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九十五章、選擇心元技,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五章、選擇心元技,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柳長老站在高台之上,面向台下眾人。

「功法已經教過大家,接下來便是至關重要的心元技,相信大家都不是第一天踏入心修之門,皆能明白心元技指代的是什麼,不過,這裡我還是要簡單向大家介紹一下。」

見底下所有人都露出凝神傾聽的神情,他滿意一笑,清了清嗓子,這才繼續開口道:「功為體,技為用。功法如築堤引水,越強大,越高品階的功法,就等於築的堤壩越高,越結實。堤壩越高,蓄的水越多,堤壩越結實,能抵抗的水壓衝擊力則越強。」

「而心元技,卻是將這堤壩之水,發揮最大作用的紐帶,是溝渠。堤壩再高,再結實,蓄水萬傾,如果不能發揮作用,也等於空無一物。而興建溝渠,建設水利,則能將這些水,變成真正的力量,財富。」

「我們無論學習功法,還是心元技,最終目的,都是力量,財富,而不是修鍊本身……修鍊是過程,手段,力量財富才是目標,結果,只有明確這一點,才能對接下來選取心元技更加重視1

底下眾人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比喻,聞言不由頻頻點頭,覺得這柳長老倒也幽默,將功法比喻成築堤蓄水,將心元技比喻成開挖溝渠,利用水力,獲得財富,力量。

柳長老繼續道:「心元技種類繁多,歷經數千年發展,早已浩如煙海,數不勝數,不過大家都只是剛剛加入學宮,只能選擇虛級上品心元技,這選擇範圍就小很多。」

「心元技一共六類,攻擊,防禦,身法,輔助,治療,爆發。當然還有其他一些比較偏門的分類,這裡就不多作介紹,一般人也沒有機會遇見。」

「一個月之前,我就告知你們要選取心元技的時間,這一個月的時間,相信你們也完成了思考,決定好了自己要選擇哪種類型的心元技,對此,我不作任何評價,更不會橫加插手,干擾你們的選擇,全由你們自己決定。」

「在這裡,我只提醒你們兩點:第一,落子無悔,一旦選定,就再也不能更改,雖然第一次選擇,不代表以後就一定如此,但很大程度上,第一次選擇,的確決定了你們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的修鍊,發展,至關重要,不得不慎1

「第二,不管你們決定今後要走哪條路,攻擊,防禦,都是最應該選擇的心元技種類之一。在此,我做一個小小的推薦,攻擊,防禦必選其一,其餘,再選你今後主修的道路,這樣可策保萬全,以後也方便補充。」

「好了,我話就說這麼多,接下來,便是你們自由選擇心元技的時候到了。」

說完,他手一招,在眾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中,便見前方的高台上,陡然一道青光冉冉升起,隨後化為一尊兩丈高,青玉顏色的石柱。

這石柱上有花紋,無比繁複,看一眼便覺得玄妙無比,似乎藏著無數天地奧秘,顯然是一件驚天動地的異寶。

『柳長老』看著眾人,將他們驚訝,震撼的目光全部收入眼底,得意一笑,開口道:「此便是我至道學宮的傳承柱,是一件地級秘寶,和我們學宮門外的那塊威道寶物,『永恆極光匾』同階。我至道學宮九成以上的秘笈,都會錄入其中,任憑弟子長老選取,平時安放在學宮內院的傳功閣,這一次,我給你們借了出來。」

所有弟子盯著那尊青玉石柱,個個一臉驚訝的神色,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選擇心元技,居然使用的是這種神奇玄妙的方式,傳承柱,地級秘寶,和永恆極光匾同階?

所有人不由想起,當初加入至道學宮時,足足經過九千九百九十九級石階,到達的至道學宮大門,那裡有一塊神奇的牌匾,不斷放射金光,如果沒有佩帶至道學宮弟子令,都抵抗不住那恐怖威壓便要退散。

當時,他們聽那位帶他們進入的庄長老說過,那是一件特殊的威道至寶,名叫『永恆極光』,而現在,這件傳承柱,赫然也是一件和其同樣等級的寶物?

天地生萬物,萬物蘊大道。

在心聖大陸,除了心元兵,分為天地玄黃,低中上頂四級十六階之外……還有一些更珍稀,更難得的奇物,世人稱之為——『秘寶』,也是同樣的分級。

秘寶比心元兵要稀少,珍貴得多了,一般黃級秘寶就很罕見,擁有一件都難得,玄級秘寶更不必說,就算是學宮長老都要爭搶,至於地級秘寶,那是戰略性寶物,一般只有大型學宮擁有一兩件……

天級秘寶,靈州基本上不可能出現,就是整個東玄域,都不知道有沒有,一旦出現,只怕絕對要引起一番驚天的大動蕩。

像昆吾,明月,山海等學宮,一個學宮擁有一件地級秘寶,就算了不得了,而在這裡,蕭陌等人剛進學宮不過一個月,就連見到兩尊地級秘寶,不得不說是他們的幸運。

這也足以說明,至道學宮在整個靈州的身份,地位,是其他三大學宮,甚至任何一方勢力,都不能媲美的。除了至道學宮,估計誰也不可能拿地級秘寶來裝飾大門,做成傳承柱。

不過,驚訝,震撼之餘,他們也不由一頭霧水,這青玉一般的石柱,看似玄妙,但功法在哪裡,自己等人,又如何選擇?

