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零八章、再進靈武山,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再進靈武山,上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蕭大哥……」

余青葯滿臉激動與興奮地望著蕭陌,眼淚不由模糊了眼眶。

她一邊,是感激蕭陌本來不過與她陌路相逢,結果卻待她如親如故,辛苦為其尋找解決之法;而第二,則是激動蕭陌竟然真的找到了,雖然這座奇怪的大陣,並沒有徹底治好她的病症,但她卻明顯感覺得到,桑在減輕,昔日折磨自己的病魔,也真的退去了三分。

或許這種方法,真的有效,也才是真正治療自己的方式。

只是讓她奇怪的是,為什麼這次,蕭陌不像她的父親爺爺,只是不斷的給他吃藥問診,而是用一塊怪異的紅色石頭,在地上畫出一幅圖案,產生大量金光,就對自己的病症產生了作用。

「這是什麼?」

終於,她不由輕輕問出聲,聲音中難掩激動與好奇。

此時,蕭陌看到九陽石陣真的有用,自然也不由為之大喜,感覺到余青葯狀態的恢復,他心中的一顆大石頭也為之落地,於是輕鬆下來,來到余青葯床邊。

至於要說為什麼對余青葯這麼好,一個原因恐怕就是因為,兩人如今都是孤單一人,蕭陌被家族拋棄,要當替罪羊推出去,連最親的家族都如此,只覺舉世皆孤,天下皆敵;而余青葯父母雙亡,現在唯一倖存的爺爺也離她遠去,一個天藥商會又不斷派人追殺她,同樣滿目無親,內心倉惶,這樣兩人遇在一起,註定蕭陌不願失去這唯一的蔚籍。

「此為九陽石陣……」

接下來,蕭陌將自己進入藏書閣,搜尋病理書籍,結果發現一無所得,但意外看到一本命理書籍,卻看到相關的記載,於是深入下去,查到這種九陽石陣的事情,告訴了余青葯。

「啊,竟然不是病,而是什麼命格嗎?九陰命?」

余青葯一時不敢置信,臉上出現凄楚的神色,喃喃道:「原來是我命該如此,如果上天真的想讓青葯不治而夭,青葯也不強求。」

然而,蕭陌卻阻止了她,開口道:「青葯,你別以為這九陰命很苦,很悲,恰恰相反,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極品命格,十分稀有。」

見余青葯一時愕然,露出不信的表情看向他,不明白如此痛苦,如此絕望的命格,為什麼在蕭陌口中,卻成了極品命格,稀有命格。

只聽蕭陌開口道:「原本我是不相信命格這種東西的,但現在,要述說九陰命,便姑且信之吧!按照命理書中記載,世命格,以八字而論,分為『年干,年支』、『月干,月支』、『日干,日支』、『時干,時支』等,共八個干支所組成,正好是八個字。」

「每一個組合稱為『柱』,所以有『年柱』、『月柱』、『日柱』、『時柱』之稱,此就為四柱。」

「凡人命格,時柱或有變化,大多參差不齊,有陰有陽,陰陽互補,如同嬰兒長大,身體之中吸滿雜氣,但九陽命格和九陰命格,則不然。」

「這兩種命格,一者生就赤陽之相,內火虛旺,年幼時筋強骨壯,健壯如牛,但別看幼時強壯,如果不及時救治,九歲之時就會喪命,因為凡人身軀,承受不住如此龐大陽氣,九歲陽氣積累到頂點,承壓不住,爆體而亡。」

「另一種命格,九陰命格,正是你之體質,全身屬陰,則表現為多災多難,身體虛弱,同樣是九歲有一大劫,若沒有救治之法,必然無幸。」

「但這兩種命格,卻是千萬人中難覓其一,想想凡人要麼三陰五陽,要麼四陰四陽,再不濟也二陰六陽,或二陽六陰,即使一陰七陽都算少見,全部屬陰或全部屬陽,多麼難得?這種人,一旦成長起來,修鍊相應的功法,不但不會早夭,相反,成長率非常驚人,最後活下來的,無一不是萬中難得一見的巔峰強者。曾經,三千五百年前,就有一位頂尖強者,是九陽命格,最後,他成為一位帝王境強者,人稱九陽武帝,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天道境界,觸摸天道,擁有進軍聖人之位的資格。」

