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二十三章、初探玄火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二十三章、初探玄火鼎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不過,沒有見過,不代表蕭陌就沒有基本的鑒別能力。

這隻綠色靈草,模樣奇特,僅生一葉,葉片如劍,上面流動著濃烈的靈氣波動,哪怕隔著一層玉盒,蕭陌也能感受得清清楚楚。

能有如此強烈靈氣波動的靈草,蕭陌敢肯定,絕非尋常藥草可比,只怕都不止灰階,至少是綠階,甚至在綠階中,也屬極品。

「只怕是綠階頂級靈草,有極小可能,接近黃階。」蕭陌暗暗有些驚嘆的想。

他沒有料到,藍無心手中,除了寒氣冰珠,冰玉玄王掌等稀有之物,居然還有這麼一隻珍稀靈草,只怕價值絕對不凡。

現在不知道,等回到學宮之後,倒是要好好查詢一番,看看其具體有什麼功用,屬於什麼品階。

當然,現在蕭陌只能連其帶玉盒一起扔入儲物袋中,在不清楚它擁有什麼具體功效和品階之前,蕭陌是不會亂用的。

畢竟靈草也分種類,有些對人有益,有些卻可能對人體有害,不能亂用。

不過除了這株綠色靈草,其餘靈草倒是稀鬆平常,沒有稀有之物。其中大半蕭陌能分辯出來,其中三株應該屬於綠階,價值不菲,其餘八株則只是灰階藥草,沒有多大價值。

那三株綠階靈草應該是藍無心私人珍藏,不可能是他一時得到的,而那些灰階藥草則有可能是他入山這段時間,沿途所得。

這些東西都對蕭陌沒什麼用處,回程之時自然要處理掉,全部換成功勛幣。

至於那些礦石,凶獸材料,蕭陌草草翻看了一番,也沒有什麼貴重之物,明顯也是隨手偶得,同樣只有換成功勛幣的份,蕭陌也懶得細看,一股腦收入儲物袋中,目光隨即落到那堆心魔石上。

藍無心身上擁有的心魔石,品質可比蕭陌等擁有的那些劣質心魔石強多了,數量也要多上一些,共有九塊。

其中五塊,應該是他自己打通心魔塔所得,另外四塊,則不知從什麼渠道弄來的了,可能是從珍瓏殿購買,也有可能是從其他弟子身上搜羅得來。

心魔塔只有第一次通關時才有可能掉落心魔石,第二次再打通同一關數是沒有獎勵可言的,不然別人天天去打第一第二層,心魔塔也應付不過來。

所以,以藍無心的實力,最多打通心魔塔第五層,得到五塊心魔石,後面哪怕他打再多次,除非他能通關心魔塔第六層,否則也不會有的新的心魔石掉落的。

想到此,蕭陌倒是有些嘆息,這藍無心的實力毫無疑問是極強的,逍遙境六重巔峰,其實已經有很大概率直接通關心魔塔第六層,成為內院弟子。

如果他肯付出一層修為的代價,施展血燃術,通關心魔塔第六層、甚至第七層都穩穩噹噹,不過他顯然不願付出如斯代價,不然成為內院弟子,也不會那麼渴求玄武定魂丹,最後死在蕭陌手裡。

時也命也,世事就是如此,不過蕭陌也理解。

畢竟人除非生死危急之刻,否則一般是沒人願意用這種手段來提升地位的,因為地位有了,實力卻降了,得不償失。

人想要更好的地位,是為了獲得更多的修鍊資源,而想獲得更多修鍊資源,也不過是為了更好的提升自己的實力。

修行之路猶如逆水行舟,所有人都是求升求進,卻沒有人願意求降求退的,想從逍遙境五重巔峰提升到逍遙境六重巔峰,藍無心不知花費了多少歲月,吃上多少苦楚,現在讓他將本來就唾手可得的內院身份,變成自身修為降下一重,那他肯定是不願意做的。

不過這些都跟蕭陌沒有什麼關係,他將那九塊心魔石拿起看了兩眼,發現其中八塊都是和自己等人一樣的劣質心魔石,不過其中有一塊,黑亮許多,其中還帶著一絲紫色,呈現魚眼形,竟然是一塊下等心魔石。

這種心魔石也不知藍無心從哪裡得來,其一塊比起藍無心另外八塊加起來,都要珍貴得多了,但現在,自然都落到蕭陌手中。

除了這些之外,藍無心儲物袋中倒出的東西,最後就只剩下兩物。

七隻丹瓶,一本暗紅古冊,《火涌金蓮》。

蕭陌先是打開那七隻丹瓶,分別倒出一粒丹藥來嗅了一下,發現其中大多是定魂丹,其中尤以中定魂丹居多,一共有三瓶,小定魂丹略少,只有兩瓶。

至於剩下的兩隻丹瓶,一瓶裝的是回氣心丹,這是一種二品回氣丹藥,屬於恢復治療類,可以恢復戰鬥中損耗的心元氣,重新恢復戰鬥力,另一瓶則是一瓶解毒丹,顯然也是為進山準備的。

