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一十九章、大難臨頭見本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九章、大難臨頭見本心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走,去那邊看一看1藍無心發話了。

納蘭蛛,歐元青兩人聞言,自是點頭答應,因為放目四顧,周邊雪原一覽無餘,不可能有藏身之所,唯一的那座雪峰,自然成為他們的第一目標。

三人各懷心思,驅動身法,轉身便朝那兀立雪峰疾馳而去。..

一邊疾馳,三人心思不一。

藍無心心裡想的是,原本篤定的計劃,變得失敗,再分開追捕於他無利,如果被另外兩人搶先拿到人頭,反而是他的失策,如果在一起,不管誰先發現,最後功勞還是他的,玄武定魂丹都跑不掉。

所以,這時就和前面的情況不同,前面是分開他得利最大,而現在,則一定要將兩人牢牢綁在身邊,免去他們搶頭功的機會。

而納蘭蛛,歐元青兩人,心中則是暗暗有些後悔。

先前的局面,藍無心明顯有著後手,追捕到蕭陌蹤跡的概率最高,所以他們與其一無所得,還要四處冒險,不如跟在他身後,分一杯羹。

但現在,藍無心居然沒有找到,這種情況下,如果他們分開追尋,自己就有一定的幾率先尋到蕭陌,現在卻變成三人一起追捕,不管是誰先發現,最後大頭肯定都在藍無心手裡。

對此,納蘭蛛,歐元青也無可奈何,只能認了,誰讓他們先前非要跟在藍無心身後呢不過這麼做也不是沒有什麼好處,至少,在一起的情況下,總比他們兩人到處亂竄要安全些。

雖然直到如今,兩人還沒有遇上什麼強大的凶獸危機,但這靈武山脈深處,誰也不敢當成等閑之地,小心一些總是沒大錯的。

就這樣,三人呈一個品字形,藍無心在前,納蘭蛛、歐元青兩人在後,保持著一個均勻的速度,不斷朝著那座高峰接近。

近了,更近了

八十里五十里三十里

兩個時辰之後,當三人掠到雪峰之下時,抬頭一望,忽然其中的納蘭蛛驚呼出聲:「那是什麼好像是兩個人影,莫非?」

藍無心,歐元青也同時仰頭上望,就見到雪峰半山腰,一座巨石之上,兩道人影背靠背站立,兀然不動,不知道在做什麼。

因為隔得較遠,雖然三人皆非常人,目力強橫,但也只能看得出一個大概,不過藍無心心中卻升起一些不好的預感:「好像出事了,走,去看看1

三人速度陡升,由藍無心帶頭,繼續朝雪峰之上疾馳而去,不過片刻,就來到半山腰之上。

三人目光一動,落到大石之上倚背而靠的兩人身上,皆是不由一愣,隨即面色就變得極為難看起來。

「是郭海,唐文濱兩兄弟。」

歐元青沉聲開口,上前去檢查了一下,發現兩人面目早已被一層冰渣覆蓋,鼻翼下氣息全無,顯然死了有一段時間了。

就在這時,納蘭蛛眼睛一動,目光卻落到兩人腰間懸挂的儲物袋上面去。

他臉上露出一絲異色,眼珠子轉了一轉,開口道:「不知道兩人到底遇上了什麼危險,看這模樣,分明是有人下手所為,只怕是個高手。」

「能連殺郭海,唐文濱這兩名逍遙境四重巔峰,至少也是逍遙境五六重的實力,而且,兇手竟然沒有取走兩人的儲物袋,有些奇怪,我拿來看一看」

說完,他手一伸,就要向那兩隻儲物袋抓去。

然而,就在此時,一隻手臂橫空而來,搶在他前面:「恐怕有什麼危險,這儲物袋,還是由藍某來先代為檢查一下吧。」

說完,身形一縱,藍無心飄身而上,也不待納蘭,歐兩人同意,直接來到郭海,唐文濱兩人的屍身旁邊,手一伸,就將兩人腰畔的兩隻儲物袋全部摘下,然後也不跳下,直接就在上面打開觀看了起來。

底下,納蘭蛛,歐元青對視了一眼,眼睛中全部現出一絲難看之色,不過顧及到藍無心的實力身份,硬是不敢出口攔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拿起兩隻儲物袋,分開查看。

此時兩人哪裡還能不明白,不管郭海,唐文濱是什麼身份,死了也就是死了,他們一死,留下的儲物袋便成無主之物,不論是學宮,還是派他們出來執行任務的蕭神劍,都不可能主動開口向他們索齲

這樣一來,誰先拿到這兩隻儲物袋便是誰的,至於追查郭海,唐文濱遇難之事,那是隨手為之,容易辦就辦,如果不容易,實在不行,回去直接丟給學宮風紀堂,也不用他們操心。

但現在,儲物袋到了藍無心手裡,他跟兩人可沒半分交情,想讓他吐出來萬萬沒有可能,最多也就分點東西給兩人,但肯定連湯水都不是,他站在大石頭上打開,明顯就是不想讓兩人看到裡面有多少財物,到時分配之時他就更容易處理了。

郭海,唐文濱雖然是新入門弟子,不可能有多少功勛幣,但是兩人能修鍊到如今這個境界,跟他們身後的世家密不可分,能在入門前便擁有逍遙境四重巔峰實力,兩人的家族顯然也不是什麼無名之輩。

