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一百四十三章、穿魂箭與生死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三章、穿魂箭與生死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爆血球,黃級低階秘寶。

說實話,這還是蕭陌第一次得到屬於自己的秘寶類物品,玄火鼎雖然有可能是玄級秘寶,而且就在他的身上,但卻終究不是他自己的,遲早要還回去。

而且玄火鼎是玄級秘寶的事,也只是蕭陌的猜測,並不確定,說不定它其實不是,只是一件擁有通靈變化能力的普通煉丹鼎而已。

在沒有實際證實之前,這些都是說不準的。

而這爆血球,卻是貨真價實,實實在在的黃級秘寶,雖然它的品階有些低,只是最低階的黃級低階秘寶,但也一樣價值連城。

若是尋常情況,像他這樣的逍遙境弟子,想得到一具黃級秘寶,是難上加難的,即使你有錢,也未必有渠道,即使有渠道,碰上是不是捨得買,又買不買得下,這也是一個問題。

一般秘寶的價值,超出同等階心元兵的十倍,百倍,最貴的甚至有千倍萬倍之差……用同一件秘寶的錢,可能換來數件更高階的心元兵,甚至幾本強大的心元秘笈,這些,可都比秘寶實用。

只有在其他方面有了足夠準備之後,大部份人,才會考慮收集一兩件秘寶,以備萬一。

而秘寶的威力,也是絕對無法讓人忽視的。

一件黃級秘寶的威力,絕對要遠遠超過同階的所有心元兵,即使是黃寄秘寶,也比大部份黃級頂階心元兵還強大不止一倍,正因為其稀少,所以往往每件,都擁有各種不同特殊的能力,在某些情況下,發揮出的威力讓人震驚。

這是翻身保命的底牌,也是成為強者的輔助品,不過能擁有者,就十不足一,寥寥無幾了。

而爆血球又有一些不同。

它是一次『性』秘寶,所謂一次『性』,就是只能使用一次,不能重複循環使用,一次過後,秘寶直接損毀,再也不可能恢復還原。

正因如此,一次『性』秘寶的威力其實已經遠遠超出一般的黃級低階秘寶,達到黃級中階,甚至足可以媲美一些普通的黃級上階秘寶了。

不然,同樣的價格,誰會去買一次『性』的秘寶,而不是永久『性』的?

永久『性』的秘寶可是能循環使用,就算日後修為提升,不想用了,也可以賣掉或送人,這個可是用完即無,等於『花』十萬銅晶,只買來使用一次的機會,若沒有點特殊的地方,誰肯干這樣的傻事?

因為威力強大,才讓那雪笠金衣人如此重視,因為即使連他這樣的強者,也不能保證若遇大戰,筋疲力竭,就一定能逃生出肉爆血球,就說不一定了。

連養生境存在都需要的東西,對於尚只是逍遙境中期的蕭陌而言,價值自然更不言而喻。

而它的原理也很簡單,吸煉凶獸『精』血,凝結成球,再輔助一些特殊的物質,一旦爆炸開來,不但能秒殺所有逍遙境,更能威脅齊物境的存在。

這也是為什麼,黃衣『女』子說即便連她,若是沒有防備之下,只怕也要飲恨了。

至道學宮的內院弟子,最低都有逍遙境六七重的修為,但這些人也不過是墊底,其實絕大部份人,要遠遠超過這個境界,最巔峰的一小群人,更是全部達到齊物境。

經過剛才的介紹,雖然蕭陌並不知道這位黃衣師姐具體修為,但肯定是齊物境存在,連她都有些忌憚這爆血球,足見此球的威力。

不過,這也指的是齊物境沒有防備之下,如果有所防備,提前閃避,或者運用大威力防禦心元技來抵抗,則可能只是重傷,卻無法置人死亡了。

不過即便如此,這件爆血球,作為一件最低階的黃級低階秘寶,也足見價值了,正常情況下,它應該能賣到十二萬銅晶左右。

不過因為是在『春』易谷,除了一些十分暢銷的物品,可能比外界還略貴,這種小眾型物品,其實相較外界來說可能還稍微便宜一點,畢竟是黑貨,有時賣出時,可能連半價都達不到,即便買回,**折的價格也是能拿下的。

而如果蕭陌想買一件能達到爆血球同等威力的黃級中階或上階秘寶,那十萬銅晶就更是一個笑話了,沒有幾十甚至上百萬銅晶,那是想都別想。

就因為是一次『性』,所以它的價格只是同等威力秘寶的幾分之一,價值大大縮水,如果爆血球是一件永久『性』的黃級上階秘寶,那蕭陌根本沒有買到的機會,那店家估計也不會賣,甚至那雪笠金衣人都不可能將它拿出去賣掉,而是留著自用了。

