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一百三十九章、禹炎,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九章、禹炎,上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蕭陌也知道,這概率有點校

如果那麼容易就將其補全,那這萬法閣也不可能將其擺在這裡了,靈級秘笈即使在這萬法閣中,估計也沒有多少本,每一本都很慎重,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

既然連『萬法閣』都得不到,那說明就算蕭陌,機會同樣不大,甚至比之萬法閣更校

不過,只要是有希望,總是好的,不是嗎?

機緣這種事情,誰能說得准呢?

當然,除了這些之外,最重要的是,就算不算其可能脫胎自上古秘笈,『九元爆脈術』,僅只這殘本,已經有足夠的理由,讓蕭陌心動了。

所以,他只是掃視了一眼下方的價格,發現標籤上所寫的是『七萬銅晶』之後,心中不由一松,立即毫不猶豫地拿起它,朝身後的綠衣少女道:「我就要這本了,交易吧1

「好的1

綠衣少女見到蕭陌終於有了動靜,臉上不由一喜,她接過蕭陌遞過來的七萬銅晶,然後對蕭陌說了一聲稍等,便匆匆離去。

蕭陌也不意外,默默地站在原地,等待起來。

片刻之後,綠衣少女回返,手中已經多了一隻紫檀木匣。

她手捧木匣,來到蕭陌身前,恭恭敬敬地把木盒捧向蕭陌面前:「公子,這裡就是『三元爆脈術』的秘笈,請查驗1

「好的。」

蕭陌也不推辭,伸手接過木匣,直接手一推,頓時上面的檔板就被打開,一本暗紅色的薄薄小冊子靜靜躺在匣子中,閃爍著一種難以言說的氣息。

「三元爆脈術1

蕭陌隨手將木匣一扔,拿起那本秘笈,只翻看了兩眼,他就滿意的將其收起,送入儲物袋中,微笑道:「合作愉快。」

「公子慢走1

綠衣少女彎腰一禮,蕭陌在她的恭送目光中,施施然走出萬法閣,回到大街上。

站在街頭,望著依舊川流不息,人來人往的人流,蕭陌心念電轉。

『三元爆脈術』既已到手,剩下的七萬多銅晶也僅剩一千五,這點錢估計什麼東西都買不了了,蕭陌也沒有留在春易谷的必要了,是時候離去了。

雖然此行不算完美無缺,畢竟自己需要的防禦類心元技還沒有補全,其餘的方向也略有缺陷,比如之前自己還曾想在這裡再補充一點定魂丹。

畢竟雪谷兩月,不管是自己身上的,還是得自藍無心身上的,小定魂丹都已經服用一空,就算是搜羅來的定魂丹,也用得差不多了,僅剩最後兩瓶。

自己目前修為進入瓶頸,雖然有冰魄神珠和鳳鳥玄冰釵,但即使突破大成之境后,依舊需要定魂丹的輔助,畢竟等自己冰魄心經境界突破大成,想尋找能提升功法境界的寒氣就越發困難,別說冰湖寒氣再也不會起任何作用,就算能,冬天已經過去,一年之內,蕭陌再也找不到原來那樣的深山冰湖了。

所以,使用丹藥來進行修鍊,反而成為了重中之重,這樣一來,接下來的時刻,蕭陌對定魂丹的依賴,將大大增加,區區兩瓶定魂丹,可是用不了多久的。

不過這也不是一朝之事,現在身上僅剩一千多銅晶,想買也買不起了,此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等自己先晉陞冰魄心經大成境界再說吧!

反正已經得到冰魄神珠,鳳鳥玄冰釵,突破冰魄心經大成的方法已經有了,又得到神秘血色圓球,黃級頂階兵器遁影針,煙水劍,自己戰力算是大增;再加上四瓶青木回氣丹,一本爆發類珍稀秘笈『三元爆脈術』,此行也不算無功而返,反而算得上頗有收穫了。

雖然收剿來的那二十多萬銅晶全部消耗一空,就連出售藍無心,唐文濱等身上寶物的錢財也同樣耗盡,但對比這些,蕭陌自己的收穫,才是最重要的。

甚至蕭陌還有些慶幸,因為他明白,如果『三元爆脈術』不是殘本的話,七萬銅晶是根本不可能買到的,這只是一門普通虛級極品爆發秘笈的價格,像三元爆脈術這種珍品,至低十萬,甚至要十一、二萬。

