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五十一章、懺心之問,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一章、懺心之問,上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萬雨川俯身,低低在蕭神劍耳畔低語了幾句,隨著其不斷敘說著『懺心殿』的種種用處,蕭神劍的面色開始不斷變幻。

片刻后,萬雨川介紹完畢,後退一步,雙手微垂,閉口不言。

該建議的他已經建議了,至於最後到底怎樣決擇,那不關他的事情,由蕭神劍自己斟酌。

而蕭神劍也沒有立即回復他,直到一盞茶時分后,眼神急劇閃爍兩下,他終於下定了決心道:「好,此事交我來辦,今天麻煩你了,這瓶丹藥你拿去吧1

說完,忽然一揮手,掌心中出現一個晶瑩剔透的藍玉小瓶,小瓶中一粒紫紅色的丹藥略隱略現。

「三品中等丹藥,凈念玄丹,可以純凈心念,令齊物境界時,能控物御物的能力大增的稀有靈丹1

紫衣中年萬雨川饒是見識不凡,但看到蕭神劍的出手,仍不由砰然為之心動,立即十分欣喜地接過來,向蕭神劍躬衫:「多謝蕭公子重賞,日後但凡有雨川能效勞處,只要蕭公子一句話來,風裡來風裡去,雨里來雨里趟,雨川一定照辦1

「如此甚好,去吧1

隨手扔出如此一粒珍稀的三品丹藥,蕭神劍卻神色不動,對於紫衣中年的討好也無動於衷,只是淡淡揮了一揮手。

紫衣中年見狀,知道今日面談已經結束,接下來,蕭神劍會親自前往懺心殿,請求對蕭陌開啟懺心之問。

只要他能做到,那蕭陌自然原型畢露,除非他真的跟納蘭蛛,藍無心等人的死沒有半分關係,否則但凡有一丁點關係,他都再難活著出來。

懺心殿,懺心殿,那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地方。

想到此,即便以紫衣中年萬雨川在風紀堂中見多識廣的心性,也不由陡然只覺得心中一凜,只覺身上寒意大冒,對那之前頂撞反駁他的白衣青年,忽然有些同情了。

而蕭神劍,在知道懺心殿的功用后,已是信心大增,他陡然「唰」的一聲就站起身,一邊轉身朝外走去,一邊喃喃地道:「哼,蕭陌呀蕭陌,希望你能過得了這一關,不然,豈不是太無趣了?哈哈哈哈哈」

……

蕭陌並不知道那紫衣中年在離開自己的學舍門外后,又去找了蕭神劍,並向他獻上了懺心之策。

此時,他卻是眉頭微皺,因為,一名年輕少女站在自己門外,已經等侯多時。

對於這種情景,其實他早有預料,不過最終面對,他還是不由有一絲緊張。

因為這是此件事情當中,他最愧疚之人。

終於,收拾完畢,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裝,他朝門外那名年輕少女道:「青兒姑娘,請帶路1

「隨我來1

年輕少女說了一聲,隨即帶著蕭陌離開外院,一路左拐右拐,最終來到內院半山腰處,一座精緻典雅的純竹小樓。

樓內,有書,有畫,有琴,有酒。

樓外,鳥語,花香,溪鳴,風輕。

那位年輕少女將蕭陌帶到此地之後,指了指樓上,道:「若水姑娘在樓上等你。」

說完,就率先轉身離去了。

蕭陌站在樓下,只不過微頓了片刻,隨即毫不猶豫,大踏步走上竹樓,來到二樓一間竹屋中,剛剛在外院時分開沒多久的黃衣女子湛若水赫然在目。

在其面前,有一隻樹根削成的低幾,低几上,擺有茶盞,蘭花。

茶香縷縷,美人在側。

然而,蕭陌面上卻不由露出一絲苦笑。

「來了,請坐1

黃衣女子湛若水望向蕭陌,不知何時,她臉上的面紗已經摘下,露出一張如花解語,似玉生香的秀美容顏,低著頭擺弄茶盞,並不抬頭。

蕭陌走到低幾前坐下,才發現他面前,已經擺上了一隻茶盞,茶盞墨綠色,內里有如星空點點,異常壯美,而茶盞中,數根嫩黃色的茶葉如針聳立,在淡黃色的茶湯中載沉載浮,別有一番妙趣,散發著絲絲縷縷沁人心脾的幽香。

「好茶。」

未聞已心醉,蕭陌讚歎似地說道。

然而,卻罕見的,對面的黃衣女子卻沒有對他的誇讚產生半點表情,而是自顧自取杯,也倒了一小杯,一飲而盡后,才終於抬頭,似笑非笑地望著蕭陌說道:「你利用我?」

「終於來了。」

嘆息一口氣,早在知道要請湛若水給自己作證時,就知道一旦有人查到她的頭上,即使她還是會依約給自己作證,可內心終究是有些不舒服。

不過也難怪,是人皆如此。

如果有一天,當蕭陌發現,他好心答應別人請求,把別人當朋友,結果卻發現,是給別人作了偽證,掩藏某些污穢的事情,那他心中也會不舒服的。

不過,情急之下,事有從權,他又有不得不如此做。

這就導致他面對湛若水,心中有一絲歉意,這歉意在此時放到最大,卻被湛若水*裸地問出來,他雖然看似有些驟不及防,卻其實早有預料。

所以,他從容不迫,他舉起一隻手來,對天鳴誓道:「若水師姐,還請相信我,不管我有沒有做此事,絕對都不違本心,如果那幾個人真是我殺的,亦絕對有他們的取死之道。」

「若有半字違心,必遭天打雷劈,心魔纏身,一輩子不得寸進,落魄潦倒窮困而死。」

心魔大誓!

對面,湛若水的表情終於變得有些動容,她深深地看了一眼蕭陌,終於道:「好,你肯當我面發下心魔大誓,那我姑且信你一回,但是,日後如果還有下次,我們就再不相見吧1

「是。」

蕭陌聞言,見湛若水已轉過頭,知道她並不想再和自己多談,叫自己過來,便是求一個心安,畢竟她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平白無故給人擋槍,自己卻真要當作不知道般不聞不問。

因此雖然心中有些不舍,也有心再為自己辯解兩句,但知道此時一切俱是多餘。

他終於站起身,朝黃衣女子深深施了一禮:「多謝若水師姐成全,如此,蕭陌便先告辭了。」

說完,他一步一步,倒退向樓梯而去,終於,從竹樓裡面退出,望著四周繁花似錦,清雅幽致的景色,一時不由神色複雜。

這湛若水小小一個內院弟子,居然可以自己在山中開闢出一個獨園,顯然身份不凡,單從她能使喚婢女,向自己傳信,便可看出,她在內院的地位,絕對是高高在上,享有極大特權的了。

自己這十日與她一路同行,卻也感受不到她身上半點驕縱之氣,對自己這樣一個外院弟子也是無比謙和,但今日此事,自己卻似乎有點做錯了。

「真的錯了嗎?」

他喃喃想道,正要轉身離去,就在此時,竹樓之上,隔著紗簾,忽然傳來湛若水那清冷如冰的聲音:「我相信你,既然如此,小心懺心之問。」

說完,聲音就此沉寂,蕭陌一怔,急回頭而望,卻什麼也沒看見。

「懺心之問?」

他心中莫名,想問卻無從出口,佇立良久,終於一步步轉身,消失在花樹叢中不見。

身後,竹樓二樓窗品打開,一個女子的目光注視著他離去的背影,喃喃道:「希望,你不是我厭惡的那種人。蕭陌,好自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