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一百四十七章、蕭神劍的發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四十七章、蕭神劍的發難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回到學宮之後,因為分屬外院和內院,所以蕭陌和湛若水就此分開,各回住處。

看著湛若水的身影率先消失在內院通道中,蕭陌神色沉靜,站在原地片刻,這才轉身,朝自己的學舍而來。

沿著熟悉的道路,蕭陌很快到達新人學舍面前,猶豫了一下,他沒有立即回甲三,而是轉身朝著乙二學舍而去。

時隔數月,終於回來了,雖然看似不長,但因經歷了靈武山中的諸多事故,被人追殺,雪谷苦修,尤其是最後還出了靈武山,前往春易谷,又見識到禹炎那樣的養生境強者,知道靈州大地上的諸多奧秘,蕭陌的心境已經和當初加入學宮時截然不同,恍如隔世了。

不知這兩個月時間過去,余青葯現在已經怎麼樣了?

雖然蕭陌也知道,有自己離開前在她學舍中布下的九陽石陣在,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但畢竟兩個月不見,蕭陌還是有一點擔心。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所幸,當他進入到乙二學舍中,看望余青葯時,欣慰地發現余青葯一切安好,病情並未惡化,看到他回來,還很是開心,跟他聊了很久,言語之中對他頗為擔心。

此時見到他安然回返,終於心安了。

見狀,蕭陌心下微松,他俯身來到房屋中間的石地上,再檢查了一遍九陽石陣,沒發現有什麼問題,這才徹底放鬆下來。

短時間內,余青葯依舊可以藉此調養生機,延緩病情。

同時,蕭陌也告訴余青葯,自己此次進入靈武山脈中,已經賺到數萬功勛值,明日就會前往內院珍瓏殿,為她兌換一本適合的陰屬性功法,即使無法徹底解決九陰命的問題,但至少也能緩解一二分,讓她可以如正常人一般行走生活。

而余青葯聽到這裡,自然欣慰不已,兩人已經約定,在余青葯修鍊完這本陰屬性功法,可以正常行走之後,蕭陌就帶她進入靈武山,狩獵歷練。

只要兩人不斷變強大,繼續賺取功勛,日後就能尋找更適合的陰屬性功法,直到最後徹底解決九陰命的問題,讓余青葯變得和正常人一般無二,才算圓滿。

……

因為明白,自己回到學宮,這消息一定第一時間落到蕭神劍耳中。

依他對蕭神劍的了解,知道自己派入山追殺蕭陌的幾名弟子全軍覆沒,肯定會懷疑到自己的身上。而自己兩個多月沒回學宮,他肯定會派人關注自己的一舉一動,所以當自己和余青葯踏入至道學宮大門時,估計他就知道自己回到學宮了,接下來,如果他要有什麼舉動,肯定就在近期。

自己與蕭神劍之間的事情,蕭陌不想余青葯摻合其中,這種事情他要自己解決,余青葯此時大病未愈,實在不適合摻合其中,不然,十分危險。

所以,雖然十分關心餘青葯,但他卻只小坐了一會,便即告辭離去了,免得蕭神劍找上門來時,牽連到她。

不出蕭陌所料。

當他回到自己學舍,根本沒有待多久,便聽到門外傳來的「砰砰砰砰……」大力敲擊聲。

「誰呀?」

蕭陌拉開門,便看到兩名藍衣,一名紫衣,三名中年人,站在自己門外,正一臉嚴肅,冷酷的盯著自己。

「蕭陌是吧?我們是學宮風紀堂的,跟我們走一趟吧?」

「風紀堂?跟我有什麼關係?我犯了什麼事?」

蕭陌內心明鏡也似,表面上卻裝作一幅懵然不知的表情,惶恐道。

「哼,去了你就知道了。」

左邊一名藍衣人道,說完就要上前,伸手來架蕭陌的胳膊。

蕭陌見狀,臉色陡然一變,冷冷道:「你們敢?哪怕你們是學宮風紀堂的,但是無緣無故,拘捕外院弟子,只怕也不合規矩吧,我一定要告你們。」

「呵呵……」

聞言,那名紫衣中年人微微一笑,揮手制止兩名屬下道:「蕭陌,別以為你牙尖嘴利,我們就拿你無可奈何,有人舉報,說學宮外院弟子納蘭蛛,歐元青,郭海,唐文濱四人的死與你有關,另外,更有一名小擂台榜上排名前十的金紋弟子藍無心的死亡,同樣跟你有關,風紀堂已經准許我們放手調查,這次叫你回去,只是例行詢問,如果跟你無關,很快你便能安然回返,但如果你不配合,就不要怪我們實行某些強制手段了,到時候,鬧起來只怕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是么?」

蕭陌腦海思緒電轉,卻語出驚人地道:「舉報,是秘術殿殿主的弟子蕭神劍吧?他有什麼證據?可以證明我跟納蘭蛛,藍無心等的死有關,如果有,我立即跟你們走,如果沒有,那就抱歉了……只是看這樣子,你們也不像有,想不到一向給人以公正嚴明的風紀堂,竟然也淪為了某些權勢人物的走狗,如果這件事被披露出去,只怕你們風紀堂,也要面臨嚴查吧?」

「嗯?」

聞言,不管是那兩名藍衣中年還是紫衣中年,都不由面色微變,顯然,他們既然沒有否認,那就說明蕭陌猜的沒錯,此事的確是蕭神劍舉報,而蕭神劍卻又無法給出具體證據,他們因為看在蕭神劍師傅葉摩訶的面子,心神對付一個小小的外院弟子還不是手到擒來,只要把他抓到他們風紀堂,到時候問什麼說什麼還不都是他們一句話的事情。

之所以這麼熱衷,只因為雖然他們三風紀堂中也算有點地位,但跟秘術殿殿主這種頂尖強者卻是天壤之別,有機會抱這一隻大腿,雖然只是他們弟子伸出來的,但他們仍是興奮不已。

所以,三人就是為蕭神劍跑腿而來的,本想將這件事辦得漂漂亮亮,得到蕭神劍的歡喜,從而跟葉摩訶這種頂尖強者拉上關係,沒想到本來以為只不過是一件再簡單不過的小事,卻在最簡單的環節,就出現了問題。

對方居然直接就不跟他們走,要他們拿出證據?

