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二十二章、冰玉玄王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二章、冰玉玄王掌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藍無心儲物袋中遺留下的東西,明顯比郭海,唐文濱兩人要多的多了,而且珍貴物品比比皆是,難怪他需要用一隻中品儲物袋來裝,普通的低階儲物袋還真不夠他使用。

蕭陌草草整理了一下,首先剔除其中那些對他沒用的東西,比如藍無心的換洗衣物,準備的進山食糧,和外院弟子身份令牌等。

蕭陌將其划拉到剛才放郭海,唐文濱這些雜物的地方,準備等會找機會一起處理掉,這才打量剩下那些物品。

首先,就是一黃一綠兩隻錦繡布袋。

蕭陌打開黃色的那隻,發現裡面儲存著大量銅晶,一共竟有十二萬之多,顯然加入至道學宮的四年時間,藍無心不止留在山門,肯定也外出狩獵過,這些銅晶就是他外出所獲。

隨即,蕭陌再次打開那隻綠色的錦繡布袋,發現果如他所料,裡面存放的全是功勛幣,有常見的功勛鐵幣,還有上一次在珍瓏殿蕭陌才見到的功勛銀幣,更有一種蕭陌從未見過的金色貨幣。

這種金色貨幣,呈現赤金顏色,圓形,上面雕刻著一個模糊的人物畫像,應該是至道學宮的始祖。

雖然蕭陌沒有見過這種金色貨幣,但也不難猜,這應該就是比功勛鐵幣和功勛銀幣更高一級的功勛金幣了。

鐵幣刻花草,銀幣刻猛獸,金幣刻人形,分呈淡紅,淡銀,赤金等顏色,一銀幣等於一百鐵幣,一金幣等於一百銀幣,也就是一萬鐵幣。

蕭陌細細數了數,發現這綠色錦袋之中,以銀幣居多,足有一百五十多枚,相當於一萬五千功勛,鐵幣兩千多枚,是兩千功勛,而金幣則最少,只有四枚,但這四枚,卻比其他所有銀鐵幣都更貴重,因為共相當於四萬功勛。

一共是五萬七千多功勛。

「嘶1見到這一幕,蕭陌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這些新晉外院弟子,連每月一百功勛鐵幣的配給都要被人剋扣掉一半,弄點功勛幣難上加難,但這藍無心一人,竟然輕易就積攢下來五萬多功勛幣,簡直駭人聽聞。

不過隨即,蕭陌也苦笑。

這就是身份、地位的不對等,產生的錯覺,其實五萬多功勛幣並不多,仔細一想就明白,一瓶小定魂丹就價值一千功勛幣,五萬七功勛,也不過就能換幾十瓶小定魂丹而已,算得了什麼?

