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一百五十二章、懺心之問,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二章、懺心之問,下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離開了內院區域,蕭陌返回外院自己所在的學舍,掩上門后,他盤膝坐在床榻之上,閉目凝思。

不管如何,今天此事,既然今日湛若水不打算追究,也就算掩飾過去了,不過,其最後所說的那句話,所謂「小心懺心之問」,卻是什麼意思?

「懺心之問?」

蕭陌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只隱隱覺得「懺心」二字,有些耳熟,但一時卻想不起來,自己曾經在哪裡聽過。

湛若水一定不是無的放矢,那麼,她提醒自己的這句話,就一定另有深意,說不定,就是事關自己接下即將遇到的危機。

以自己對蕭神劍的了解,其表面疏狂放達,內心卻錙銖必較,睚眥必報,既然利用風紀堂坐實自己的罪證無法辦到,其肯定還有另外的蛾子。

只是,自己之前對至道學宮不夠了解,想不到其會從哪個方面發難,現在有了湛若水的提醒,卻有了一個大概的方向。

有極大的可能,蕭神劍下一步,就是會對自己發起這什麼『懺心之問』。

懺心之問……

事關重大,蕭陌也不能等閑視之,如果之前是不知道也就罷了,現在既然知道了,自然不能任其發生,至少,就算自己無力阻止,也要想到一些解決其的辦法。

這樣想著之後,蕭陌眉頭一皺,已是另有計較。

既然自已不了解,這至道學宮之中,自有了解之人。既然自己不清楚,這至道學宮之中,自有清楚之人。

只要自己付點代價,前去詢問一番,想必,很快就有答案。

想到此,蕭陌再不怠慢,蕭神劍的下一步隨時可能到來,他的時間不到,剛又在湛若水的竹居耽誤了一些時間,留給蕭陌的時間的確不多了。

於是,蕭陌再一次離開房間,掩門而去,而這一次,卻是去往學宮外院的一處低級坊市,青陽坊。

在這坊市之中,他找到一家看似很小的店鋪,走了進去。

片刻之後,當他再出來時,手中多了一堆沒用的小東西,但心中卻多了很多之前不了解的情報。

沒錯,蕭陌就是借用買東西的便利,在這家小店的店主那,套出了許多東西。

比如,懺心之問。

比如,湛若水的來歷。

首先就是懺心之問。

至道學宮,共有七堂六殿,每一堂每一殿都有其獨特的功用,像比如之前蕭陌比較了解的雜務堂,外事堂,傳功堂,風紀堂等堂,珍瓏殿,量功殿,秘術殿等殿……他都有一定的了解。

雜務堂處理學宮雜務,外事堂主管學宮外交,傳功堂負責傳授功法,風紀堂負責監管紀律……珍瓏殿負責物資兌換,量功殿負責任務發放與功勛統計……等等等等。

可以說,這七堂六殿組成了至道學宮,每一堂每一殿都分工明確,密不可分,少了任何一堂一殿,就像少了胳胳腿一樣,會缺少些什麼,是殘缺不全的。

如果說整個至道學宮是一個健全的人,這七堂六殿就是他的眼耳口鼻手腿,血脈骨髓,不過,除了這些大眾所知的堂殿之外,還有三殿,卻是這七堂六殿中比較神秘,比較難以接觸的部門。

這三殿,便是秘術殿,懺心殿,影殿。

秘術殿因為蕭神劍的關係,原本蕭陌的確不清楚,但現在已經稍微有了一點認知,這就是一個專職研究功法,傳承秘法的地方,說它強大它也強大,因為秘術殿中,誰也不清楚它擁有何等神奇可怕的秘法,又對哪一種秘術研究出更多用法。

可以說,秘術殿就是以詭秘,強大而著稱,甚至,其地位尤在以武力為尊的真武殿之上。

而另外兩殿,因為關注不多,所以蕭陌仍是一無所知,而學宮百誡之上也沒有記載,蕭陌也難以窺其全豹,只聽說過名字,難怪他之前覺得懺心之問四字有些熟悉,卻又無法聯繫起來,原來其便與六殿之一的懺心殿有關。

