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九十七章、神劍小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神劍小隊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蕭陌回到座位,齊元武,呂鴻卓,杜樂游等人,都回過頭,朝他望來,眼神中帶著詢問之意。

蕭陌明白他們的意思,朝他們點頭笑了笑,輕輕吐出兩個詞:「攻擊,身法1

「嗯,是極佳的選擇方向。」

他們聞言,鬆了口氣,顯然認同了蕭陌的選擇,至於具體的秘笈名字,卻沒有問。

這也是心修界約定俗成的規矩,大家可以詢問別人選擇的功法類型,卻一般不會去探詢具體的功法名字,因為這是各人自已的秘密。除非組成一個小隊,需要了解具體的實力,好安排戰鬥方式,才有可能會互相交底。

不過這種交底,也是有限度的,不是十分信任的朋友,誰也不會將自己的一切秘密全部揭露,多少會留一點底牌,以防萬一。

而對於蕭陌而言,之所以如此選擇,原因也很簡單。

其一,古語有言,進攻是最好的防守,既然攻防二者必選其一,蕭陌要選攻擊類,防禦類便可暫時去之。

如果蕭陌只選防禦卻沒有攻擊力,那進了靈武山脈除了被動挨打又有什麼用?所以防禦類第一個被他去掉,這是等他有條件才需要選取的種類。

第二,治療類蕭陌暫時也用不上,論重要程度,它遠遠不足。蕭陌有萬花生返訣,就算受傷有萬花生返訣也已足夠,再加上他又不準備做一名治療繫心修,所以同樣放棄。

而且萬花生返訣的能力遠遠超越絕大部份虛級治療類心元技,只怕靈級秘笈都比不上它,自然放棄。

而輔助類,雖然重要,尤其是進入靈武山脈那等險地,擁有一門偵察或探聽類功法會方便不少,不過蕭陌有強大的靈魂感知力,暫時可以先不考慮選它。

最後,就是攻擊,身法,爆發類,三選其二。攻擊不必說,身法和爆發,二者選其一,算起來,還是身法更重要,不過最終,蕭陌發現了『極光』,等於二者的結合體,卻是兩全其美。

……

蕭陌等在底下討論,而後面的人在繼續。

時間飛速流逝,眨眼,所有弟子全部選取完畢,待最後一名弟子走下測功台,柳長老手一揮,頓時那矗立於測功台中央的青玉石柱又飛速縮小,化為一道青光飛回他手中,被收入衣袖之中。

他環視了底下的眾人一眼,尤其是對坐於第一排的蕭神劍,禹星河等幾名天才弟子格外關注一些,緩緩開口說道:「好了,本月傳功堂授課至此結束,不管你們上一個月的成績如何,這一個月都希望你們戒驕驕躁,努力修鍊,後進者奮起直追,趕上進度。」

「以後,在傳功堂還會不定時開設課程,但不再是每月一次,具體時間等待通知,而且也不再專門針對你們這些新人弟子,而是所有外院弟子都可前來聽講,所以下一次,說不定你們就能見到很多師兄師姐,不過也不必驚慌,他們無非比你們先進入學宮一些時間,修為深厚一些而已,有些,可能還不如你們。」

「哈哈1

聽柳長老說得有趣,底下響起一陣善意的笑聲。

柳長老頓了頓,才再次道:「另外,學宮免費傳授你們的功法,心元技,都已經教授完畢。接下來,你們想要獲得新的秘笈,就只有接取任務,獲得獎勵,或者積攢功勛,前往珍瓏殿兌換,學宮不會再免費傳授你們任何技能,除非,你能在短時間內晉陞內院弟子,才有重新獲得一次免費學習功法秘笈的機會1

「好好努力吧,希望下次再見時,你們都能夠學有所成,在學宮之中發光發熱,讓我時常聽到你們的名字,也不枉這兩堂課的傳授,再見1

說完,柳長老就頭也不回,推門而出,眨眼消失不見。

聽到這是對他們這些新晉外院弟子的最後一堂專門授課,所有人無不心頭一沉,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壓力。

前一個月,是學宮對他們的一個保護期。一個月時間過去,他們終於也要蛻去青澀,變成自身去抵擋外面的風霜雨雪,磨勵自我了么?

