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八十章、大道在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大道在我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濃濃的喜悅誕生在心頭,蕭陌的身形一動,整個人便化作一道青煙,飄入灌木叢中,來到那株百地生機草面前。

他先是小心翼翼清除掉百地生機草周邊的灌木,這才慢慢,一寸寸地,將它從土中拔起,收入一枚玉盒中,放入儲物袋藏好。

此時,蕭陌的身軀,才終於傳來大戰後的虛脫,所有力量,如流水一樣消失一空,便連抬一下步也艱難。

站在原地,喘息了好久,蕭陌才終於回復一絲力氣,忍著苦笑,走出灌木叢,回到那頭倒斃在地的『風刃霜狼』面前。

得到百地生機草,固然是一大收穫;這頭被他親手擊斃的二星中階變異凶獸,同樣是不可多得的一大筆財富。

在至道學宮的量功殿,一星凶獸不值錢,而二星凶獸,至少可以賣到一千至三千功勛,甚至,一些變異或稀有凶獸,價值都在五千功勛以上。

這頭風刃霜狼,若只是普通二星中階凶獸,價值最多也就在一千五到兩千功勛左右,但因為它是一頭變異霜狼,價值頓時翻倍不止,若將它全身的材料全部賣給量功殿,至少也是四千以上功勛起,甚至極有可能逼近五千。

這是一筆巨大的數字。

對於那些入院已久,可能早已身經百戰,積累了不少財富的老牌外院弟子,四五千功勛或許不算什麼;但對於蕭陌這種,頭一個月,只有區區一瓶小定魂丹,五十功勛鐵幣補給的人來說,已經是一筆天大的財富。

若換成小定魂丹,至少也可以購得四五瓶,夠蕭陌一個月所用了。

因此,雖然為了對付這頭風刃霜狼,代價稍有些大,付出了一株珍稀綠階低級靈草,風血靈蕊,但換得一頭二星中階變異凶獸身上的所有材料,另外還有一株綠階高級藥草,百地生機草,無論怎麼算,都是賺了。

俯下身,用手中的青鐵劍,艱難地將這頭風刃霜狼身上的材料,如狼皮,狼牙等,全部切割下來,收入儲物袋,蕭陌快步離開了這裡。

「是時候,覓地修鍊萬花生返訣,先將這門道級中品秘術修鍊成功,那冰魄心經,也就再不成為問題了。」

……

兩天後,離此雪谷不遠的一座懸崖峭壁上,有一處天然背風的巨大石坑,蕭陌正盤膝坐在其中。

積雪在其旁邊,堆積成山,將四周完全掩蓋住,只留下幾個通風的孔洞。這樣的雪屋,既暖和又擋風,更阻止一切外來客的靠近,是閉關修鍊的上好之所。

此時此刻,蕭陌雙目緊閉,身體之上,正發生前所未有的異變。

在他面前,那株綠階高級靈草,百地生機草,已經只剩一半,而另一半,在這兩日之間,已經陸陸續續全被蕭陌吃入腹中,化作了巨大能量,滋潤他的五臟六腑,四肢百脈。

龐大的生機,凝成雲霧,環繞他周身,久久不散。

此時,蕭陌的心神世界中,也是一片澄明,前所未有的廣闊,無數字元,不斷地在他腦海中生成,又散去……

「天有六氣……曰陰陽、風雨、晦明。」

「天地氣合,萬物自生。」

「腎為氣之根,脾為氣之源,肺為氣之主……」

「正氣存內,邪不可侵;邪之所入,其氣必虛1

陡然!

