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五十五章、苦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五章、苦果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什麼?」

聽到此兩字,本覺已勝券在握,勝利在望的銀衣人和蕭神劍,心中不由猛地一沉,臉色大變,都是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

他們望向蕭陌,不明白為什麼明明已經看到對方汗流夾背,冷汗直冒,顯然已經抵抗不住這天心寶鏡之力,即將說出真相,但事實結果卻是,大相徑庭,遠超他們的預期。

「無關,怎麼可能無關呢?」

陡然,想到此事即將導致的後果,本來一身白衣,風神俊朗的蕭神劍,陡地身軀一顫,朝後退出兩步,面色變得蒼白如雪。

他明白,蕭陌所說這兩字雖輕,卻代表他將從此摘除與納蘭蛛,藍無心等人的死亡關係,也就代表,從此過後,蓋棺定論,沒有人再能在此事上為難蕭陌。

與之相反,自己力主推動了對一名外院弟子的彈劾,要求懺心殿為之破例發動『懺心之問』,已屬違規。

成,固然有獎賞,但一旦失敗,自己也將面臨嚴重的懲罰。

禁閉半年,自廢三層修為。

不管是哪一個結果,蕭神劍都不能接受,自己原來是天之驕子,人上之人,至道學宮大名鼎鼎,地位崇高的秘術殿殿主親傳弟子,未來前途無量,怎麼忽然之間,就要作階下囚,還要自廢三層修為,成為一個比普通弟子都不如的低級弟子呢?

他不能接受。

如果從來不曾踏入雲端,也許不會感覺污泥的惡臭,但向來習慣了高高在上,一朝跌落雲端,卻覺萬難容忍,生不如死。

蕭陌這兩字,如同兩柄重鎚,重重地敲擊在他的心上,又如兩柄彎刀,將他的心口剜出兩道長長的血口,鮮血淋漓。

他求助地望向左邊的銀衣人,剛才就是他在舉行懺心之問,而蕭神劍也正是找到他,才得到允許,為蕭陌這樣一名普通外院弟子舉行懺心之問。

因為這名銀衣人,赫然是出身自秘術殿,雖然後來調到了懺心殿,但跟秘術殿的香火情並沒有斷,與之相反,還關係緊密。

所以,為了徹底拿下蕭陌,蕭神劍使用了自己師傅的名號,求到這名銀衣人身上,才終於得到機會,成功對蕭陌舉行懺心之問,只是他沒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出人意料而已。

雖然心中萬萬難以相信,但蕭神劍也知道,現在不是追究這些的時候。

這個時候,蕭陌成功脫罪,反而自己,卻突然處在了極大的危險之中,現在眾人之中,也只有他,才有機會將自己的刑罰豁免。

銀衣人注意到蕭神劍的眼神,心中微動,正要開口。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冰冷至極的聲音卻自旁邊的金衣寬袍人口中陡地響起:「拿下1

聲音方動,蕭神劍方覺不好,只覺風聲颯然,另一名銀衣人已經毫不猶豫,疾風一般飄至他身後,只是一掌,就將其砍倒在地,然後淡淡點出一指。

「手下留」

左邊那名銀衣人的「情」字尚未來得及出口,這名銀衣人的手指已經點到了蕭神劍的氣海之上,只聽「噗」的一聲輕響,似有一縷青煙消散,蕭神劍身上的氣息瞬間萎頓了許多。

他原本是逍遙境五重巔峰境界,後來又連續閉關兩個多月,在靈級中品功法以及大量珍稀丹藥的輔助之下,短短兩月,竟然在原有的基礎上再次突破一整重境界,現在是逍遙境六重巔峰,距離逍遙境七重初期,也只有一步之遙。

