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四十章、請求,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請求,上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後來呢?」

聽到這裡,即使以蕭陌的心性,也不由大為好奇,不由問道。

他生長蕭家,然而蕭家也不過陽城四大家族之一,而陽城,在整個靈州,卻又不值一提,所以,即便如他,也從未想過,數十年前,靈州還有這樣一樁秘聞。

所以,聽到老人的講述,不由十分好奇接下來的事情,狂君戰死,最後,那心書殘頁,又落到了誰的手中,他的那幾位童僕,最後的結果,又都如何了?

「後來?」

老人的聲音再次暗沉了一些,說道:「狂君雖然戰死,但是他一身修為終究非同小可,臨死之前心中最恨的,毫無疑問,還是他從小培養到大,將他們從一無所有孤兒培養成一代天驕的茶僮與書僮。他憤怒之下,將參與圍攻的書僮白玉陽打成重傷,在茶僮陸雪青將匕首插入他心口之時,他用渾厚的心元之力瞬間將其震碎,匕首的碎片飛出,划花了陸雪青的臉孔,同時也割斷了她全身的經脈,然後用最後一點力氣,發動了最慘烈的一擊1

「那一擊,十八位圍攻他的頂級高手慘死,只有那些見機得快,和離得較遠的人保留一命,而狂君一死,他的四位童子,劍僮琴僮棋僮和花僮,也受到了剩餘之人的圍攻,其中,棋僮當場慘死,劍僮琴僮身受重傷,不知所蹤,估計也凶多吉少,而花僮……」

說到這裡,他沉默了一下,這才緩緩地說道:「花僮中了一掌,經脈俱斷,當場昏迷,被幾具屍體覆蓋,別人以為他已經死亡,直接將他埋入了石坑,在別人走後,那一夜下了一場大雨,大雨沖刷了表面的泥土,他推開屍體走出來,才發現只有自己一個人還活著。」

「而那個人,便是我1

「啊?」

蕭陌不由猛地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著這位青布老人,萬萬沒有想到,他故事中的主角之一,那位當年橫行天下,幾乎無敵的六首狂君六位僮子之一,花僮,居然生還了下來,而且還隱居在這海城小巷,開起了一間普普通通的花店。

猛地,蕭陌恍然大悟,難怪當初他覺得青布老人氣度非凡,必非常人,原來他曾經是靈州第一高手六首狂君的仆童之一,雖然是仆童,但老人也說得非常明白,六首狂君並沒有把他們當成簡單的僕人,而是精心培養,各傳授了一項自己的無雙絕技,而花僮,毫無疑問,也就是說,傳承的是六首狂君的花技!

難怪,老人種植出的花會如此與眾不同,能讓百花同一時間開放,同時,存活時間更久,顏色也更鮮艷豐富,彷彿存在著大道在其中。

如果不是繼續了六首狂君那天下無雙的花技,他又怎麼可能做到這一點呢?

而蕭陌也明白了,這花園,只怕就是老人種花之所,為了避免別人發現他的秘密,他才故意在離城十裡外建造如此一間普通的庭院,用來種花,而平常他在城中所賣的各種花朵,應該就是從這花園之中運去的吧。

只是,蕭陌心中還是有著幾個疑惑,老人是六首狂君花僮的事情,應該是絕密才對,畢竟從老人的話中不難聽出,雖然當初圍攻六首狂君的二十八位高手,死亡了十八位之多,但還有十餘位,存活了下來,而這些人,當初便能參加對六首狂君的圍攻,現在如果還沒有死亡的話,只怕每一個,都成了靈州赫赫有名,權傾天下的人物。

這些人,如果知道六首狂君的門徒花僮還生活在這世上,只怕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他抹殺,所以,老人才隱姓埋名這麼多年,但為什麼,他在今夜,卻要把自己引來,把這些秘密,告訴自己呢?