蕭陌身軀之中,散發出一股浩浩蕩蕩,春風一樣的氣息,四周的積雪,無聲融化,成為雪水。地面的沙塵裸露出來,很多被積雪覆蓋的樹木,重新煥發生機;那些被冬寒殺死,只在泥土中留下種子的百草,同一時間破土發芽,慢慢生出鮮嫩的綠色。

冬眠的蟲子,被一股莫名大力喚醒,還以為冬天已經過去,春天又已到來,紛紛爬出過冬的巢穴,來到外面,卻目瞪口呆地發現,除了這一小片地界,生機在莫名復甦,遠處的天地,依舊白雪皚皚,朔風如刀。

「氣,為萬物之源1

陡然,蕭陌睜開了眼睛,站起身,整個人似乎還沉浸入一種莫名其妙的境界中,雙目微張,凝視遠方,輕輕一字一吐。

「天地萬物皆有其氣,氣聚則生,氣散則死1

他伸手一指前方,頓時,剛剛還冒出一點綠芽的草木,又瞬間枯萎,大量綠色的氣霧,被吸入蕭陌的身軀,彷彿此時他的身軀變成了一個恐怖的漩渦。

「上古君王,善理氣,則天下太平,風調雨順;不善理氣,則氣鬱難平,必生災難1

蕭陌雙眼中,似乎兩顆小小的時光漩渦,他左眼照射之地,無數青草拔地而起,眨眼成為一片花海;右眼照射之地,所有生機瞬間失去,草木在一瞬間失去光澤,然後被風一吹,就化為泥塵,隨風飄揚而去。

最後,連地上的泥土,都變得失去了光澤,死氣沉沉。

「一生,一死,理氣之道而已;一去,一返,生命之道而已。」

「大道在我,萬花生返1

「今日,這門道級中品秘術,終是入門1

這一刻,蕭陌不禁仰天長笑,笑聲如穿雲裂石,響徹行雲,久久不散。

「是時候,前往冰湖,繼續修鍊那冰魄心經了1

「再多寒氣,再嚴重凍傷,都難以對我身軀影響分毫。」

此時此刻,蕭陌的面容上,已經多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神奇氣質,彷彿一種獨特的魅力,一種奇妙的自信。他可以確信,萬花生返術一成,憑自己掌握的採氣之能,任何傷勢,自己都可以快速恢復。

化解冰湖寒氣造成的凍脈之傷,不過信手拈來,不值一提而已。

……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轉眼,小半個月時間一晃而過。

靈武山脈中央腹地,一座巨大的雪白高峰下,有著一座幽綠深碧的雪潭,這一日,雪潭之下,一道雙目緊閉的人影,霍然睜開了眼睛。

只見他竟然不是尋常人修鍊時盤坐的姿式,恰恰相反,他是直接站立在湖底之下,雙腳與肩同寬,膝微屈,兩臂自然下垂,身軀卻挺得筆直。

而他口唇緊閉,目視前方,在這湖底之下,竟然呼息自如,兩道白龍一樣的氣流,一收,一縮,而隨著這兩條白龍氣流的收縮,大量寒意,彷彿成群結隊的魚群,朝著他的身軀中快速匯來,隨即化為一道道鋒利的刀子,割裂了他的肌膚,凍傷了他的眉眼,整個身軀,隨即變得僵硬,甚至還帶著一絲青紫之色。

這是寒意入體,凍徹心肺的像征,如果繼續下去,只怕過不了幾個呼息,他就要成為一具冰雕,永遠地矗立在這裡了。

但就在這時,此人陡然雙臂微曲,向上抬起,掌心朝上,高於頭部,手指張開舒展,指向天空,口輕輕一吐:「生1

神奇的一幕發生了。

整個冰湖之底,似乎陡然一震,一道透明無形的波浪,以少年人為中心,朝四面八方無聲散去。此人的身軀,似乎瞬間變得無限大,頭部拉長,雙腳下陷,無窮霧氣,從四面八方匯來,瞬間進入他的身軀,所過之處,他被冰刀割裂的肌膚,再次恢復完整,而且更加晶瑩透明,而他被凍裂的經脈,自動癒合,短短片刻間,便全無任何痕。

他身軀之上的青紫色,一片片消散,最後變成正常人的模樣,而他的整個人,氣息似乎又深沉了一分。

「半個月,冰魄心經小成,逍遙境二重初期1

「砰1

陡然,蕭陌雙腳震地,整個人彷彿一發炮彈,衝天而起,撞破湖面,落入旁邊的雪地之上,站穩身軀,雙目如電,朝四周緩緩觀望。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