「不過,想要得到那樣的功法,也不容易,需要極大的機緣,九陽武帝就是得到了一卷適合他的純陽秘笈,才練就赫赫修為,我想,如果能得到一卷至陰奇功,你的病症,不但不會成為你修鍊途中的阻礙,反而會一帆風順,進境速度遠超常人,修鍊到常人無法想像的恐怖境界。」

「到時候,估計就不是我領先你,而是在後面,只能看你一騎絕塵,遠遠無法望之項背了。」

「啊,還有這種事?」

聽完蕭陌的敘說,余青葯兩眼圓睜,滿是不可置信,但最終,還是相信了蕭陌的話,眼睛中不由露出一絲光芒:「是這樣嗎?九陰命,世所罕有,不但不是災厄,反而是機緣1

「只是……」

眼中光亮出現不久,她又黯淡下來:「世上九陽九陰命者總有出現,但最終能有大成就者,也就一個九陽武帝,又有誰,能挺過九歲大限,最終得到機緣,修得神功呢,那至陰功法,肯定也有極大要求,哪是那麼容易得到,我……」

蕭陌說出九陰命的好處,其實是想激起余青葯的求生之欲,其實,如果她自己都沒有求生慾望,那即使他再努力,也沒有什麼辦法,但如果她自己就有極強的求生慾望,那救治起來,就要好辦許多。

本來,都看到余青葯眼中燃燒的希望光焰,但卻被功法打倒,蕭陌不得不再次安慰道:「青葯,你要知道,天之擇賢,必降其苦難,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一點困難又算什麼?」

「再說1

他俯下身來,注視著余青葯的眼睛,沉聲道:「你想想,很多九陰九陽命者,還沒有成長起來,便即夭折,連知道這種事情都不可能,但你,不但知道了,而且早就挺過九歲大限,這不就是機緣?既然你能挺過九歲大限,而且那麼多難關都闖過來了,現在不過是要尋找一種至陰功法,還不簡單嗎?」

「我們身在至道學宮,雖然不一定就能找到傳奇級的那種至陰功法,但先找一種普通的陰性功法練下去,保住命再說,等有機會,我們總能找到的。」

「也是1

聽到蕭陌的話,余青葯的眼睛再一次亮起來,是啊,別人都是早早喪命,但因為自己出身醫藥世家,卻終究熬了過來,九歲大限都挺過去了,接下來的路,不應該更平坦,更光亮嗎?

而且,如果說九歲大限只是一劫,遇上天藥商會,豈不又是一劫,前者有父母護航,一路艱辛到此,後來又遇蕭陌,救其性命,活到今天,更能以區區入定三層的修為,成為靈州第一學宮,至道學宮的弟子,她余青葯的機緣,又豈是真的差?

只是因為一直以來,身體的狀況讓她自怨自艾,所以有些忽略了這些,現在聽蕭陌提起,才恍然大悟。或有坎坷,總變坦途。

「好的,那我聽你的,我會尋找至陰功法,將其學會,救治自己。」

余青葯的精神頭明顯好起來,臉上也洋溢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生氣』,蕭陌這才點頭,欣慰一笑。

他想了一想,開口道:「學宮之中,想兌換其他功法,需要不菲的功勛點,換功法這件事,就交給我吧,你這段時間,就安心待在這裡休養,此房間已經被我布下九陽石陣,只要你不離開此房間太久,平時就不會感到難受,身體狀況也不會惡化。」

「這一顆九陽石,足以維持數月消耗,另外還有一顆,我放你這裡,你自己收好,若有變故,自己取出更換,過段時間,我將再進靈武山脈,一邊修鍊,一邊賺取功勛值,等我賺取到足夠的功勛值了,就帶你一起去珍瓏殿,尋找至陰功法。」

說完,一伸手,就將另一顆更大一些的九陽石,取了出來,遞給余青葯,讓其小心收好,隨即便要告辭。

他剛得到兩部心元術秘笈,正是苦心修鍊的時候,而且也要做一些布置,不然,讓外面的人隨時監控在側,他做什麼事都不方便,再進靈武山脈時,更有極大風險,不得不防。

現在的他,還不是蕭神劍的對手,不能力敵,只能斬避一時,等待他成長起來,強大起來,自然是算這筆帳的時候。

「再進靈武山脈,有危險嗎,蕭大哥你……」

余青葯眼眶又紅了,知道蕭陌是為自己才去冒如此大險,如果他獨身一人,慢一點進山也無妨,反正有學宮補給,雖然不多,但也勉強可以供他修鍊,他完全可以等實力強一點,危險小一點,再進山,但他如此迫不及待,自然是想著早點賺取功勛,為自己更換功法的事情。

