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一百三十二章、雪笠金衣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二章、雪笠金衣人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見狀,蕭陌順著人流,緩緩向前走,不過卻沒有急著出手,而是小心謹慎的打量著四周的人群,以及各個店鋪的環境,客流,還有周圍眾人的談話聲。

雖然表面上,這春易谷有人間境強者,『五指琴宗』殷千魂鎮壓著,沒有人敢亂來,但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戒劍林中懸挂了那麼頭顱,當初可也都是敢不守規矩的。

雖然最後他們付出了代價,但蕭陌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賭,所以,小心謹慎一些總是沒錯的。

先了解一下這春易谷各種貨物的大致分佈,具體價值,交換對象,也好為接下來的競價作一點準備。

十幾條長街各具風情,不過最中間的兩條,一橫一豎,分明是規模最龐大的,蕭陌就順著這條豎街繼續往前走。

四周秩序謹然,來來往往的人大多沒有露出真面目,和蕭陌一樣面蒙布巾,或是頭戴面具,軟笠這些,遮住了面容,辯認不出身份。

但對於他們的實力,蕭陌卻能感應到一二。

雖然因為之前神秘人的警告,蕭陌現在不敢刻意用他那強大的靈魂感知力去感應,但只要別人從他身邊走過,靈魂感知觸及之下,還是能大概判定一個範圍。

這些人,以逍遙境和齊物境居多,其中,還有少量養生境的存在……不過,他們的氣息帶著一種強橫的壓迫力,即使蕭陌感應到,也不由面色一變,急忙收回感知,錯身走開。

「高手如雲啊1

僅僅走出不過十餘丈,蕭陌心頭便受到了深刻的震撼,如他這樣,逍遙境四五重的小修士,幾乎不存在,最低的也是逍遙境七八重,甚至逍遙境巔峰。

而那些齊物境的人,更是如過江之鯽,如果不是來到這裡,蕭陌還真不知道,區區一個靈州,居然有如此多隱藏在地下的黑暗修士,簡直是駭人聽聞。

大多數人身上,都帶有一種邪惡,殘暴的氣息,和蕭陌這種世家,學宮出來的弟子身上氣息格格不入,這種氣息讓蕭陌隱隱有些不舒服,但卻只能壓制著噁心,默默忍受。

他明白,但凡能讓他感應到那種氣息的,必都是刀口舔血,常年行走於黑暗之中才能養成的,不過這春易谷本就是為他們而設,像蕭陌這樣的學宮弟子,反而是少數,或許也有,隱藏身份進入,但卻絕對是鳳毛鱗角,稀少得不值一提。

他們大多十分擅長於隱藏自己,即使以蕭陌的靈魂感知,也很難感應到,除非靠得極近,才能有一種模糊的感應,但也不敢肯定。

因為經歷了先前的事情,蕭陌不敢太過外放靈魂感知,更知道隨意探查別人是一件十分不禮貌,而且惹人注意的事情,所以大略將整條長街走了一圈之後,蕭陌就徹底收回了靈魂感知,直接朝著臨街的一間店鋪走了進去。

這家店鋪規模很大,建築得很是精美大氣,人流量也很多,蕭陌因為看到其名字,名叫『冰龍閣』,所以心有所感,這才進來。

然而,當他向店掌柜詢問是否有蘊含高品質寒氣的寒屬性寶物售賣時,對方卻搖搖頭,說這只是一家售賣秘笈的店鋪,沒有蕭陌所需的寒屬性寶物售賣,最終的結果讓蕭陌大為失望。

見狀,蕭陌不顧店掌柜的挽留,直接離開了冰龍閣。

秘笈他當然也有需要,甚至還是極其短缺的程度,但現在卻不是考慮它的時刻。

蕭陌來此春易谷,當務之急,是要先處理掉得自藍無心,郭海,唐文濱三人手中的冰蠶手套,寒鐵劍等礙眼之物,換取其他自己需要的物品,如更高品質的寒氣冰珠,回氣心丹,等等。

