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六十章、疏影橫斜水清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章、疏影橫斜水清淺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走了約摸一刻鐘,蕭陌,兩名藍衣執事,白衣弟子舒奇勝四人,就先後進了學宮外院雜務堂旁邊的那片小樹林。

因為擔心引來雜務堂中一些高手的注意,雖然蕭陌不怕麻煩,但也希望盡量減少些麻煩,所以進了樹林后,蕭陌又故意把三人帶遠了一些。

直到距離學宮雜務堂已經數里之距,確保互相之間的打鬥之聲很難傳到那邊,蕭陌這才停下來,靜靜地等待著身後三人的到來。

細碎的陽光從頭頂的樹葉間隙間打入,在地面上灑下一片斑駁的碎影,蕭陌立身其中,只覺從未有一刻心神如此寧靜,雖然他即將要面對的,是兩位逍遙境六重,甚至一位逍遙境七重的高手。

很快,那兩名藍衣執事黃浩軒,畢鯤鵬,以及白衣弟子舒奇勝,就追至蕭陌身後站定。

打量了一眼這裡與外院雜務堂之間的距離,白衣弟子舒奇勝一聲冷笑:「哼,故弄玄虛,帶這麼遠,其實大可不必,對付你,三招就夠了,根本不會驚動旁人。」

不止蕭陌不想打鬥的動靜傳到外界去,對他們來說也一樣。

雖然這樣的事情他們以前也沒少做,但總不能擺到明面上來,只是在他心中,根本不認為蕭陌這樣一個新晉外院弟子可能是他們的對手,三下五除二就能解決,所以沒考慮到蕭陌那麼多而已。

然而蕭陌聞言,卻根本不回答他,只是沉默望著對面三人,淡淡道:「你們誰上,還是一起來?」

狂!

狂妄!

毫無疑問,蕭陌這語氣,比白衣弟子舒奇勝的語氣還要張狂,這一下,頓時讓對面三人瞬間大怒起來。

白衣弟子舒奇勝身形一動,就想搶先出手,然而,那名藍衣執事黃浩軒卻伸手攔住了他。..

「舒兄,何必如此動怒,對付這樣一個跳樑小丑,根本不勞你大駕。」說完,他轉頭朝旁邊另一名藍衣執事道:「鯤鵬,你去掂掂他的份量,記住別打死就行。」

「行,我一定會『好好掂量』他的。」

右邊那名藍衣執事畢鯤鵬臉上露出Y狠之色,故意把好好掂量四字說得極重,他越過兩人朝蕭陌走來,一邊走,一邊雙手捏拳,嘎作響。

蕭陌站立原地,一動不動,淡淡的藍色煙霧忽然在他身周升起,將整個人包裹起來,四周的溫度一時驟降。

「冰魄心經嗎?這種垃圾貨色也敢拿出來現眼1

藍衣執事畢鯤鵬滿臉不屑,他當然認得出這是至道學宮外院弟子的五大基礎功法之一,雖然他修鍊的也只是五大功法之一,並沒能更換更好的虛級功法,但冰魄心經的威力卻是所有人公認最弱的。

所以心下他對於蕭陌更加輕視了一分,本來就是一名剛進入外院沒多久的普通弟子,又修鍊的這種最垃圾的功法,這樣的對手,一拳下去還不直接砸出一個窟窿?

「就讓你好好看看,什麼才叫真正的功法1

話聲方畢,畢鯤鵬身後的頭頂上空驟然波動一起,一座龐大的黑色大山突然浮現,黑色大山呈三角形,驚異的是,不止其體積極為龐大,在大山之上,還能看到一條一條的金色紋路,彷彿天然形成,令這黑色大山更添一分威勢。

「是靈武鎮山訣嗎,而且至少是大成境界的靈武鎮山訣1

蕭陌目光注視著對方頭頂的黑色大山,也感受到了壓力,對方畢竟是一個修行十幾年的高手,修為又遠在蕭陌之上,說沒壓力那是假的。

不過他卻不但不懼,臉上反而露出一絲興奮之色。

「來得好。」

話音方落,他足底突然藍光一閃,心元力凝聚雙腳,極光身法展開,整個人就是倏忽一閃。

「唰1

以蕭陌此時逍遙境六重初期的修為,再施展這極光身法,即使只是虛級上品,仍然快到瞬目難及,那名藍衣執事畢鯤鵬還沒有反應過來,「啪」的一聲,脖頸就被蕭陌一記掌刀拍中,斜斜飛了出去。

他頭頂的黑色大山剛剛凝聚而出,根本來不及釋放,失去心元力支撐,就又瞬間崩散。

對面,本來打算看一場好戲的另一名藍衣執事和白衣弟子舒奇勝,不由瞬間瞪大了雙目,嘴巴都可以塞下一個J蛋,滿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什麼,怎麼可能?」

無怪乎他們如此表情,明明是畢鯤鵬這一方實力佔優,修行的又是至道學宮五大基礎功法中號稱威力最強大的一種,『靈武鎮山訣』,而對方修鍊的,卻是公認最弱的『冰魄心經』,但怎麼到了真正的戰場上,卻是威力強大的直接被秒殺,竟然讓一名新晉弟子一招致敵?

