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五十二章、秀水劍庄,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二章、秀水劍庄,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而後面的事,蕭陌已經全都知道了。

因為孫女余青葯的病,余百川抵押了這尊家傳寶鼎,但是時限是一個月。不提那份抵押書中間,原本余百川賒購的各種藥草價格擁有的巨大問題,明明時限還沒到,但他們已經迫不及待,看到余青葯的爺爺余百川終因勞累過度,又急火攻心而亡,便開始謀奪余青葯手中的玄火鼎。

不過沒有想到,余青葯雖然從小體弱多病,性格柔弱,但對於爺爺的遺物卻死活不肯放手,所以才出現了天藥商會派家奴強搶,而余青葯被打得吐血暈迷,再被蕭陌所救的事情來。

聽完余青葯的敘述之後,蕭陌並不意外,因為早在當初,客棧樓下發生那一幕時,他就將這前因後果猜得**不離十。

如今聽來,不過是印證了他的猜測而已。

而在這個世上,巧取豪奪,甚至像這樣明目張打人奪寶的事情,在在常有,作為一個神奇的心修世界,這裡延續了數千年前弱肉強食,追逐力量的規則,不管是誰,坐擁寶物卻沒有了與之相匹配的實力,都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

余青葯是有幸遇到了自己,但是自己,亦不過一個逃亡在外的落魄弟子,在天藥商會這等龐然大物面前,自己,又算是什麼呢?

如果被他們找到,憑自己的實力,也萬難抗衡,只怕只有被碾碎一途吧。

不過,蕭陌卻並不後悔,大丈夫生在世間,有些事當為有些不當為,看到天藥商會如此欺凌一個柔弱少女,縱使他自身難保,也還是不免挺身而出的。

而且,蕭陌並不是沒有解決的辦法。

只要七日之期一到,至道學宮入宮試練開始,他一旦進入至道學宮,憑至道學宮的身份地位,即使天藥商會再龐大,也不值一提,因為學宮,才是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勢力。

而至道學宮,更是靈州第一學宮,也就是靈州所有勢力之首,在至道學宮面前,即使另外三大學宮也只能勉強抗衡,更不用提區區一個靈武城的商會了。

倒是自己如果進入至道學宮,到時候余青葯又該怎麼辦呢?

把她一個人留在外面,即使躲在這裡,估計也難逃天藥商會的毒手。他們一時找不到,不代表一直找不到,天藥商會的勢力畢竟非常龐大,而余青葯又沒有任何自保之力。

到時候,蕭陌當初的插手,也不過延緩了一些慘劇的發生,反而,因為蕭陌的插手,天藥商會對兩人恨之入骨,到時候可能會更瘋狂的報復兩人。

蕭陌進入至道學宮不怕,但余青葯,原本或可留得性命,這次只怕連性命都難保了。

或許,還有另一個解決辦法,不過,這也要看余青葯自己的意願了。

想到此,蕭陌眼睛動了動,朝余青葯問道:「余姑娘,後天便是至道學宮入宮試練開啟的時機,蕭某此來靈武城,便為了參加至道學宮的入宮試練,加入至道學宮,只怕不能再保護余姑娘了,不知道余姑娘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說完,他就靜靜盯著余青葯,看她如何回答。

余青葯聞言,臉上先是露出瞭然之色,隨即,又不禁帶上了一絲悲傷,一絲惆悵。

她低下頭,沉默良久,方才道:「蕭大哥,你去吧,不用擔心我。其實,青葯自小便知重疾纏身,原就沒打算能活到多少數,這些年,都是爺爺苦苦為我尋葯續命,這才堅持到今天,我已經賺啦1

她抬起頭,臉上明顯有著淚花,卻又強顏歡笑:「原本,青葯還有爺爺陪伴在身邊,雖然生活艱苦,倒也不孤單。但如今,連爺爺也走了,青葯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留戀的。」

她的目光落在蕭陌的臉上,帶著一絲奇特的溫柔,還有一絲難以察覺的不舍:「就算死,青葯也沒什麼好怨言的,能活到今天,我已經知足了。唯一遺憾,可能就是只遇上蕭大哥幾天,卻又要分離了吧1

說到後面,她聲音越來越低,但隨即又變得堅定下來,仰起頭,看著蕭陌道:「蕭陌哥哥是人中龍鳳,遲早有一天,會遨翔九天,加入至道學宮,也可以免去天藥商會的麻煩,青葯也替蕭陌哥哥歡喜,蕭大哥儘管去,如果青葯饒幸不死,說不定有一天,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蕭陌眉頭微皺,余青葯的話並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父母雙亡,身纏怪疾,現在連唯一的依靠,爺爺也為自己而亡,余青葯心存死志,並不奇怪。