「放心。」

見到她的表情,蕭陌溫言撫慰:「我進山也是為了修鍊,並不全是為你,再說,我剛得到兩卷強大的心元技,正是心癢的時候,就算沒有你,我也會再進山去磨練的。溫室養出的花朵,終究只能一看,唯有經風沐雨的雄鷹,能真正在天空翱翔,你總不希望,你的蕭大哥做一輩子縮頭烏龜吧1

「好吧1

余青葯也知道,勸不住他,最終只能紅著眼睛,讓蕭陌自己小心,若事不可為,萬不可逞強冒險。

想了想,最後,又從枕頭底下摸出那隻火紅小鼎,遞給蕭陌:「這是我余家傳家之寶,玄火鼎,但我如今身病床,根本用不上它,你將它帶上,我也好安一點心。」

「不用。」

蕭陌搖頭拒絕,怎麼可能接受余青葯的玄火鼎,為了此,她與天藥商會的人不惜拚命,顯見此鼎非同小可,不是一般的寶鼎,他不能拿。

然而,余青葯卻開口道:「蕭大哥,如果這樣,你就太生份了,你救我之命,此物雖好,但如果我命都沒有,又有什麼用?再說,給你此鼎,並非送你,而是給你護身之用,等我身體好了,你再還給我就行。你越強大,我則越有機會,所以,為了我,你也一定要收下此鼎。」

說完,她再次道:「此鼎不但是一件煉藥之鼎,其實,也是一件武器,更是我蕭家的護身符,傳說它有驅災避禍的功能,雖然我也不明白,但是,我相信爺爺不會騙我,你如果不收下,我心不安,將來也不會接受你的保護。」

「好吧1

見到余青葯都這樣說了,蕭陌還能如何,只能點頭答應,伸手從余青葯手中,接過那尊火紅的小鼎,同時也奇道:「這葯鼎,還能當作武器用?而且驅災避禍,這又從何說起?」

然而,余青葯卻搖頭:「我也不知道,但祖上的傳說是這樣,因為我修為不夠,無法催動,但相信,以蕭大哥現在的能力,或許能窺視其奧妙於萬一,此鼎在蕭大哥手中,才能發揮真正的光采,也能更好的庇護我們。蕭大哥,小心1

最終,萬語千言,只是再次化為小心二字,蕭陌見狀,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言,伸手收起小鼎,放入儲物袋中,說了一聲:「保重,等我回來。」

隨即,推開房門,轉身離去。

身後,余青葯望著其消失的背影,內心暖烘烘的,她轉頭,盯著地上那不斷散發出龐大金光的陣法,散發出令人溫暖和安全的氣息,她第一次覺得舒適,精神頭一過,終究抵不住長久以來身軀的疲累,沉沉睡去。

而房外,蕭陌關上房門,四處打量了一下,目光隱晦的掃過某個角落,低頭冷笑一聲,隨即再不猶豫,大踏步朝自己的學舍之處而回。

身後,乙二學舍之外暗影之中,一道身影,矗立在那裡良久了,他望了望蕭陌走出的七號房舍,有些奇怪,但最終,並沒有做什麼,見蕭陌已經走遠,急忙忙不迭的跟了下去。

如果有至道學宮中的其他新晉弟子在側,自然能認得出來,這位不是別人,正是今天在學宮傳功堂中,對蕭神劍謙卑屈膝,百般討好的那名白衣弟子,納蘭蛛。

他加入了蕭神劍的神劍小隊,幫著他招人,而他,相應的,也要為蕭神劍辦一些隱秘的事情,就比如這個,替蕭神劍給蕭陌盯梢,查明他去了哪裡,做了些什麼,同時,最重要的,則是何時出宮,去往何處?

而蕭陌,對這一切自然心知肚明,他並不張揚,回到自己學舍之後,閉門不出,數日之後,納蘭蛛終於感覺到不對,叫出自己這幾日刻意結交的一名甲三學舍弟子,柳書霆,令其裝作有事向蕭陌討教,推開房門。

然而,令兩人傻眼的是,房舍之內,蕭陌早已人去樓空,蹤影不見,只有地底,不知何時挖出的一條秘密通道,直通院外。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