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七十二章、功法入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功法入門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甲三學舍一共八人,八人都在傳功堂得到了「柳長老」傳授的寄魂秘笈,選擇炎罡氣訣的不在少數,足有三人,佔據了三分之一左右。

但是,迄今為止,不管是選擇炎罡氣訣,還是其他諸如兵甲劍經,靈武鎮山訣的,卻沒有一個人修鍊成功。

他們認出那名藍衣執事腦海後方的赤紅靈獅虛影,猜到其極有可能是大成的炎罡氣訣寄魂,但越是如此,反而越讓他們震撼,並因此畏懼忌憚不已。

至道學宮的外院執事,至少也是在至道學宮外院待過十年以上,即使資質再不堪,十年時間,也足以將一門虛級極品功法修鍊到大成甚至圓滿境界。

最重要的是,他們的修為也不是院中這些逍遙境二三層的新晉外院弟子可比。

或許,在至道學宮,他們曾經都是失敗者,在三十歲之前,沒能成功打通心魔塔第六層,獲得晉陞內院的資格,從而不得不失去外院弟子身份,成為一名學宮執事,但不代表,他們修為就低!

外院十年,即使修為再低,估計現在也有逍勝境五六重修為,甚至,有些人,如果成為執事的年限大一點,在轉變身份后,突破逍遙境第七重,第八重,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這個時候就算他們再去挑戰心魔塔,打通第六層,第七層,甚至更高,也不可能重回自己學宮弟子的身份了。

每級弟子之間,都有年歲限制,如果一點限制也沒有,那人人都是學宮弟子,學宮弟子的身份也就不顯得珍貴了。畢竟,只有年紀輕,天賦高的弟子,值得花資源培養,未來的成就,也更高。

所以,那名藍衣執事,不但在功法上,碾壓蕭陌等新晉外院弟子,就是在修為等階上,也遠遠超出蕭陌等人,兩方人的實力有天壤之別,所以他這一放出狂怒獅寄魂,反而讓院中的八人一時訥訥,說不出話。

藍衣執事得勢不饒人,目光冷漠地盯向剛才開口說話的那名白衣弟子,說道:「你剛才說什麼,覺得是我剋扣了你們的資源配給,想找我討說法?你們想要一個什麼樣的說法?」

說到這裡,他眼睛眯了眯,身上流露出一股危險的氣息。

「哼1

那名白衣弟子雖然也有些畏懼對方身上的氣勢,卻並不認為他們敢在學舍之中,眾目睽睽下對自己等人怎樣,於是一梗脖子,大聲道:「你們剋扣配給,違背學宮規定,不怕我去風紀堂上告嗎?」

「哈哈哈,上告1

那名藍衣執事聞言,眼神一寒,陡然大步一踏,「砰1

只見他背後的赤紅靈獅虛影陡然一動,然後化為一道赤紅的光芒,猛地擊中面前那名白衣弟子的胸膛。那名白衣弟子不及防備,甚至即使防備也根本不是對手,一下被擊得倒飛而出,重重地摔在他背後的門板之上。

等他落下來,「噗」的一聲,臉色剎那間轉為蒼白,一口鮮血當場狂涌而出。

「你們……」

見到此幕,蕭陌等剩餘七人,都不由大吃一驚,不由紛紛走上一步,憤怒地盯著三人道。

那藍衣執事見狀,冷笑一聲,說道:「怎麼,你們也想動手,替他出頭?」

說完,他一指那名被他一擊擊飛的白衣弟子:「如果你們也想學他的下場,我不介意給你們點教訓。不怕實話告訴你們,沒錯,發放給你們的資源配給每月只有一半,為什麼,因為這是我們至道學宮外院早已約定俗成的規矩,是你們該有的孝敬1

「不止你們這些新晉外院弟子,就是許多老牌弟子,亦復如是。每月節省出來的這批丹藥,功勛,其中一半,會分發給現在小擂台榜上的十大弟子,而另外一半,則落入學宮長老的手中。」