不過,這卻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他聲音一沉,望著余青葯的眼睛,沉聲道:「我要的答案不是這些,我就想問你,如果給你一個機會,隨我一起加入至道學宮,你願意嗎?」

「什麼?」

余青葯猛地睜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蕭陌,懷疑自己耳朵出錯了。

她吶吶地看著蕭陌,眼睛中綻放出奇異的神彩,但很快,這神彩又黯淡下去。

她再次低垂下頭,道:「蕭陌哥哥說笑了……憑蕭陌哥哥的修為,加入至道學宮應該不難,但青葯只是一個初懂心修皮毛,連入定三層境界都沒有的凡人,怎麼可能通過得了至道學宮的入宮試練,蕭陌哥哥不用安慰我,青葯早知天命,並不遺憾。」

然而,蕭陌卻只是仍舊堅決固執地道:「我不問你能不能做到,我就問你想不想?」

見余青葯仍是低著頭,彷彿屈服於命運,隨遇而安,毫無活力的神情,他聲音也不由帶上了一絲厲色:「如果你說不想,一切休提,如果你敢正視自己的心,回答我,想還是不想?」

「這……」

余青葯不由再次抬起頭,感受到蕭陌話語之中的嚴肅,心中不由湧起一股奇異的感覺,難道,他真的有辦法,讓自己也加入至道學宮嗎?

雖然知道這個毫無可能,但不知為何,他總是從蕭陌身上,體會到一種值得信賴的氣息。猶豫了半晌,她終於不由一咬牙,點頭說道:「想。」

說完,她又不由害羞地低下頭,輕輕地道:「其實,很早之前,我就知道自己身患絕症,看著父親母親為上山採藥,終日奔波,看著爺爺為我研究藥方,疲憊不堪,日漸蒼老,葯兒的心中都很痛很痛。」

「那時,我便有個夢想,如果,我能恢復到正常人的身軀,如果,我能懂一些藥理醫方,也許,他們就不用那麼辛苦,我爸爸媽媽也就不會死在山崖之上,所以,我從小的願望,就是能成為一名煉藥師,不求能有多高的成就,只求,能替爺爺分擔一點。」

說到這裡,她眼睛漸紅,聲音也漸漸低弱,顯然想到了父母是因為為了替她採藥,而不慎墜崖,而爺爺也是因為她,而過度操勞,最終提前死亡。

蕭陌聽著她的話,不由終於笑了。

他似下定決定,再不猶豫,一伸手,掌心中猛然多出一枚奇特令牌,看向余青葯道:「余姑娘,你看,這是什麼?」

余青葯聽他說得鄭重,不由疑惑地抬頭一看,隻眼這是一塊通體漆黑,背面刻有一個『道』字的龍紋令牌。她疑惑地問道:「這是什麼?」

蕭陌說道:「這是至道龍紋令,持有此令,可以讓你不經考核,直接成為至道學宮的外院弟子。」

「啊,你是說?」

余青葯驚訝地望著蕭陌手中的黑色令牌,眼睛瞪大,小口微張地說道。

蕭陌說道:「不錯,這就代表著,只要你願意,持有此令牌,於後日的至道學宮入宮試練上出現,就能直接成為至道學宮的外院弟子,甚至不用考核,就絕對錄取,超過無數參加試練的逍遙境弟子。」

余青葯先是大喜,不過隨即想到了什麼,又有些猶豫地道:「蕭哥哥你把令牌給了我,那你呢?」

她雖然知道加入至道學宮的名額珍貴,但卻不願因為如此,就把蕭陌的入宮機會斷送掉。

蕭陌說道:「放心,我自有辦法,收下吧1

余青葯見狀,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見他一臉篤定,不似作偽。也不像是會欺騙自己的樣子,這才猶豫地,將令牌接了過來,放在手心觀看。

而蕭陌,望著她臉上罕見地綻開的一絲笑顏,心中也不由微微地吐了一口氣,對自己的行為並不後悔。

雖然失去至道龍紋令,蕭陌還可以參加入宮試練,但入宮試練,他並不能保證百分之百的通過,也就是說,他將花仆老人送給他的補救機會,送給了余青葯。

這固然必定能讓余青葯如願加入至道學宮,他卻有可能落眩

只不過,這件事,他卻壓在心底,打算永遠也不說出來。

而余青葯,雖然明白至道龍紋令的珍貴,但卻不知道蕭陌是將自己進入學宮的絕對機會讓給了她,如果等她知道了真相,只怕是絕不願收下此枚令牌的吧。

而時間飛逝,轉眼,已是兩天後。

這兩天,天藥商會的人並沒有找上門來,顯然這處廢園,還是挺能藏人的,兩天後,蕭陌帶著傷勢大半痊癒的余青葯,換了一套裝束,避過天藥商會的眼線,順著人流,朝著至道學宮而去。

入宮試練,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