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八十五章、九陰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九陰命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四層樓的高度,樓梯足有數百步,若是常人,走完肯定需要一段時間,但那人只是一動,四層樓竟然眨眼即過,如同在她的腳下根本沒有距離一般。

而她的腳步明明不疾不徐,可偏偏卻是眨眼無蹤,如同咫尺天涯,縮地成寸。

毫無疑問,這是一種十分高明的身法,應該是靈級以上,若換作蕭陌自己,他自認為絕對無法做到。

「這女子是誰?」

蕭陌心中升起濃濃的好奇,竟莫名地生出一股衝動,想看看這黃衣女子的真面目,只是待他轉身,佳人已杳,了無蹤跡。

「算了。」

蕭陌只能放棄這個想法,萍水相逢,未必就一定要相識。

這女子如此強大,只怕並非普通的外院弟子,甚至極有可能是某名內院弟子,他自己的身份與之相比,天差地別,只怕就算上去,人家也未必願意結交。

能擁有靈級身法的弟子,豈是等閑?就算在內院,應該也屬於強者一類。

原因不用多說,因為很明顯,大多數至道學宮弟子,在剛加入至道學宮時,只能得到虛級極品功法和虛級上品心元技;只有成為內院弟子,才能得到靈級功法和虛級極品心元技。

也就是說,成為內院弟子后第一步得到的,都是靈級功法,而非靈級心元技,而想獲得靈級心元技,就要靠你自己的努力,賺取功勛值去換齲

先不說想要換取靈級心元技的功勛值需要多少,普通內院弟子很難承擔,就算能,六類心元技中,選擇哪一類仍有差別。

一般來講,六類心元技中,身法重要,但未必最重要。一般內院弟子在選擇心元技的時候,很少有人第一個選擇是身法類的,多是攻擊或防禦型,也有少數選擇爆發和治療類。

身法自然也是他們的目標,但一般都會在擁有了攻擊或防禦類之後,才會再次選擇,也就是說,這是第二目標,並非第一目標。

如此一來,能身兼靈級功法,靈級攻擊或防禦心元技,再修鍊一門靈級身法,在至道學宮內院之中,絕非籍籍無名之輩。這樣的人,都是頂尖弟子,擁有自己的圈子,不會輕易接納普通人加入。

連一般內院弟子都沒有機會,更不要說蕭陌這個新晉外院弟子了。

所以,他雖然好奇,為什麼這樣一尊頂尖大人物,會突然來到早已荒廢無人煙的藏書閣?她在藏書閣第四樓,閱覽的又是什麼類型的書籍?但終究,蕭陌沒有追上去詢問。

一是追也未必追得到,二是就算追到,蕭陌也沒法問出口,這樣一來,又有何意義?

因此,蕭陌只能將這件事藏在心中,或許,等到他將來晉陞內院弟子,或有其他見到大量內院弟子的機會,或能查出今天在此出現的是誰,目標如何,但就現在而言,此人的出現,不過是在他平靜的心湖中生起一抹漣漪,眨眼無跡。

「繼續翻閱書籍,希望可以早日查出青葯身患的疾病,找到救治的方法。」

懷著這樣的念頭,蕭陌甩甩頭,清空腦海中因那黃衣女子出現而被擾亂的一絲心境,繼續回到書架旁,快速翻閱起來。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眨眼又是一個時辰,早已超越了蕭陌給自己預定的時間,卻是不知不覺竟看得入神。

「咦,這本書倒是有些意思。」

突然,他翻開一本名叫『天命奇談』的古書,當看到其中一頁時,驀地眼前一亮,嘴中不由輕語出聲:

這本《天命奇談》,赫然並非談論醫理,而是講天理,命格,屬於命理,天文類。

原本,它不應該放在這裡,不知是誰偶然弄錯,被蕭陌隨手翻到。

其中記載道:人生在世,各有天命。命格不同,機遇,造化各不相同,一切皆天定,人力不可逆。

而人之命格,千奇百怪,按照命盤劃分,共有極向離明格,紫府同宮格,機月同梁格,日出扶桑格,祿馬佩印格,月生滄海格等等……共分為無數種。

對於書上記載的這些命格,蕭陌自然並不相信,甚至認為是廢話聯篇,莫名其妙。哪有什麼一切皆天定,人力不可逆?如果真的像書上說的,一切皆天定,靠命格來決定各自未來的命運,那人之奮鬥,努力,又有何意義?

