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五十四章、李淺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李淺妝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逍遙八重巔峰,李淺妝1

有人輕輕低語,顯然認出灰衣少女的身份,紛紛投去以驚訝,震撼,羨慕,崇拜的目光。

在周圍數千試練弟子之中,灰衣少女李淺妝猶如是萬雞群中站立的仙鶴,哪怕她不言不語,不移不動,卻吸引了整個廣場數萬人的目光。

便連那名至道學宮的白衣長老,看到灰衣少女李淺妝的時刻,神色中也不由帶上了一絲震撼和興奮,臉上的冰霜融解了許多,變得和顏悅色起來。

顯然,如此一位絕世天才前來參加他至道學宮的試練,便連他,也不由感到高興。

畢竟,像這等天才,哪怕是歷屆試練,也很少見的,至道學宮雖然是靈州第一學宮,平常時候,最多有逍遙境四五重的弟子前來投奔,偶爾會出現逍遙六七重,但每一出現,必是未來引領一輩的人物。

而像今天這樣的逍遙境八重巔峰,百年以來,尚是首次。

像在場的這數千試練者,逍遙境一重居多,約有兩千餘人,勉強夠格參加試練,但被淘汰的幾率很大;逍遙境二重有五百多人,佔據了剩下的一半;逍遙境三重,則只有兩百多人,逍遙境四重以上,最多不超過五十人。

這就是差距,而最後的勝利者,基本也在那些逍遙境三重,到逍遙境四重左右的弟子中間,即便是逍遙境二重境界的弟子,也只有極小的幾率,能成功通過試練,成為至道學宮的正式弟子。

對於學宮來說,越多天才弟子來投,來表示它的地位崇高,將來的威望也越強,即便至道學宮是靈州第一學宮,如果年年弟子都不如其他三大學宮,只怕過不了幾十年,也會很快沒落的。

這就是賭重要性。

多來幾位天才弟子,他這個學宮長老臉上也有光,同時,在他主持選拔的一屆中,有如此天賦出色,修為出眾的年輕人,他今年的功勛也會大大記上一筆,將來說不定,就能依此,晉陞成為內院長老。

在至道學宮之中,所有人共分為外院弟子,內院弟子,核心弟子,執事,長老,掌門,也稱之為山長,太上長老等一共七級。

而長老之間,也分外院長老,內院長老,十大實權長老,以及太上長老四級。

其中,外院長老地位最低,執掌外院,如他這個試練長老,就是一年一輪,出了業績,就有可能得到提升,不出業績,就只能繼續在外院中混著。

而太上長老,地位比山長還要大,不過基本不理俗事,一心修鍊,只要在學宮出現重大事情,或者危險之時,才會出現。

他這個外院長老已經在至道學宮外院幹了十八年,一直想晉陞成為內院長老,卻不得其門而入,而這次,天才弟子輩出,卻正好輪到他來主持試練,這就是他的一次機會,難怪他如此興奮。

「李淺妝嗎?」

蕭陌收回目光,暗暗思忖。

他數日前在七星醉月樓聽過幾人談論這一屆的天才弟子,有人說起過李淺妝其名,所以他一瞬間就記了起來。二十歲不到的年紀,逍遙境八重的修為,便連蕭陌,也不由感到咋舌,甚至一陣驚嘆和自慚形愧。

他辛辛苦苦,才好不容易修鍊到逍遙境一重境界,這次試練,逍遙境一重基本是墊底的存在,能成功通過試練的概率極小,而對方,基本是穩穩噹噹,如果願意,她直接就可以被特召,進入外院,甚至一入學宮,就提拔成為內院弟子。

而那名黑衣少年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必然也是本屆的風雲人物之一,未央城納蘭家的二少爺,納蘭佐殿了。

據說他也是四竅之心,和蕭家的兩大頂級天才,蕭神劍,蕭明玉一樣,只不過,未央城納蘭家,可是比陽城蕭家要強大得多了,納蘭佐殿作為納蘭家的二少爺,受到的培養不必說,所以,他的修為,也遠比蕭神劍,蕭明玉來得強大得多,如今是逍遙境六重境界。

這般境界,放在今屆的學宮試練中,只能排在前五,但在歷屆,基本都能拿到第一。

也由此可見本屆學宮試練的選拔之激烈,天才之出眾。

目光四轉,很快,蕭陌果然又發現了那日眾人所議論的另外三大風雲天才,正氣城金家的少爺金無雙,長明城荊家的二少爺荊長明,也就是『風劍』荊玉衣的弟弟,以及千道長老的孫子司馬師。

