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五十四章、木魚異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四章、木魚異變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七面天心寶鏡一同出現,金光閃耀,照射在蕭陌的身上。

與此同時,整個問心佛殿,所有佛龕中的金佛亦同一時間亮起,每一尊金佛的金光並不強盛,但匯聚在一起,卻形成浩浩蕩蕩之勢,照耀在蕭陌的身上。

一時間,蕭陌彷彿一個金人。

——問心佛陣。

這就是問心佛殿的奧秘,天心寶鏡,見證本心,萬尊金佛,引人向善。

引人向善當然是假的,但其強大的至佛願力,卻能讓人一瞬間心中失去抵抗之心,在這問心佛陣面前,只要修為不超出人間境,否則沒有人能抵擋問心佛陣的催眠,只能說真話。

見到此幕,知道開啟儀式已經完成,銀衣人便即轉身朝著身側一身白衣的蕭神劍問道:「蕭神劍,你舉報蕭陌與外院弟子納蘭蛛,歐元青,郭海,唐文濱四人之死有關,更跟外院小擂台榜前十,金紋弟子藍無心之死有關,並願為此擔保,開啟懺心之問。」

「現在,本座再問你最後一句,你可敢為此,承擔所有的責任,若蕭陌無辜,你等於無故誣陷同門弟子,將要接受懺心殿的制裁,自廢三層修為,禁閉苦寂寒堂半年,你可願意?」

「我願意。」

見到此,立於蓮花石台上首的白衣弟子蕭神劍,目光微動,毫不猶豫地道。

聽聞此言,銀衣人再次轉身,目光移向蓮花石台下方的蕭陌,聲音冰冷地道:「外院弟子蕭陌,今有秘術殿主葉摩訶親傳弟子蕭神劍,指認你與外院五名弟子,納蘭蛛,歐元青,郭海,唐文濱,藍無心等五人之死有關,以禁閉半年,自廢三層修為為代價,強行申請對你發動懺心之問。」??「此懺心之問,有玄級頂階秘寶天心鏡為鑒,任何說謊,言不由衷,隱瞞,都不可能做到。現在,你有一次選擇的機會,在正式舉行懺心之問之前,自動供認罪狀,還可從輕發落;否則,一旦答應參與懺心之問,查明屬實,則罪加一等,立即處死。你可有異議?」

「呵呵……」

蕭陌冷笑,這個時候,問他這個還有意義嗎,無論他答不答應,最後都是一個死字,與其如此,縱死,他也不會安心就範。

「開始吧1

他淡淡開口道,此時此刻,他也只能親自來試一試,這問心佛陣的奧妙之處了,希望它的威力,並不如傳說中那般驚人,若是如此,也許蕭陌還有一線生機。

「好,冥頑不靈,不過進我問心佛堂的,大多如此,都是心中還存饒幸之心,不見棺材不落淚,既然如此,那便正式啟動懺心之問。」

銀衣人望著蕭陌,聲音陡然變得威嚴起來,他揚起手,面向殿頂,似在接住什麼。

就在蕭陌疑惑的時候,就見他陡然聲音一沉,彷彿驚雷炸響,第一問已經出口。

「台下何人?」

「蕭陌。」

對此,蕭陌自然沒有什麼好遲疑的,自己的姓名對方根本不會陌生,說謊也沒有什麼用處,自然是照實回答。

不過他卻對那銀衣人為何問他如此淺顯無用的問題感到有些不理解,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心中的警惕,準備一有不對就行問東答西,或拖延之計。

對方既然只能監測謊話,那自己答真的,但卻都答其他答案,驢頭不對馬嘴,想必也引動不了天心寶鏡的異動,或許能矇混過關吧。

「來自何處?」

蓮花石台之上,來自銀衣人的問題接踵而來,語速並不快,問的問題依舊是極為淺顯普通,與納蘭蛛,藍無心等的死毫無關係。

這一次蕭陌卻故意沉吟許久,才回答道:「陽城蕭家。」

銀衣人待蕭陌回答完畢,立即再次問道:「父母何在?」

「俱已雙亡。」

回答完這個問題,蕭陌心中更為奇怪了。

迄今為止,對方問的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相信在蕭神劍申請對自己發動懺心之問后,這些問題,懺心殿早就有備案,一直問這些莫明其妙的問題,對這懺心之問,又有何幫助?

他心中疑惑,不過卻並沒有說出來。

此時他是嫌犯,而對方卻是審迅官,而且蕭陌一直警惕著頭頂的七面天心寶鏡,對照射在自己身上的金光格外重視,但到現在為止,他也沒感覺自己回答問題時,那些金光有什麼異動。

難道,這問心佛堂,只是一個假象,對方根本就不具備鑒別謊言的能力,召自己來,真的只是走一個過場,隨便這麼一問的嗎?