「這件事,學宮高層早已知曉,但並不阻止,顯然是默認此事。我至道學宮,並不是善堂,在這裡,同樣遵循著弱肉強食,能者出頭的法則,如果你有能力,打入小擂台榜,就可以獲得比平常多出十倍百倍的資源培養,如果你沒有實力,那就只有接受被剝削,被壓迫的份1

「就算你們告到風紀堂,結果也是一樣的,或許,你們會暫時獲得滿額的配給,但是,接下來,你們的生活一定不會好過1

「現在,還有人想要動手么?」

蕭陌等人,面面相覷,不由沉默。

他們原以為,至道學宮是一個正直善良的地方,在這裡,就是天堂,但現在才知道,原來這裡,同樣存在著刀光劍影,可怖競爭。

為了修鍊資源,無數人無所不用其及,有實力的人制定規則,而沒有實力的人,就只能接受被奴役的份。

這名藍衣執事既然敢如此明目章膽的告訴他們,就說明,這件事情,是真的,而且,只怕早已持續了很多年……而學宮,不可能沒人發現,既然發現了,卻不取締,鎮壓,只能說明,大部份學宮高層,也採取了默許的態度。

而他們的心思,不難猜測,肯定是覺得,如果一味公平,只能全部平庸,而引入競爭,甚至壓迫的環境,卻能讓人的修鍊動力加大,每人都為了爭奪外院十大的排名,自然就不能不努力修鍊,最後的結果,就是人人奮進,最終,成功者才能更多。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傳聞,在遠海區域,有一些漁船,能捕捉到一種價值極高的魚類,不過,這些魚類經過遠海航行,運回城市,卻大部份窒息死亡,而若是在運送這種魚類的船隻中,放入一種攻擊性極強的鯰魚,那些魚類因為害怕只能四處逃避,左衝右突,結果反而全部活了回來。

這就是著名的「鯰魚效應」,反之,放到學宮,亦同樣如此。

之前甲一學舍,甲二學舍之中突然出現的騷動,以及很快沉默下來的聲音,也就表明,他們遭遇到了同樣的對待,也有人起身反抗,但很快被鎮壓。

雖然的確不公,的確憤怒,而且一旦真告上去,以風紀堂的嚴格,不可能不處罰,但結果是什麼呢……

他們或許能多拿到幾個月的資源配給,但破壞了規則的他們,必將成為那些既得利益者的仇恨對象。身處外院,一無實力對抗,二無背景倚靠,等待他們的,只能是處處被排擠,甚至有可能隨時遭到惡意者的報復。

到時候,多拿那麼一點資源配給,最後的結果,卻反而極可能是得不償失。

「哼1

冷哼了一聲,藍衣執事冷笑著看了一眼被他懾服的眾人,大袖一揮,就要帶領兩人轉身離開。

就在此時,一片靜默中,蕭陌卻陡然踏上一步,望著三人的背影沉聲道:「且慢,今日之辱,來日必償,三位可敢留下自己的姓名?」

「嗯?」

那名藍衣執事身影一頓,隨即,回過頭來,看到蕭陌站出來那沉穩堅毅的神情,臉色不由一冷:「怎麼,真想上告,要不要本執事親自陪你們去呀?」

「哈哈哈1

身後,另一名藍衣執事,和那名白衣外院弟子,如同聽到了什麼笑話,瘋狂大笑起來。

然而,蕭陌卻神情不變,站立在人前的身影,也依舊穩如磐石,只是淡淡地看著大笑的三人道:「不,我並無意挑戰學宮之中的規矩,但是,對於破壞規矩的人,我們卻有挑戰的資格1