只有銅晶有剩餘,才會去購買秘笈,和其他一些輔助物品等,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看到冰龍閣的名字,他以為這是一家以售賣冰屬性寶物為主的店鋪,沒想到是自己想差,想到此,他不再優先尋購物品,反而徑直朝旁邊的一條小巷走去。

那裡,同屬於十幾條街道之一,不過是這十幾條街道中最小的一條,處在角落位置,規矩和人流量,都與外面這兩條縱橫闊道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如果是買東西,這些地方自然不是優選,但要處理東西,這些地方卻是再好不過。

不知道是不是和蕭陌有同樣想法的竟不在少數,當蕭陌來到小巷角落,一家看起來破落不堪的店鋪,卻仍有數人排隊,見到蕭陌過來,其中一人,還回頭打量了他一眼。

此人頭戴雪笠,一身暗金長袍,黑色的面紗遮住了面龐,隱隱露出一雙有些嗜血,鮮紅的眼睛,其中散發著強大的殺氣和暴戾,看得蕭陌心頭一凜。

「好可怕的眼神。」

蕭陌有心離去,然而此處卻是他剛才走過,看過的最適合出售物品的店鋪,因為這裡最不引人注目,想了想,蕭陌還是留了下來。

反正春易谷中不能動武,這名雪笠怪人也看不出自己的來歷路數,等處理掉幾件物品,自己快速離去就是。

只要及時混入人流,想必他也發現不了。

所幸,那人也只是回頭看了蕭陌一眼,隨即就收回眼神,繼續目不斜視的打量著正前方,蕭陌心頭微松,站在了他的身後,見他沒再關注自己,他卻有些好奇的打量了他的衣擺那眼。

那裡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身份標識,之所以引起蕭陌注意,原因很簡單,雪笠怪人那暗金色的衣衫下,沾染了一塊淡紅色的血漬,因為衣衫是暗金色的,這血漬十分黯淡,極不起眼,如果不是蕭陌眼神銳利,根本發現不了。

「此人進入春易谷前,竟殺過人,連衣衫都沒換就進來了1

蕭陌心頭不由再一次亂跳起來,任誰知道自己面前就站著一位絕世殺人狂魔,估計心中都不會好受,最重要的是對方也不知是沒察覺,還是知道了也不在意,就穿著這一身染血的衣衫進來,可想而知他到底有多瘋狂,可怕。

只不過,既然站在了這裡,如果規規矩矩還好,如果轉身就走,反而更引人注意,蕭陌只能強自平靜,忐忑不安的等待前面幾個人一一走進店鋪中,然後再出來。

盞茶時分后,前面的幾人都已離開,雪笠金衣人走入其中,這一次時間格外漫長,蕭陌隱隱看到,其在進入店鋪之前,手中曾拿出過一個血色的圓球,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片刻時分過,雪笠金衣人再次走出,手中的血色圓球已經不見了,掌心中卻托著一個鼓鼓囊囊的布袋。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再次打量了蕭陌一眼,那對血色的眼睛竟然詭異的笑了一下,隨即邁步離開,徹底在街口消失不見。

蕭陌站在原地,竟覺一陣冷風過境,久久沒有回過神來,直到店內傳來三聲竹梆輕響,明顯是店主人有些不耐煩,在催促了,他這才回神,急忙搖一搖腦袋,將剛才那個可怕雪笠金衣人的眼神從腦海中驅除,走了進去。

進入其中,蕭陌發現,這是一個十分簡陋的櫃檯,與外面也只用一道而布簾相隔,發黃的櫃檯上,幾樣物品隨意的堆放在那裡,一隻血色圓球赫然在目,不過卻放在最後方,似乎是所有物品中最受重視的。

蕭陌目光隱晦的打量了那血色圓球一眼,已經認出來,這就是剛才那雪笠金衣人拿出的物品,到底是什麼東西?心頭奇怪,但表面上,卻不敢表露出來,規規矩矩的走到櫃檯前坐下,然後掏出冰蠶手套,寒鐵劍,還有其他一些物品,全部擺放了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