無論是郭海,唐文濱,還是蕭陌,進山之時都沒有這些準備,這也就是新晉弟子和老牌弟子的區別。

像藍無心這種,混跡靈武山脈久了,才是真正適合遊走在叢林中的狩獵者,各種戰鬥需要的物品都有,而郭海,唐文濱,蕭陌這些,或許是沒有想到,或許是沒有資源購買,一旦遇上戰鬥中心元消耗過大,或中毒受傷,就無可奈何,只有退走,甚至可能喪命了。

毫無疑問,這些東西都是對蕭陌有大用之物,尤其是那兩瓶小定魂丹和三瓶定魂丹,一下子大大豐富了蕭陌的丹藥儲備。

現在他的小定魂丹足有四瓶,而中定魂丹也有三瓶,再加上那些寒氣冰珠,足以支撐他很長一段時間的修鍊所需了。

其餘回氣心丹和解毒丹,也是大有作用之物,補全了蕭陌進山考慮不周之憾。

想到此,蕭陌毫不猶豫地將其全部收入儲物袋之中,這才拿起最後一本暗紅古冊,《火涌金蓮》。

「煉丹術?」

蕭陌有些訝異的想,剛剛開始時沒注意,現在才有些反應過來,自己之前揣摩玄火鼎的功用時,不是正愁自己沒有一門煉丹術,可以讓自己探索一下玄火鼎的真正妙用嗎?

只是因為剛才這本火涌金蓮是和冰玉玄王掌放在一塊,所以蕭陌下意識忽略,將其扔在了一旁,現在看來,這本暗紅古冊倒也不是一無所用,說不定憑藉它,蕭陌還真能揣摩出點什麼東西來。

想到此處,反正閑著也是無事,蕭陌當即翻開這本暗紅古冊,細細閱讀起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小半個時辰過後,蕭陌這才合上古冊,臉上露出一絲訝異來。

「沒想到煉丹術也分如此多層階,而且種類爭奇鬥豔,一點不輸給心修修鍊的心元技種類。」

看過火涌金蓮之上的介紹,蕭陌這才知道,原來煉丹師,也是大陸上一種十分鼎盛的職業,在上古時期,甚至比之很多修士還要強大,尊貴。

而煉丹師的用處,便是可以將天地靈萃,匯於一爐,煉製出擁有種種神奇功效的靈丹來。

這些靈丹,千奇百怪,用處極大,有的能助人突破瓶頸,有的人能提升人的修鍊速度,有的可以驅毒避瘴,有的能回氣療傷,有的甚至能增加人的壽元,獲得某種奇異的靈體等等……

可以說,但凡只要人敢想的,煉丹師都能煉出,不過需要的各種資源也越發珍稀,所以很多煉丹師出門幫人煉丹,都是收取一定手續費,而材料則由客人自己出,越是名聲大的煉丹師,地位越是尊崇,也受到許多人的尊敬。

甚至,有些煉丹師甚至可以憑藉煉製某種特殊丹藥的能力,獲得許多強大修士的追隨,供奉,地位不可一世。

正因為煉丹術用處很大,近萬年來,煉丹一門也形成了諸多流派,這些流派各自鑽研一種或數種神奇的煉丹術,並將之分成了數個等階,初,中,高,頂,傳奇,五階。

而這門『火涌金蓮』煉丹手法,就是傳承自上古的一門初階煉丹術。

煉丹術的強弱直接決定了一名煉丹師的強弱,它涉及到煉丹師對於火焰的運用,對於藥效的理解,甚至對於精神能力的掌控程度,所以煉丹術越強的人,能煉製出的靈丹自然效果越好,品階越高。

所以在煉丹界中,每一門煉丹術都珍貴無比,比之一些強大的心元技,心元功法,在心修心目中的地位,還要珍貴。

火涌金蓮作為一門上古遺傳下來的煉丹術手法,即使只是一門初階煉丹術,也是珍貴無比的,不知道這藍無心從哪裡得來。

在蕭陌這種心修眼中,作為儲物袋中同時發現的兩本古冊之一,火涌金蓮自然是比不上冰玉玄王掌的,但如果在某些煉丹師看來,估計十本冰玉玄王掌,也不及這本先前被蕭陌棄之如敝履的這門煉丹術珍貴。

畢竟像火涌金蓮這種上古煉丹術,早已失傳得差不多,發現一門就是一種幸運了。

看到此,蕭陌反而有了些興趣。

以前他對煉丹這一道一無所知,自然不明白其中的珍稀,但現在看到這上面對於煉丹一門的介紹,卻覺得也不失為一種有效的輔助之法,古人以法煉丹,也有人以丹成道,這都不是沒有先例的。