「現在我們功法未成,修為尚淺,不是三位的對手,但總有一天,我們會超過你們,到時候,還請不吝賜教,接受我們的挑戰1

「好,很好1

為首的藍衣執事目光在蕭陌的臉上停留了半晌,眼神如蛇般陰冷,隨即,衣袖一甩,朝門外走去。

「黃浩軒,記住這個名字,我隨時等你來挑戰1

「畢鯤鵬1

「舒奇勝1

「哈哈哈哈哈……」

隨著一陣哈哈的大笑聲,那兩名藍衣學宮執事,一名白衣外院弟子,同時消失在院門外,留給蕭陌等人的,只有三道如山般沉重的背影。

小院中的氣氛,有若凝窒,三人雖然離去了,但卻久久沒有一個人說話,良久,忽然其中一名弟子上前,拍了拍蕭陌的肩頭,說道:「小兄弟,有志氣,到時挑戰的時候,算我呂鴻卓一個1

說完,緊了緊手中的白色綢袋,轉身朝自己房間走去,「砰」的一聲關上房門。

另一人沉默半晌,也走上前,無聲地拍了拍蕭陌的肩膀,最後卻什麼也沒有說,輕嘆一聲,也轉身走回自己房間,關上房門。

被打得吐血倒地的那名白衣弟子『齊元武』,臉色灰敗,默默地伸袖,擦乾淨嘴角的血跡,腳步蹌踉地退回自己房間,關上房門。

一人腳步一跺,恨恨地道:「修鍊,今日之恥,終有報還之時。」

說完,也隨之走回自己房間,關上房門。

而剩下三人,則只是沉默著,眼神閃爍,不敢與蕭陌的眼睛對視,悄悄退回自己房間,自始至終,一語不發。

至此,小院中,只剩下蕭陌一人。

早晨風涼,晨霧襲來,帶有一種初冬特有的寒意。

蕭陌轉過身,望著七扇紛紛關閉的門窗,有些感慨,更有一分決然。

「有些人,哪怕長了一副丈八之軀,終究也只是一副皮囊,在壓迫之下,只會選擇妥協,再妥協,這樣的人,不交也罷。」

「幸好,終究還有幾個血性之人,呂鴻卓,齊元武,杜樂游,山遠航,我記住你們了!未來,說不定還有合作的機會。」

「不過現在,狂言既然放下,那麼,對三人的挑戰就勢在必行。黃浩軒,畢鯤鵬,舒奇勝么……三月之期,我一定會與你們在擂台之上相見。」

「現在,就利用這僅有一**的小定魂丹,爭取儘快正式凝結冰魄成功,然後進入靈武山脈中修鍊吧1

「資源不足,那就自己製造機會。等到自己功法修成,立即前往外院量功殿,接取任務,賺取功勛,然後上門挑戰1

「閉門,苦修1

想到此,蕭陌也隨之回到自己房屋中,關上房門,脫去衣衫,手握白色綢袋,縱身一躍,跳入底下的三丈冰窖,盤膝坐好。

他打開丹**,從中取出一粒淡綠色的丹藥,拿到眼前看了一眼,隨即就再不猶豫,伸手一擲,丹藥劃過一道弧線,準確無誤地落入他張開的嘴巴中,隨即,化為一股清涼的藥液,流入蕭陌的腹部。

一種奇特的感覺升起。

蕭陌瞬間覺得精神狀態變得前所未有的寧靜,知道藥效正式發生效果,這個時候凝魂,成功幾率大增。

他閉上眼睛,腦海中默思『冰魄心經』的修鍊方法,再一次觀想漫天冰雪,隨著時間的流逝,一方白雪世界中,一塊菱形,半透明的冰塊,略隱略現,漸漸成型!

ps:前面的所有章節,全部小範圍精修過一遍,有些章節名已經改變。已經閱讀過的不影響後面的觀看,如果沒有觀看過的,請到觀看正版章節,會看到更自然,更流暢的前文。

其他網站全是老版內容,可能略有差別。當然主要情節還是一樣,只是閱讀感有點區別而已。

  • (快捷鍵:←)
  • 萬聖紀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