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二十章、全軍覆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章、全軍覆沒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而後面的納蘭蛛,歐元青兩人中,卻只有歐元青選修了一門身法類心元技,名叫『玄煙無極步』,但他選修的這門玄煙無極步恰恰不是一門適合逃生類的身法,而是一門戰鬥類的步法,講求身形變幻,如夢如煙,長途奔逃則實非他所長。

不過,縱使再不擅長,玄煙無極步也是身法類心元技,歐元青的速度仍是超出納蘭蛛許多。

而納蘭蛛當初在傳功堂上,為了追求極致的攻擊力,最終卻選擇了一本攻擊類心元技,一本爆發類心元技,為的就是將自己的戰鬥力提升到最高。

如此一來,他的攻擊力自然提高了,但身法一塊卻直接形成了他最大的短板,此時修為明明超出歐元青一截,卻在三人逃生中落到了最後,頓時一臉絕望。

「歐兄,等等我吧……求求你……」

他一面哀喝,一面亡命狂奔,然而憑他一個逍遙境五重初期的境界,如何跑得過身後實力足以媲美齊物境初期強者的千年寒螭,眨眼便被追上,眼看就要不幸。

而前方不遠處,歐元青看得亡魂皆冒,哪裡敢停留下來等他?

這種時候,別說只是一個小隊的同隊成員,哪怕就是親兄弟,患難夫妻之間,也都顧不得了,他不顧一切地燃燒體內的心元氣,速度反而更快了。

「啊1

只聽一聲無比凄慘的哀嚎聲突然響起,然後便是一蓬熱血灑向長天,納蘭蛛的速度如何能與戰力足以媲美齊物境修士的千年寒螭相比,不過幾個呼息過後便被徹底追上,巨大的龍口一口咬下,他閃避不及,甚至連反抗一下都不能,直接就被攔腰咬成了兩截。

一心鑽營,卑躬屈膝,為此不惜違背良心,幫助別人追殺自己同學宮的成員,卻沒想到,命喪雪山,一切成空。

「吧吧1

感受到嘴中濃郁的酒味,千年寒螭眼中露出興奮之下,幾下大嚼,將納蘭蛛吞噬一空,眼中不但沒有滿足,反而露出更為渴望的神色。

只見它身形一縱,藍光閃動,竟赫然又再次向前追去,朝著前方不遠處的歐元青,藍無心兩人追來。

「不好1

歐元青臉色大變,整張臉都成了豬肝色,他亡命逃奔,甚至一邊逃一邊從儲物袋中不斷掏出各種東西朝後扔去,想阻攔一下千年寒螭的追獵,然而那些東西砸在千年寒螭身上,根本不痛不癢,阻攔不了千年寒螭速度分毫,他還是很快被追上。

「吧」一聲輕響,又是一人徹底隕落。

歐元青垂死不甘的慘叫聲響徹天地,然後又很快消散,涓滴不聞,只有螭龍嘴上不斷流下的鮮血,顯示著他曾經的存在。

「該死1

最前方的藍無心臉色大變,他故意將剩下一隻儲物袋打開,給納蘭蛛,歐元青兩人灑上醉蝶花汁,目的就是為了拖延千年寒螭的腳步,好給自己逃生迎得活命之機。

只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兩人如此沒用,而那千年寒螭卻如此殘暴,短短片刻間,兩人一前一後,便都見了閻王。

藍無心知道到了生死危機之刻,再也顧不得其他,猛然一聲暴喝:「血燃術1

隨著他的聲音,其身軀瞬間鼓脹起來,然後裡面無數鮮血如同沸騰一般,此起彼伏,似欲跳躍出表皮,鮮紅欲滴,看起來極是可怕。

而藍無心對這一切,顯然早已心知肚明,不但不懼,反而加快速度繼續催動血燃術。

隨著血燃術的施展,身體表皮的血液剎那間到達一個臨界點,然後陡然「噗」的一聲,全部同時炸開,爆出一片鮮紅的血霧。

藍無心的身影包裹在血霧中,速度一時激增數倍,眨眼竟然又將距離拉開了少許。

然而,一切都是徒勞。

千年寒螭的速度何其之快,足以媲美齊物境初期的戰力,讓它的速度越出藍無心數倍之巨,哪怕藍無心臨時爆發速度,一瞬間竟然能達到它速度的七八成,但兩人間的距離仍在不斷縮短。

