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萬聖紀>第一百五十九章、挑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五十九章、挑戰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同人競技

至道學宮外院,雜務堂。

一名白衣年輕弟子,跟在兩名藍衣學宮執事的身後,走進堂內。

這名白衣年輕弟子,年紀很輕,也就二十一二歲左右的樣子,眉毛很薄,狹長如劍,臉上總是帶著一種倨傲之色。

來到雜務堂內后,他們三人來到堂后某處櫃檯前,白衣年輕弟子朝櫃檯后一名藍衣中年人道:「葛執事,裘師兄要求你收集的那三種丹藥,你可都收集齊全了?」

「齊了。」

藍衣執事見到白衣年輕人到來,明明身份實力都比對方高上許多,卻仍是一臉謙恭的表情,他伸手從櫃檯底下小心翼翼取出三隻丹瓶,一紅一藍一紫,一起遞到白衣年輕人手中,道:「這便是三蟲三花丹,分開服的時候每一種都是一種罕世難尋的劇毒,一起服用卻是大補之葯,不過藥效有些猛烈,還請轉告裘公子服用的時候一定要小心一些。」

「這個不勞你操心。」

白衣年輕人手一拂,便將櫃檯上的那三隻丹瓶一起收入儲物袋中,然後又從儲物袋中取出一個錢袋:「這是尾款,一共七萬功勛幣,加上之前付你的三萬,購買這三蟲三花丹的花費已經付清,不過這次你幫了裘師兄大忙,一旦他突破到逍遙境七重初期,打敗古天涯成為外院第一弟子,一定會記住你這個人情。」

「好說,好說1

藍衣執事將銀袋接過來,當面打開,數了數,確實是七萬功勛幣沒錯,立即便是滿臉笑容地說道。

說實話,這三蟲三花丹還真不好收集,他也是費了很大一番力氣,好不容易才集齊,為的,也不是賺那一丁點功勛幣,而是結交白衣年輕人口中的那個『裘師兄』。

至道學宮外院小擂台榜,因為是半年一換,所以原來排名第一的『炎手』雷傳燈已經加入內院,第一空懸,排名第八的『白衣』藍無心死在了靈武山脈中,所以現在外院小擂台榜前十,其實只有八個人而已。

這八個人中,公認最有資格爭奪這一屆小擂台榜第一的,便是原來外院排名第二的『赤焰槍』古天涯,以及排名第三的『飛靈劍』裘奇文兩人。

一旦兩人中有一人能摘得本屆小擂台榜第一,必定很快進入內院,憑他們的天賦努力,將來地位肯定都要遠遠在這位『葛執事』之上,所以能提前巴結一下,結交一番,他肯定是願意的。

顯然,為了爭奪小擂台榜上的名次,不止蕭陌這種初次參加小擂台榜的弟子在積極備戰,就連那些原本就在小擂台榜上的存在都不敢怠懈,甚至更為重視,想盡各種辦法增加自己的實力。

畢竟別人輸了也就輸了,他們卻都是已經有了名氣的人,一旦失敗,跌落名次,等於是臉面全失,到手的資源地位也會隨之失去。

沒有人能忍受這樣的後果。

所以在小擂台榜召開之前的這最後一段時間,大家都是各顯神通,要麼瘋狂修鍊,要麼想盡各種其他辦法增加自己的實力……

『飛靈劍』裘奇文是如此,想利用丹藥之力儘快突破逍遙境七重境界,戰勝古天涯,奪得第一。

而『赤焰槍』古天涯據說三個月前,便已經前往靈武山脈深處閉關,至今不見回來,不知是在修鍊什麼秘術,顯然也非同小可。

而除了這些人之外,小擂台榜上的其餘人,同樣也都在努力修鍊,積蓄實力,爭取在半個月後的小擂台榜上,一鳴驚人,更進一步。

知道『裘師兄』等這三蟲三花丹已經多時,白衣年輕人收起三隻丹瓶后,便不再怠慢,協同那兩名藍衣學宮執事一起朝雜務堂外面走來。

走著走著,忽然三人俱是一愣。

因為迎面一人朝他們走來,同樣一身普通的白衣外院弟子服,不正是準備前來雜務堂領取自己那四個月配給的蕭陌是誰?

三人對視了一眼,白衣年輕人忽然向身後兩名藍衣執事使了一個眼色。

兩名藍衣執事一瞬間便懂了,當即點頭,嘻嘻一笑,忽然縱身一躍,擋在了雜務堂的門口,剛好阻擋在了要進門的蕭陌身前。

「咦,這位不是當初甲三學舍中,那個放言說要我們好看的新晉外院弟子么?怎麼,這麼久不見,把我們給忘了?」

「對了對了……」

另一名藍衣執事托著下巴,故作沉思狀:「是了,這幾個月前去發放配給,好像都沒在甲三學舍中看到這個人,看來是做起縮頭烏龜來了。怎麼,想直接來這雜務堂領取,繞過我們這一關,哪有那麼好的事1

說著說著,兩名藍衣執事的眼神變得兇狠起來。

作為至道學宮的外院執事,他們的任務就是給所有外院弟子發放資源配給,這資源配給一次性從雜務堂領取,然後由他們分批下發下去,因為剋扣的問題,他們分發出去的,往往只有一半不到。

而剩下的,一部份上交給了學宮長老,讓他們對此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另一部份,給了小擂台榜上的十大弟子,讓他們不插手此事,只要金紋弟子不插手,其餘人就沒有膽量和勇氣,就算有膽有勇氣,也沒實力。

至於最後一小部份,則由他們自己中飽私囊。

蕭陌想繞過他們,直接前來雜務堂領取,等於動了他們的乳酪,打破至道學宮約定俗成的規矩,如果沒看到也就罷了,既然看到,他們豈肯輕饒?

