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萬聖紀>第一百四十六章、回返學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六章、回返學宮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都市言情

最終,蕭陌搖頭。

他也知道,憑自己的資質,二竅之心,幾年之內,達到齊物境,便需要花費不知多少心血,想晉陞養生境,那基本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他的資質繼續提升,或者中途有什麼莫大的機緣,否則一分希望都沒有。

不過,因為神秘木魚的事,蕭陌有所猜測,自己入定境界時,神秘木魚助自己打通了第一心竅中封閉的半竅,逍遙境時,自己自動誕生了第二心竅,也許,等自己晉陞齊物境,自己的心臟,將再次開啟一竅,成為三竅資質。

雖然目前此事只是猜測,畢竟第一心竅只算疏通,並不是無故誕生,只有第二心竅是隨後增加的,齊物境時,是不是真有這種奇,蕭陌不敢保證。

但,終究有一分希望不是?

反正近期之內,四大學宮與鬼帝城之間肯定打不起來,只看湛若水與禹炎互相克制的態度,就知道他們暫時還沒有徹底撕破臉的打算,等到雙方都完全不加克制,才是真正大戰爆發的時候。

在這期間內,自己完全不用想那麼遠,吸取冰魄神珠寒氣,突破冰魄心經大成,在兩個半月後的小擂台榜上奪得名次,積累資源,再努力修鍊,提升到逍遙境六重巔峰,打通心魔塔第六層,晉陞內院,然後繼續修鍊,達到齊物境,這才是目前自己最應該關注的事。

至於養生境……看機緣吧,若有朝一日,自己能晉陞此境,自然欣喜,實在不能,那也無可奈何。

接下來的時間,湛若水繼續給蕭陌講解了一些靈州各大勢力的分佈,除靈武,正氣,海城,未央,長明,鬼帝等之外,另一些比較重要的城市,還有九姓世家,四大學宮的故事,以及一些行走修心界,必須知道的規矩與顧忌,天光漸漸放明。

不知不覺,兩人竟然在此交談了一天一夜,等到東方曙光初現,兩人一夜未睡,竟不但不覺疲憊,反而意猶未盡,神彩熠熠。

不過兩人也知道,到此也就該結束了,該告訴蕭陌的,湛若水都已經巨細無疑,不能告訴的,日後蕭陌也能自己接觸到。

湛若水站起身,隨手一掌撲滅篝火,轉頭巧笑嫣然,詢問蕭陌道:「師弟,我離宮已有數月,該回去了,不知師弟是與我一起回返學宮,還是另有安排?」

蕭陌聽到湛若水也要返回至道學宮,自然大喜,立即毫不猶豫地道:「願與師姐同行。」

湛若水聞言,微微一笑道:「那再好不過,正好也有個照應,防止那禹炎去而復返,既然如此,那走吧!此處距離我至道學宮還有十日左右的路程,我們一路同行,有什麼修行上不明白的事情,你也可以隨時問我。」

「多謝師姐。」

隨即,兩人再不猶豫,身形一動,湛若水在前,蕭陌在後,各施身法,朝著至道學宮所在的靈武城方向,疾行而去。

因有人作伴,這一路十餘日,兩人倒也不寂寞,晚間休息時,蕭陌果然會向湛若水請教一些修行上的難題,以湛若水齊物境的實力,又是內院弟子,見多識廣,指點尚只是逍遙境五層的蕭陌,自然是綽綽有餘。

一路上,湛若水知無不答,蕭陌獲益良多。

這有人指點和沒人指點可絕對不是一回事,隨著一邊趕路,一邊吸食冰魄神珠中的寒氣修鍊,蕭陌的冰魄心經境界增長飛速,距離大成已經徹底只剩一層薄膜,估計回到學宮三四天內,就可以突破。

而隨著冰魄心經境界的增長,蕭陌的修為也緩緩在提升著,距離逍遙境五層中期又近了一些,估計等他徹底突破冰魄心經大成境界,修為又要迎來一波飛速增長,短時間內,提升到逍遙境五重巔峰不成問題。

就這樣,眨眼七八日時間一晃而過,蕭陌,湛若水兩人一路暢通無阻,距離靈武城越來越近,眼見返回至道學宮在即。

湛若水神情如常,而這兩天夜間休息時,蕭陌卻總是有點心神不寧,似乎即將要發生些什麼。

湛若水看出他的不安,好奇詢問,蕭陌搖頭不語,心中卻暗自有了猜測。

自己之所以心神不寧,應該跟納蘭蛛,歐元青等人的死亡有關,而主導這一切的,毫無疑問,自然是學宮之內,唯一跟自己有仇,而又有足夠能力的蕭神劍了。

兩個多月的時間過去,自己在靈武山脈深處一心閉關,不問世事,而學宮應該早就發現納蘭蛛,歐元青,尤其是藍無心這名外院小擂台榜上的弟子死亡,說不震動肯定是假的。

蕭陌這兩個月之所以不願回歸學宮,一是想淡化此事,二也是想看看學宮這兩月,查詢的到底是何結果?是認為他們是被千年螭龍所殺,還是另有推測?

