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六十二章、再見蕭神劍,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二章、再見蕭神劍,上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六層,嘶1

聽到白衣長老的聲音,所有還留在原地的這三百新晉外院弟子,無不面面相覷,作聲不得。

至道學宮弟子共分三級,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每一級之間,接受的培養和權利,也天差地別,所以無論是誰,都以能晉陞內院弟子為榮,若能晉陞核心弟子,更是截然不同。

但是,內院弟子,核心弟子,並沒有那麼容易晉陞。

偌大的至道學宮,每年都有數百位外院弟子加入,年復一年之後,現在的至道學宮外院弟子加起來,至少有數千人之多,規模十分龐大。

但是,這些外院弟子,每年能成功晉級內院弟子的,卻是少之又少,多的時候,最多不超過五十,少的時候,可能連一掌之數都沒有。

因此,外院弟子越積越多,互相之間,競爭就更激烈。

這還是因為,每年的外院弟子中,都有一批人,眼看晉陞無望,又年紀大了,不得不離開學宮,外出謀生,或乾脆留在學宮,只是拋棄了弟子身份,只能成為一個負責為各級弟子打雜的執事,或外派的商業成員。

他們今後,畢生都只能為至道學宮的弟子們服務,為他們賺取修鍊所需。而自己需要的物品,如丹藥,功法,兵器等等,卻都需要靠自己賺取貢獻點來購買,生活得十分艱難,這一生,若沒有什麼大的機緣,基本沒有太大的前途。

所以,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沒有人願意失去至道學宮弟子的身份,哪怕是一名外院弟子,接受到的培養,也是許多人一生望塵莫及的。

不過,不管如何,剛進來的弟子總是雄心萬丈,認為自己是人中之龍,恨不得一步登天,如同金無雙,納蘭佐殿,司馬師,荊長明,李淺妝等人一樣,直接成為內院弟子,甚至長老親傳。

可惜,他們失敗了,入院試練時,也只是勉強達成目標,成為外院弟子,內院弟子卻沒有機會,正式成為至道學宮的外院弟子后,自然關心如何成為內院弟子的條件。

原本,在入院試練時,只要順利通過第五層,便能晉陞內院,但沒想到,正常時候,想成為內院弟子,卻需要打通心魔塔第六層才有可能。

兩者之間,整整差了一重境界,也就是說,本來入院試練之時,擁有逍遙境五重巔峰修為,便能通過,成為內院弟子;而現在,以外院弟子身份去挑戰,卻需要達到逍遙境六重巔峰,才有可能。

不過眾人一想,也就明白了過來。

入院試練,比的是天賦和才情,所有人站在同一起跑線上,還沒有經過系統的學習,能第一次就通過心魔塔第五層,是天才中的天才。

這樣的人,自然是有資格直接提拔進內院,但是,進入至道學宮之後,所有人都經過了系統的學習,實力大漲,逍遙境五重巔峰也就沒有多難了。

這個時候,自然不能再以同一標準來選拔,而是要略有提高。

所以兩套標準,也就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雖然覺得有點不公平,但所有人也只能接受這個事情,誰讓他們在第一次挑戰時,別說第五層,連第四層,第三層都有很多人過不了呢……

只有親身試過,才知道那其中的艱難,對於金無雙,納蘭佐殿,李淺妝等,能第一次就直接通過第五層,第六層,甚至第八層的變態,他們也只有羨慕,敬畏的份。

知道了如何晉陞內院弟子的標準后,所有人反而靜默下來,繼續等著白衣長老的訓話。

「好了1

白衣長老拍了拍手,「今日考核結束,不管如何,你們就算不如金無雙,納蘭佐殿等五人,也都是這三千人中的優勝者,畢竟,相比較已經被送離的他們,你們還都是成功者。」

「而未來,你們也不是沒有機會超越他們,所以無需沮喪,只需在學宮中,好好學習,努力修鍊即可。」

「我至道學宮身為靈州第一學宮,也是東玄域十大學宮之一,地位超然,想留在學宮中,也須人人奮勉,不吝努力才有可能,我希望你們人人成才,未來至少要進軍齊物境,甚至養生境,超越我,甚至超越我們大多數外院長老,這才是讓人欣慰的事。」

「好了,廢話不多話。本學宮一共分為七堂六殿,各有不同分工。具體的堂殿名字,等下會發給你們一份學宮百誡,上面有,你們回去自己翻看熟記,若有違背學宮規矩者,輕則罰作苦役,重則直接逐出學宮,甚至廢去修為,扔進心魔戰場,所以,這學宮百誡,你們一定要好好熟記,絕不能違反其中任何一條。」

「下面,就讓你們的李軒玉師兄帶你們前往外院的雜務堂,領取你們的身份令牌,學宮服飾,以及生活物品,還有具體住處,若有機會,我們還能再見,祝你們好運1

說完,白衣長老身形一閃,竟然化為一道白光,破空而去,直接在眾人面前消失得無影無蹤。

所有人看到這一幕,俱是不由大嘩,沒想到他如此偷懶,最後竟然只留一名弟子帶他們去領物品,安排住處,但是,人家是長老,所有人也只有無可奈何,哀聲嘆氣地跟著一名白衣弟子朝前走。

轉過心魔塔廣場,前方不遠處,出現一排灰色的矮小房屋,帶路的白衣青年李軒玉一指那排小房子,開口說道:「那裡便是我至道學宮的七堂之一,雜務堂了,雜務堂就是負責學宮各級弟子服飾的發放,令牌的更新,以及一些簡單的事情,算是我至道學宮最低下的堂殿之一,但也不可小覷,因為每一外新晉弟子,最終都是要來這雜務堂領取東西的,以後打交道的機會還很多。」

「請大家都跟我來吧1

說完,當先而行,眾人下了山,很快,就來到那排小房子前,而那裡很明顯,已經有一排身穿藍色衣服的學宮執事,在等著他們了。

那位白衣弟子李軒玉一指那些藍衣執事,說道:「報上你們的名字,他們會給你們銘刻令牌,發放服飾,接下來,事情便不歸我管了,各位學弟去領完東西,再到門外集合,我再帶你們去你們的宿舍。」

說完,身形一退,就讓大路讓了出來,讓蕭陌等外院弟子通過。

見狀,蕭陌,余青葯等新晉外院弟子對視了一眼,立即有幾個眼明手快的弟子,飛快地跑進一間間小房,立即有人低聲詢問他們姓名,然後報上衣服大小,過不多時,他們便煥然一新,穿上了一襲白色弟子袍,手中捧著令牌,一本薄冊,從灰色小房子中出來,一個個喜氣洋洋。

蕭陌,余青葯見狀,也沒有猶豫,同時走進一間房間,等到前面的人排完,他們報上名字,很快,就得到了一枚寸許長,上面雕刻有他們自己姓名的鐵牌,以及一套白色弟子服,一本上面書寫著『學宮百誡』的薄薄小冊子,還有一枚上標房號的銅質鑰匙,應該是他們的居所鑰匙。

鐵牌背面是雲紋,鶴翎等裝飾圖案,看起來十分簡單,卻也非常雅觀。

「這就是至道學宮的外院弟子令牌嗎,果然挺精緻的。」

領了衣服,蕭陌,余青葯並沒有立即換上,而是捧著衣服,小冊子來到外面,等侯其他弟子全部出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