不過,沉甸的心情只是一時,他們終究是年輕人,很快又被即將到來的出外試練激動得熱血沸騰,想到只要將心元技修鍊成功,就不再是手無縛雞之力,他們終於有了一定的本錢出外試練,即將面對外面波瀾壯闊的心修天地,就不由個個興奮得嗷嗷直叫。

「組隊吧,組隊吧……大家一起,組成幾個隊伍,也好方便接取任務,出外狩獵1

當即,就有弟子跳上測功台,振臂一呼,號召了幾個平時玩得比較好的弟子一起,組成一支支小隊,準備先熟悉一下心元技后,過幾日便去量功殿接取任務,出外試練。

能跳上測功台組織小隊的,基本上都是這次功法測試時的佼佼者,至少都是乙上的成績,才能得到別人的響應。

至於乙中,乙下的,基本都加入了那些乙上者組成的小隊,還有小部份人,見到蕭神劍,禹星河,羅三絕,葉方平等四人沒有動靜之後,紛紛試探著詢問,他們是否有組建小隊的意願,如果有,自己能否加入他們的小隊?

見狀,禹星河,羅三絕等對視了一眼之後,也不再推辭,三人跳上測功台,大聲道:「我們三人決定組建一支星河小隊,只收取乙上成績者加入,只有兩個名額,可有人報名?」

「我我我1

聽到只收取乙上成績者,一部份弟子滿臉失望,幾個乙上弟子卻是滿臉驚喜,生怕報名晚了沒有名額,全部涌了上去,一時七嘴八舌都是報名的聲音。

所有人都知道,只要能跟隨禹星河,羅三絕,葉方平三人中的任何一人做任務,獲取功勛的速度都遠超其他小隊,遇到危險時的自保能力也是最高,更何況是三人組合在一起建立一支小隊?

這樣的小隊毫無疑問,自然獲得了所有人的熱捧,可惜,一般一個小隊少則兩人,多則五人,很少有超越五人以上的小隊,畢竟人數太多,不但行動不便,而且得到了功勛也攤薄了。

經過至道學宮上千年時間的發展,所有弟子都發現,三到五人是最好的模式,既可以團隊合作,獵取更強大的凶獸,探索更危險的地方,又能分得較多的功勛,何樂而不為?

最重要的是,一般三人,便可以兼顧攻擊防禦治療偵察等等全方面,因為一個人至少會主修兩類心元技,只要各有側重,一個完備的團隊便出現了。

禹星河三人的星河小隊已經有了三名強大的高手,但缺少輔助和治療,聽到一片報名的聲音,只需要兩人的他們也有些為難,於是禹星河大聲道:「好了好了,我們小隊主修攻擊和防禦,還有身法以及爆發,缺少治療和輔助,是乙上成績,剛才選取心元技的時候,又至少選擇了治療或輔助心元技其中之一的,上前來1

這樣一說,剛才報名的一大群人頓時萎了七八成。

畢竟,能獲得乙上成績,肯定都是人群中的佼佼者,原本想建立自己的小隊,是看到這邊團隊實力夠強,才想加入,他們主修的也是攻擊防禦,或身法爆發,至於選擇輔助和治療的卻少之又少。

如此一來,他們反而失去了機會,後悔不迭,早知如此,他們剛才就寧願放棄一門,選擇一種輔助心元技或治療類心元技了。

不過也不是所有人都含此想,就有幾位女弟子選取了輔助和治療類,於是上前報名,禹星河等人一看,這次只有三五人,很好選,於是挑了兩名合眼緣,又分修輔助和治療的,加入他們小隊,星河小隊就算正式成立。

星河小隊滿員,所有人又看向蕭神劍,畢竟禹星河等人小隊已經成型,再也插不進,但是,在場還有一位頂尖大高手,是超越禹星河,羅三絕等人的,如果能加入他的小隊,也不輸給星河,甚至便利更高。