如果是全本的『九元爆脈術』,幾十萬,甚至上百萬都未必買得到。

但它畢竟不全,誰也不知道九元爆脈術只剩三分之一后,僅修鍊這三元,會不會出什麼問題,戰鬥是不是真能適用,所以它的價格才大大降低,給蕭陌撿了一個漏。

如果它再貴一點,哪怕只貴一萬,蕭陌也只能空嘆奈何,無力可施,註定就要與這本秘笈失之交臂了。

所以,蕭陌心中已經很滿意,縱有遺憾,但喜多於憾。

最後再望了一眼這人來人往的春易谷坊市,蕭陌轉頭就朝谷外走去。

趁著大多數人還在各種淘買寶物,無人注意,自己早早離去,說不定能避免一些風波。

走著走著,忽然前方傳來一陣驚天喧嘩,一座整個春易谷內最高的建築旁,圍聚了大量的人群,黑壓壓一片,蕭陌心中奇怪,但因為身上銅晶已盡,並不打算湊熱鬧,就想從旁邊繞過。

就在此時,他聽到前方的人傳來大喝:「天啊,真有的心蘊魂果現世,雖然只是最低級的養生級心蘊魂果,但也是難得一見了1

「這種寶物向來掌控在四大學宮手中,常人想得到一枚千難萬難,甚至想見一次都難上登天,想不到我們今天有此機遇1

「縱使買不到手,看一看我也滿足了,雖死無憾1

……

無數人爭相朝前撲去,街頭一時堵塞,四周到處充斥的狂喜,興奮之情,讓蕭陌不由駭然。

不過,即使連他,聽到消息,心中也不禁大為衝動,想衝上前去看一下,雖然知道自己肯定買不起,哪怕把身上所有東西,不管是原來有的還是剛買到的,全部售賣出去,也不及一顆心蘊魂果的價值,但心中還是興起只要看一看都不虧了的心態。

不過最終,蕭陌還是強壓了下來,反而避開人群,繼續朝谷口走去。

不是他不想見識一番,而是他知道這是一個千載萬逢的機會,正好所有人都被這顆心蘊魂果吸引了眼球,沒有人會注意他,此時離開,平安回返至道學宮的幾率大增。

雖然他也想見識一番,畢竟心蘊魂果的價值太驚人了,但幸好他出身至道學宮,幾個月前剛在學宮的珍瓏殿見識過一次,而且不止是養生境心蘊魂果,連人間境心蘊魂果他都見識過了,這顆心蘊魂果對他的吸引力,也就相應縮小了許多。

這也是他能最終忍住衝動,拔開人群,繼續向外走的重要原因,而毫無疑問,此時此刻,這春易谷中,大部份都是散修者,可能一輩子也沒見識過一次心蘊魂果,卻絕對難以抵擋這種誘惑,不斷往前擠,只為看一眼就死而無憾。

於是,背道而馳的蕭陌,除了剛開始被不少人擠得東倒西歪之外,一旦出到人群外,瞬間就變得通暢起來,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紛紛朝後擠去,反而給他的離開提供了巨大的方便。

蕭陌身形一縱,就化為一道流光,快速朝著春易谷外縱出,不過片刻,已經成功出了春易谷口,然後身形不停,繼續朝山腳下疾馳而去。

經過戒劍林時,蕭陌不知為何,忽然身形一頓,他再次打量了那懸挂大量骷髏的劍林一眼,忽然心中一陣寒意上涌,回頭最後打量了一眼遠處已經看不到內里熱鬧的春易谷口,心中卻笠神忌上心頭。

「為什麼五指琴宗要在此建立一個如此龐大周密的黑暗集市?如果說尋常貨物也就罷了,心蘊魂果這等重寶,相信即使人間境強者都會心動,我就不信他不知情?」

「既然提前知情,為何不悄悄收入囊中,反而大張旗鼓,要在春易谷中搞一個公開拍賣,引動所有人的慾望和貪婪?他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真的只是為了發展春易谷嗎?」

蕭陌眼神閃爍,越想心中反而越冒寒氣:「如果真是如此,春易谷就不應該一年一辦,而是應該常年開張才是,這才最符合他利益,但偏偏這裡,又一年只開一次,偏偏裡面的建築,卻建得如此精緻宏偉,顯然費了不知多少心血,這可不是給一年只做一次生意的人用的,看來這琴宗大人,所圖並並不簡單啊1

「如果真的只是為了建立一座供散修,地下勢力交易的坊市,不必如此大費周章才是。或許,這位五指琴宗,是另有所圖吧,這春易谷,定然還有其他的秘密,只是這些,以我現在的修為和實力,是根本不夠資格參與和探查的。」

想到此,蕭陌搖搖頭,打斷了心中的亂想:「罷了,這些都跟我蕭陌沒有什麼關係,現在我唯一的任務,就是平安離開流沙荒漠,回到至道學宮,繼續努力修鍊,準備半年一度的小擂台榜之爭了。」

於是,蕭陌再不猶豫,身形再動,整個人化為一縷輕煙,朝山下疾馳而去。

而他卻沒有看到,隨著他的離開,谷口人影一閃,一道暗金色人影,竟隨後追了下來,一邊追,雪色斗笠下,一雙陰沉的眼睛,陰陰一笑,說不出的殘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