蕭陌抬起頭,有些疑惑地打量著面前三人。

剛開始時,他還沒認出來,聽到對方說到『配給』二字,他才恍然大悟,終於記起面前三人是誰了。

當初,就是這三人,一起前往甲三學舍給蕭陌他們發放資源配給,明明是每月兩瓶小定魂丹,一百功勛鐵幣的配給,硬生生被他們給縮水了一半,當有人質疑,還被當場打成了重傷。

這個氣,當時蕭陌就難以忍受,不過知道實力不如人,他強壓了下來,卻在對方離開之前,要求對方留下姓名,說有朝一日,一定向他們挑戰,以報當日之辱。

當時三人都以一臉看傻瓜的表情,看向蕭陌,最後更是譏諷的哈哈大笑,毫不在意的留下了姓名,顯然根本沒把蕭陌這樣一名普通外院弟子的挑戰放在眼中。

卻沒有想到,冤家路窄,自己不過一時丹藥缺乏,想到還有四個月的配給沒領,過來雜務堂領取一下,就剛好碰到了這三人。

蕭陌的目光在那兩名藍衣執事和他們身後的那名外院白衣弟子身上掠過。

這兩名藍衣執事,一名黃浩軒,一名畢鯤鵬,都是至道學宮外院雜務堂的執事,而兩人身後的那名白衣年輕弟子,則是一名老牌外院弟子,在小擂台榜上也略有名氣,排名大概在七八十位左右,好像是叫舒奇勝。

黃浩軒,畢鯤鵬,舒奇勝!

想到此,蕭陌的眼睛,突地變得鋒銳起來。

他不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但也有自己行事的底線,毫無疑問,這三人就踩到了他的底線。

剋扣也就罷了,仗勢欺人,以為自己多進學宮幾年,修為高深一些,功法精湛一些,便可以隨意教訓質疑他們的外院弟子,這是蕭陌所不能容忍的。

原本蕭陌就想著,待自己修為稍有所成,便去找他們的麻煩,沒想到,自己因為蕭神劍的事,壓力太大,只想著儘快提升實力,所以都是閉關閉關再閉關,暫時把他們給忘掉了,今天卻自已湊到了面前來。

眯起眼睛,蕭陌打量了一下對面三人。

以前的蕭陌,修為尚淺,看不出三人具體的修為,但現在,他已晉陞逍遙境六重初期,即使在至道學宮外院弟子中,也屬佼佼者一列了,再加上靈魂感知力強大,所以,終於可以大致推測出三人的具體修為。

這三人中,以左面那名藍衣執事實力最高,大概在逍遙境七重初期左右。

右面那名藍衣執事,實力稍低,但也有逍遙境六重巔峰。

至於白衣年輕弟子舒奇勝,只有逍遙境六重中期的實力,在三人中,算是墊底的。

但不管如何,三人修為都比蕭陌高。

對此,蕭陌也不奇怪。

至道學宮的外院執事,是從無法晉陞內院的外院弟子中提拔而來,即使他們資質再低,但待在至道學宮至少超過十年,十幾年的時間,只要肯下苦功,又有點資源,修為提升到逍遙境六七重實力,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如果連逍遙境六七重實力都沒有,那才奇怪。

反倒是那名白衣年輕弟子舒奇勝,年紀很輕,就達到逍遙境六重中期,在小擂台榜上有名,可稱前途遠大,遠在那兩名藍衣執事之上。

雖然他現在修為稍低,但追上也就是一兩年的事情,只要等他晉陞內院,地位就會反過來,難怪明明修為更高,那兩名藍衣執事卻對他十分客氣,三人之中,反而隱隱是以他為首。

「不過……」

想到此,蕭陌冷笑。

三人實力都不錯,換作以前,他的確不是對手,但問題是,他也已經不是當初剛加入學宮時,什麼都不會的毛頭小子了。

所謂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四個多月不見,也是時候,讓這三人看看自己的手段了,正好作為小擂台榜開戰之前的熱身賽,讓自己也看看自己的實力到底如何,在小擂台榜上能排到什麼位置。

這樣一想著,蕭陌瞬間就有了決定,他望向對面那三人,沉聲道:「可還記得當初甲三學舍之中的約定,我說過,今日之辱,終有一日必雪,現在,是時候了。」

他沒有再進雜務堂,而是轉身朝著左邊的一片密林走去:「如果有膽,那就來吧1

兩名藍衣執事,以及那名白衣年輕弟子,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面面相覷,忽然忍不住爆出一陣轟天大笑:「哈哈哈……他竟真敢向我們挑戰,好,很好,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想到此,三人眼中都露出一絲興奮之意:「走,正好沒事,前去會會這小子,看其有什麼底氣1

說著,三人毫不猶豫,直接追著蕭陌的身影,朝那片密林之中而去。

ps:第二更。..

算了算,年節期間,一共欠了七更,昨日補了一更,這是補償的第二更,還有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