更不要說,像藍無心這個級數的弟子,小定魂丹已經不適合他使用,逍遙境六重巔峰,也就是逍遙境中期巔峰,距離逍遙境後期只是一步之遙。

適合逍遙境中期修士服用的丹藥應該是中定魂丹,一瓶就要兩千功勛幣,藍無心這點功勛最多也就能兌換二三十瓶。

一瓶六粒,若奢侈一點,每天一粒,三十瓶也就夠藍無心半年所用,哪怕省一點,兩天一粒,三天一粒,一年多下來,也差不多耗費完畢了。

更不要說,其實到逍遙境中期巔峰,哪怕是中定魂丹也產生了大量抗藥性,這個時候,如果服用大定魂丹效果更好,但大定魂丹的價值更貴,可是需要四千功勛幣一瓶。

所以窮文富武,沒有足夠的身家,想要快速的修鍊,其實根本就是無稽之談。哪怕如藍無心這等小擂台榜上的精英弟子,也不過勉強維持日常修行而已,想再奢移一點都辦不到。

再說,修行修行,並不是光有丹藥就足夠的,功法,秘術,材料,武器,樣樣都需要功勛,而這些,可是都比丹藥更昂貴,更可怕的,想要置換一兩樣,還得節省平時丹藥的用量。

想要不存掣肘的修鍊,在每個階段都用最好的資源來提升實力,即使那些長老的親傳弟子,都未必有這個可能。

也只有靈州之外,東玄域的一些頂級世家,超級學宮之中,一些無上天驕,或許有這個財力。

而他們之所以能如此,也是因為整個世家,學宮,給他們寄予太大希望,將資源大大傾斜到他們身上,他們豐,則其餘弟子瘠,若不是有絕對的身份地位,其他弟子也怨言的。

所以每一名強者的崛起,都伴隨著大量資源的消耗,藍無心這種小擂台榜弟子,在蕭陌等眼中高高在上,在整個修行界中,其實也不值一提,不過拚命向上爬的普通人而已。

收回心思,蕭陌再看向自藍無心儲物袋中倒出的其他物品。

一堆深暗不一,質量不等的心魔石,十數株品質參差的各類靈草、礦石、凶獸材料,七隻種類不同,造型各異的大小丹瓶。

除了這些之外,蕭陌在其中,居然還看到大量堆積在一起的晶瑩圓珠,一顆顆光明剔透,散發著蒙蒙寒氣,只是初一接觸,居然就引動蕭陌體內的冰魄心經在快速運轉。

蕭陌微感驚訝,繼而就不由大喜。

這些晶瑩圓珠顯然不是凡物,只怕是某種冰屬性奇寶,專門供修鍊冰屬性功法的人吸收的,蕭陌目前修鍊冰魄心經正到瓶頸的時候,這些散發寒氣的冰珠來得恰到好處。

只不過讓蕭陌奇怪的是,難道這藍無心也修鍊有某種冰屬性功法?不然何以會收集如此多的寒屬性冰珠……

如果不是心有重用,普通人是不會花大代價,費時間去收集這些東西的。

接下來的發現,讓他證實了自己的猜測。

靈草,礦石,凶獸材料,乃至就是心魔石,丹瓶,一堆寒氣冰珠,都不是藍無心儲物袋中最珍貴的東西,最珍貴的物品,反而是一隻手套,兩本古冊。

這隻手套,通體呈冰藍顏色,不斷往外散發矇濛霧氣,看模樣,是絲質,觸手冰涼,摸上去滑滑的。

蕭陌仔細打量了一會,再經經驗辯認,最後確定,這應該是一隻黃級中階手套,是專門給修鍊手上功法的人使用的特殊武器,既然在藍無心的儲物袋中沒有看到其他武器,這可能就是藍無心的獨門武器了。

這個發現,讓蕭陌頓時有所猜測,而接下來那兩本古冊,不但證實了蕭陌的猜測,更讓他大為欣喜起來。

這兩本古冊,其中一冊暗紅,名字叫『火涌金蓮』,蕭陌打開一看,發現竟然是一冊藍無心不知從何處所得的古老煉丹手法,蕭陌對煉丹術毫無所知,也沒有什麼興趣,直接將其扔到一邊。

但另一本古冊,顏色深藍,竟然是一本罕見的掌法類秘笈——『冰玉玄王掌』。

一般而言,很少有修士儲物袋中會隨身攜帶功法秘笈之類的物品,尤其是學宮之中的修士,傳承功法都是通過傳承柱,或手抄本,學會即棄。

這樣做,一方面是防止功法秘笈泄露出去,一旦有門下弟子在外隕落,別人搜尋儲物袋,不會得到他們的功法;二也是因為,一旦學會,基本就沒什麼必要再留存著秘笈在身上了。

不管是學宮還是世家,都有一定的規矩,對於秘笈,傳承之類的東西看得很重,通過傳承柱學習,根本沒有秘笈留存,所以不怕外泄,就算是通過手抄本,一旦記熟,都要求立即毀去,不留痕。

像蕭陌,明明學習過香木功,日月明經,冰魄心經等功法,但他身上,也是一本秘笈都沒有的,在郭海,唐文濱儲物袋中,也找不到他們修鍊的功法,皆是此理。

而藍無心這等學宮弟子,對這種規矩更不應該不知,若他學習的是學宮之內的功法,理應也不例外,所以他之前對付千年寒螭時,施展的身法『空蟬身法』,爆發秘術『血燃術』,在他的儲物袋中都尋不到相應秘笈,顯然是毀去了。

但為何,他卻偏偏留下了這樣一本『冰玉玄王掌』?

蕭陌猜測,唯一可能,就是這本秘笈,並非他在學宮之內獲得,而是在外界得到的。

越是世家,學宮之中出來的弟子,越難在他們儲物袋中尋到相應的傳承之物,但也有例外,比如散修,或一些頂級強者。

為何如此說?

因為很簡單,散修想得到一本秘笈,十分困難,一旦得到,視若珍寶,輕易是不願毀棄的,即使學會,有也會一直留著,想傳承給後人。

而頂級強者又不同,他們自恃實力,根本不怕有人貪圖他們的秘笈,而且能被他們珍藏的秘笈,大多十分深奧,珍貴,和蕭陌,藍無心等現在學習的這些基礎秘笈不同,短時間內,別說練習,大成,就是記熟,甚至入門都很難。

越是這種時候,他們就越需要保留秘笈,時時留在手中研究,鑽摩,可能數十年不得寸進,甚至根本看不明白秘笈上記載的內容,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這種時候,如果你要他將秘笈毀棄,估計對方直接視你為瘋子,生死仇敵,要不死不休了。

所以簡而言之,有背景,有傳承,規矩森嚴的世家,學宮弟子,一般不會在儲物袋中保留所學秘笈,但散修,一些頂級強者,得到的不管是普通,還是珍本原籍,都不會輕易毀去,而是一直保留,直到送人,或者學會,另藏他處。