所以,他再一次打開這本火涌金蓮,重新觀看起來,不過這一次卻比上一次細緻許多,而且也真正融入到了煉丹術的領域當中,琢磨其手法,研究其內容。

再過半個時辰之後,確定已經完全將其記熟,蕭陌也沒有將這本古冊毀去,余青葯作為煉丹世家的傳人,或許同樣會對這本煉丹古冊感興趣,下次見面帶給她。

而現在,是時候運用煉丹法,來試試這玄火了。

想到此,蕭陌一揮手,原本已經被他收入儲物袋的那尊火紅小鼎再一次浮現而出,一股幽幽的赤炎之氣瀰漫開來,蕭陌之前只覺尋常,這一次卻覺親切熱烈了許多。

他運轉一股心元氣,包裹小鼎,使其憑空懸浮在他面前三尺左右,隨即,默念火涌金蓮的煉丹手法,雙手掐決,陡然連續揮出十餘次。

「嗤1

只見虛空之中,包裹火紅小鼎的那些心元氣陡然同時爆炸開來,然後化為一層幽幽的紅焰,包裹鼎身,紅焰變幻,竟然呈現出一隻只金色蓮花的虛影。

金蓮托鼎,熱力不斷釋放,小鼎漸漸變得通紅,鼎上的花紋變得模糊越來,顏色也越變越深。

而蕭陌不斷的將心元力從經脈中抽出,向著火紅小鼎環繞而去,隨著小鼎的顏色越變越深,蕭陌的心元氣消耗也越來越快,即使以他逍遙境三重的心元氣儲量,竟然也不過支撐了短短片刻間,便即呈現不支之狀。

見此,蕭陌靈光一動,心神力運轉,頓時一隻藍色丹瓶從儲物袋中重新飛出。

這便是之前從藍無心儲物袋中搜尋到的那瓶二品回氣心丹,現在正好發揮作用。

想到此,蕭陌毫不猶豫,一隻手維持玄火鼎的運轉,另一隻手隔空一拍,頓時拍開瓶塞,將其中一粒淡藍色丹藥攝取過來,納入口中。

隨著回氣心丹的入口,蕭陌頓時只覺一股瓊漿玉液順著喉嚨滾下丹田,所有剩餘的心元氣一遇這股藥力,頓時引爆,然後炸烈為一股淡藍色的煙霧。

煙霧瀰漫,慢慢墜落下來,重新化為冰藍色的氣體,而且數量增加了許多,這就是回氣心丹的作用了。

不過,那火紅小鼎卻彷彿一口無底洞,足足一個時辰過去,蕭陌已將藍無心遺留下的回氣心丹消耗近半,但那鼎仍無任何變化,似乎依舊只是一具普通丹鼎,除了顏色變深一些,鼎上花紋模糊一些,再也看不出什麼異常來。

這讓蕭陌不禁有些猶豫起來,看這模樣,此鼎明顯就是一具普通丹鼎,那瓶回氣心丹可是得來不易,蕭陌之後很短一段時間都未必會回返學宮,如此一來,即使他現在身懷不菲功勛幣,也沒有途徑去購買,用完可是即沒的。

想到還要在這靈武山脈深處待上數個月之久,這一瓶回氣心丹明顯更加珍貴,即使蕭陌擁有強大的靈魂感知力,可以提前規避許多危險,終究有些危險還是難以規避的,如果沒提前發現的危險遇上,到時候,這種回氣心丹可是一粒千金,價值無量,那時侯就是保命的底牌。

甚至,哪怕沒有那種時候,擁有一瓶回氣心丹在手,以前蕭陌感覺有些吃力的凶獸,現在也可以勉強一博,他在這靈武山脈深處的生存能力就會大漲。

到底要不要就因為一個猜測,就將其全部耗損在這,蕭陌有些猶豫。

不過想到反正已經消耗過半,就此收手,前面那些損耗的部份卻是等於白白浪費了,想到余青葯應該不可能欺騙自己,蕭陌終究還是一咬牙:「再堅持三個呼息,三個呼息后,如果玄火鼎還是沒有變化,自己就此罷手不幹了。」

想到此,他再不猶豫,左手一招,又是一粒回氣心丹入口,化為大量精純心元,流通四肢百脈,然後再次匯聚於右掌,朝著那虛空懸浮的火紅小鼎籠罩而去。

金蓮升溫,金光爛燦,無數赤紅的火焰在小鼎周邊跳躍騰飛,當藍無心遺留的回氣心丹丹瓶中,只剩下最後五粒的時候,玄火鼎的異變終於出現了。

如果您發現章節內容錯誤請舉報,我們會第一時間修復。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大書包小說網新域名dashub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