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一百三十章、青山鎮,春易谷,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青山鎮,春易谷,中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也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綠色越來越是稀淡,最後,那紅衣修士竟然將蕭陌重新帶回了綠洲外圍,接近沙漠的地界了。

蕭陌見狀,停下腳步,打量了不遠處的土黃色沙丘一眼,看似疑惑地道:「閣下,是不是走錯路了?」

「呵呵……」

那名紅衣修士轉過臉來,原本溫和善良的表情瞬間不見了,他望著蕭陌,冷笑一聲道:「終於發現了么,不過很可惜,這裡已經超出五十里範疇了,年輕人,要怪就怪你命不好,為什麼偏偏問到我『毒郎君』吧1

說到這裡,他竟足步一踏,衣袂帶風,一拳挾帶赤紅炎勁,徑直朝蕭陌攻擊而來。

然而,見到這一幕,蕭陌不但不顯驚訝,反而似笑非笑:「果然……還是被我猜中了么?

說完,身形一動,只是微微側了側身子,竟然就避過了紅衣修士這一拳,然後左手一托一卸,紅衣修士的肘關節瞬間錯位,然後蕭陌再一掌,直接擊中在他頸側部位,紅衣修士就毫無反抗之力的,軟綿綿倒在了地上。

片刻之後……

沙丘之上,紅衣修士雙手俱被反綁,被蕭陌扔在炎熱滾燙的沙漠之上。他居高臨下,望著那名紅衣修士的臉,淡淡地問道:「說吧,你是怎麼發現我不是客商,從而把主意打到我身上的?」

也難怪他好奇,在進入星羅布泊之前,他可是特意花一百銅晶,從一隻遠道而來的商隊那裡換了一套走商人常穿的白袍,就是為了隱藏身份。

沒想到剛一進到這裡,隨便找個問路的人,便能把他的真身看破,這就令他驚訝不已了。

如果不是這位『毒郎中』小覷了他的實力,最後的結果不言而喻,極有可能便是他被帶到這沙漠中,隨手擊殺,再棄屍荒野,而身上的一切財物,也全被那紅衣修士掠去了。

但現在一切反過來,自然是由蕭陌做主,這也是他明明早已發現那紅衣修士的不對勁,卻依然膽敢跟上來的原因。

那紅衣修士聞言,不由一臉苦笑,然而現在命懸人手,不得不答。

只聽他道:「公子雖然故意穿上一身客商的衣服,喬裝打扮了,但你有見過孤身一人,在這沙漠中行走的客商么?而且你步履穩健,目蘊光華,一看就是修行之人,普通商客,可是沒有這樣的腳力以及眼神的。」

蕭陌聞言,這才知道自己的破綻出自何處,不由苦笑。

果然沒錯,自己行走修行界的經驗還是太薄弱了一些,原以為自己想得夠全面的了,但最終還是發現,原來是自己想多了。

為隱藏身份,只想到要換一身裝束,來矇騙別人的眼睛,卻忘了,像自己這樣,穿一身行商袍,卻孤身一人到處溜達,到底有多不倫不類,更容易引起別人的懷疑。

最重要的是,自己還冒然上前,向別人尋問春易谷怎麼走,一般客商,可是不會有這般舉動的,那紅衣修士能懷疑到自己,實在再正常不過,不懷疑才有鬼。

所以自己的行為,在那些江湖小白眼中,可能還看不出什麼,但在那些真正常年行走在黑暗地域的邪魔兩道人士眼中,卻處處皆破綻,處處皆漏洞埃

「領教了。」

蕭陌也不以為意,經驗都是積累出來的,沒有誰一生下來就什麼都會。

經此一事,日後他行事自然小心些,而現在,反而是他來套消息的好時刻了。

想到此,他雙目微眯,望著那紅衣修士道:「我不相信你們誰都敢惹,畢竟來參加春易谷的修士那麼多,其中不乏高手,自然也有隱藏面目,遮掩身份的,你為什麼不敢去找他們,而找到我的頭上?」

