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一百一十八章、千年寒螭,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八章、千年寒螭,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天才壹秒記綴→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此巨獸通體光滑,無鱗無角,卻生有四隻巨大的爪子,看起來鋒利無比,蕭陌之前在山下時就能感應到的那股隱隱威壓,便是從它身上不斷傳來。

「竟是螭龍……而且是其中十分稀有強悍的一種,寒螭?」

蕭陌暗暗吃了一驚,認出其來歷。

寒螭,生於極陰大湖之地,傳說是龍生九子之一,生性好險,勇猛,然而極其嗜酒,卻酒量極小,有時甚至聞其味而醉倒,堪稱是一種十分神奇的凶獸。

寒螭隨著年限的增長,實力也不斷提升,幼年寒螭便有二星中階凶獸的實力,成年之後更是達到二星高階,年歲過千,則是成長為二星極限凶獸,距離三階凶獸也只是一步之遙。

這頭寒螭,體長足有四五十丈,盤湖中,氣息凜冽,在山下幾十里都能感應到,顯然已經超過千年,只怕是一頭二星極限凶獸,而且是二星稀有極限凶獸,雖非變異,但戰力絕對超過大半逍遙境,直接媲美普通齊物境初期強者了。

毫無疑問,這是一頭十分強大的凶獸,憑蕭陌的實力,萬萬不可能是它的對手。

不過,看到此,蕭陌卻不憂反喜。

千年寒螭的實力越強大,對他的計劃就越有利。

不過到底要如何利用它,卻要好好費一番思量了。

蕭陌沒敢多看,這頭寒螭雖然睡熟,卻並不代表它的靈覺是封閉的,一旦察覺到有人入侵它的領地,後果不堪設想。

所以蕭陌確認了這頭螭龍的存在,以及它具體的品階之後,就再一次悄悄潛伏回半山腰,到此終於不由松出一口氣,相信那頭寒螭即使再強,有這麼遠的距離,也能大大減少危險機率的發生了。

即使真有不測,憑蕭陌此時已經恢復巔峰狀態的修為,驅動極光身法一瞬數里,三個呼息足足能逃出六里地,也有一定幾率逃離。

所以到達此處之後,蕭陌就沒有再退,而是盤膝坐在原地,靜靜思考起如何利用頭頂冰湖中那頭寒螭,對抗藍無心,納蘭蛛,歐元青等三名強大追兵的辦法來。

「好險,勇猛……」

想著寒螭的特性,蕭陌心中有數,這些正是他能利用的地方,不過,還有一個關健點沒有解決,那就是如何引誘寒螭與藍無心相鬥。

寒螭好激怒,但問題是,蕭陌不敢上峰頂,如何去激怒它?

可不能激怒它,它再強大,對蕭陌也沒有任何幫助。

引藍無心上去,主動招惹它……這也不可能。

蕭陌搖搖頭。

他雖然能想到這種辦法,卻不敢把天下所有人都當成傻子。

藍無心作為小擂台榜上的成員,從外院眾多弟子中脫穎而出,他會是傻子嗎?不可能!

所以,蕭陌能感受到的威壓,藍無心肯定也能感受到,甚至會比蕭陌更加清晰,敏感。蕭陌身處危機,都不願冒險一博,更何況是他?坐擁釣魚台,根本不需要這麼做。

所以,想引誘藍無心上峰頂,去對付那頭螭龍,並不現實。

除非,能引動寒螭主動攻擊他,而且還要離開冰湖,主動殺到峰下來攻擊他,這才有機會。

不過這個難度同樣巨大,寒螭早已習慣了冰湖的環境,除非有什麼特殊的原因,否則它是不會離開冰湖,跑到雪峰之底來殺一個人的。

除非,蕭陌能滿足它這個特殊的原因。

突然,蕭陌眼睛一亮,想到了寒螭的另一個特性。

嗜酒,嗜酒如命,只要聞到一點酒味,就立即瘋狂,不管不顧也要將那帶有酒味的東西弄到手。

「也許,我能從這個上面想想辦法?」

喃喃了幾句,蕭陌環視四周的群山,隨著思考,眼神越來越亮,越來越堅定。他倏地站起來,整個人化為一道白光,迅速地朝著雪峰之下疾馳而去。

片刻之後,當他再次回返時,臉上已經帶上了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他再次來到郭海和唐文濱埋伏之所,又將他們的屍身挖了出來,然後將之前從他們身上取下的儲物袋,又重新掛了上去,懸在腰間。