只是,雖然不相信這本書記載的內容,但其中提到的一個命格,卻讓蕭陌有些意外。

這個命格,名叫九陰命格。

所謂九陰命格,是指一種非常人,傳說中的罕見命格。此命格四柱八字,都屬於大陰,一生多災多難,身體虛弱,萬毒纏身,命不長久。

這種命格屬於千年難得一見,是極其稀罕少有的命格,一旦出現,宿主幾乎很快便會死亡,活不過九歲。

除非,遇上貴人相助。

所謂「貴人相助」,便是指父母有財,能使用一些珍稀藥物吊住你的生命力;便是長輩有能,可以幫你驅災解厄;便是路遇貴人,可以幫你轉危為安,化劫消災……

這種命格的人,身體之中常有種種神奇毒素,破壞你的身體機能,直至最終生機耗盡,徹底死亡,塵歸塵土歸土,早早夭折,九歲是極限,即使有大能力,花大代價延命,也很少有能活過二十歲的。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蕭陌才發現這本書很特殊,因為它所記載的這種『九陰命格』,和余青葯的病情原理十分相同,同樣是體內不斷有奇怪毒素破壞身體,影響壽命,只有用藥草才能續命。

這讓他不禁疑惑,莫非余青葯所患的,真不是疾病,而只是因為她先天命理為九陰,便應該遭受這種罪孽?

可是這世間,真有天定,命格一說嗎?命里確定的,後天就一定會發生,無法更改?

蕭陌不相信。

不過,雖然這本書他並不相信,但是卻不妨礙他將九陰命,以及其後面的種種記載全部記在心中。然後藉此反推,查詢『九陰命』的一切,看看是不是有救治之法。

不管對不對,這總歸是一個值得嘗試的辦法,至少到目前為止,蕭陌並沒有見過像余青葯這種特殊的體質。

如果這是病,沒道理他翻遍上千本醫書,一點記載都沒有,如果這真是命,應該也有改命之說。

總之,這是目前蕭陌唯一能思考的方向,唯一能執行的辦法,哪怕認為是錯的,也要試一試。

懷揣著這樣的想法,蕭陌一改繼續往醫道書籍裡面撲進去的想法,反而身形一轉,朝著標註有『命理、天文』等,的地方書架而去。

片刻之後,蕭陌走出書架,來到二樓樓梯前,眼神閃爍。

沒錯,他又查看了大量有關天文,命理的書籍,發現這些書籍,都大同小異,而且其中的確不少提到,甚至詳細描寫到『九陰命』的傳聞,只不過大部份,只有描述,沒有改命之法,但也有少數幾本,提到過一些偏方。

命格,要用命格來破壞;逆天的命格,更要用逆天的命格才能改變。

只是,九陰命基本是無解之局,屬於絕症。

若想解此命,必須冒極大的風險,不止被解命之人極有可能提前死亡,受盡折磨;就是那個幫助解命之人,也極有可能因此受到牽連,運道消轉,死於非命。

命理是天地之間最神奇的東西,一直只是玄談,相信的並不多,被眾人所知曉的更是少之又少。

甚至就是寫這些書籍的,也未必就全部精通,只不過東施效顰,模仿前人的寫作而已。這種說法到底對不對,蕭陌也不敢確定。

但是,既然文中有提到,蕭陌總要試一試,不試過,怎麼知道結果呢?

雖然危險有一些,但做哪件事沒有危險?便連喝水都有可能嗆死,吃飯都有可能噎死,為余青葯逆天改命,嘗試修習一下命理的東西,似乎也無不可。

想到此,蕭陌回頭再望了一眼那些標註有『天文、命理』的書架,知道自己早晚,還會再回到這裡來的,抬頭看了看天色,已經不早,也就不再停留,轉身朝著藏書閣外而來,回到甲三學舍之中。

今夜,余青葯不會有什麼事,但明天就是傳功堂第二次授課時間的到來,他必須養精蓄銳,為明天的傳功堂考核做準備,同時思考自己第一次該選的,是哪兩本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