聽到此語,紅衣修士道:「其實很簡單,但凡同道中人,必都知道規矩,除非第一次來,而又沒有什麼人引見的,才會莽撞問路,一無所知,我們宰的,便都是這樣的肥羊。」

說到這裡,他頓了一頓,面上露出一絲羞之色,才再次開口說道:「公子請看——」

紅衣修士的頭努力昂起,指向綠洲中那些略現略現的那些人影,開口道:「春易谷有春易谷自己的規矩,但凡前來參加春易谷的修士,都會在進入市鎮的時候,從門口的牌坊下花一枚銅晶,購買一塊黑色的令牌,那便是入谷令。」

「這入谷令誰都能兌換,但只有熟悉這裡規矩的人才能知道此事,也表示遵重這裡的規矩,在春易谷大會期間,誰都不敢放肆。沒有這種令牌的人,就算當天你到了春易谷下,也是無法進入的,因為你遊離於這裡的規矩之外,在春易谷看來,就是不受歡迎之人。」

「原來如此。」

蕭陌這才明白過來,他朝綠洲之內打量幾眼,果然發現自己之前忽略的這個細節。

只見除了寥寥一些商隊人士,大部份修士腰間,的確懸挂著一枚黑色令牌,就是有些和他一樣,不願暴露面目,要麼長袍罩體,要麼黑巾覆面的人,腰間也能看到這種令牌,隨風招展。

看明白了之後,蕭陌這才回過頭來,目光眨了一眨,忽然笑著問道:「這入谷令,我相信你身上一定有吧,借我看看——」

說完,也不待紅衣修士同意,直接伸手在他腰間摸了兩下,然後很快找到一隻碧綠色的小袋,正是那名紅衣修士『毒郎君』的儲物袋。

蕭陌直接抹去他留在儲物袋上的心神印記,然後將自己的心神注入其中,打開一看,瞬間發現一塊二指長,通體黑色的令牌。

這令牌非金非鐵,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製成,拿到手通體冰涼,令牌背面,則有一個紅色的『易』字,十分古老,透露出一股蕭殺的氣息,蕭陌頓時便明白,這應該便是春易谷的入谷令牌了。

見到此,蕭陌毫不猶豫的將其收入自己的儲物袋中,無視那紅衣修士幾乎要殺人的目光,連他的儲物袋也一併塞到了懷中,這才笑眯眯地,繼續打量那名紅衣修士。

那名紅衣修士自然是恨欲狂,然而此時命懸人手,雖然恨得牙痒痒,卻硬是不敢發作,反而只有賠笑道:「但凡持有這種令牌的人,便代表受到了琴宗大人的庇護,即使修為再低,也是沒人敢動手的,見到都是繞道走。」

「而其餘的人,只要不靠近春易谷五十里範圍內,便可以隨意獵殺,這也是星羅布泊的規矩,給我們這些刀口舔血的人一碗飯吃,所以我才將公子引到這裡來,恰好距離春易谷已經有大約五十里遠,所以不算犯規,是小人豬油蒙了心,那點家當便全當給公子一個壓驚錢,還請公子饒小的一命,以後作牛作馬,一定報答公子大恩。」

畏死是人之天性,看到這一幕,蕭陌反而笑了。

「饒你一命,當然饒你,不就是殺我未遂么……既然這樣……」

就在紅衣修士臉上露出喜色,以為逃得一命的時候,蕭陌陡然一揮手,「唰」,冰藍色的氣勁覆蓋整隻手掌邊緣,鋒利如刀,一切而過,削在那紅衣修士的脖子上。

「呃呃……」

那紅衣修士滿臉不甘,臉上還帶著驚恐,不敢相信的表情,但最終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腳尖在沙地上蹬了幾下,很快斷氣。

蕭陌收回手掌,一臉冷笑:「殺人未遂也是殺人,既然動手了,就不要怪我不留你後路,今日是我,以前死在你手中的,又有多少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