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一百五十三章、天心寶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三章、天心寶鏡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意外來得出乎意料的快,甚至快到蕭陌甚至反應不及。

他沒有想到蕭神劍不但真的如湛若水所料,啟動了懺心之問,而且還十分果決快速,這讓蕭陌甚至多思考一段時間,或或想想對策的時間都沒有。

儘管心內危機感大增,知道一入懺心殿,一切便不由自主,有心規避,然而現在蕭陌十分絕望的發現,在這三位懺心殿的高手面前,他根本沒有任何自主的能力。

兩位齊物境巔峰,一位養生境初期。

這就是懺心殿的實力嗎?

蕭陌暗暗咋舌,懺心殿在至道學宮七堂六殿中,若論神秘,能排前三,但論規模人數,肯定是最小的殿之一,估計總人數還不超過一百人。

但這一百人,為了一個小小的外院弟子,逍遙境中期的小人物,居然直接出動兩位齊物境巔峰,一位養生境初期,這也重視過頭了。

一般來說,在至道學宮中,齊物境巔峰就能成為長老一級的人物,養生境初期更是重點培養的對象,將來支撐至道學宮的中流砥柱。

像這種傳召一個人的小事,一般齊物境初期的執事就行了,這直接派出齊物境巔峰,養生境初期,也可見懺心殿對此事的重視。

或者莫如說,是蕭神劍的鼓動,才造成這樣的結果。

蕭陌明白,現在的他,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逃或拒絕,都只有同一個下場,徹底坐實與納蘭蛛,藍無心等的死有關,然後被懺心殿當場擒拿,甚至誅殺。

後果不堪設想。

是以,蕭陌也沒有任何辦法,只能跟隨他們離去,一邊走,一邊腦海中思緒急轉,籌思應對之策。

然而,直到那三名懺心殿黑衣人將蕭陌帶到至道學宮內院深處,一座懸崖底下的暗黑銅殿,蕭陌依舊沒有想出任何一條行之有效的法則。

目前來說,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隨著為首的黑衣人將手中的銅牌虛空一劃,陡地,眼前的漆黑銅殿陡然傳來一陣「嘎嘎……」之聲,然後大門緩緩開啟,露出一條長不見盡頭的暗石長道。

「跟緊了。」

為首的黑衣人目光冷漠的瞥了蕭陌一眼,隨即冷聲道,話聲說完,當先帶頭,唰的一聲,化為一道團狀黑風,直接朝著門內疾馳而去。

見狀,另外兩名黑衣人一左一右,裹挾著蕭陌,也朝門內疾投而去,眨眼便即消失得無影無蹤,身後的黑門重新關上,一如塵封千年,根本看不到絲毫開啟過的跡像。

……

當蕭陌隨著那三名黑衣人進入銅殿之後,有些詫異的發現,原本在外面看來,是漆黑一片的宮殿,在裡面看,卻別有一番天地。

腳下是一個個間隔一模一樣的石墩,石墩之下,蕭陌原以為空的,但現在才發現,原來居然是流水,而且不知其深。

頭頂上空,一片漆黑,的確如外界所見,什麼也看不見,然而腳底,無論是那些供人立足借力的石墩,還是底下深不見底的水流底部,都有一顆顆奇異的石子,散發著藍白相間的星辰之光。

一時間,如同天地倒懸,蕭陌等人處身於一個腳踏天,頭頂地的奇怪世界中,似乎一切都倒懸過來。

一種別樣的感覺,出現在蕭陌心頭,讓他不由生出,自身是如此渺小,而這方銅殿,則廣袤如大千世界,宙宇無窮,生出不可力抗,只能臣服的感覺。

這就是『懺心殿』嗎,果然神奇?

雖然處身極大危險之中,然而蕭陌仍不由為面前看到的這一幕所驚嘆,然而,那三名黑衣人根本不許他停留駐賞,而是直接裹挾他,朝殿內深處疾射而去,足足過去小半個時辰,終於,四人才終於到達這座銅殿的盡頭,那裡,有七間相同大小,但顏色不一的石門。

