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六十七章、冰魄心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冰魄心經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柳長老」說得輕鬆,但是底下這三百外院弟子,卻無不面面相覷,一時作聲不得,個個猶豫萬分。

寄魂功法的選擇,關係日後的前途,雖說寄魂之法並非一成不變,日後若有了更強更高品的功法,仍舊可以更換,但是,每更換一次,就等於浪費了之前所有的努力。

所以,在心修界,基本流傳著一條理論,若是能從一而終,剛開始使用獸類寄魂,後面即使更換功法,仍舊選擇獸類寄魂,尤其是和原來修鍊的相似的獸類寄魂,將來的路走得更順暢,成就齊物,甚至養生境的概率就更大一些。

因此,若非功法品級相差太大,或者被逼無奈的情況下,很多人都是一條道走到黑,選定了哪一種,以後即使更換,也在相似的功法中選擇,所以這第一次選擇,就顯得尤為重要。

「到底選獸類,草木類,器具類,還是元素,自然類?」

所有人都在思考,畢竟這是關係一生的大事,不容他們不謹慎,考慮周全。

蕭陌,余青葯亦是同樣。

兩人腦海思緒電轉,考慮著選擇哪一類型的功法。余青葯修為還低,只是入定三層境界,距離逍遙境還遠,還以並不急,但蕭陌,卻已經達到逍遙境一重初期,因為沒有後續功法而一直卡在這一重境界,現在,選擇一門適合,又能長久發展下去的功法,便顯得尤為急切。

「五門功法中,論攻擊最強,威力最大,毫無疑問,自然是靈武鎮山訣。不過,有時功法並不是攻擊強,威力大就好,這靈武鎮山訣強則強矣,但也有一個缺點,那就是發動耗時太久,而且太呆板1

「想像在一場戰鬥中,在你還在凝聚山魂,準備戰鬥的時候,別人已經欺近你的身邊,一劍把你殺了,你的山還沒有鎮壓下來,就已經消散了,那該多冤?」

「所以,靈武鎮山訣雖然強大,但是,更能發揮作用的時候是在團隊之中。若是團隊之中有幾名隊友,纏住和控制住對手,給你製造發動攻擊的機會,那麼,一重大山橫壓下來,就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

「但是,日後,我固然也可能加入團隊,但更多時候,可能是獨來獨往,這靈武鎮山訣,並不適合我。有時候,靈活精巧,也是取勝之道1

「兵甲劍經,長青術,都是上佳功法。」

「兵甲劍經中,有劍類寄魂可以選擇,而劍,也是大陸修士使用得最頻繁,研究最精深的一種武器,使用劍,不但威力足夠,而且來去自如,殺人於咫尺之間,是學宮弟子選擇得最多的一種功法。」

「不過正因如此,不夠特殊,人人學劍,也就人人克劍,當大家都懂得了剋制劍類武器的方法,選擇兵甲劍經,並不是上上之策。」

「長青術,寄魂之物為藤類,藤類屬於奇門兵器之一,攻擊詭異多變。不過,我已修鍊有萬花生返訣,這長青術有些類似於萬花生返訣,都是草木類功法,屬性有些重合,若想多方面發展,這長青術,也不適合我1

蕭陌目光閃爍,短短片刻間,就已經將其中三門否定,接下來,在柳長老那裡,可供他選擇的,就只有其中兩本,「炎罡氣訣」以及「冰魄心經」。

「炎罡氣訣,冰魄心經,兩者一火一水,一個是獸類寄魂,一個是元素寄魂,我又該選哪一種呢?」

蕭陌默默地思考道,一時猶豫不決。

……

不過,在蕭陌思考的時候,人群中,倒是有些弟子,率先做出了自己的選擇。

五門功法,雖然品類不一,威力有別,如果從這一點看,選擇哪一種,的確是一種十分困難的事,但如果結合自己的性情,那麼,有時候反倒好選了,畢竟「柳長老」已經將五種功法的優劣,甚至適合哪一種人群都說得十分清楚。