「該死,看來今天是逃不出去了,我恨藹—」

藍無心倏地停下了身形,轉過身來,面對那頭千年螭龍,目光猙獰:「既然逃不掉,那就大家一起死吧,想殺我藍無心,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他目光閃爍,這一刻竟然有一種瘋癲之感,催動心元氣,周身的血氣如同暴龍一般狂舞起來,身上的氣勢也節節爆漲。

虛級極品心元技『血燃術』,施之於身法,則身法速度倍增,但如果用來增強實力,同樣也可以讓藍無心的修為在短短剎那間,提升至原來數倍。

他原本便有著逍遙境六重巔峰的實力,此刻在這血燃術的加成之下,竟然勉強達到了逍遙境八重巔峰左右,跨了足足兩個小等階,簡直可怖。

這就是爆發類心元技的恐怖之處,但相應的,施展它也會有非常嚴重的後遺症,和蕭陌的極光身法不同,極光身法只不過是對於身法的加成,後遺症尚不算嚴重,但血燃術是對修為身法的全面提升,相應的後遺症也嚴重得多。

施展一次血燃術,待爆發期過後,便是長久的虛弱。而虛弱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藍無心會因此跌落下一小重境界,比如他原本是逍遙境六重巔峰,就算這次不死,施展過血燃術后,待他回到學宮,修為也只剩逍遙境五重巔峰了。

可惜,哪怕他施展血燃術,也不可能是那頭千年螭龍的對手。

逍遙境八重巔峰實力,雖然較藍無心原來強出數倍,但是對於直接媲美齊物境初期戰力的千年螭龍而言,也不過是從原來一隻小螞蟻,變成了現在一隻稍微大一些的螞蟻而已。

很快,千年螭龍追上,一場大戰隨之爆發,而這一切,躲藏在雪峰冰窟之中的蕭陌全程目睹,看得他是既激動又震撼。

不得不說,至道學宮作為靈州第一學宮,宮內的弟子哪怕藍無心尚只是一名外院弟子,展現出的戰鬥素養也足以讓蕭陌驚嘆。

接下來的時間,在實力對比相差懸殊的情況下,他竟然在千年螭龍狂風暴雨般的攻擊下堅持了足足數十個呼息,而且還在它身上轟出了不少大小不一的血洞,但最終,他仍是難逃被撕裂的命運,化為了漫天血沫,被千年螭龍吞得一干而凈。

大戰休歇,天地恢復寂靜。

千年螭龍嗅了嗅四周,確定沒有其他酒味傳來,這才身子折返,回山途中,又將身上同樣沾上了一部份醉蝶花汁的郭海,唐文濱兩人也吞入腹中,這才施施然,搖擺著身子,從高空中一掠而過,鑽入峰頂雪湖中,消失不見。

足足過了一個時辰,都再沒有任何動靜傳來,想必它是吃飽喝足,發泄完畢,又回雪湖中酣睡去了。龍這種凶獸,壽命綿長,大半時間,倒是在睡眠中度過。

身處冰窟之中的蕭陌這才放下擔憂,小心翼翼的從自己之前挖的雪道中鑽了出來,站在半山腰上,望著郭海,唐文濱,還有納蘭蛛,歐元青,尤其是最後藍無心大戰隕落之地,神經質似的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

