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三十一章、青山鎮,春易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一章、青山鎮,春易谷,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無怪乎蕭陌心狠,他心裡一直有一桿標尺,如果是過去沒犯過錯,偶然犯上一兩次的人,或可原諒。

但對於那些滿手血腥,只因時移事變,落到下風,才開始軟語求饒,滿臉可憐的人,卻從來不會手軟。

昔日,肯定也有很多人落到他們手中,那時,他們豈不也是同樣絕望,可憐,但最終,他們又饒過誰人?

「已所不欲,勿施於人。」

或許很多時候,即使連蕭陌也做不到這一點,但他卻盡量做到,該念的善,要念,該懲的惡,也必懲。

所以,套出自己需要的東西后,這人也就沒什麼留著的必要了。

處理了紅衣修士,又打開他儲物袋中的東西看了幾眼,把一些有價值的東西收起來,再把那枚入谷令牌懸於腰間,隨即蕭陌就轉身,大踏步走回綠洲,大搖大擺回到街上。

這一次,果然,雖然在蕭陌的靈魂感知中,仍舊有不少人在暗處窺視著自己,但目光明顯正常了許多,打量了幾眼,也就收了回去,不再顯眼。

蕭陌心中一笑,對那位『五指琴宗』殷千魂反而越發佩服了。

此人雖然是一位魔道修士,但行事其實更趨近亦正亦邪,他以一已之力建立起這星羅布泊,又訂立下這個規矩,即使幾十年過去,五指琴宗已經垂垂老矣,可他訂下的規矩卻沒有人敢輕易打破。

這,豈不是一種魄力嗎?

不過,如果隨著他逝去,這規矩是不是還能保持,蕭陌就不敢保證了。

或許,等五指琴宗徹底坐化,星羅布泊也會隨之星散,那維持了幾十年之久的春易谷交易大會,也會一朝風流雲散,被人遺忘,也未可知。

如果真是那樣,還真是有些可惜呢。

蕭陌默默地想道。

不過這些,顯然不是他該關心的事情,走回大街之上后,蕭陌這下學乖了。

他沒有人再找人隨意問路,而是盯住那些和他一樣,同樣身穿外袍,面罩黑嚼之士,只要他們腰間懸有令牌,蕭陌就跟在他們身後,漸漸的越走越遠,越來越多的腰掛令牌之人,從各個方向匯聚而來,朝青山鎮後面趕去。

在這些人中間,一身白袍的蕭陌不再顯得刺眼,反而如同水滴匯入大海,無人關注。

漸漸的,眾人越走越遠,已經距離青山鎮有一段不近的距離了,終於,前方出現一座青綠色的山谷。

山谷之外,用白石鋪地,谷口位置,有一塊削平的巨石,巨石之上,『春易谷』三個黑色的鳥篆,呈現在那裡,顯示出一種別樣的風韻。

旌旗招展,人來人往,一陣巨大的喧囂之音,撲面傳來。

蕭陌眼睛一亮:「終於到了么?」

順著人流往上走,漸漸,谷口越來越是接近,甚至從蕭陌的位置,已經能望到一條一眼望不到頭的長街,就從谷口一直朝里縱深,但蕭陌卻忽然停下了腳步。

不少和他一樣,第一次來到春易谷的其他修士,也停住了腳步,滿臉訝異,駭然的望向谷口一側。

那裡,有一座通體鮮紅的小小石林,石林中,亂劍如麻,而那些亂劍之上,掛著一顆顆或猙獰或恐怖的頭顱,有些已經風乾成骷髏,有些卻仍是血跡未乾,一滴滴滴到下方的劍身之上,呈現出一種凄艷的美感。