這,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而蕭陌對此卻毫不奇怪,功法雖有強弱之分,但運用之妙,存乎一心,就像他之前運用極光身法,只想到逃跑,後來卻發現,它完全也能當攻擊秘技來用,這就是不同功法的不同妙用。

畢鯤鵬的靈武鎮山訣肯定很強,但是,如果在單打獨鬥中,這門功法卻又可以說很弱。

因為它太笨重,發動時間太慢,等你真把靈武山召喚出來,估計對方已經結束戰鬥了。這就是說,功法雖強,但有時侯又可以很弱,而很弱的功法,在某些特定時候,又可以很強的原因。

冰魄心經雖然威力及不上靈武鎮山訣,但勝在發動快呀,幾乎沒有什麼前奏就可以直接施展,這種速度,卻是靈武鎮山訣遠遠不及的。

再加上蕭陌有『極光身法』這種殺手,畢鯤鵬實在太輕視蕭陌,連防禦心元技都沒有施展,一心想靠大威力的靈武鎮山決來碾壓對手,風光露臉,結果就是被蕭陌瞬間欺近,一招砍倒!

冤,太冤了。

憋屈,非常憋屈。

如果此時畢鯤鵬是清醒的,只怕他恨不得再次暈倒過去,因為這種戰鬥結果,是他萬萬沒有預料到的,更是丟盡臉面的。

如果他稍微重視一些,先開啟防禦心元技,再催動靈武鎮山訣,雖然最後依舊可能會落敗,但絕不會如此輕易,快速。

甚至如果他能採用游斗的方式,只要一記靈武鎮山訣命中蕭陌,憑他遠超蕭陌的強橫實力,再加上靈武鎮山訣的可怕威力,只怕蕭陌根本無法抗衡,勝利的就是他了。

但這世上,沒有如果,更沒有後悔葯可吃。

另一名藍衣執事黃浩軒冷著臉,上前將昏倒在地的畢鯤鵬拉了回去,從儲物袋中取出一袋清水將其澆醒,這才看向蕭陌,冷聲道:「好,很好,年輕人,居然敢耍Y招,但凡事可一不可再,這一場,就由我來討回吧1

說完,他足步一踏,逍遙境七重氣勢全開,身後的頭頂上空,一頭赤紅靈獅虛影瞬間浮現,散發著恐怖的威壓。

——屬於逍遙境後期的獨特威壓!

「蹬蹬蹬……」

蕭陌臉色微變,體內的冰魄心經運轉竟然微微一滯,運轉速度都緩慢了幾分,直到退出三丈遠,才稍微緩解一些,但仍是受到巨大影響,戰鬥至少下降一二成。

這就是修為受到壓制的可怖後果嗎?

蕭陌暗驚。

如果把逍遙境九重境界共分為三個小層次,一二三重就是初期,四五六重是中期,而逍遙境七重,則已經是逍遙境後期境界了。

後期對中期,兩者根本不是一個級別,所以藍衣執事黃浩軒的炎罡氣訣全面壓制蕭陌的冰魄心經,再加上火克水,蕭陌這一次是真正的感受到了壓力,遠超剛才那名藍衣執事畢鯤鵬所能帶來的壓力。

「這就是逍遙境七重修為的可怕之處嗎?看來我還是太小覷他了。」

蕭陌暗嘆,本來以為只相差一重境界,並不明顯,但現在,他有些理解,為什麼至道學宮把外院弟子與內院弟子之間的分水嶺,設在逍遙境七重境界了。

七重以上,實力又是另一重境界,能夠踏入逍遙境七重以上的弟子,才算是至道學宮的真正中堅力量,希望之材。

這名藍衣執事黃浩軒雖然是後來才踏入逍遙境七重境界的,但境界就是境界,不會因為他的身份而減弱半分。

臉上狠色一閃,蕭陌也不再猶豫,直接一聲低吼:「一元開1

隨著話聲,陡地,其左手掌心之上,幽幽浮現出一個不斷旋轉的心元小氣旋,心元小氣旋呈淡藍色,本來是很穩定地在旋轉著,但猛地就直接爆炸開來,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在蕭陌身上形成,蕭陌的氣勢也隨之飛速攀升。

逍遙境六重中期,逍遙境六重後期!

一連躍升兩個小境界。

雖然距離逍遙境七重初期依舊相差兩個小境界,但蕭陌卻發現,現在的自己,已經勉強可以抵消對方功法對自己的壓制了。

沒有猶豫,知道對方也不是畢鯤鵬那種選手可比,蕭陌直接開啟極光身法,迅速欺近藍衣執事身邊,手一橫,一柄煙水瀰漫的長劍就出現在手中,斜斜朝對方劈了過去。

黃級頂階心元兵,煙水劍。

一層可怖的冰寒之力瞬間貫注到劍身之上,蕭陌全力催動冰魄心經,感受著大成的冰魄心經淡藍冰魄內不斷抽取出的寒氣,然後又貫注到手中的煙水劍上,令其更加蹤跡飄渺,這一刻,蕭陌忽然想起一句小詞。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

ps:第三更,補欠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