笑聲甫畢,他又嗆出眼淚,聲音慢慢停止,眼神旋即變得陰沉。

「蕭神劍,今天的事,不算完。」

他自然知道,無論是納蘭蛛,歐元青,還是小擂台榜上的高手藍無心,都是蕭神劍派來,真正的罪魁禍首不是他們,而是那個隱藏在幕後,操縱這一切的蕭神劍。

今日,他雖然借千年寒螭的手除去一波追兵,成功度過這一劫,但他也明白,只要蕭神劍不死,今後就有層出不窮的麻煩永遠不斷襲來。

不解決掉蕭神劍,蕭陌今後將永無寧日,別說替花老查詢當年的事情,自己還能不能繼續待在至道學宮都是問題。

所以,他與蕭神劍之間,不死不休,兩者之間,註定只有一個人能夠存活。

但現在,蕭陌的實力遠不及蕭神劍,更重要的是,蕭神劍還能藉助其師傅『維摩居士』葉摩訶的背景,調動大量人力物力,這些都不是蕭陌所具備的。

因此,想要報復,現在還不是時候,一切都需要他有足夠的實力,能量,先行自保,再想復仇。

今天,蕭陌能藉助千年寒螭,全滅納蘭蛛,歐元青,藍無心,是因為他提前察覺,而且佔據了天時地利,但下一次,卻未必有這種機會了。

外力畢竟是外力,只有自身的實力,才是真正的保障。

所以接下來,蕭陌不準備回學宮,而是準備繼續待在此靈武山中,繼續修行,直到感覺到自身的實力有了勉強抗衡蕭神劍的資本,才會回去。

反正現在回去也沒什麼事,反而會引起蕭神劍的警覺,余青葯的房間中自己已經布下九陽石陣,兩塊九陽石交替使用,能維持她的生命力至少半年以上。

半年之內,蕭陌不用為她擔憂。

而每個月學宮發放的那點資源配給,有等於無,還要憑白被人剋扣去一半,不值得冒險。

反正就算他現在不回去,等他回去時,也可以去雜務堂一併領取,只是現在暫時享受不到那種福利而已。

這幾個月,就是自蕭陌瘋狂提升實力的時候,趁著這一波人暫未回去,蕭神劍還處於未知狀態,就是蕭陌最好的機會。

等他一旦知道納蘭蛛,歐元青等人遇難的消息,雖然未必會相信是因為蕭陌所為,但肯定會另派追兵,而下一次,就有可能是他親自出手了。

有著秘術殿殿主作為師傅的蕭神劍,這幾個月中,又該學習到何種秘技,能力?不得不令人忌憚。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還是先處理掉郭海,唐文濱,納蘭蛛等人身上自己遺留的痕,確保不會被人發覺為好。

至於那頭千年寒螭,根本不是現階段蕭陌所能對付的,所以雪峰之頂根本不用多想,等自己成為內院弟子,或有另外的機會再說。

而且,它的存在,也是對納蘭蛛,歐元青,尤其是小擂台榜弟子藍無心等人遇難的一種明證。

如果在這段時間內,有人探查到納蘭蛛,歐元青等人隕落的消息,查到此處,也只會以為是納蘭蛛,歐元青等不小心惹怒了峰頂上的那頭千年寒螭,牽扯不到蕭陌身上。

所以,它的存在對於蕭陌而言,短時間內反是必要,至於以後,那就是另說了。

想到此,蕭陌再不猶豫,回頭望了一眼峰頂千年寒螭棲身的冰湖,然後直接來來郭海,唐文濱死亡之所,將自己遺留下的一些痕全部抹除,尤其是地上震碎的青鐵劍,一片不少的撿起收入儲物袋,另找機會毀去。

原地,他只留下大量殘屍碎塊,血沫痕,都是千年螭龍所留。

至於他們的屍身,的確能看到蕭陌出劍的痕,但可惜,都被千年螭龍吞入腹中,查詢不到半點了。

隨後,蕭陌一路往下,又來到歐元青,納蘭蛛死亡之所,同樣抹去他們身上可能遺留的自己氣息,只剩下被螭龍殘暴毀屍過的現場,再一次來到山底下藍無心與千年螭龍大戰之地。

讓蕭陌驚喜的是,在雪地中,他竟然發現一隻遺落在地的灰色儲物袋,巴掌大,上面有一個個細小的褶子,如同補叮

這是百衲袋,中等儲物袋,比蕭陌身上的低階碧鱗袋要強上許多,也貴上許多,明顯是屬於藍無心所有。

納蘭蛛,歐元青身上的儲物袋早已隨著他們的屍身,被千年寒螭一起吞入了腹中,什麼也不剩下,這藍無心的,為什麼卻保留了下來?

蕭陌先是微愣,不過隨即就想明白了過來,大喜過望。

毫無疑問,納蘭蛛,歐元青兩人,只是一路奔逃,根本沒有經過戰鬥,就被千年寒螭吞入腹中,懸腰的儲物袋自然入了龍口,但藍無心不同。

他最後關頭,可是瘋狂爆發血燃術,與那頭千年寒螭戰鬥了許久,打得驚天動地,即使最後不敵,也是明顯經過一番苦戰。

而他的儲物袋,明顯是戰鬥中不小心撕落,掉落在地上的,這才沒有毀於龍口,最後被蕭陌撿到,便宜了他。

百衲袋內部的空間足有三丈見方,在外面的售價需要十二萬銅晶一隻,而蕭陌身上的碧鱗袋則只有一丈見方,要價僅有一萬五,相差了足有十餘倍之巨。

蕭陌撿到,自然毫不猶豫收入懷中,等回頭有空的時候再整理,然後把原地藍無心遺留的一些痕弄亂,作出與千年寒螭大戰不敵,身死道消的戰場,這才身形一動,頭也不回,化為一道極光白影,朝著靈武山脈更深處疾馳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