「這是?」

蕭陌渾身一涼,卻沒有收回目光,反而看得更仔細了。

終於,他看到那一柄柄斷劍之下,還掛著一塊塊小小的木牌,上面鐫刻著所掛頭顱之人的姓名,來歷,還有所犯為何,為何會掛在這裡。

「這些,竟然都是歷年來,觸犯春易谷禁條的人,最後全部被五指琴宗手下的衛士所擊殺1

蕭陌心中一驚,不由暗暗慶幸。

還好,他在進入星羅布泊之後,除了在沙漠之中處決了一個紅衣修士,其餘地方都謹小慎微,不敢有一絲逾越,不然,現在掛在這亂劍林中的頭顱,說不定就有他一份。

「戒劍林……」

至此,蕭陌自然不會猜不到這處劍林的名稱,戒劍二字,已經清楚明白的表達了它的意思,這就是一處處決所有違反五指琴宗禁令,在春易谷交易期間發生違規行為的人員,要麼就是以勢壓人,強買強賣,要麼就是不遵守規定,在交易大會時發生爭鬥,肆意動武……等等等等。

不管如何,只要掛在這戒劍林中的,無一不是窮凶極惡之輩,其中不少,更是整個靈州都赫赫有名的魔道巨梟。

可惜,現在他們一個個都只是一具具枯朽的頭顱,最終被人掛在這裡,任人圍觀,無情指點,下場凄涼。

而他們的作用,也很明顯,出現在所有人都要進入的入谷通道之上,就是為了提醒他們,在這裡,不管你是什麼身份,地位,來頭有多大,實力有多強,脾氣有多火爆,都要收起來,春易谷交易大會期間,一切遵循自願買賣,公平交換原則,否則……

這些人的下場,就是你的下常

戒劍戒劍,就是武力禁止的意思。

對此,蕭陌終於知道,為何很多黑道修士,會對這春易谷的規矩如此顧忌了,確實是不留情面,殘狠無情,但也維持了春易谷的發展。

不過,在春易谷大會期間,固然可能大部份人被這戒劍林嚇到,從而安份守已,不會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但出了星羅布泊,可就說不準了。

蕭陌可不相信,能來到這春易谷的,都是善良之輩,雖然現在因為有五指琴宗在上面壓著,沒有人敢亂來,但一旦交易大會上出現什麼真正的寶物,那些購買的人卻絕對會被人惦記。

五指琴宗雖強,終究只是一個人,雖然他也培養了一批忠心的手下去替他辦事,卻不可能遠離春易谷的範圍,五十里已經是他們的極限,再遠,也就辦不到了。

所以,真正的爭鬥,一般都發生在交易大會之後,一旦眾人遠離了星羅布泊,混亂才真正開始。

五指琴宗再強,也管不到整個流沙荒漠,所以,對於這種事,其實也在他默許的範圍,只要在交易大會期間規規矩矩就行。

出了青山鎮,你愛咋樣咋樣,有恩的報恩,有仇的報仇,殺人奪寶,荒野鬥爭,這些,都是在你來之前,就應該預知到的事情。

能來這春易谷的,大多都是黑道修士,行走於黑暗中,刀口舔血,又豈是真的守規矩之人?

所以,每年春易谷交易大會過後,這流沙荒漠中,不知要添上多少陰魂,埋藏多少枯骨,許多人死在這裡,也有許多人脫穎而出,聲名雀起。

所以這些,都是蕭陌要考慮的事情,但現在不但要考慮進入這春易谷后,應該該買些什麼,更要考慮,怎麼購買才會不引人注意,從而在交易大會結束后安然離開。

腦海中思緒電轉,表面上蕭陌卻慎定如昔,他最後打量了一眼那戒劍林中懸挂的眾多枯骨,然後收回目光,大踏步朝前走去,路過谷口時,朝旁邊值守的兩名黑甲衛士一揚腰間令牌,就順利得到通過,進入谷中。

而正式進入春易谷的蕭陌,即使有所預料,仍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

只見這哪裡是一座沙漠中心建立的山谷,分明是一座小型的城市,橫七豎八,十幾條街道縱橫交錯,古色古香,各種建築都有,亭台閣榭,高樓矮院。

無數人流在其中進進出出,而一條條長街之上,除了這些看起來比較高檔,珍貴的店閣之外,還有無數地攤,就地擺放,同樣有無數人在其中流連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