然而,蕭陌根本不相信事情會這樣簡單,果然,就在他心中稍有些鬆懈,便聽到銀衣人下一句問題已經緊跟出口,而聲音驟然擴大,如同巨鍾長鳴,洪鐘大呂,在蕭陌的耳畔驟然響起:「納蘭蛛,藍無心等五人,可是你所殺?」

蕭陌的耳朵一時被震得嗡嗡作響,頭整個就蒙了。

與此同時,之前一直沒有任何異動的金光,卻忽然化為一絲絲奇異的願力,注入蕭陌的心間,當他想回答的時候,某些字眼竟然無意識淡化,蕭陌下意識就想喊出:「是」這個字眼。

不過就在此時,他的腦袋猛然一個激零,想明白了這是什麼地方,連忙強行凝定心神,鄭重回答道:「不是。」

「嗯?」

此言出口,不光是台上的銀衣人,就是一直很篤定的蕭神劍,面色也不由一變,第一次有些慌了。

難道自己真是想多了,納蘭蛛,藍無心等五人,並不是蕭陌所殺?

銀衣人轉頭望向蕭神劍,蕭神劍神色猶豫了一下,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確定自己的申請不會有變。

「既然如此……」

銀衣人目光一轉,忽然問道:「納蘭蛛,藍無心五人之死,若非你所殺,是否與你有關?」

此言一出,蕭陌,蕭神劍,各自神情微動。

剛才,蕭陌之所以能喊出不是,是因為銀衣人問的問題,是納蘭蛛,藍無心等五人,是否是蕭陌所殺。

但納蘭蛛,藍無心等五人,雖因蕭陌而死,但這兩人,卻真的不是蕭陌所殺,所以雖然那一瞬間,他感到有些不對,但還是回答出了「不是」的字眼。

但這一次,當蕭陌想回答「無關」兩字的時候,卻只覺頭腦一時間劇烈絞痛起來,似乎有千針萬蟻在噬咬著一般,只要他吐露一字,便痛苦難關當。

「有關」兩字,更是急劇放大,彷彿不回答這兩個字,便有什麼極其嚴重的後果。

這一刻,蕭陌忽然明白,對方之前為什麼問那麼多廢話了,而這懺心之問,又為何會給人一種談虎色變的感覺。

可怕,是真的可怕。

在這裡,先前銀衣人所問,不過是為了放下蕭陌的防備,當他的心防打開。

只要他的心防打來,接下來,天心寶鏡的力量就能更好地控制他的心神,接下來,再回答真正關健,重要的問題時,他就無法說謊。

說白了,天心寶鏡的力量,就是一種控制人心神,制止他違背本心的力量,這股力量,在他說真話時不顯,但一旦想說出違背真相的答案,便會給他施加巨大的壓力,更有頭痛如剿,萬蟻噬咬的痛苦感。

彷彿冥冥中,有一股莫大的天威,在左右著他,控制著他,說出實情。

這就是天心寶鏡的力量嗎?蕭陌心內震驚。

在此之前,見識過穿魂箭,五行生死棋的可怕,他已經意識到秘寶的不同凡響,但那畢竟只是黃級秘寶,還無法讓他真正產生對秘寶的畏懼與驚嘆。

可這天心寶鏡不同,它竟然是一件玄級頂階秘寶,即使在整個靈州,也是排得上號的,當只是聽說時,還不覺得什麼,一旦置身其下,親身體驗其威力,卻絕對讓人終生難忘。

即使蕭陌意志再堅定,心性再強大,咬牙苦苦支撐,堅持著不想說出「有關」二字,但天心寶鏡的力量,卻彷彿巨龍拉動的繩索,將蕭陌不斷往「有關」二字上拉來。

無關的第一個無字,耗費蕭陌所有力氣,渾身汗如雨下,一時臉色蒼白,卻硬是說不出來。

玄級秘寶的威力,可見一斑,憑蕭陌強大的心神之力,已經超出一般齊物境強者,竟也是半點違逆之力都無。

蓮台石台上方,銀衣人,白衣蕭神劍,見到這一幕,看到蕭陌汗如雨下,面色痛苦的樣子,就知道他受到了天心寶鏡力量的影響,而答案,必然是他們喜聞樂見的一幕。

於是,他們開心的笑了起來,只等蕭陌說出「有關」二字的一刻,便可以定下蕭陌的死刑了。

然而,就在這時,就在蕭陌苦苦支撐,眼看所有心神之力消耗一空,就要堅持不下去的那一刻,在他第一心竅內,已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動靜的黑色木魚,卻陡然一動,放射出一股奇特的金光。

那金光恢弘,浩大,彷彿先天之初的第一縷日光……在蕭陌心神之內,那萬千佛光,天心寶鏡之光,明明已經強大無比,但在這縷金光面前,卻彷彿初生嬰兒般不堪一擊,輕輕碾壓成粉碎。

蕭陌心神一松,壓制自己的懺心之力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他陡然微笑起來,仰頭望向上首的蓮台石台,淡淡開口道:「無關1

ps:抱歉,斷更了數天,本來應該保持更新的,但沒想到過年遇上一堆的煩心事,再加上小孩回家,水土不服有些生病,基本都沒時間碼字,十萬分抱歉。

今日正式恢復更新,另外之前所欠章節,月內必定還清,再次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