然後,他就開始動作起來,在遠處的雪地上使用寒鐵劍不斷挖掘,最後挖出一條足有數里長,可容一人順利通行的雪洞來,他潛伏在其中,頭上再用雪花堆死,只露出幾個小孔呼息。

而地面上,郭海,唐文濱的屍身則扔在醒目處,讓人即使在遠處,也一眼便可望見。

……

距離雪峰約一百餘里地外的一處雪林中,一身白衣,面容陰秀的藍無心疾馳的身影忽然停頓了下來,他望著四周寂靜一片的雪林,臉上呈現出一片羞怒之色。

「該死,霧影尋絲草從來不會出錯,莫非那小子又再一次改變了方向,所以我才遍尋不著?」

也難怪他如此。

他之所以會有如此信心,能率先追到蕭陌,將其人頭取到手,一因修為,他的修為是五人中最強的,速度也是最快,追尋蕭陌天生便有優勢;二則是因為,他對霧影尋絲草的性能極為了解,確定自己不會追錯方向,那麼,率先取到蕭陌的人頭,回去換取玄武定魂丹,便成了板上釘釘的好事。

再加上他心中還有另外一個想法。

那蕭神劍身為秘術殿殿主葉摩訶的親傳弟子,地位崇高,為何費盡心機想要儘快取掉蕭陌這樣一名名不見經傳,默默無聞的低級弟子性命?莫非他身上有什麼好東西,招蕭神劍覬覦,所以才那麼費盡心機,想殺他而後快。

若是自己單獨將其擊殺,蕭陌身上的所有東西自然歸他所有,就算蕭神劍事後問起,自己也可以視珍貴程度隨機應變,但如果是帶著納蘭蛛等四人一同擊殺,哪怕他們根本沒動手,自己吃肉也要分他們喝點湯。

這倒是無所謂,但問題是,蕭陌身上的所有東西全都會爆光,那時藍無心想要隱瞞什麼可就不容易了。

這也是他會主動提及,讓五人分開追尋的一個重要原因,就算自己的猜測是錯的,蕭陌身上沒什麼貴重的東西,但也能將蕭陌身上的所有物品據為已有,哪怕蕭陌只是一名低級弟子,身上沒有多少財富,但肯定總有一點。

身為小擂台榜上的弟子,藍無心能修鍊到如今,比誰都明白資源對於修士的重要性,蚊子肉也是肉,既然有足夠的把握單獨擊殺他,就沒必要與別人分一杯羹。

只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按照霧影尋絲草最後指示的方向一路追蹤,足足追出上百里,結果卻一無所獲,蕭陌的人影蹤影不見,就像憑空蒸發了一般,這讓他自然羞惱難言,更有些擔心會被納蘭蛛,歐元青等人率先追獲。

想著納蘭蛛,歐元青,就在此時,他陡然耳朵一動,沉聲喝道:「是誰?出來吧1

隨著話聲,雪林之外,沉默了一下,在他臉上神色開始發怒時,兩名青年終是並肩走進,卻不正是他心中所想的納蘭蛛,歐元青兩人是誰?

兩人看到雪林中站立不動的藍無心,臉上露出一絲尷尬,不過還是上前打招呼道:「藍師兄,好巧啊,你也在這裡1

「是么,這麼巧么?」

藍無心的目光落到兩人身上,看他們並肩同行的架式,臉色忽然不由一冷:「只怕不是那麼巧吧?兩位一路跟蹤藍某,倒也費盡心機,難得了。」

「呵呵……」

納蘭蛛,歐元青不由低下頭,兩人知道已經被藍無心所看破,此時再想推諉,反而會惹來藍無心的惡感,反而不如默認了。

而藍無心盯著兩人,眼中也不由露出一絲陰沉。

他自以為自己機智百出,一切都在自己計算中,但他卻也發現,自己小瞧了天下人。

郭海,唐文濱兩個傻子,真的如他所言,分開追了下去,現在還不知所蹤,但這納蘭蛛,歐元青兩人,顯然遇事卻多出一個心眼,分頭離開后,卻又隱伏在原地,待藍無心離開后,再次追了回來,悄悄潛伏在藍無心身後。

藍無心一路急追,心思根本沒放在身後,所以自然沒有察覺,直到他突然停下,兩人一時間反應不及,停頓之時終於引起藍無心的警覺,這才被他發現,不然只怕這一路,還要懵然不知呢。

而兩人為何如此,不問自知,必是知道藍無心另有依仗,所以悄然跟蹤在後,想借藍無心的手找出蕭陌,哪怕不能真的搶到人頭,但功勞怎麼也有他們一分。

不過,即使藍無心看出,那又能怎樣?納蘭蛛,歐元青是蕭神劍的人,雖然地位低微,在藍無心這種金紋弟子看來不值一提,但是,打狗還要看主人,沒有天大的利益之爭,藍無心也不能奈何此二人。

所以,只是眼神陰沉了一會,他終究開口,淡淡地道:「既然追上來了,那也不用再分開了,一起探尋吧,只不過有時候人過份的聰明,反而是尋死之道,雖然你們跟了蕭神劍,但終究不是他,自己還是要小心一分的為好。」

說完,當先離去。

納蘭蛛,歐元青兩人聞言,心中不由一凜,知道他是警告自己二人,但對視了一眼之後,兩人還是小心翼翼跟了上去,三人又探尋了大半天,終究還是一無所得,此時,三人出現在雪原附近,目光掃視,終於都發現了雪原之上那處高高聳起的雪峰。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