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五十六章、冰魄心經大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六章、冰魄心經大成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蕭陌被無罪釋放了。

不但如此,因為此事算是鬧了一個烏龍,蕭陌既然確認無罪,顯然就是被冤枉了。

雖然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蕭神劍,他也因此受到懲罰,但懺心殿也有偏聽則暗之嫌,所以那位金衣鏡主特許了蕭陌一個特權,只要他有需要,可以隨時來到這懺心殿的深處,一處參心悟玄之地,『煉心室』修鍊一月。

煉心室,顧名思議,就是一處至道學宮一些頂級強者,平時磨練心境的地方,也有人在此修鍊秘術,事半功倍,但沒有一匚唬是根本不得資格進入的。

蕭陌倒是沒想到,進了一次懺心殿,還有這樣一個意外之喜。

他知道,申請懺心之問的是蕭神劍,跟這位金衣鏡主沒有多少關係,懺心殿或許也有少許害群之馬,但肯定也有大部份是置身事外,沒有必要把他們都恨上。

所以聽到金衣鏡主的話后,蕭陌十分痛快的接了下來,並沒有猶豫或怨憤之心。

接過一塊黑色的煉心室准入令牌,蕭陌離開了懺心殿,這一次,他沒有通過那天地倒懸的奇異場景,而是直接通過一條小路,回到外界。

這條小路,應該是懺心殿內部人員離開的通道,方便省時許多,不然每次都要走上小半個時辰,才能到達大門口,是個人都受不了。

不過因為是第一次來,蕭陌卻略有些遺憾,他原本還以為,可以再看一次那天地倒懸的奇異場景呢……

那場景對於司空見慣的懺心殿成員來說,不值一提,但對於第一次見到的蕭陌來說,卻足夠新奇與別緻,他在其中隱隱能感悟到某些不同尋常的東西。

不過想到自己手中還有一塊煉心室准入令牌,只要他願意,他還是能隨時再來一次這懺心殿,蕭陌也就收起心情,身形一動,飄然離去。

……

一個時辰之後,蕭陌安然返回甲三學舍,回到自己的屋室。

將房門關上,盤膝坐在榻上,蕭陌這才有空,仔細考量今日此事的得失。

毫無疑問,今日之事是蕭陌考慮不周,沒有計算到蕭神劍居然敢冒大不韙,妄圖用懺心之問來對付自己,當他被召喚到懺心殿,準備接受懺心之問的審迅時,並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

這是他的缺失,當然,也是因為他之前對至道學宮的一些重要秘地,缺乏足夠了解的原因。

這是眼界不夠,也是地位沒到,不過,也有蕭陌並未重視對至道學宮一些資訊的收集,才導致今日之危。

不然,像最後他從湛若水口中聽到『懺心之問』四字,便能通過各種方法,從別人口中套出答案。不是做不到,只是沒有想到,或不願去做而已。

但經此一事,蕭陌將成熟許多,明白哪些事需要提前預備,哪些事可以緩以圖之。

可以說,蕭神劍此舉,讓蕭陌徹底明白,心修界並不是一個安定詳和的盛世樂園,這裡充斥著陰謀,算計,殺伐,危機……

一個不慎,可能就是身死魂滅的下常

既然如此,若想在這至道學宮立足,自己就必須比以往更加小心,謹慎。

不過,今日此事,也不是沒有一點收穫,甚至可以說是收穫很大,因禍得福。

首先,就是蕭陌徹底洗脫了與外院五名弟子,納蘭蛛,歐元青,藍無心等的死亡關係,從今之後,即使別人再懷疑,也不敢在此事上攻擊蕭陌一分一毫。

這就是懺心殿的威力。

本來,蕭陌還擔心可能被人懷疑,但經過懺心之問的查證,一旦確認無謊,就像經過官方鑒定過的東西一樣,擁有巨大的公信力。

根本沒人會相信,蕭陌一名逍遙境中期弟子能在天心寶鏡的照射下說謊,這樣一來,納蘭蛛,藍無心等人的死亡就已有了定論,是被千年寒螭所殺,與蕭陌無關。..

所以,此事已經鐵案,即使日後蕭神劍不甘,再想翻案,都不可能,因為他繞不過懺心殿這一關。

蕭陌擊殺郭海,唐文濱兩名外院弟子,又設計害死納蘭蛛,歐元青,藍無心等三名外院弟子,並將他們身上東西搜羅一空,已算塵埃落定,再無後患。

另外,就是蕭陌沒有想到,黑色木魚居然有規避懺心之問的能力,這可是一個了不起的發現。

之前,蕭陌已經知道黑色木魚不同凡晌,但也從來沒有想過,它居然可以幫助蕭陌掙脫天心寶鏡的心神禁錮之力,從而脫罪。

可以說,這個發現,意義重大。

要知道,天心寶鏡那可是玄級頂階秘寶,黑色木魚既然能打破其禁錮,那豈不是說,黑色木魚的等級,說不定比天心寶鏡還要高?

