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一百四十一章、禹炎,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一章、禹炎,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穿魂箭?」

蕭陌愕然,有些不解。

他沒有聽過這名字,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從雪笠金衣人那驚恐的語氣中,隱隱聽出其不凡與畏懼。

顯然,這支漆黑短箭並不是凡物,不然,不會讓一位極有可能是養生境大修士的存在都感到驚恐,從而畏手畏尾。

果然。

黃衣女子頤然而笑:「不錯,還算有點見識,你們鬼帝城的,畢竟不都是廢物。」

「鬼帝城?」

蕭陌再次一怔,有些莫明其妙,這鬼帝城是個什麼地方,難道,是那雪笠金衣人出身之地嗎?只是自始至終,他都一襲黑紗蒙面,未曾露出真容,也沒有暴露過自己的姓名,這黃衣女子又是從哪裡發現,其是出身自那個叫什麼『鬼帝城』的地方的?

他望向那雪笠金衣人,看其聽到這句話之後是如何反應。

果然,即便連那雪笠金衣人,也不由陡地吃了一驚,他望著遠處沙丘上出現的那名黃衣女子,聲音一瞬間變得彷彿冬季的冰棱一般寒冷。

「你到底是什麼人,如何知道我們鬼帝城的事?」

「呵呵1

黃衣女子微微一笑,向蕭陌招了招手:「小弟弟,過來,躲到我身後去。」

蕭陌心中微動,看了那雪笠金衣人一眼,果見其一動不動,四周的炎熱氣息也降下了稍許,就知道他必是忌憚那黃衣女子手中的那支漆黑小箭,從而不敢輕舉妄動,立即不作猶豫的,身形一動,瞬間飄至黃衣女子身後,不過依舊保持了一段距離,沒有離得太近。

這黃衣女子也不知是什麼來歷,雖說她的出現,算是解了自己一大危機,但這流荒沙漠向來就是一個殺人奪寶,殘酷無情之地,誰知道她是不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如果她是為了嚇跑雪笠金衣人,然後同樣對自己下手,那自己不是虧大了?

所以在不能確定她的真實身份之前,蕭陌誰都不信。不過現在的情況,明顯是這黃衣女子救了他一命,所以對其話語,自然不會明面違背,而且躲在她身後的確暫時安全了許多,所以蕭陌也就不顧臉面,執行了她的命令。

若是兩人因此對上,蕭陌自然能脫身事外,如果再有變故,情況也不會比之前更糟了。

雪笠金衣人雖然一動不動,但對於蕭陌的舉動自然看得清清楚楚,他眼神閃爍,眼眸中掠過一抹陰冷:「這小子莫非是姑娘的小情郎不成,不然何以如此著緊,真是羨煞旁人啊1

聞言,黃衣女子也不生氣,只是淡淡道:「聽聞近年以來,鬼帝城出了無數新銳高手,其中尤以三人最為出色,分別是鬼帝城少城主道無窮,鬼帝城城主義子禹炎,以及鬼帝城散修白玉羅,鬼帝城少城主道無窮一向在西疆密林潛修,雖然天賦過人,但卻很少出世,散修白玉羅是一名女子,不可能長你這樣,那看你的氣息,應該就只剩鬼帝城城主義子禹炎一人了。」

雪笠金衣人聞言,瞳孔一陣急劇收縮,不過聽著黃衣女子侃侃而談,卻罕見的沒有說話打斷。

而黃衣女子見狀,輕輕一笑,顯然知道他是默認了自己的說法,繼續說道:「聽聞這個禹炎幼逢大變,家庭破滅,自小十分孤苦,但卻奇緣不斷,最後竟被鬼帝城城主看中,收為義子,今年不過三十二歲,就達到了養生境初期,天賦堪稱驚才絕艷,甚至不在他們的少城主道無窮之下多少。」

「而他自從三年前行走修心界開始,就闖下了偌大的名頭,現在暴露在外的共有四門靈級功法,靈級下品功法玉皇神炎訣,靈級下品身法疾風飄葉步,靈級中品心元技化焰擒拿手,以及一門十分神秘,無人得知名姓的奇妙斂息術……」

「夠了1

陡地,只聽雪笠金衣人一聲怒喝,終於打斷了黃衣女子的自說自話,一雙眼睛中呈現出十分可怕的殺戮氣息。他盯著對面的黃衣女子,冷聲道:「知道得那麼多,看來今天是留你不得了。就算你有穿魂箭又如何,秘寶並不只你一個人有1