台下這三百外院弟子,有些人,性喜進攻,那麼,選擇的方向就有炎罡氣訣和兵甲劍經中選擇;有些人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更喜防禦,就選兵甲劍經中的甲類寄魂;有些人性情沖淡,不愛戰鬥,就可以選擇五門功法中的長青術;有些人,喜歡通過精妙計算,一步步達成自己的目的,這類人,更適合控制型功法,冰魄心經就是首眩

而對於有些人來說,一心追求威力大,攻擊酷炫威猛的功法,那麼,靈武鎮山訣,就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柳長老,我選兵甲劍經。」

有弟子上前,向台上的白衣長老求取功法,那柳長老聞言,也不猶豫,只詢問了他一句是否確定,隨即就手一甩,將一本顏色漆黑,大概二三十頁的薄薄秘冊朝那名弟子扔來。

那名弟子接過,看到黑色冊子之上,兵甲劍經四個大字,滿臉驚喜,連連道謝,捧著秘冊回到座位,立即迫不及待地翻閱起來。

「炎罡氣訣1

又有弟子上前,這一次,卻赫然是那日,在入門試練中大放光彩的數名逍遙境四重巔峰的弟子之一,名叫羅三絕。

看到是一名逍遙境四重巔峰的弟子前來,那名「柳長老」也不由眼睛一亮,沖羅三絕點了點頭,這才將一本赤紅顏色的薄冊送到他的手上。

「靈武鎮山訣1

第三名弟子走上台,一身白衣,面容冰冷,有如一柄出鞘的利劍,雙眉狹長,有如劍鋒,唇也很薄,顯得一絲孤傲。

同樣是逍遙境四重巔峰弟子,通關心魔塔四層的頂級天驕之一,葉方平。

「柳長老」點了點頭,將一本暗黃顏色的秘笈塞到他手中。

「炎罡氣訣1「冰魄心經」「靈武鎮山訣」「兵甲劍經」「長青術1

隨著羅三絕,葉方平等三人的上台,很快,其餘弟子終於也做出了決定,一個接一個,上台領取自己需要的秘笈。那「柳長老」照例只詢問一聲,在他們點頭確定之後,就將相應的秘笈分發下來。

他面前,明明只擺放了五本秘笈,但每名弟子選走一本之後,他衣袖一甩,立即又有一本相同的秘笈補上位置,所以不管上前多少人,領取了多少本,他面前一字排開,還是不多不少,永遠是五本秘笈不變。

很顯然,對於現在的場面,他早有預料,在他的儲物袋之中,也不知道藏了多少本同樣的秘笈,每分發掉一本,就拿出一本補上,這五本秘笈,都是至道學宮的基礎秘笈,他隨手抄錄上百份,也不是什麼難事。

一名又一名弟子上台,很快,就有上百名弟子領完。

「兵甲劍經1

就在這時,又一名弟子走上台,神情平淡,緩緩開口說道。

他身上氣息龐大,赫然是不輸給羅三絕,葉方平等人的逍遙境四重巔峰強者,距離逍遙境五重也只有一步之遙。最奇特的是,他的一雙眼睛,彷彿有兩個星辰漩渦在不斷旋轉一樣,顯得深邃而獨特,還充滿著一種獨特的魄力。

「禹星河1

看到他上台,不少人都投來驚訝敬佩的目光,認出了他的身份。因為他就是那日心魔塔試練,第一個取得心魔塔第四層成績的青年,而且也是最後排名結束時,除李淺妝,納蘭佐殿,司馬師,金無雙等五名或進入內院,或成為長老親傳弟子之外,成績最高的外院弟子。

