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六十九章、觀想冰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觀想冰雪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玄冥真功嗎?」

蕭陌暗暗點頭。

僅從這四個字,他就能略窺其神妙之一二。

天地有寒暑,世界立五方,北方之神曰玄冥,乘坎而司冬,故曰水,故色黑,所以又名黑帝。

玄冥,就是司冬之神的意思。

玄冥真功,那就是司冬之神修鍊的功法,一旦修鍊成功,威力肯定不是只有虛級極品的『冰魄心經』能比。

至道學宮分發給所有新晉外院弟子修鍊的功法,果然非比尋常,選擇之時極有技巧,都是選擇了有晉陞功法的虛級功法,不會讓你路走到虛級極品便斷絕。

這也是各大學宮的常規手法,可能有些功法明明更適合新晉弟子,但他們都不會拿出來,因為那些功法,沒有進階功法,價值便大大降低。

如果真要學,可以自己拿功勛去珍瓏殿換齲

既然『冰魄心經』是虛級極品功法,那麼,它的進階功法『玄冥真功』肯定不是虛級,至少是靈級。只是不知道是靈級哪一品,如果是下品還較容易弄到手,如果是靈級中品,就有些困難了。

因為靈級中品功法,即使在至道學宮中,也屬於中上層功法,一般只有內院弟子才有資格修鍊。外院弟子即使功勛足夠,也是沒有資格兌換靈級中品功法的,最多能兌換靈級下品。

在至道學宮中,功勛雖然重要,但身份同樣重要,有些事,有身份沒功勛,做不了,有些事,有功勛沒身份,同樣萬難辦到。

「看來,想要得到玄冥真功,至少要先晉陞成內院弟子再說了……至於功勛,反而是小事。」

「算了,眼下冰魄心經還沒有修鍊成功,自己完全不必要想得那麼遠。光只這靈級極品的冰魄心經,修鍊難度就絕對不小,等到自己真正入門,或者將其修鍊到巔峰境界,再考慮更換功法的事情。」

「接下來,便是正式修鍊了1

合上秘冊,蕭陌緩緩閉上了眼睛。

他按照冰魄心經上面的修鍊方法,先忘情絕慮,放空大腦,使自己整個人進入一種恍恍惚惚,似夢非夢,似醒非醒的境界。

這境界,和入定時的感受又有所不同,入定是完全忘我,但這種境界,卻仍有一小部份的意識,能讓他按照『冰魄心經』所教授的法門來感悟寒意。

「似梅似絮亂空奔,非月非霜眯遠村。

自被樹高先受白,誰憐苔瘦漸消痕。

山頭凹凸猶難辨,水面波瀾卻易渾。

頓使世間煩熱處,一從寒冷便驚魂。」

蕭陌感受自己的心魂,如梅如絮,在空中亂飛,天地之間,一片寂靜,這心魂一片寒白,卻既非月光,也非霜華,底下那些最高的樹枝,最早被凍成了白色,很快大石上的苔蘚,也慢慢失去了痕。

在蕭陌的心魂世界,天地已是一片銀白,除了寒冷,便是寒冷。

而在這千山銀雪,萬里寒霜的冰雪世界中,蕭陌的心魂,慢慢地朝著一點匯聚,不斷地吸引天地之間的極寒之氣,欲將其凝成一點。

寒意不斷湧來,蕭陌的身軀一分一分變得僵硬,彷彿真的受到了極寒之凍。他腦袋上卻不斷冒出煙霧,那是心魂急劇消耗,產生熱量,與周圍的寒意相抵擋產生的霧化現像。

眼看寒意越來越重,心魂世界中,所有心魂朝一點匯聚,慢慢凝成一塊指長冰魄,通體透明,寒光四射,只看一眼,便彷彿靈魂都要凍滅。

不過,這冰魄剛只凝聚出一個雛形,陡然,四周寒氣一滯,隨即,蕭陌的心魂之力再也無法維持,自動散開。床榻上,蕭陌陡然張口,「撲」的往外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變得霜白。

他緩緩睜開眼睛,眼中不由露出一絲苦笑:「失敗了。」

不過,神色中,卻並沒有多少氣餒的神色。

失敗是正常的,這早在他的預料之中,如果一次就成功,那才不正常。蕭陌又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百年難得一出的頂級天才,唯有失敗,才是成功之母。

這一次,他也不過是嘗試著修鍊一次而已,找尋失敗的原因,下一次,才更好改正。

「心的力量,神奇無比。」

「我曾經聽過一個故事,美國有一座監獄,警察告訴死囚將對他採用放血的方式執行死刑,然後將死囚蒙上雙眼,用針在死囚手臂上扎一下,然後用管子將溫熱的水滴到死囚的手臂上,順著手臂再滴入地上的容器里。」

「警察告訴死囚,他們準備了八個容器來盛放,當滴滿三個容器時,死囚已經開始出現失血過多的癥狀,而當滴滿五個容器時,死囚停止了呼吸。」

「還有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告訴另一個盲人,他的身旁,有一堆火,正在不斷朝他的手臂靠近,再過不久,就要燒到他的手臂,而這時,有人拿一塊冰塊,靠近這個盲人的手臂,盲人被固定在座騎上,不能移動,開始劇烈的掙扎,不斷地大叫,『火』,『火』……」

「過了片刻,當將那位盲人被放下時,發現其被冰塊靠近的地方,通紅一片,彷彿被火燒一樣。呈現出可怕的癥狀。」

「所以,心理幻想的作用,非常強大。而在這裡,心理幻想,便被人稱之為觀想。而觀想,也是一門重要的修行方法。」

「我觀想冰雪,所以整個心魂世界,全部變成雪白一變。我匯攏天地寒意,凝結冰魄,手法是正確的,不過,因為這是普通的房屋,沒有寒冷在外界刺激,所以最終失敗。」

「修行功法。困難重重,精神觀想是重要手段,但外在的環境也很重要。如果那警察沒有放水管滴水,如果另一個人沒有拿冰塊去刺激對方的肌膚,雖然也能取到效果,但卻絕沒有後面那麼嚴重。」

「所以,必須抓住一切手段,觀想之法我已經學會,現在,就是實施手段,改變周圍的環境了。」

「傳聞,內院的靈武山上,有寒湖,不過自己現在可進不去。那麼,就只能弄點冰塊,弄個地窖了,所幸這個倒是不難。」

蕭陌暗暗思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