現在,經過這家小店店主的解釋,蕭陌終於明白了這懺心殿的由來及功用,以及懺心之問四字的解釋。

懺心殿,是至道學宮中最神秘的三殿之一,沒有人知道它在哪裡,也不對普通弟子開放,有人曾懷疑它可能是一處學宮強者修練心境的地方,也有人懷疑它是至道學宮中關押一些頂級強者用以懺愧之所,不這這些其實都不準確,或者說,又都有所關聯。

懺心殿中,既有可以供學宮強者修鍊,磨練心境;又有秘地關押一些頂級強者,用以懺愧畢生所為;而另外還有一個小小的功用,那便是舉行『懺心之問』。

所謂懺心之問,不如說是證心之問,見心之問,或者說證言之問,它是指懺心殿內,有一秘地,四周密布一些強大而奇特的天心鏡,而天心鏡,可以監測人類謊言,在天心鏡面前,沒有人可以胡亂說謊,否則天心鏡必有所動,所以,這裡是一個供核心以上的弟子,證明自己來歷清白,可以重用的地方,同時,它也是一個強者見證自心,問明心意的所在。

普通弟子,因為數量眾多,而且地位不高,所以並不需要舉行懺心之問,因為即使他們之中有反叛,其他學宮或執力的姦細,對至道學宮也產生不了什麼影響,只有核心以上的弟子,即將接觸到至道學宮的核心之密,才需要舉行懺心之問,見證本心,確定不會是其他勢力派來的姦細,或另懷有其他的目的。

所以,事情到此就很明顯了,如果蕭神劍認定是蕭陌害死了納蘭蛛,歐元青,藍無心等人,那麼,只要其花費一定代價,請罹儺幸淮吳閾鬧問,就能證明,蕭陌是否真的跟納蘭蛛,歐元青,藍無心等人的死有關,如果確定有關,那蕭陌肯定必死無疑。

如果無關,則蕭神劍請求對一名外院弟子發動懺心之問,他也會受到恐怖的懲罰,這就是懺心之問的可怖。

因為只針對核心以上弟子級別的人員,所以對外院弟子,內院弟子這種級別,隨意舉辦懺心之問,那是不現實的,所以,除非確定無疑,否則一般不會有人請求對別人發動懺心之問,因為一旦失敗,自己受到的懲罰也堪稱慘重。

但一旦成功,毫無疑問,那名被舉行懺心之問的人,絕對罪責難逃,只有死之一途。

像蕭陌這樣,因為他跟納蘭蛛,藍無心等的死的確有關,甚至可以說,納蘭蛛,藍無心等人,都是因他而死,郭海,唐文濱兩人,甚至是直接死在了他的手上,所以一旦他被舉行懺心之問,幾乎是必死無疑。

「好狠毒的計策1

聽到此處,蕭陌心內涼透,只覺一股寒意直衝腦髓,他想過蕭神劍會有百般報復之法,也設想過不少的規避之舉,但也絕對沒有想到,至道學宮中居然還有一處可以監測心境,謊言的地方。

如果他真的被要求執行懺心之問,那可大大不妙!

到了那裡,他一定被監測出跟納蘭蛛,藍無心等人的死亡有關,一個新晉外院弟子,居然害死了外院小擂台榜前十的成員,不管之前他們是因為什麼原因,最終蕭陌都必死無疑。

最重要的是,蕭陌還有另一重秘密,他算是『花老』月無名給安插在至道學宮的一粒棋子,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至道學宮還有懺心殿這種地方,所以以為這秘密只要他不說,也就無人得知。

但蕭神劍此舉,雖是無心,但一旦真讓他進到懺心殿中,極有可能連這個秘密也檢測出來,到時候,不止他要死無葬身之地,甚至還會牽連到遠在海城的『花老』月無名以及他的兩位義女,師迎夏屈飛煙等兩位花樣年華的少女。