柳長老顯然看出他們的訝異,不由一笑。

他絕對不會告訴他們,自己當初第一次見到傳承柱時,其實也是同樣的表情,開口道:「你們只要排隊,一個一個上前,將手掌按在傳承柱上,心神融入其中,自然便能見到無數功法之名,但也只能見到功法名,以及簡略介紹。想要選取,就需要一定的許可權了!而許可權,就是你們的身份令牌1

「其實早在給你們製作身份令牌時,就已經注入了相關的許可權,只不過一直等到今天,才正式使用,當你們選定好自己需要的心元技,只要用身份令牌一劃,秘笈內容便會自動解封,化為精神思感,自動傳輸進你腦海。」

「每人的身份令牌,只能選取兩次,兩次之後,機會用盡,若立下新的功勛,則可拿身份令牌去量功殿換取新的許可權,那是後事,現在不提。」

「好了,大家現在排隊,一個一個準備上前吧1

說完,身形一側,讓開道路,將傳承柱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見狀,之前測試功法時,並不積極的眾人,這一下全都噪動了起來,每個人都想先人一步拿到秘笈,一時大堂中不由擠作一團,亂鬨哄。

見狀,柳長老臉色一沉:「肅靜1

隨著聲音,一股莫大氣勢,陡然發散開來,那些爭吵推攘的人,無不由感到腦袋一痛,這才清醒過來,看到柳長老滿面鐵青的樣子,心內不由一慌,氣勢頓時弱了下來。

「乖乖排隊,不然全部取消資格1

柳長老聲音冷冷地,一指蕭神劍:「你第一個,禹星河,羅三絕,葉方平,你們第二,第三,第四,其他人,依序排隊,按照座位前後來,聽明白了沒有?」

「是。」

見到柳長老發怒,眾人只有冷靜下來,雖然心內急切,但也不得不按照座次排隊。至於被柳長老點到名的四人,自然站在人群最前,這就是實力高的特權,眾人雖然羨慕,但也無可奈何,誰讓他們實力不如人呢?

蕭神劍站在人群最前,一身藍衣,如鶴立雞群。

他面有得色的朝身後眾人敘睨了一眼,隨即來到傳承柱面前,將手貼了上去,閉上眼睛。

頓時,傳承柱上無數花紋似乎同時亮了起來,一片青光將他籠罩,他如置身星空之中,那一片地帶美倫美奐,看得後面的人眼熱不已。

過不多久,他便退了下來,面無表情,誰也不知道他選取了什麼樣的心元技,甚至有人懷疑,他可能根本就沒眩

因為他雖然拿身份令牌做了兩次樣子,但以他的身份,只怕早已學習了更高階更強大的心元技,區區虛級上品估計根本看不眼眼,上去只是不願駁柳長老的面子,走一個過常

不過,那是人家有背景,有能耐,眾人雖然羨慕,卻也無可奈何。這學宮免費給眾人的選擇機會,他可以當兒戲,眾人卻必須慎重對待。

第二個上前的,是擁有四竅星辰之心的禹星河。

他來到傳承柱前,面色就嚴肅了許多,神色慎重,隨即同樣將手掌貼了上去,閉上眼睛。

青光灑下,星辰變幻,過了良久,他拿出身份令牌連划兩次,退了下來。

退到一旁的他,不言不語,依舊閉著眼睛,顯然在揣摩兩門心元技,和蕭神劍的樣子截然不同,顯然他是認真的選過,現在也在認真的研究。

其後,就是羅三絕,葉方平……

再之後,就是第一排的其他弟子,第二排,第三排,第四位……

傳功堂中,所有新晉外院弟子,一個個依次上前,每個人都要花大概一盞茶的時分,有的下來時滿面喜悅,有的卻一臉愁苦,顯然有人選到了心儀的功法,有人卻沒有找到自己滿意的,只能隨便亂選了兩本。

所有人都知道別人選了心元技,但誰也無法看到別人選擇的是什麼心元技,這樣最好的保存了自己的秘密,和功法選擇時直接公開截然不同。

終於,也不知過了多久,排隊終於排到了中間這幾排,望眼欲川的齊元武,呂鴻卓等人,一起站了起來,依次上前。

蕭陌站在八人最後,靜靜等待前面幾人挑選,同時腦海中也在做最後的抉擇。

片刻后,當齊元武,呂鴻卓等人都選擇完畢,輪到他了,走到傳承柱面前,蕭陌雙目一凝,終於徹底有了決定,不再猶豫。

他將左掌伸了出來,貼在傳承柱上,頓時一片冰涼的感覺傳入掌心,面前的青玉石柱似乎活了過來,蕭陌只覺心神一縮,整個人就進入了一片神奇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