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八十三章、書閣怪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三章、書閣怪人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咦?」

她輕咦一聲,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還是沒有睜開眼睛,仍由蕭陌施為。

因為她相信,蕭陌不可能加害自己,如果他要害自己,當初根本就沒必要冒著得罪天藥商會的危險,救下自己;同樣,如果他要加害自己,憑自己此時的身體素質,根本不用他加害,自己就已經要死了,因為不可能有更壞的結果。

而對於蕭陌而言,當他運轉萬花生返訣,將大量生氣一重一重地輸入余青葯的身軀之中,的確感覺到了不同。

在他的「感知」之中,余青葯的身軀彷彿一個千瘡百孔的毒囊,裡面的經絡丹田,全部充滿了一種奇異的毒素。

這些毒素並不致命,卻一天一天不斷地腐蝕著她的生機,使她越來越疲憊虛弱,甚至漸漸失去行走的能力,身軀代謝功能全部消失,最後變為一具殭屍一樣的存在。

「這是什麼病?」蕭陌不解。

他不是大夫,自然對於各種奇難雜症並不了解。不過,因為對於萬花生返訣的極度自信,他在耗費心神力,不斷地採集天地生氣,來補充進入余青葯的身軀。

這樣做,果然暫時延緩了那些毒素的發作,補充了她的生機。甚至有些地方,因為這股龐大生機的注入,恢復了活力,驅除了毒素,誕生了一些新的,不一樣的東西。

不過,就在蕭陌以為,憑藉萬花生返訣,他可以完全治好余青葯的病,使其健康,活力,恢復過來,結果卻遇到了極大的阻礙。

無窮生氣,注入余青葯身軀,卻彷彿一個無底洞。

以往,即使在冰湖之底,吸收寒氣,凍壞身軀,蕭陌只要稍微一呼息,採集來的天地生氣,就足以將他的身軀傷勢治癒,恢復,甚至更甚以往。

但是,在這裡,當蕭陌耗費龐大的心神力,吸納來方圓數里的天地生氣,全部注入余青葯的身軀,但只堪堪流通兩遍,就無以為繼,蕭陌的額頭,開始出現冷汗,臉色變得蒼白如雪,這是極度透支心神力造成的後果。

來到這個世界這麼多年,像這樣徹底透支心神力,蕭陌這還是第一次,對於這種感覺,尤其覺得難受。

余青葯的身軀,似乎處處都是漏洞,處處都是阻礙,即使蕭陌花大力氣用生機恢復,過不多久,他又發覺,那些明明已經恢復的地方,竟然再一次充滿毒素,開始壞變。

短短不過一刻鐘,花費蕭陌無數功夫恢復的那些地方,又恢復原樣,甚至更加惡化,最多只不過拖延了一下惡化的時間而已。

「這……」

蕭陌不由臉色大變,急忙停下了手,用衣袖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有些疲憊的開口朝余青葯道:「睜開來吧1

余青葯明顯也感覺到身體之中的變化,蕭陌是用氣流來探察感知,而她卻是身體的具體感受,剛剛開始時很舒服,很輕鬆,但很快又變得疼痛,甚至如螞蟻在叮咬一樣,很麻癢。

她病態的臉,不由變得有些扭曲,可看到蕭陌擔心的神色,又不由勉強舒展開來,微笑道:「蕭大哥1

「我沒有辦法。」

蕭陌看著余青葯,聲音有些低沉地道:「我原本以為,我或許可以解決你的痛苦。但現在發現,小看了你這宿疾,這是一種十分罕見的奇症,並非我這剛剛入門的能力可以救治。」

「我知道,不怪你。」

余青葯見狀,柔聲說道,臉上充滿著一種早就瞭然的光暈。

她輕聲敘說道:「在我四五歲時,我就知道自己得了一種無可治癒的怪病,或許過了幾年,靜靜死去就是我的宿命。只是我的父母不捨得,非要強留,不斷採集草草給我延命,這才支撐到今天。可惜,為此我的父母,甚至爺爺,都因此失去了自己的性命。青葯很愧疚,也很後悔。」

「不過遇到蕭大哥,青葯永不後悔。蕭大哥幫助青葯之心,青葯感覺得清清楚楚,蕭大哥救助青葯之恩,更是即使千生百世,青葯也絕不敢忘的大恩德。」

「至於這病,不治也罷。此生能遇上這麼多難忘的人,青葯已經知足。可能上天就是讓我來世上走一遭,就是為了體會病痛,磨難,等我的生命逝去,這一切也就終止了。謝謝蕭大哥……」

「不1蕭陌卻伸手阻止了她,目光閃爍,強迫道:「這個世界上沒有治不了的病,暫時不能,只能說我還不了解這種病,也可能是我的功法境界還不夠高。如果我能將萬花生返訣修鍊到小成,甚至大成之境,應該有所變化,至少可以緩解一些。」