藍無心儲物袋中,他所學的各種功法無一痕,偏偏保留這部冰玉玄王掌,若非他上手初得,應該就是來自外界了。

但結合之前看到的那黃級中階冰蠶手套,就能知道,藍無心修鍊這冰玉玄王掌應該不短時間,不是上手初得,不然不會與之相匹配的手套都準備好了。

蕭陌翻開這本深藍秘笈,發現這本冰玉玄王掌,也是講求吸收寒氣,外放傷敵,不過和他的冰玄指不同的是,這冰玉玄王掌威力要強得多,修鍊難度也大得多,難怪藍無心會在儲物袋中,積存那麼多寒氣冰珠,顯然就是為修鍊這冰玉玄王掌所用,不過現在全部便宜了蕭陌。

有那些寒氣冰珠,蕭陌吸食其寒氣,冰魄心經能快速進階,估計到小成後段,甚至小成巔峰,都不是難事,不過想達到大成之境,應該還需要一定機緣。

而冰魄心經進階,他的冰玄指威力自然也會隨之提升,只是這冰玉玄王掌,到底要不要修習,蕭陌一時卻有些為難。

一旦修鍊,極有可能暴露他與藍無心等人的死因有關,引發大禍。

畢竟這冰玉玄王掌,顯然不是普通功法,只怕到藍無心手中很久了,看他平常用的武器只有那隻冰蠶手套,顯然這冰玉玄王掌是他的招牌功法,不會沒有在人前使用過。

一旦蕭陌展露出這種特質性非常明顯的功法,想不讓人懷疑都難。

但如果不練,又有些可惜。

這冰玉玄王掌極有可能是虛級極品功法,而且不是普通虛級極品,不然不值得藍無心如此重視,當作看家絕技來修鍊,更以之作為主攻方向,連武器也要與之匹配。

作為小擂台榜上前十的弟子,藍無心能學習到的各種功法,心元技,明顯不是凡品,像他之前展露的空蟬身法,血燃術,都是虛級極品,卻也不如這冰玉玄王掌受重視,兩者對比顯而易見。

這冰玉玄王掌,即使在小擂台榜前十的藍無心眼中,也是無比重要的。

若蕭陌修鍊成冰玉玄王掌,配合冰魄心經,冰玄指,可能能發揮出的威力,還要沒有冰屬性功法與之相匹配的藍無心之上,可以大大提升蕭陌的攻擊手段,之前面對唐文濱時,也不會那麼束手無策,只能靠靈魂感知力來致勝了。

想到此,蕭陌猶豫了一會,患得患失,不過很快,他還是面露堅毅之色,學,不但要學,而且要好好學。

既然可以極大的增加自身的實力,不學豈不浪費?只要不在人前施展,在這靈武山脈深處,在生死危機之刻,這冰玉玄王掌,說不定都是翻盤的希望。

這樣一想著,蕭陌再不猶豫,將冰玉玄王掌收入百衲袋中,等有時間好好研究一番,現在還不是時機。

他打量著那些寒氣冰珠,以及那隻冰蠶手套,眼神閃爍不定。

寒氣冰珠自然是及時之雨,他不會捨棄,那隻冰蠶手套,卻比冰玉玄王掌更加危險,即使它高達黃級中階,比蕭陌自唐文濱身上得到的那柄寒鐵劍還要高上一階,但蕭陌卻不敢留之使用。

不用問也明白,冰玉玄王掌蕭陌練就練了,只要他不使用,沒有人查得出來,但這冰蠶手套不同,一旦有人執意要查蕭陌的儲物袋,他給還是不給?

給,就必然暴露,不給,也要引人懷疑,這隻東西,留之可是大患,哪怕是再小心,也有可能被人發覺。

最終,蕭陌搖了搖頭,還是將其扔入了儲物袋中。

罷了,既然留下了冰玉玄王掌,留一隻冰蠶手套也沒有什麼,不過還是要找機會,看是否能脫手,若有機會,自己去一趟外面的坊市,將之置換成其他冰屬性的武器,同樣可以作用於自身。

這樣想著,最主要的幾件物品已經紛紛處置完畢,蕭陌目光落向最先看到的那些物品。

目光一動,落到一隻被寒冰玉盒嚴嚴實實封存保護的奇怪綠色小草上,蕭陌這才發現,自己一直以來,忽略了他看起來最為普通的物品,卻極有可能,是極不普通的東西。

「這是?」

他伸手拿起那隻寒冰玉盒,目露訝異,帶著思索之色。

這種奇怪的靈草,他還真的從未見過,即使是學宮百誡之中,也沒有與之相關的圖樣記載。

ps:第二更。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眾號appxsyd按住三秒複製下載免費閱讀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