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四十七章、余青葯,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余青葯,上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嘿1

那個說話的人一臉神秘,故意壓低聲音,開口說道:「明面上的高手,就不下十人,而這其中,有五人,最負盛名,是所有人認準一定能加入至道學宮,甚至極可能得到特招,剛入院就直接被收入內院的。」

「啊,直接進入內院,誰啊,都有誰,這麼強大?」

其他人不由紛紛開口動問,畢竟所有人都明白,想正常加入至道學宮都不容易,想直接特招進內院,那得是多高的天賦,多變態的修為?

聽到其他人的催促,那人的虛榮心得到滿足,環視了四周一眼,這才小心翼引氣城金家的金無雙,未央城納蘭家的二少爺,納蘭佐殿,至道學宮道級輩長老之一,千道長老的長孫,司馬師,以及長明荊家的二少爺,荊長明,最後一人,也最是神秘,沒有人知道她的來歷,我只知道,她的名字叫作李淺妝,是一位天仙一般的女子。」

「這五個人,其中修為最高的,為那名少女李淺妝,據說才十八歲不到的年紀,但已經是逍遙八重的頂尖高手了,只差一重,就能觸摸到逍遙境的頂峰。」

「排名第二的,為千道長老的長孫司馬師,他少有天賦,但是,並不在至道學宮長大,而是從小生活在司馬家,直到這次學宮選拔,他才前來參加考試,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這不過是一個過常」

「司馬師為人陰柔,年僅十九,但也已是逍遙七重的高手,只比李淺妝低一重。」

「第三第四,為納蘭家的二少爺納蘭佐殿以及長明荊家的二少爺荊長明,兩人都是逍遙境六重境界,不過納蘭佐殿年長一輩,為十九歲,荊長明則年輕一些,只有十八歲。」

「最後一人,為金家的異數,傳聞,他極好美食,從小的時候就吃成了一個大胖子,到現在,應該更胖了。而且其人極其厭惡修鍊,卻又比家裡人逼迫修鍊,偏偏他又生了一副好資質,即使如此,這樣三天打魚兩天晒網,年僅十八歲的他,今年也達到了逍遙境五重巔峰,簡直人比人氣死人。」

「這五個人,要麼背景不凡,要麼修為驚人,要麼資質絕出,基本都是能穩穩噹噹進入至道學宮的人物,而每屆,至道學宮都有數個特招名額,可以直接將一些天賦傑出的弟子特招入內院,如果說誰最有機會,自然是這五人無疑。」

「哎,真羨慕啊,我也聽說過他們的名聲,據說他們幾乎都是必定能進入齊物境的頂尖天才,將來,更有不小的機會,跨入養生境,有他們在,這一屆的四大學宮,又是至道學宮排第一了。」

「那是必然的。」

那人嘆息,說道:「而且,這還只是明面上的高手,有多少人潛藏在暗中,只等本屆學宮試練一鳴驚人,誰知道呢,到時候,再出幾位逍遙境五六重的大高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拭目以待吧。」

「嗯,期待。」

……

不遠處,蕭陌將桌上最後一盆菜肴也給消滅,這才起身,付帳離去。

走在大街上,他腦海中卻是不斷思索,將那五個人的名字記在了腦海中。

金無雙,納蘭佐殿,司馬師,李淺妝這幾個名字,他並不熟悉,但是,其中一人,荊長明,他卻見過他的哥哥一面,而且還在不久之前。

荊玉衣,長明荊家的大少爺,也是這位荊長明的哥哥,人稱風劍。

年紀輕輕,他沒有加入任何一座學宮,卻赫然已經是齊物境巔峰的大高手,距離傳說中的養生境,也只不過一步之遙。

這樣的人物,在整個靈州,都有不小的名氣和威望,而作為他的弟弟,能在荊玉衣這樣的壓力生長下,依然快速崛起,成為逍遙境六重高手,荊長明,又豈是易與之輩。

只是,即便如他,背後仰靠著長明荊家,在這一屆新人弟子中也不過排在中游,在他上面,還有李淺妝,司馬師,納蘭佐殿等更年輕更強大的高手,這就不由讓人倒吸一口冷氣。

這一屆的至道學宮入門試練,還真是天才輩出,高手如雲啊,而自己,不過一個逍遙境一重修為的普通弟子,更沒有非凡出身和強大功法,又如何與這些天之驕子一較長短呢?

不過,消沉的心思也不過堅持了一瞬,想到自己原本不過是陽城蕭家一個不被重視的三代弟子,更是只有半竅資質,連蕭家都不看重自己,更沒有想過要參加什麼學宮試練。

但現在,自己卻已經達到逍遙境一重境界,而且有了二竅之心,還得到了一門道級中品秘術萬花生返訣,雖然自己還沒有練會,但終究,比起當初尚在蕭家之時,已經強大提升了不知多少倍。

而自己,更站在了至道學宮的門前,有機會參加至道學宮的入宮試練,實在不行,還有花仆老人所贈的至道龍紋令,可以保證自己進入至道學宮,如此種種,哪裡還能不滿足?

只要自己不斷努力,不斷前進,無論是李淺妝,司馬師,還是納蘭佐殿,荊長明,自己總有一天,會追上他們,甚至超越他們的。

這並不是完全沒可能的事情。

想到此,蕭陌腦海中的雜念瞬間驅除,他微微笑起來,雲淡風輕,無憂無悲。

離開七星醉月樓后,沒多久,蕭陌便看到一間還可以的客棧,可惜因為最近前來靈武城參加至道學宮試練的人實在太多,客棧竟然差不多滿客,只有幾個下房還空著,蕭陌也不挑,要了間下房住下。

第二日一大早,他再趕往至道學宮,只是,當他中午時分,好不容易趕到至道學宮門前,說要報名參加入宮試練時,卻被告知,試練時間是在七日之後,要他七日之後再來。

蕭陌這才知道,自己提前到了,看來,還需要再等待七日才行。

想到此,他也不再猶豫,直接轉身離開,反正現在耗在這裡也沒什麼用處,不如用這七日時間,再好好的提升一下自己的實力,更可嘗試一下看是否能將萬花生返術入門,若能成功,七日後再來,那麼希望也將大增。

懷抱著這樣的想法,他沒有再回到城中,而是準備就在至道學宮附近,找一家小客棧住下,等待七日之後學宮試練到來。

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因為至道學宮招生在即,學宮周圍的客棧生意更加紅火,家家爆滿,蕭陌連找了六七家,才有距離至道學宮有個數里地之外的一座偏僻客棧中,找到一間空房。

他當即將其訂下,而且直接交了七天的房費,這才住了下來,閉目客棧中,參悟萬花生返術之秘。

不過,這一天傍晚,他卻不得不從入定中驚醒,因為客棧之下,傳來嘈雜的聲音,似乎隱隱還傳來一陣少女的哭音。

蕭陌不由皺了皺眉頭,修鍊之時,最忌別人打擾,而且這陣吵鬧的聲音似乎非比尋常,他當即推開客房的窗戶,低頭朝下一望,卻見是四五名赤膊大漢,圍著一名青衫少女,在厲聲喝斥著什麼。

而那名青衫少女,不過十四五歲年紀,一臉稚嫩,手中死死地抱著一尊小小的赤紅色葯爐,在聲辯著什麼,臉上還有烏青的痕。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