所以,知道了其來歷和作用之後,蕭陌大感滿意,『花』十萬銅晶買一次逃生脫險的機會,不冤。

想到這裡,他忽然眼睛一亮,想到什麼,朝那黃衣『女』子湛若水道:「若水師姐,你那穿魂箭,和那個什麼鬼帝城禹炎手中的五行生死棋,又是什麼類型的秘寶?」

「我的穿魂箭和禹炎手中的五行生死棋呀?」

黃衣『女』子湛若水聞言,笑了笑,手指一搓,日間出現,並藉以嚇退那雪笠金衣人的漆黑短箭又一次出現在她指尖,正對著蕭陌。

箭尖青芒吞吐,如此近的距離下,蕭陌竟有一種靈魂被鎖定,要被刺穿的感覺,比之日間沙漠時,那種感覺更加驚悚和可怕,彷彿只要黃衣『女』子願意,隨便一按,自己就要中箭倒地,死於非命。

「這……」

雖然已經知道了對方的身份,決不可能對自己這同學宮師弟下殺手,但蕭陌還是不由臉『色』一陣大變,急忙移開四五丈距離,這才感覺威脅變青了些,不過仍不敢直視那漆黑短箭。

黃衣『女』子看到蕭陌害怕的神『色』,笑了笑,又將漆黑短箭收入儲物袋,這才微笑介紹道:「穿魂箭,是一件十分特殊的靈魂類秘寶,只要我注入心神之力,它就能直接發動,滅殺人靈魂。這可不是你手中的那黃級低階爆血球可比,這是一件黃級頂階秘寶,而且不是一次『性』,而是永久『性』的。」

蕭陌見到湛若水已經將黑『色』短箭收去,那種驚悚然頓時消失,他臉上畏懼這才淡去,聽到穿魂箭是一種黃級頂階秘寶時,臉上更是不由『露』出羨慕的神『色』。

能威脅一名養生境修士,連對方都不得不畏懼退走的秘寶,價值如何,自然不言可知,雖然蕭陌不知道具體價值,但也知道,肯定比他手中的爆血球貴多了,甚至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

蕭陌買下的爆血球雖強,不但是一次『性』的,而且估計威力也有極限,對上齊物境中期就勉強,到齊物境後期,甚至齊物境巔峰,一旦開啟防禦心元技,估計連點『波』瀾都炸不動,這就是差別。

而這穿魂箭,就算對方有防備,估計也萬難閃避得開,也就是說,只要有這一支穿魂箭在手,哪怕面對齊物境修士,蕭陌也有一戰之力。

不過他也知道,這種東西不是現在他能獲得的,也只能羨慕一下了。

黃衣『女』子看到他臉上的羨慕表情,不由「噗嗤」一笑,道:「不用如此,你以為這穿魂箭是我自己的嗎,不是的,我一個齊物境的內院弟子,可是沒資格擁有如此寶物,這是一位家族長輩借我護身用的,知道我這次要來『春』易谷,危險重重,不放心,才將如此重要的秘寶借我使用,回去后就要歸還的。」

說到這裡,她看向蕭陌道:「倒是你,逍遙境時就能擁有一件黃級低階秘寶,已算機緣不凡了,穿魂箭雖強,終究不是我自己的,你那爆血球,卻是你自己所在,連我都羨慕不已呢。」

頓了頓,她又道:「另外,你別以為穿魂箭很強?其實對上那禹炎,我也只有四五成的把握能成功而已,但也有四五成的把握會失敗,一旦失敗,後果不堪設想。

這也是為什麼,我明明手握如此利器,卻硬是不敢出手的原因,而那禹炎,手中擁有的五行生死棋,雖然只是黃級上階秘寶,但是一套,威力未必在我這穿魂箭之下,所以我們都是互相忌憚,在沒有天大的利益前提下,對方肯定不會死磕,這才讓我們有機會逃離流沙荒漠。

因此,蕭師弟,你一定要記住,秘寶威力雖大,終究是外物,還是本身的實力最為靠譜。如果我也有養生境的實力,今天我就不用怕他了,所以強大的秘寶,只是震懾和保命之用,萬勿把它當成常規實力,不然,一旦遇上太強的高手,就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原來如此。」

聽完湛若水的話后,蕭陌才知道為何今天湛若水明明手握穿魂箭這等至寶,卻沒有藉機除害,如果只有四五成的幾率能滅殺對方,但也有四五成幾率兩人都要葬身對方手上。

所以,沒有足夠的機會,湛若水才不敢去賭,只是以穿魂箭嚇退對方,而對方,同樣不敢賭那四五成的幾率,就為了奪一顆爆血球,這才不得不放棄追殺蕭陌的打算,獨身遁走。

而明白了這點之後,蕭陌對湛若水的話也是非常贊同,當即感『激』地道:「是,謹記師姐教誨,蕭陌一定不會忘記。」

「嘻嘻,這才乖。」

黃衣『女』子嘻嘻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