如果自己提前知道學宮對此事的定性,那接下來,自己才好定下更好的針對措施。

如果對方查出是自己從中主導,這學宮短時間內,肯定是回不得了;但如果認為是千年螭龍所為,那自己則可以光明正大,回返學宮,裝作不知道此事,默默修鍊,等待小擂台榜的開啟。

但蕭陌知道,雖然學宮極有可能被自己一系列的手段給引導向千年螭龍身上,但派他們出去的蕭神劍一定不會這麼想。

因為只有他一個人知道,藍無心,納蘭蛛等人進入靈武山脈是幹什麼的,若說一兩個人意外遇難還可以理解,全部那麼巧,被一隻千年螭龍殺了,是個人都不相信。

所以,最大的危機,還是來自於蕭神劍。

只要對方懷疑到自己的身上,憑他擁有師傅秘術殿殿主『維摩居士』葉摩訶的背景,絕對可以推動學宮風紀堂對自己進行一系列的嚴苛審查,蕭陌雖然自信自己做得難尋破綻,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這世間,任何事都不可能做到毫無破綻,如果沒人懷疑,這事很好糊弄過去,但一旦上綱上線,難保不會敗露。

自己之所以越接近至道學宮越心神不寧,看來問題就出現在此事上了,莫非學宮已經懷疑到自己身上,只等自己回宮,便行審查?

眉頭緊皺,饒是以蕭陌的智計,一時竟也想不到好的解決辦法,在擊殺郭海,唐文濱時,他就知道此事遲早會發酵出來,也想過一系列的應對之策。

但這些方法,在那些熟諳偵察,審迅的風紀堂成員眼中,只怕破綻百出,根本不經推論。

「怎麼辦?難道要就此逃離,永遠不回學宮嗎?」

「還是,回到靈武城之後,暫不回去,先在外面,想方設法打探一下學宮中的消息,看情況再決定行止?」

看了一旁閉目小憩的湛若水一眼,蕭陌又不禁搖了搖頭。

「如果就此逃離,憑湛師姐的機敏,肯定能很快發現不對,以自己的實力,也未必能在她的手上逃出多遠。」

「如果回到靈武城,卻不立即返回學宮,同樣能引起湛師姐的懷疑,雖然她未必會說什麼,但一旦回到學宮,知道藍無心等人的事,肯定能察覺異常,反而是把破綻往風紀堂送,只要她向學宮一舉報,自己就算完了。」

蕭陌眼睛微眯,腦海中思緒電轉。

「同樣的,就算她不舉報,在靈武城中,想打探至道學宮的消息,也有一定難度。至道學宮是獨立的空間,外人很難進入,消息也傳不出來,除非找到那些跟至道學宮有所關聯,或者乾脆就是學宮之人,才有可能。」

「但這種事,需要足夠信任之人,整個至道學宮之中,我唯一絕對信任的,也就余師妹一人,但她一直躺在病床上,也沒法向她傳遞消息,而其他人,只怕反而是露出馬腳,同樣不可齲」

「怎麼辦?到底應該如何做才可以渡過這場危機?」

仰望頭頂的無垠星空,蕭陌雙目茫然,久久無語。

忽然,頭頂一顆流星劃過,蕭陌似乎想到什麼,陡然雙目大亮。

「也不對,還有一個辦法,不知道可不可行?」

「湛師姐說她這幾個月一直在外,我為何一定要將湛師姐看成可能泄密之人?如果她足堪信任,或許,反而能讓其成為我脫罪的證據,只是,這就需要賭一把了,賭湛師姐的人品到底是不是真的可信1

「賭不賭?」

時光飛逝,夜寒風冷。

沉思良久,蕭陌終於下定決心,一咬牙道:「賭了1。

第二天清晨,湛若水從入定中醒來,當她準備喊蕭陌一同上路的時候,卻見蕭陌忽然站起,望著湛若水,沉聲問了一個問題:「若水師姐,你,能幫我一個忙嗎?」

「嗯?」

湛若水奇怪地望著他,一臉不解,她還從來沒有從蕭陌臉上,看到過這樣的表情,一時不由有些猶疑。

蕭陌低聲說了幾句,湛若水臉上的表情變得更加奇怪。

她打量了蕭陌良久,終於低聲道:「我可以幫你作這個證,但是,若是我之後知道,你是做了什麼大奸大惡之事,想找我打掩護,那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你。」

蕭陌聞言,頓時心中一定,毫不猶豫地道:「肯定沒有。」

看著眼前少年眼中,那神疑氣定,直視自己,毫不閃避,根本沒有絲毫作姦犯科之徒該有的樣子,湛若水心中安心了些,她看了一眼天色,說道:「走吧1

「好。」

兩人再次閃身,朝靈武城方向而去,而這一次,蕭陌再無猶疑,直接跟隨湛若水,進入靈武城,也沒有停留,當天晚上,他就和湛若水一起,直接來到靈武城北,通過護山大陣,回到至道學宮之中。

ps: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