畢竟,若能隨時跟隨蕭神劍廝混,說不定能藉此認識到他身後的秘術殿殿主,那得到的好處,可不是加入一支星河小隊,賺取些微功勛能換到的。

見到所有人都熱切的望著自己,蕭神劍皺了皺眉頭,眼神深處含著一些鄙夷。

在場人中,除了禹星河等三人估計沒有一人能入他眼,就算禹星河等人,也就值得他稍微重視一些,他原本的想法,是脫離新人弟子身份,去找一個老牌強隊加入,憑他的身份背景,相信哪怕他就算是一介新人,肯定也有很多小隊願意收取他,甚至歡迎還來不及。

就在此時,剛才給他讓座,自己跑到後堂的白衣弟子納蘭蛛,從後面跑了過來,來到蕭神劍面前一臉諂媚地道:「蕭大哥,小弟納蘭蛛,剛剛……那個過的,您還記得我么?」

「嗯?」

蕭神劍看到納蘭蛛,一眼就明白了他的想法,顯然,他和其他弟子一樣,也是想加入自己小隊,混好處的,正欲拒絕。

區區給自己讓了一下座,就想讓自己到哪都帶著這樣一個累贅,各種分好處,怎麼可能?

只是,就在此時,他的目光一掃,忽然落到大堂中央的蕭陌身上,眼珠子卻不由瞬間一動,改變了想法。

他頓時臉上堆滿笑容,站了起來,伸出雙手朝納蘭蛛握過去:「你好,你好,當然記得,納蘭兄弟給蕭某讓過座,就在彈指之前,蕭某又不是薄恩之人,豈會忘記?」

納蘭蛛對他的禮待簡直有些受寵若驚,感到難以相信。他不過抱著試一試的打算,聽到此言,頓時大喜,知道有了希望,連忙道:「蕭大哥,小弟剛才測試,也有乙上的成績,自然是比不得蕭大哥的超甲,但在眾人中也算上游,不知能否……」

「能,當然能1

蕭神劍打斷他的話,笑道:「其實本來,蕭某是要找一個老牌小隊加入,不過既然納蘭兄弟找上門來,自然不能讓兄弟寒心,這樣,今日我就在此,成立一個神劍小隊,納蘭兄作為第一名隊員加入,如何?」

納蘭蛛聞言大喜,簡直是意想不到的順利,連忙表忠心道:「好好,謝謝蕭大哥,納蘭蛛加入神劍小隊,一定鞠躬盡瘁,唯蕭大哥馬首是瞻。」

蕭神劍擺手道:「兄弟何必如此客氣,這樣,神劍小隊的事情,我也懶得多管,你替我去招幾個人,將小隊組織成型如何?」

「啊,我去組織?」

納蘭蛛聞言,狂喜之情溢於言表,他一點不害怕招不到人,相反,只要打著蕭神劍的大旗,什麼樣的人招不到,而且藉此,他還可以在人群中豎立威信,建立恩德,這是等於蕭神劍將大權交到他手上,給他天大的好處,他如何意識不到,其中蘊藏的機會?

「自然如此。」

蕭神劍眼神一眯,道:「不過,我還有一個小小的條件,你要幫我辦好,如此,我才將這組隊之權下放給你,你可明白。」

「嗯?」

納蘭蛛這才明白,估計這個小條件才是蕭神劍的重點,他頓時心領神會的點頭,道:「好,蕭大哥有任何吩咐,納蘭蛛都在所不辭,一定辦到。」

蕭神劍臉上這才露出一絲微笑,低聲道:「你附耳來1

納蘭蛛聞言,立即將耳朵靠了過去,蕭神劍低聲吩咐了幾句,納蘭蛛先是臉色變幻,繼而又似下了什麼決定,點了點頭,朝蕭神劍道:「蕭大哥放心,一定辦到。」

「好,去吧1

蕭神劍揮了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