三名黑衣人沒有猶豫,直接一伸手,朝最左側的一間石門齊齊打出一個手印,瞬間,金光大放,那扇金色石門陡然如水波浮動,中間出現一個圓形的洞口。

三名黑衣人帶著蕭陌,化作四個小黑點,瞬間投入其中,身後的石門再一次關閉,如同將萬千星空也隨之關鎖在了門外。

進入這扇金色石門之後,蕭陌方才發覺,眼前所見,居然又是另一番天地。

只見這是一座巨大的金色大殿,整個大殿不是賞見的方形或長方形,而赫然是一座圓形,拱頂及四壁之上,有成千上萬座小小的佛龕,而佛龕中,供奉著的,正是許多大大小小,模樣各異的佛像,有捧腹大笑,有愁眉苦臉,有金剛怒目,有慈悲萬相……

眾多佛像,全部用純金打造,散發著迷濛的金光,而這金光,通過殿內明顯布置過的某座大陣完美的投射在殿中的一座蓮花形石台之上,而石台之上,此刻正有四個人,正在等待著他們。

這四個人,一個蕭陌至死也不會忘記,正是蕭家的四竅天才,蕭神劍,被『維摩居士』葉摩訶看中,收為弟子,繼而又連續派人,進山追殺蕭陌,失敗之後,惱羞成怒,不死心,又連續通過風紀堂,懺心堂來陷害自己的最大敵人。

而另外三人,蕭陌卻並不認識,但只看他們的衣著,不用猜,蕭陌也能看到幾分。

因為,這三人,為首者一身金色寬袍,背後有一個斗大的『懺』字,龍飛鳳舞,那長長的一豎,直拖至袍尾,顯得氣象萬千。

而他身上的氣息,也如這座萬佛金殿一般,雍容,慈悲,喜怒無常。

另外兩名銀衣人,則明顯是他的屬下,氣息也不及金衣人強大,但也不可小覷,而且比帶他進來的那名黑衣首領還強得多,兩名銀衣人,俱是養生境後期修為。

而那名金衣人,赫然是養生境巔峰。

如此修為,如此打扮,不難想像,其縱然不可能是這懺心殿的殿主,但也一定是懺心殿內的重要人物,要麼是副殿主,要麼就是七座石門之一,金色石門之主。

黑衣首領將蕭陌帶到四人的面前後,立即上前,抱拳一步,把令牌交到左手邊的銀衣人面前:「稟鏡主,人已帶到,是否立即舉行問心儀式?」

「開啟吧1

銀衣人瞥了一眼背對著眾人,負手而立,一直根本不曾回頭的那位金衣人,見其並無指示,不得不無耐的接過話腔道。他知道自己這位上司根本不熱衷於這些,之所以會站在此地,只表示做個見證,不願這問心佛堂出現什麼見得不光的東西而已。

聽到聲音,黑衣首領立即身形一動,如同一隻大鶴,繞著蓮花石台連續九拍,九拍之後,「嚓」一聲,頭頂上空某處本來空無一物的空間,陡然波動一起,一隻方形石台驀然出現,石台之上,懸挂著七面一模一樣的金色銅鏡,呈環形照射在蕭陌身上。

「天心鏡,玄級頂階秘寶1

見到此幕,蕭陌心內微嘆,知道這便是傳說中懺心殿的至寶之一,可測人心性謊言的天心寶鏡了,一鏡七面,分別代表喜怒憂思悲恐驚,雖然不及永恆極光匾和傳承柱地位崇高,但卻別有玄異,在至道學宮的秘寶裡面,只怕絕對能排在前十。

「果然來了。」

到得此處,知道將要面臨什麼,蕭陌反而陡然心靜下來,不再胡思亂想。目前來看,既然已經走到這一步,他退無可退,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希望,今天自己能渡過這一劫吧,如果實在渡不過,那看來,便是自己的命了。

只是……

想到這裡,蕭陌看著旁邊,一臉陰笑的蕭神劍一眼,內心暗暗地道:「蕭神劍,我蕭陌今日發誓,但能今日不死,一年之內,必取你狗頭。留你在世,日日不得安寧,那我寧願放手一博,不惜一切代價1

這一刻,毫無疑問,他心中對蕭神劍的恨意升到極至,本來就應該是蕭神劍愧對於他,自己做的錯事讓他去彌補,結果他不願,逃跑之後,對方反而恨到了他的身上,認為他沒有心甘情願卻做替死鬼是不對,想方設法要抹殺這個他眼中的「螻蟻」,現在更是花大代價,申請懺心之問。

如果他還留在世上,蕭陌將日日不得安寧,原本兩人或還可相安無事,但經此一事,卻是徹底走向了對立,由本來同一家族,並無仇恨,變成了現在生死之敵,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