資格,而兩個半月的時間,才只過去一個半月。還有接近一個月的時間,可以供蕭陌用來嘗試尋找通心花,突破心關之舉。

入定,逍遙。

入定是基礎,逍遙才是真正的入門。

不過,別人對於入定和逍遙的界限分得很清,但對蕭陌,卻很模糊。

他在入定四層時,便分別有了逍遙一重,心元初聚,逍遙三重,心元氣團初成形等種種異相,在入定八層時,又有了逍遙境五重,心元如珠,吐息成箭的異相。

而現在,他修為先後突破入定九層,又到如今的入定大圓滿,雖然心元氣團沒有太大的變化,但還是有所進步。

可以說,蕭陌對逍遙境的感受,遠超其他入定境的人,一旦他成功破心關成功,他幾乎可以立即擁有媲美逍遙一二重的實力。

只要稍加修鍊,他幾乎便能擁有逍遙境四五重的實力,這是別人截不可能擁有的優勢。

當然,當務之急,還是找到一株品質不低的通心花,來嘗試突破自己的心關。心破不破,心元就永遠只能凝固在體內,無法外放和殺敵,就算它再強大,也只是一件死物。

唯有能靈活運用的心元,才是真正的大殺器,也是所有修士,有別於凡人的根本。

想到此,蕭陌不再猶豫,直接收起茶几上的銀制香爐,起身離開客棧,準備一是外出碰碰運氣,二也是想像那花店老者道謝。

若沒有他,他最終肯定還是能突破入定大圓滿,只是卻不知要花多少時間,和多少精力了,到時極有可能就錯過四大學宮的選拔。此時蕭陌自然明白,老者最後剪那一盤花,不為其他,就是看出了他的問題,故意指點他的。

一盆花中,可以見道。

一盆花中,可以見性。

一盆花中,可以看出世事歷練,人情往來。

就因為那盤花,讓蕭陌順暢無比地突破了入定大圓滿的瓶頸,省卻了他不知多少的時間和彎路,他對老者自然是感激的,同樣也更加證實了,老者非同常人,值得自己尊敬和禮遇\u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