看到蕭陌凝望自己震驚甚至有些失色的眼神,老人笑了笑,看著蕭陌說道:「你一定很奇怪,為什麼今夜我會遣青兒把你引來這裡,而又要告訴你這些1

蕭陌不由點頭。

老人嘆了一口氣,道:「因為你拿了一樣不該是你的東西,哦,這樣說也不對,是你拿了一樣,不應該是由你拿走的東西1

「什麼東西?」

蕭陌更奇怪了,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自己拿過老人什麼東西,他與老人本來就是萍水相逢,甚至話都沒有說過幾句,什麼時候拿過他的任何東西了?

見到蕭陌不解的眼神,老人只得直接說明,說道:「今夜明燈海市,你是不是在一個小攤身上,購買了一塊用翡翠雕琢而成的蝙蝠玉佩?」

「是啊,你怎麼知道?」

蕭陌再也坐不住了,猛地站起,眼神震撼地看著老人道。

他今夜在明燈海市上,只買了三樣東西,綠階高級靈藥通心花,一塊破石頭,一個翡翠蝙蝠玉佩。通心花已經使用完畢,那塊石頭不過是掩飾品,而他真正要買的是那塊翡翠蝙蝠玉佩,只是那件事他做得極為隱秘,而當初他也小心謹慎探查過四周,並無人注意他的行為,老人是如何知道的,這塊翡翠蝙蝠玉佩,跟老人又有什麼關係?

見到蕭陌的猛烈動作,老人知道不跟他詳細說明白,他是不會理解的了,於是轉頭對著旁邊站立的青衣少女說道:「青兒,給他看看吧1

「是。」

青衣少女師迎夏聞言,毫不猶豫,伸手從衣袖中摸出一物,放到桌面上,然後再次恭恭敬敬地退到後面,重新站定。

蕭陌低頭一看,不由震驚地瞪大了眼睛。

只見石桌上方,一方碧綠晶瑩,整體由翡翠雕琢成的蝙蝠玉佩,靜靜躺在那裡,散發著溫暖寧靜的光芒。只是讓他震驚的不是這些,而是這塊翡翠蝙蝠玉佩,和他在市街之上購買的那塊翡翠玉佩一模一樣,只是上面少了那一絲血色。

「這,這是?」

他震驚地伸手指著那塊翡翠蝙蝠玉佩,不由問道,同時還不由伸手,摸出了自己儲物袋中的那塊翡翠蝙蝠玉佩,將其兩者置在一起仔細打量,這才發現,兩者雖然形貌相似,但是,石桌上面青衣少女拿出來的,明顯是一件新物,而自己手中這件,卻古老得多。

老人開口道:「想必你也發現了,青兒拿出的這塊翡翠玉佩,和你手中的一模一樣,只是一個是古物,一個是新刻。而你手中的,就是古物原件,而青兒拿出來的,則是我們仿照那翡翠玉佩,雕琢出的新件。」

「為什麼……你們手中,也有這樣的東西?」

蕭陌不禁問道,心中隱隱有了一個猜測,卻又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老人聲音沉默了一下,這才緩緩說道:「你年紀輕輕,不知道此圖案也是正常,但是,聽了我前面的故事,想必你也能明白,這兩者之間,必有關聯。」

「這件浸血的翡翠蝙蝠玉佩,就是當初紅石谷大戰中,主人身上攜帶的那枚。而翡翠蝙蝠,就是主人的標誌,當初,這個標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當紅石谷大戰,主人戰死之後,為了避免有人再提及此事,所以那些倖存者,就用自己的權利,抹去了所有人知道翡翠蝙蝠標誌的來源1

「但是,禁止了翡翠蝙蝠標誌的傳播,並不代表,就能抹去所有人腦海中的記憶。至少,那幾位參與了那一戰的倖存者,對於這個翡翠蝙蝠一定不會陌生,甚至還深深忌憚不已1

「他們害怕關於主人的一切標誌和傳聞,害怕主人擁有死而復生的能力,回去找他們報仇。所以,這個翡翠蝙蝠玉佩早已成為靈州的禁忌,沒有人會再提起1

「而你手中的這枚,就是我放出去的,為的就是提醒他們,狂君未死,狂君又回來了,當初參與那一戰的人,一個都跑不掉1

「什麼?」

蕭陌神色震驚,猛地退出一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