即使同為心魔塔四層的成績,但他的成績卻是高高在上,當之無愧的第一,不管後面多出幾位四層名單,他的名字都牢牢壓在上面,無法動遙

這隻能說明一點,他通過心魔塔第四層的速度,是那二十多位通關心魔塔四層的精英弟子中最快的,也就是說,他是五層之下第一人,距離內院僅有一步之遙的絕世人物。

對這樣一個名字,大家自然不會陌生,看到他上台,對他的選擇也極是好奇。有不少人猜測他可能選擇炎罡氣訣或靈武鎮山訣,倒是沒有料到,他報出了一個大家意料之外的名字。

「柳長老」眼中,再次掠過一抹讚賞,詢問了一句之後,就將一本《兵甲劍經》交到他手中,待他臨去之時,還第一次難得地開口勉勵了一番道:「好好修鍊,爭取早日進入內院。」

「是。」

禹星河答應一聲,收起秘笈,走回座位,眾人這才不由依依不捨地收回目光,暗暗興起了日後有機會,一定要好好與其結交一番的想法。

外院弟子之間,也分三六九等,今日到場的,只是這些新晉外院弟子,但其實,日後肯定還會跟其他老牌外院弟子打交道,每年都聽說有老牌外院弟子欺服新人,這個時候,結交一位強大的同伴,就是最機智有益的事情。

而且,除了第一個月,大家都要安心修鍊自己到手的功法,但一個月後,為了更多的資源,就必須前往量功殿接取任務,而這個時候,往往需要組隊前往,若能與修為強大的同門組隊,那自然事半功倍,完成任務時的危險也要少上許多。

所以,對於像禹星河,甚至羅三絕,葉方平這等實力強橫的同屆弟子,他們自然不得不恭敬和巴結,就為了日後有機會跟他們一起出任務。

甚至,就算不計較這一切,禹星河,羅三絕,葉方平等人,也應該是他們這一屆外院弟子中,最有希望,也是最快升入內院之人,能提交結交他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等到他們真正進入內院,到時候,只怕想結交,也沒有機會了。眾人自然不會放過這大好的機會。

不說這些人各自心思電轉,這邊廂,蕭陌,余青葯也終於決定好了。

余青葯道:「蕭大哥,青葯不喜歡戰鬥,日後上戰場的機會估計也不多,這五門功法中,只有一門長青術是草木寄魂,日後我可能走上煉丹這一條路,修鍊草木系的功法有所助益,想改修也更方便,那我就選長青術了。」

「好。」

蕭陌點頭答應,余青葯見他不反對,頓時興奮地上台,將自己想要的秘笈領了回來。

眾人見到一個入定三層的弟子上台,無不露出詫異之色,不過都知道她是通過至道龍紋令進入,不是走正常渠道,眼神就有些冷漠,甚至鄙夷。

不過余青葯對這一切都不在乎,根本沒去注意別人的臉色,捧著那本秘笈,回到座位之後,立即喜不自勝的翻看起來。

蕭陌就坐在她旁邊,只是隨意一偏頭,就看到她手中的那本秘笈,那是一本純青色的秘笈,上面隱隱還有一條黑色藤蔓的虛影,正是《長青術》。

看到余青葯得到自己想要的秘笈,蕭陌也為她高興。

隨即,他也再不猶豫,決定了之後,就不會後悔,在余青葯回來后,就隨後走了上去,先是恭恭敬敬地向台上那名「柳長老」行了一禮,隨即開口說出了他的選擇。

「長老,我選冰魄心經1

「什麼?」

台下眾人,大多詫異,甚至露出一絲驚詫不解的神色。

今日傳功堂中,三百新晉外院弟子,濟濟一堂,選什麼的都有,但相對來說,威猛霸道的炎罡氣訣,攻守兼備的兵甲劍經,狂猛無雙的靈武鎮山訣,是最熱門的,而草木類的長青術,元素類的冰魄心經,則是最冷門的。

剛才一個入定三層的小弟子,選了一本《長青術》,這一次,又來一個,選了更冷門的《冰魄心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