三人同樣出眾,即事不知道具體姓名,但只要眼睛看過去,很容易就發現三人的不同。

正氣城金家的少爺金無雙,一身金光燦爛的長袍,彷彿生怕人不知道他家很有錢似的。整個人白白胖胖,臉上時不時地堆起一堆虛偽的笑容,讓人恨不得一拳砸到他臉上去。

他目光正在人群中不斷梭嫁,眼睛恨不得落到每一個女弟子的衣袍中去,目的不言自明。

而長明城荊家的二少爺荊長明,一身紅色勁裝,臉容冷漠,背負一劍,身邊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一丈之內,因此周圍空出了好大一個圈子。

他臉上滿是生人勿近的表情,眼觀鼻鼻觀心,就似一座石像,論冷漠,可能比之灰衣少女李淺妝還要冷上三分,也不知為何他怎麼會有這麼怪異的性格。

而學宮長老的長孫司馬師,則一身青色衣服,看起來簡簡單單,他臉色白皙,充滿了病態,但卻別有一股陰柔的美感。眼睛如同玉石般同樣在打量周圍的人群,不過卻一言不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然而,除了這五大天才之外,的確如當日那人所說,在場人中,還有數人氣息十分獨特,強大,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便知那日那人所言不虛。

除了這眾所周知的五大天才,這世間,還有許多隱在暗處,或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高手,此次試練,終究一齊冒了出來,讓人震撼。

至少,就蕭陌的靈魂感知,他清晰地感受到,人群中,刨去那先前五大天才,剩餘人中,光逍遙境五重境界以上的,就有不下七人,逍遙境六重,也有兩人。

而這些,可是都不在眾人資料上的,顯然,是突然冒出來的高手,論實力,未必比五大天才低到哪裡去。

而逍遙境一重修為的蕭陌,以及不過入定初階的余青葯,在人群中,自然沒沒無聞,沒有人多向他們投來一眼。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終於,前方的人都檢測完畢,終於輪到蕭陌以及余青葯。

蕭陌身子一讓,讓余青葯先上。

余青葯見狀,畏畏縮縮,有些猶豫不前,不過蕭陌手一推,便將其推到前面的試練弟子面前。

余青葯被蕭陌推出,站在那名試練弟子面前,臉色不由一陣慌張,在試練弟子不耐煩的目光下,她只得顫顫縮縮,將一隻嫩白如玉的小手伸了出去,貼在那塊瑩白如玉的白色圓石之上。

在全場不少人的目光注視下,白玉圓石一動不動,彷彿死去一般,毫無動靜,周圍眾人等了片刻,沒反應,還以為是通心石出了問題。

再等片刻,還是沒有反應。

又過片刻,余青葯收回手掌,白玉圓石還是靜靜躺在那名試練弟子的手中,沒有半寸光芒透出,眾人不由大嘩。

試練弟子見狀,一臉憤怒地朝著余青葯怒道:「混帳,你一個入定三層都不到的凡人,居然也敢來參加我至道學宮的選拔大典,你當我們這裡是街頭賣豬肉的地方,誰想來便來嗎?還不快滾1

余青葯聽到他的大吼,臉色一下子變得青白,頭更是低了下去,若不是強忍著,眼淚已經泫然欲出。

然而,此時,蕭陌卻走上一步,來到她身前,先是冷漠地盯了那名試練弟子一眼,隨即,拉起她另一隻手,道:「睜大你的狗眼看看,這是什麼?」

隨著余青葯的左手亮出,一塊龍紋令牌驀然滑出,亮於所有人面前。

那名試練弟子剛開始大怒,上前一步,就想出手,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睛驀地睜大,一臉震撼:「至道龍紋令,這是至道龍紋令1

說到這裡,他又不由一陣無語,失魂落魄:「你怎麼會有至道龍紋令,早拿出來不就行了,何必多此一舉?」

顯然,身為至道學宮的試練弟子,他自然聽說過至道龍紋令的大名,這名令牌,可是極少見的,就算有,也是宮內直接使用了,像這種手持令牌的宮外弟子,拿此來要求入宮的,卻是少之又少,難怪他如此驚訝。

但蕭陌卻不答,只是冷聲道:「根據規矩,持有此令,是不是便可以免試入門,直接進入至道學宮外院了?這位姑娘可以進去了吧?」

「可以,自然是可以的。」

試練弟子敢怒不敢言,有心想反駁,但這是至道學宮鐵一般的規矩,他也不敢違背,只能讓開一步距離,讓余青葯進去。

在余青葯走過光幕,進入至道學宮之後,不由感激地望了蕭陌一眼,這才在光膜之中站定,等待著蕭陌的到來。

而蕭陌,也隨即走到那名試練弟子面前,伸出一隻手掌,十分平靜地貼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