「就算不能,我也一定會找到辦法,救治你的,你放心吧——」

說到這裡,他拍拍余青葯的肩頭,沉聲道:「現在,我就去學宮的藏書閣,查看一下這種病例,或者看看有沒有什麼方法能稍微抑制,或延緩你的病情。」

「只等明天傳功堂授課結束,我就再次前往靈武山脈,為你尋找治療病情的藥物,至不濟,也要保住你的性命,直到我的萬花生返訣有所小成,或找到另外的辦法。」

「蕭大哥……」

余青葯眼眶紅了起來,一層水霧在瞳孔上形成,看著蕭陌說不出話來。

蕭陌最後看了她一眼,道:「睡吧,等你睡醒,我一定已經回來。」

說完,再不猶豫,推門而出,根本就沒有回自己的甲三學舍,而是身形一動,朝著外院偏北的一座古閣走去。

那裡,就是學宮藏書閣的所在,至道學宮珍藏的各類秘笈,並不放置在那裡,但是各種雜書,一些免費提供給弟子閱讀的醫經,道經,茶經,琴譜,棋譜……等等,都收藏在那裡。

只不過,至道學宮弟子,大部份只對修鍊感興趣,這些雜學,醫書,根本沒有幾個人重視,每年願意來這裡的人,不上百人,很可能數天都見不到一個人影,可見荒涼。

但今日,為了查詢余青葯所患的病症,蕭陌拋棄了回到甲三學舍休息一番的想法,直接朝著這座藏書閣走來。

……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很難想像,至道學宮之中,竟然有這麼偏僻,這麼冷門的地方。

鋪地的青石板上,荒草萋萋,四周蒿蕪叢生,沙礫遍地。

也不知多久,這裡沒有人清理過了。

蕭陌走在這條道上,一邊走,一邊疑惑不解。

按理說,即使至道學宮再不重視這座藏書閣,平常再少人來此借,也不應該如此。憑至道學宮的財力手段,只要每隔幾個月,甚至半年一年,派人來稍微清掃一下,便不至如此。

但眼下,這通往藏書閣的偏僻小道,卻變成了如此荒蕪的模樣,彷彿是刻意宣洩著它的衰落,頹唐,這就不禁讓人生疑了。

心修之士,一念動之,風起雲湧,甚至不用親自動手,幾個呼息之間,就能將這些雜草,沙石清理一空,但眼下卻呈現出一副凡間無人打理祖屋的模樣,荒涼敗落,簡直不合常理。

除非有人故意如此。

蕭陌心中,似電光一閃,有了猜測。

他目光一閃,忽然抬起手,大量的氣流在他身周出現,就要清除周圍的雜草,沙土,但是,一股莫名大力,果然隨之而來,狠狠地擊在他凝聚起來的心元之力上。蕭陌的身軀,如同螞蟻撞上大象,猛地一震,頓時氣流崩散,連連退出數步,方才站穩,臉色一陣蒼白。

「完全不是一個級數1

蕭陌眼神眯起,果然如他猜測沒錯,暗中有人出手阻止,而且那人的實力,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即便以他強大的靈魂感知力,甚至早有準備,刻意觀察之下,也完全感知不到對方的存在,更察覺不到對方的真實實力。

「好可怕,至少是養生境的強者,只是到底是誰?為何會對居住在這藏書閣之中,並刻意將周圍的環境,弄得如此荒蕪,似是刻意阻止別人前來看書似的。」

藏書閣是至道學宮的始祖建立,目的就是為了讓後輩弟子能有一個查詢資料,豐富自己各種知識的地方,雖然後來沒落,但功能也不會改變,按理說應是歡迎大家到來,隨意閱讀,怎麼反而這幕後的主人,似是在推拒別人的到來呢?

懷著這樣的想法,蕭陌神色不變,朝著暗處拱了拱手,淡淡地道:「外院弟子蕭陌,前來藏書閣借醫經一覽,不知前輩何故出手,阻止晚輩前來借閱,可否明言?」

「哼1

聽到他的聲音,過了良久,黑暗處,才有人傳來一陣冷哼,飄飄緲緲,即使蕭陌加大催動靈魂感知,依舊絲毫感覺不到對方的存在,只有聲音不斷飄入耳中。

「荊棘遍地,方可見真學之人,如果鄙棄環境而不來,這樣的人不來也罷,如果看到周圍環境仍想走進這裡,本座也不會阻攔,自然任其進出。」

「原來如此1

蕭陌暗暗點頭,知道這藏書閣背後,只怕藏著一個怪僻之人,不過這人的存在,對他並沒有什麼大的影響,反正他只是來此借閱一下醫書,想查詢一下余青葯所患奇症,對於這藏書閣周圍環境如何,是否破敗,那跟他又有什麼關係?

既然此人說過不會阻止他,雖然對那人的身份有些好奇,更奇怪他這樣一尊強者,為何會隱居在這樣一個破落,荒涼的小地方,但蕭陌知道即使他問了,那人也不會說,也就乾脆懶得開口動問。

「如此,就謝過前輩了1

說完,蕭陌也就不再試圖剪除周圍的雜草,而是徑直從草叢之上一掠而過,徑直往草叢之後,一座四層青色小樓疾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