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四十八章、余青葯,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余青葯,中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心元如流水朝兩耳匯聚,蕭陌的聽力立即瞬間變得靈敏清晰起來,樓下那伙人與少女的爭吵他也隨即清楚地聽在耳中。

「這尊『玄火鼎』,明明是我爺爺唯一的遺物,並不是從你們天藥商會偷出的臟物,你們欺服人1

少女委屈害怕的聲音響起,一下就讓蕭陌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他朝那四五名赤膝大漢看去,果然見到他們都是一身紅衣,胸口部位有一個小小的圓形白圈,白圈中心是一支綠色葯苗的形狀,形似某個標誌。

聯繫到青衣少女口中的天藥商會,他明白,那幾人,只怕都是那個天藥商會之人了。

而這名青衣少女,看來應該是新來到這靈武城中的,不知道為何,手中的那尊紅色葯爐被天藥商會的人發覺,天藥商會的人可能覺得這名青衣少女軟弱可欺,又沒有什麼背景,所以就想仗勢欺人,巧取豪奪將這座玄火鼎取走。

「嘿嘿……」

為首的那名赤膊大漢,臉上露出猙獰的神色,猛地踏前一步,冷聲道:「小姑娘,你爺爺為了你的病,可是到我天藥商會求過四次葯,但最後無錢付帳,所以他就將這尊玄火鼎抵押給了我天藥商會,這是押條,你可看清楚了1

說完,他一伸手,從懷中掏出一張寫了數行小字的黑字往青衣少女面前一揚,「你既然沒錢付帳,這玄火鼎自然就歸屬我們天藥商會所有,你拒不歸還,不等於偷盜是什麼。再敢嗦,老子連你一塊收了,雖然你年紀小了點兒,回頭送去給我們二少爺做個暖床丫頭還是可以的。」

「押條?」

蕭陌目光一動,心元匯聚,雙目隨即精光暴漲,瞬間將那張白紙上的字看得一清二楚。

果然如那赤膊大漢所說沒錯,押條上是說余老頭求葯四次,無錢付帳,賒欠半月。半月一到,如無錢付帳,將以家族至寶玄火鼎為當。」

而在後面,還附錄著當初余老頭求葯之時,賒購的各種藥物及價格。

如果只是這樣,那說明這尊玄火鼎,真的應該歸屬天藥商會所有,但蕭陌只看了一眼那些藥草後面的價格,便知道此事不簡單。

余老頭求的只不過是一些很普通的藥草,但在這裡,每一樣卻皆被標出了天價,這也是余老頭無法支付剩餘葯款的原因,不然,憑他支付的錢,應該本來是綽綽有餘。

正因為那些葯的價錢不一樣,所以余老頭最終才欠下了天價,被迫寫下了這張欠條,而天藥商會的心思不言而喻,就是想得到少女手中的那尊玄火鼎,才故意拔高了葯價。

蕭陌的目光,再落到那青衣少女的臉上,果然從她臉上看出不少菜色,還有一分虛弱,顯然,是宿疾纏身,這種疾病,一般藥草,也是根本沒有效果的。

而她手中所抱的那尊玄火鼎,外表古樸,但裡面光華隱隱,透出一股純正的火焰氣息,顯然並非凡物,只怕,是一尊上好的葯鼎。

這樣的葯鼎,根本就是無價之寶,但是,在天藥商會人眼中,卻與幾貼根本不值錢的普通草藥劃為了等號,這不是巧取豪奪是什麼。

本來蕭陌並不願多管閑事,只是,接下來樓下的發展,卻讓他不由看得目眥欲張,眼睛一瞬間變冷。

聽到赤膊大漢的話,青衣少女更害怕了,只是更加緊張地抱著懷中的赤色葯爐,開口說道:「你們……半個月的時間並沒有到,時間到了,我會還你們錢的,你們……你們不能搶走我的葯鼎,這是我余家的寶物,爺爺說過,就算死,也不能讓出去。」

「哼,反正你也無錢償還,何必非要等到半個月之後,而且現在你爺爺又死了,連欠債的人都死了,你要是突然跑了怎麼辦,還是先交出玄火鼎,等你真能籌到錢,再來換回去吧1

然而,少女雖然虛弱畏懼,卻並不蠢。

她自然知道,如果此時交出玄火鼎,落到了天藥商會這樣的龐然大物手上,即使她半個月後籌到了足夠的錢財來換回玄火鼎,估計,對方要麼不承認,要麼就直接用一尊普通葯鼎當玄火鼎來交換,到時候,青衣少女一個柔弱無助的小女孩,又哪裡找得到地方說理去。

所以,她死活不肯答應,然而,跟她糾纏了那麼久,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不少人看著少女懷中的赤紅葯鼎都略有所思,赤膊大漢知道遲則生變,這些人裡面,說不定就有喜歡多管閑事的,所以再也不耐煩了。

他一揮手,冷哼道:「你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這可由不得你了,搶,給我搶,再敢反抗,格殺勿論1

聽到他的話,身後的四名赤膊大漢一涌而上,他們個個膀大腰圓,力氣過人,不然也不能被天藥商會這樣一個大商會培養成打手,四人同上,對付一個青衣少女,還不是手到擒來。

然而沒有想到的是,青衣少女居然也會一點拳腳,見到四人圍攻,不得不反抗,但她畢竟身體虛弱,雖然那套拳腳看起來還挺高明的,但可惜的是力氣不夠,打在人身上也不疼。

但這一幕,反而激怒了圍攻她的四人,四人下手瞬間狠辣起來,一人一拳砸在少女左肩,少女蹌踉一步,嘴角溢血,人便朝後倒去。

另一人去奪她懷中的寶鼎,她只能一隻手抱得緊緊的,一邊朝後退去。

然而,另一人腳一伸,瞬間絆在了她必經的路上,她重重地跌在地上,手中的玄火鼎差點失手跌落,而另外兩人,已經從左右兩邊分別欺上,朝她懷中搶來。

少女知道自己不是對手,只得兩手死死抱著葯鼎,躬著身子,任人踢打,片刻間,她臉色便變成了霜雪一般的白,嘴邊的鮮血染紅了衣衫,已經是氣若遊絲,可雙手卻還是不肯放開半開。

其中一個赤膊人眼睛一狠,手中竟然出現一柄雪白的彎刀,他刀光一閃,直接朝少女抱鼎的雙手劈下,竟是再不耐煩,想直接砍斷她的雙手了。

見到此幕,蕭陌哪裡還忍得住,手掌一拍,窗沿一角瞬間就被他拍成碎塊,隨即,碎塊如流電星矢,朝著下方的彎刀疾射而去。

眼見少女就要雙臂齊斷,少女嚇得直接閉上了眼睛,赤膊大漢眼睛中露出殘忍之色。

就在此時,疾風射至,一塊黑色的木塊打在彎刀之上,他雙手有如雷震,不由自主分開,彎刀朝一邊盪去,避過了少女的手臂,只削斷她一縷髮絲。

「誰,哪個不知死活的傢伙,多管閑事,給爺爺出來1

赤膊大漢大怒,另外四人,也同時轉頭,準備將插手之人找出。

蕭陌身形一縱,整個人如同一朵青雲,朝著樓上飄去,直直落在幾人中間,聲音冷冷地道:「不用找了,我就在這,有本事,放馬過來吧1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