話聲方落,其左手驀地一抬,掌心中出現一把小小的棋子,作勢欲拋。

蕭陌站在黃衣女子身後,看得真切,只見其拿出的這把棋子,看似眾多,其實一共只有五粒,每一粒都分呈不同顏色,赤黃藍青金,正對應火土水木金五行,顆顆圓潤飽滿,如同玉質,散發出強烈的心元氣波動,一齊對準對面的黃衣女子。

「若是不想死的話就退開,或許我還能饒你一命。如果執意阻擋,那就不妨來試一下,到底是你的穿魂箭厲害,還是我的五行生死棋可怕?」

「哦,居然是罕見的五行生死棋秘寶,可是,你真的會為了區區一顆爆血球,就捨得將這套罕見的黃級上階秘寶浪費在我們身上嗎?既然你知道穿魂箭的名字,就要知道此箭可是一發即至,直刺靈魂,就算你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得過這穿魂箭的1

「哼1

雪笠金衣人一聲冷哼,手掌握住那五顆怪異棋子的手緊了緊,作勢欲揚,卻死活都無法出手。

身在黃衣女子身後的蕭陌,心頭緊張,隨時準備出手抵抗,或者逃之夭夭。他這才知道,原來黃衣女子手中所握的那支黑色小箭,竟然是一件罕見的靈箭尖秘寶,而且是直接出手滅殺人靈魂之用的,看其身上的氣息絕對不凡,只怕至少在黃級頂階以上。

而這雪笠金衣人,聽那黃衣女子稱呼其為什麼『禹炎』的,竟然也拿出了一件秘寶,而且還是一套,一共五隻,雖然只是黃級上階,但因成套成規模,真論威力,未必在那黃衣女子手中的穿魂箭之下。

憑蕭陌這點實力,對上任何一件,都是必死無疑,不過幸好的是,明顯兩人也都在互相忌憚,不敢嘗試,否則,真有勝算,他們早就出手了。

目前的局面,蕭陌毫無任何辦法,他的實力,無論在雪笠金衣人,還是黃衣女子面前,都不值一提,一旦兩人大戰起來,蕭陌也絕難脫戰圈,死亡的概率極大。

所以蕭陌也只能寄希望,兩人能稍微克制一點,最終打不起來吧。不過心中,他還是提起了一萬二千個心,以防萬一。

氣氛一分分僵硬下去,空氣中流露著越來越緊張的氣息,就怕誰忽然一個激動,直接出手,蕭陌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也不知過了多久,忽然雪笠金衣人手一揮,掌心中的五粒棋子又消失不見,他望著那黃衣女子,目光中凶光閃爍,沉聲道:「也罷,今天就看在你的面子上,饒過此子,不過還望姑娘留下一個名號,江湖又相逢,也許異日他鄉,我們還有再見之時。」

「呵呵……」

黃衣女子聞言,也不由一陣輕鬆,她並沒有放下手中的漆黑短箭,依舊對著那雪笠金衣人,但口中卻淡然道:「至道學宮,湛若水。」

「原來是至道學宮的人,湛若水,很好,我記下這名字了。」

話聲方落,雪笠金衣人再次深深看了那黃衣女子一眼,對蕭陌卻是視如未見,隨即,陡地大袖一展,足下一動,整個人就彷彿一道樹葉,陡然輕輕飄起,只一個閃爍,眨眼就出現在幾十丈開外,再一個閃爍,已出現在視野盡頭,最終消失不見。

見到其真的離去了,黃衣女子這才不由真的放鬆下來,收回短箭,轉過身,笑咪咪望向蕭陌。

而蕭陌眼尖,卻早已看到,黃衣女子的背都早已濕透,顯然是緊張的,剛剛那一剎那的言語交鋒,秘寶對峙,蕭陌處身在身後都感到莫名壓力,更不要提直面雪笠金衣人的黃衣女子了,其並沒有外表看起來的那般輕鬆,顯然也承受了莫大壓力。

這讓蕭陌心中感激萬分,而聽到其自報家門,居然赫然也是一名至道學宮弟子時,蕭陌才不由恍然大悟,明白過來對方為什麼會幫自己,心中的警惕放鬆幾分。

就在此時,目光掠過對方身上穿的衣衫,黃色,隱隱的熟悉感,蕭陌思緒電轉,驀地,腦海靈光一閃,赫然浮現出當初在至道學宮藏書閣,自己為余青葯查詢醫道書籍時,突然一閃而沒的黃衣絕色倩影,和眼前之人漸漸重疊。

「原來是她?她的真名叫湛若水,姓湛名若水,真是好聽的名字。」

蕭陌心頭突地「」直跳起來,心頭的警戒徹底放鬆,他迎著黃衣少女走去,眼中,感激之情溢滿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