只要想到此,蕭陌便不禁心中一陣狂喜。

玄級頂階秘寶上面是什麼,不用問,那是地級……

地級,整個至道學宮都沒有幾件,而至道學宮,可是靈州第一勢力,換成其他學宮,世家,甚至一件都沒有。

不過,蕭陌也知道,此事有點不靠譜,地級秘寶,那有多重要,可想而知,即使至道學宮發現了,也會不惜一切代價去獲齲

這是比大部份心蘊魂果還珍貴的東西,或許黑色木魚只是剛好擁有某種解開心神禁錮的能力,並非品階很高,超過天心寶鏡,這也有可能。

不過,不管如何,這總是又一重發現,等於蕭陌又發現了這黑色木魚的另一重能力。

繼提升資質,增加心竅,強化靈魂感知力之後,它居然有掙脫心神禁錮之能,這豈不是說,從此以後,蕭陌再也不懼怕至道學宮的懺心之問,甚至是心修界一切禁錮心神,考問審查的能力?

原本,他還擔心,如果核心弟子,也要經歷一次懺心之問,可能暴露自己來此的真正目的,現在有了這黑色木魚,卻再也不害怕了,這自然是又一重收穫。

當然,這個能力,蕭陌暫時還運用不到,除了這種特殊關頭,平常好像也沒有太大的作用,但即使如此,蕭陌也十分開心了。

最後一點,就是經此一事,蕭陌的清白不證自解。

他原本還擔心因為此事,使湛若水對自己有某些不好的看法,對這個朋友,蕭陌還是很珍視的,在至道學宮中,可以說,除了余青葯之外,唯一讓他覺得有些溫暖的,就是這個在藏書閣偶遇,又在流沙荒漠救他一命的黃衣少女湛若水了。

但現在,有了懺心之問在前,等湛若水知道此事後,應該不會再對自已的欺騙心有芥蒂了。

畢竟大眾意識上,還是願意相信天心寶鏡的,誰也料不到,蕭陌是借用了黑色木魚的能力,解開了天心寶鏡的禁錮,從而給自己脫罪。

所以,蕭陌徹底輕鬆了,最重要的是,經此一事,始作俑者蕭神劍將自己都搭了進去。

先是被廢三層修為,后又被禁閉半年,這段時間,沒有他在外,蕭陌終於能安心修鍊了,而且兩個半月後的小擂台榜之爭,也少了一個強有力的對手,一切回歸正軌。

雖然半年之後,蕭神劍出來,一定會更加怨恨自己,甚至更加瘋狂的報復自己,但那又有什麼關係呢?

半年之後的事情半年之後再說,自己先將這半年過完,爭取在小擂台榜上拿到一個好的名次,然後突破逍遙境六重巔峰,打通心魔塔第六層,晉陞內院弟子。

只有自己有了根基,才稍微有些許能力,對抗蕭神劍的報復打壓。

想到此,蕭陌已經有了決定,再不猶豫,直接合上雙眼,竟然在經歷如此風波之後,仍能安然入定,徑直修鍊了起來。

他知道時間寶貴,雖然有半年的輕鬆時期,但半年之後,蕭神劍一定會變得更加可怕,畢竟他功法資源都不缺,苦寂寒堂禁閉半年,對他或許是懲罰,但說不定,從另一個方面來說,也是另一種磨礪呢。

對此,蕭陌不能不防,所以他要抓緊每一分鐘的時間,不能浪費。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蕭陌身上寒意漸重,《冰魄心經》已經進行到一個極緊要的關頭,眼看離大成之境已經越來越近。

就在此時,蕭陌取出一枚通體冰藍色的珠子,握於掌心,開始運轉功法,吸收其中的寒氣。

冰系神物,冰魄神珠!

大量寒氣,彷彿抽絲剝繭,被蕭陌從珠子中抽離,然後匯聚於自身,並融匯入冰魄心經修鍊出來的心元力之中,蕭陌的冰魄心經境界,飛速增漲著。

一個時辰過去,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一天一夜之後!

蕭陌手掌心中那枚冰藍色珠子裡面的藍色寒氣已經消失大半,只剩少許絲絲縷縷的藍色寒氣依舊在裡面飄蕩,外表看起來就彷彿是一枚普普通通的透明白色珠子,只能偶爾看到一抹藍色閃過。

而蕭陌的面色,卻變得像海一樣深藍,無窮寒氣結成嚴霜,甚至凍結了他的眉毛。

「啪1

陡地,隨著冰魄神珠中最後一縷寒氣也消耗怠盡,藍色盡褪,冰魄神珠不堪重力,直接在蕭陌掌心破碎。

與此同時,蕭陌體內,冰魄心經的運轉赫然一頓,然後所有寒氣陡然加重,凝結,最後在一剎那時發生質變,從原來的月白之色,全部變成了淡藍。

在蕭陌心魂世界中,無窮寒氣匯聚,淡藍色寒氣包裹原來的那塊月白色冰魄,並漸漸將其吞噬,片刻后,一塊指長,通體透明,淡藍色的菱形冰魄,靜靜懸浮,無盡寒光四射。

——冰魄心經大成,百年冰魄之境!

自這一刻起,毫無疑問,蕭陌將躋身至道學宮外院弟子中小高手之一。如果說小成的冰魄心經依舊威力不顯,到達百年冰魄之境,這一刻,蕭陌的冰魄心經將真正開始綻放威能。

睜開雙眸,神采熠熠。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