所以,這懺心殿,他是萬萬不能進去,但是,怎麼避免呢?一時,蕭陌卻束手無策。

而另外一個消息,也在他的心中翻起驚浪千萬疊。

這個消息,自然是關於湛若水的身份。

因為見到湛若水在內院之中,居然都能獨自佔據一片小山,建設自己的竹樓,可算是極其自由和特殊之輩,所以蕭陌猜想到,這湛若水即使在內院弟子中,只怕都不是凡響,因為好奇,所以只是隨口一問,算是詢問懺心之問時,附加之詞。

不過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問,還真問出不少東西來了。

湛若水,內院弟子榜榜首,原本在她晉陞齊物境中期時,便可以拜入一位長老名下,成為核心弟子,因為在至道學宮中,一般內院弟子最高修為,也只是齊物境初期巔峰。

不過,她足足突破齊物境中期已有半年之久,卻仍然沒有遇到合適的長老收入門下,這就讓她實力超出眾多內院弟子許多,卻仍是一名內院弟子,一直沒有晉陞核心。

他的父親,人稱『古劍玄書』湛傳衣,是靈武城外,秀水劍庄的創立者,一位人間境初期強者。

聯想到之前湛若水向自己提過,整個靈州,不在四大學宮和九姓世家之內的人間境強者,一共只有七位,扣除掉蕭陌已經知道的兩位,春易穀穀主殷千魂和鬼帝城城主道天玄,剩下五人,這湛傳衣,便是其中之一。

可想而知,秀水劍庄在整個靈州的地位,有一位人間境坐鎮,哪怕這秀水劍庄建立再短,都能成為靈州的一大頂級勢力。

而這,只是足夠讓蕭陌震驚,覺得難怪湛若水那麼年輕,卻已經如此強大,而且僅僅齊物境中期,就能借到黃級極品秘寶這種寶物,現在聯繫上她有一位人間境的父親,一切就不足為怪了。

不過,這其中卻還有一個不同尋常之處,卻是那人隨口提及,提的人自己都沒上心,但蕭陌卻隱隱覺得有些異樣。

那就是,這秀水劍庄,建立不過短短二三十年,卻從無到有,發展得異常迅速。

大概在三十多年前,秀水劍庄莊主湛傳衣異軍突起,崛起得異常突兀,彷彿一夜冒出,之前竟然沒有人知道有一位像他這樣傳奇的湛姓天才,卻突然能晉陞人間境,建起秀水劍庄,簡直堪稱奇。

另外,有不少人也去查過湛傳衣的過去,卻發現一片空白,什麼都查不到,所有線索如同被一刀切斷,而這一切所切的地方,就是三十年前。

對此,提的人只覺奇怪,但蕭陌卻隱隱心中一動,因為這湛傳衣崛起的時間點,和『花老』月無名在海城出現的時間相差彷彿,三十年前,四十七年前,蕭陌總隱隱覺得,這其中有些關聯。

不過,時間跨度這麼大,蕭陌也不敢肯定,但是,湛傳衣絕對是一位傳奇強者,這總是沒錯的,難怪湛若水在內院能有如此身份地位,而她給自己作的偽證,也會讓那風紀堂的組長萬雨川如此頭疼。

如果是一個普通的內院弟子,只怕面對風紀堂組長,也不會有如此底氣吧。

不過這些,都是湛若水的秘密,蕭陌只是一時好奇,並不想深挖,不管他父親跟當年那件事有沒有關係,總之,湛若水是他的朋友,幫過他的大忙,這一點總是勿庸置疑的。

而現在,也不是思考這些的時候,顯然,此時此刻,蕭陌最大的危機,便是面對這『懺心之問』,就是不知道,蕭神劍是不是真的會想到這點,而又願意為了對付自己,將其付諸行動?

蕭陌這樣思考著,走回學舍,閉目思考,然而,他發現,他還是小覷了蕭神劍。

在他這邊思考的時候,那邊,蕭神劍已經向學宮懺心殿,正式請求,啟動了對蕭陌的『懺心之問』,當蕭陌從青陽坊回到學舍沒有多久,很快,便有三名一身黑衣的人,手舉一塊奇怪的銅牌,來到了蕭陌的房門前。

ps回家途中,更新不及時,抱歉,四千字大章,二合一章節,補昨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