證據,他們哪裡有證據?

有證據還用跟蕭陌廢這麼多話,直接踹門就抓人了,哪裡用此時這麼客客氣氣,商量的語氣,例行詢問也是有規矩的,如果別人不願意,他們還真的沒什麼好辦法。

風紀堂雖強,但強在審迅摸索,如果別人根本不給他們審迅的機會,他們也只有一籌莫展。

而且這件事,說到底他們是背著風紀堂主宿英縱做的,如果蕭陌因為不滿,將這件事鬧大,落到六親不認,黑面修羅宿英縱耳朵里,蕭陌固然可能沒什麼好下場,但他們的下場估計也好不到哪裡去。

兩名藍衣執事一時不由有些猶豫起來,事情鬧大的後果,他們承受不起,而那紫衣中年人,也是不由面猶豫不決。

他在風紀堂中,算是小有地位,但是與風紀堂主宿英縱相比,仍然不值一提,久在風紀堂那種地方待久了,他自然知道這位『黑面修羅』宿英縱的恐怖,落到她的手中,可沒有任何道理可講,生不如死都是輕的。

然而,想到只要將蕭陌抓迴風紀堂,秘秘審迅一番,他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輕鬆將事情問成定局,到時候,就算風紀堂主知道了,也拿他們無可奈何,反而是一番功勛,而蕭神劍也要承他們的情,記下他們的好。

所以,眼神一陣急劇閃爍后,他眼神一厲,已是決定,即使強來,也要將這蕭陌帶迴風紀堂,等到了那裡,一切就不由他自主了。

反正他也不是什麼多強的人物,根本無法抵抗自己身後兩名齊物境初期的執事,更何況還有自己這位齊物境巔峰的組長在,擒拿一名不過逍遙境的小弟子還不是手到擒來。

然而,正在他要以眼神示意,身後兩名藍衣執事同時對蕭陌出手的時候,蕭陌卻似感應到危機,忽然似乎想到什麼道:「哦,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一事,這幾個月,我都與內院弟子湛若水湛師姐在一起,有湛師姐為我作證,如果你們敢隨意動我,到時候,只要湛師姐站出來,誰也保不了你們1

「嗯……什麼?」

本來,剛開始時,紫衣中年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不過很快,他腦海中思緒電轉,便反應過來這位『湛若水湛師姐』是什麼存在,臉色不由大變。

「什麼,你說你這幾個月的時間,都跟內院弟子湛若水在一起,有她為你作證?」

紫衣中年人剛準備發下的命令咽到口腔,又不由憋了回去,他只覺內心陣陣受傷,差點吐血。

湛若水是誰,蕭陌可能還不太清楚,但對於他這位風紀堂的組長而言,顯然卻是如雷貫耳,熟悉無比。

內院弟子榜榜首,『秀水寒劍』湛若水,齊物境中期實力,雖然比他還略低一籌,但是,他是什麼年紀,對方是什麼年紀?

身為學宮執事,組長的人物,全都是外院,內院弟子淘汰出來的,要麼過了年紀,要麼自知上進無望,而外院,內院,核心弟子,卻是學宮真正的傳承系統,就和一個是王子公主,一個是大臣官員一樣。

你說,在皇帝心中,是那些王子公主重要呢,還是那些為他們皇家辦事,處理一些雜物的大臣官員重要?

答案不言而喻。

所以,湛若水的地位,在整個至道學宮,絕對非比尋常,以她的實力,其實早有機會成為核心弟子,不過不知為何,她一直沒有拜任何一位長老為師,所以這才一直在內院弟子榜待著,不然,她地位更高。

但是,以她的實力,成為核心弟子也只是時間的問題,到時候,他一個小小的組長,敢跟一位長老親傳相比,活得不耐煩了。

所以,如果蕭陌真的只是他們所調查的,舉目無親,出身卑微,那麼,紫衣中年人等不介意辦他,以此來結交一下蕭神劍,但如果蕭陌居然有一名內院弟子榜首,隨時可能成為核心弟子的湛若水作證,說明他這幾個月都與她在一起,那自然根本不可能有殺藍無心,納蘭蛛等人的可能,否則,不是連湛若水都要懷疑了嗎?他自然還不會這麼愚蠢。

這一刻,紫衣中年人的眉頭重重的擰了起來,他感到了棘手,真是的非常棘手。

一時間,到底要不要抓,怎麼抓,都成了他心中最大的問題,是強行辦掉蕭陌,交好秘術殿殿主的弟子,還是就此罷手,快速脫身,兩不相幫,縱使沒有好感,至少也不要得罪誰。

兩樣做,都有後患,不做,肯定要在蕭神劍心中留下不好的映像,但如果做了,等於無視湛若水的地位,身份,一旦日後她成長起來,自己只怕也不會好過。

為難,真的好為難……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