兩月一重境界,看似很低,但其實修鍊到後面,都是越往後越難,逍遙境六重巔峰,已是一般外院弟子的極限了。

也就是說,如果蕭神劍願意,他現在完全可以隨時前往心魔塔,參加心魔試練,只要打通第六層,就能成為內院弟子。

而以他的真實戰力,別說心魔塔第六層,就是第七層,甚至第八層,都不是沒有可能。

不過他還留在外院,一是元靈劍氣尚未大成,並不急著晉陞內院;第二個原因,也是想繼續留在外院,打壓蕭陌,更好的關注蕭陌的一舉一動。

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關健的原因,應該是他想要參加兩個多月後的小擂台榜比試。

所謂小擂台榜,本來只是一個遴選優秀弟子,加以資源傾斜,更好培養的小榜單,本身並不具備太多的意義。

只是後來,隨著至道學宮的發展,所有外院弟子忽然發現,能進入小擂台榜,不但將收穫更多的資源培養,同時還將收穫名聲,地位,以及與名次相對應的特殊獎勵。

小擂台榜第一,更是能直升內院。

這些誘惑,這個榜單,在至道學宮外院,開始變得不同尋常,即使你不在乎,也不得不去參與,競爭。

蕭陌相信,以蕭神劍的身份實力,這小擂台榜,所謂的資源,獎勵,他都可以不在乎,但是,他卻一定會去競爭。

不為其他,只為名氣,地位,以及以更好的履歷,進入內院,獲得更好的發展。

為何會如此說?

原因很簡單。

畢竟他剛成為『維摩居士』葉摩訶的弟子,必須得擁有一個證明自己的價值,證明自己實力的場合,這小擂台榜,就是第一個台階。

至道學宮看似和諧美滿,但有人的地方就有鬥爭,有鬥爭的地方就有矛盾。

蕭陌不相信,這些頂級強者,就沒有自己的追求,自己的計算。

如此一來,他們之間肯定也有派系之爭,有利益之斗。

但是身為至道學宮的掌權者之一,他們地位太高,實力太強,一舉一動牽扯太大,如果不是特別重要的事情,否則是不會隨便出手的。

這個時候,就需要他們門下的弟子服其勞了。

誰收的弟子強,誰收的弟子多,誰收的弟子有能力,這些,同樣反過來顯示著他們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話語權。

所以,即使他不說,蕭神劍作為葉摩訶新收的弟子之一,這小擂台榜第一,他是肯定要拿到手的。

如此一來,哪怕他的修為已經達到外院巔峰,卻仍不願去挑戰心魔塔,就是為了等待小擂台榜的到來,到時候一鳴驚人,攜外院小擂台榜第一的聲威,加入內院,到時地位自然不同。

不過,現在,因為申請對蕭陌發動懺心之問,涉嫌誣陷同門,他卻直接被這問心佛殿的副鏡主之一,那位右邊的銀衣人直接廢去了三層修為,現在已經只有逍遙境三重巔峰的修為了。

可以說,幾乎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從外院巔峰,落回一個連普通弟子都不如的逍遙境初期,以蕭神劍的心高氣傲,如何能忍受得了?最重要的是,距離小擂台榜僅僅兩個多月時間,這兩個月,他如何能重新修回逍遙境六重巔峰,參加小擂台榜比試?

就算他有天賦,有資源,有毅力,兩個月的時間能重新修回這被廢掉的三層修為,但是,最嚴重的是,他還將面臨半年禁閉的刑罰,如此一來,他將直接與小擂台榜無緣。

等他出來,估計蕭陌早就進入內院了。

說起來,這才是他最大的損失,而這,恐怕是他之前打算讓蕭陌參加懺心之問的時候,萬萬沒有想到的吧。

「帶走1

隨著金衣人轉過身來,面無表情地說出第二句話,右邊那名銀衣人立即一揮手,之前帶領蕭陌前來的黑衣首領,便立即轉變立場,走了過來,將昏死在地的蕭神劍提在手中,飄然離去。

不用問,等待蕭神劍的,就是在這懺心殿深處,那處關押頂級重犯的苦寂寒堂,面壁半年了。

左邊那名銀衣人到口的話,終於咽了下去,他深深低下頭,不再開口。

因為他知道,鏡主一向大公無私,確定蕭神劍誣陷,就一定會按律重懲,他說的話,就是天憲,任何人不能違背。

他雖然有著秘術殿的香火情,但卻犯不著為此,耽誤了自己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