如此一來,前來學宮進修,兩人的家族肯定會對他們大力支持,而他們雖然在學宮之中還是藉藉無名,但是身上的財物肯定少不到哪裡去。

可惜,現在這一切,全歸藍無心所有了。

兩人心有不甘,卻又無可奈何,只能眼巴巴地望著,眼眸深處流露出一抹怨毒之色。

然而,大石之上,藍無心當眾打開儲物袋,驚悚的一幕卻忽然發生了。

儲物袋方一打開,一股紫藍色的汁液,彷彿水箭,瞬間噴了他一頭一臉,毫無防備,又近在咫尺之下,縱使以藍無心的實力,也沒有閃躲開分毫,頓時被淋了個狗血淋頭。

「不好1

大驚失色下,他一把扔去手中打開的那隻儲物袋,手伸入懷中就去掏解毒丹。

在他認為,那兇手既然殺了郭海,唐文濱,卻又不摘去他們的儲物袋,布下暗算,裡面的東西絕非凡物,只怕是某種恐怖的劇毒,拿出丹瓶之後,絲毫不敢怠慢,立即就倒了一把直接塞入口中,消化藥力,這才松出一口氣,有時間查看淋在身上的這種「毒物」到底是什麼東西。

然而,這一查看,不僅是他愣了,就連石頭底下的納蘭蛛,歐元青本來看他中了暗算,興災樂禍,此時回過神來,也不由一愣。

因為,藍無心身上,沒有任何毒物的氣息,反而是一股濃烈的酒香,瀰漫開來。這香味極其特別,既似酒香,又有花香摻雜在其中,偏偏不像什麼毒物。

「這是什麼?」

藍無心不解,仔細查看了一下,身上並無異樣。他畢竟是見多識廣之人,在至道學宮外院也待了好幾年時間,深入這靈武山脈的機會更是數不勝數,仔細嗅聞了兩下,終於反應過來,臉上露出一絲異色:「是醉蝶花汁,這不過是一種尋常的汁液,毫無毒素可言,來人在郭唐二人的儲物袋中,留下一堆醉蝶花汁幹什麼?」

也難怪他不理解,因為這種醉蝶花,只是一種很普通的花朵,和凡人漁夫們使用來捕魚的『醉魚草』有三四分相似,顏色紫紅,汁液微藍,能散發濃重酒香,不過香味要比醉魚草強大很多。

醉魚草若是數量不夠,只能醉倒一小片池塘的魚群,但這醉蝶花卻能香飄幾十里,有些人利用其特性,去除其中的酒味,製作成一種香蝶胭脂,極是暢銷,是凡人世界的一種稀罕香料。

然而,雖然查明醉蝶花只是一種很尋常的花朵,這濺在自己甥花汁也沒有什麼具體的危害,但藍無心還是感覺到了不安。

他敢肯定,那留下醉蝶花汁的人,肯定不是為了讓他染上一身顏色就算了事,這其中肯定還有其他危險。

所以他當機立斷,也不顧天寒地凍,立即雙手一拉,就要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撕下,然而,即使衣服撕去,他身上也塗上了不少,一時清理不過來。

「吼1

就在這時,雪峰之頂,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聲陡然響起,隨即,恐怖的藍色冰浪直衝天際,一條藍色冰龍探出巨大的頭顱,似乎聞到半山腰處的濃烈酒香,嗖的一聲,就朝半山腰處的藍無心咬來。

「不好,是螭龍,而且是一頭千年寒螭1

隔著數十里遠,藍無心還是一眼認出那頭渾身冰藍的巨龍到底是什麼存在,察覺到其身上蘊含的恐怖氣息,藍無心臉色瞬間變得雪白。

他陡然明白,兇手擊殺郭海,唐文濱兩人後,為何沒有取走他們的儲物袋,而又在其中留下醉蝶花汁了。

也怪他利欲熏心,在發現了郭海,唐文濱兩人的屍體后,沒有第一時間撤離,反而搶在納蘭蛛,歐元青兩人前面去摘那儲物袋,這才導致第一個中招。

而且,其實早在山下時,他就隱隱約約的感受到了一股巨大威壓,不過自恃實力,加上看到郭唐二人屍身只是在半山腰位置,確認不會有什麼危險,所以這才上山,但此時已經遲了。

「快走1

毫不猶豫,他直接將染上醉蝶花汁的衣衫全撕去,然後赤身**,朝著山下狂奔而逃,目光落到一旁的納蘭蛛,歐元青兩人身上,眼中忽然掠過一絲殘忍之色,忽然將另一隻自己剛才沒有打開的儲物袋,瞬間開啟,然後迎頭一灑,漫天醉蝶花汁,就將怔在當地的納蘭蛛,歐元青兩人淋了個滿頭滿臉。

「藍師兄你這是?」

納蘭蛛,歐元青剛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看到藍無心的舉動后,再轉頭看著那越來越近,一瞬數里的巨大藍色頭顱,眼神一瞬間也都變了。

「不好,該死,他是要嫁禍給我等1

「逃1

此時此刻,兩人沒有任何其他心思,紛紛彷彿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發瘋一般地朝著山下狂奔而去,一邊奔逃,一邊也學藍無心伸手,去撕身上的衣衫。

至於大石頭上還停留著的郭海,唐文濱的屍體,還有擊殺他們的兇手是誰,早已拋到了九霄雲外,自然是誰都不會理會半分的地步去了。

不過,三人雖然幾乎同時朝山下逃去,但因實力差異,修鍊的心元技不同,速度還是有很大不同。

三人中,藍無心修為高達逍遙境六重巔峰,實力最強,再加上他加入至道學宮已久,早已補全了自己的心元技種類,不但學會了身法心元技,而且還不是蕭陌,唐文濱等修鍊的虛級上品,而是一本虛級極品心元技,名叫『空蟬身法』。

所以他的速度自然最快,整個人如同一抹幻影,在雪地之上飛速掠過,一眨眼竟然就能掠出一里距離,在外院弟子中,哪怕是小擂台榜前十,也絕對是佼佼者之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