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萬聖紀>第一百六十一章、賭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六十一章、賭鬥

小說:萬聖紀| 作者:衣冠勝雪| 類別:武俠修真

「頂階兵器?」..

對面,當藍衣執事黃浩軒目睹蕭陌取出的這柄煙水劍,頓時不由眼神一凜,神色中略現一絲意外。

黃級頂階心元兵,至少也要上萬功勛幣才能換取,而這柄煙水劍明顯不是凡品,只怕至少也要一萬四五千功勛。

他眼中不由現出一抹貪色。

一萬四五千功勛,即使對他這種成為執事多年的存在來講,也是一筆不小的財富。很多人以為,成為執事之後,斷了上進之路,大多人會自暴自棄,得到的功勛都會存積起來,積蓄一定不少。

然而,只有黃浩軒知道,正是因為知道上進無門,所以他們才更加看重實力。

往往,在至道學宮待滿十年,怎麼也無法成為內院弟子后,選擇留在學宮,成為外院執事,為所有外院弟子服務的人,正是因為心中不甘,才心甘情願成為從被服務的對象,換成服務別人的存在。

他們心中,仍存野望。

也許一大部份,會在成為執事多年之後,發現依舊難有寸進,壯志漸消,成為甘於平淡的存在。但黃浩軒能在離開外院弟子序列后,短短時間內晉陞逍遙境七重初期,顯然也花了不知多少資源,耗去多少苦功。

所以,他能成為執事頭領,而另外一名藍衣執事畢鯤鵬,卻只能聽從他的命令。

正因如此,他遠沒有外表看起來風光,不然也不會甘心干這種整天欺服一下外院弟子,剋扣功勛得罪人的差事,誰知道那些人裡面,有沒有人日後成長起來,找他報復?

然而,他顧不上。

只有不惜一切代價攥取資源,努力修行,他才能獲得更高地位,更多話語權。

雖說成為執事之後,再也無法轉為弟子,等於失去了正常的上升渠道,但是執事,也是分層級的。

外院執事之上,還有內院執事,內院執事,無論身份,地位,還是各種福利,都要比外院執事強很多。

另外,內院執事做到巔峰,有一小部份人,如果修為跟得上,甚至能轉成低級長老,雖然這長老的地位也不高,遠比正常長老差,但也遠比執事好聽,有面子多了。

甚至別說內院,低級長老的地位,就是外院執事中,也分階層,最差的,就是剛剛從外院弟子中淘汰出來,成為執事的人,外院各堂中,最差,最苦,最累的活,全部他們干。

名為執事,其實和個雜役也沒多少區別。

只有修為提升上來了,或者資歷上升,人脈開拓了,才能慢慢晉陞成為普通執事,有個正常的活干。

而普通執事之上,才是他這種執事頭領,能領一兩個執事做事的,而執事頭領之上,還有大執事,執事主管等等差別。

黃浩軒不想那麼多,至低,也想博一個執事主管的職位。只要能成為執事主管,基本都不用自己幹什麼活了,分派下面的人去做就行,而且別人為了任務的優劣,還會巴結求上門來,那時地位,就遠比現在高多了。

所以,他看到蕭陌手中的煙水劍,雖然初看時是忌憚,但接著卻變成了狂喜。

「若能把這柄劍奪到手。」

黃浩軒心中沉吟,雖然他也知道這麼做是犯了大忌,一旦被風紀堂知曉,他多半討不了好去,但是,除了強搶,或許還有其他手段。

那時,若煙水劍落到他手中,即使風紀堂查到,他也有借口託辭。

最重要的是,他甚至要讓蕭陌有口難言,根本無法上告,沒了苦主,那風紀堂,自然也就不會找他麻煩。

所以,眼見蕭陌催動煙水劍朝他攻來,他卻忽然散去頭頂狂怒獅,後退一步,避開蕭陌攻擊,大聲道:「且慢1

「嗯?」

蕭陌一怔,不由停下手中劍,看著對面那忽然停手不戰的黃浩軒,奇怪道:「你想幹什麼?」

「呵呵。」

黃浩軒目光在蕭陌手中的煙水劍上停留了一眼,忽然嘿嘿笑道:「這麼干打著有什麼意思,小子,可敢跟我賭一場?」

「賭,賭什麼?」

注意到黃浩軒看向自己手中煙水劍時眼中一閃而過的那抹貪婪,蕭陌心中一動,故意說道。

「嗯?」

蕭陌這麼一問,黃浩軒反而怔住了。

蕭陌手中的煙水劍是黃級頂階兵器,那他拿出的東西自然不能太差。甚至,他在想,蕭陌既然能買得起黃級頂階兵器,身上是不是還有什麼其他寶物,若能一併拿到手,那自然是最好不過。

所以猶豫了一下,他忽然道:「小子,看你實力不錯,看來是很有自信,能戰勝我了?」

蕭陌目光不動,淡淡道:「這是自然。」

「好好,英雄出少年,很少見到這麼有勇氣的人了。」

黃浩軒心中冷笑,臉上卻現出奉承之色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加點彩頭吧,不知你手中,還有什麼寶物,我們來賭這一戰的勝負,你贏了,我給你相應檔次的寶物,你輸了,手中的那柄煙水劍,或其他東西,就要讓給我,如何?」

「哦,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

蕭陌心中暗笑,他知道,黃浩軒雖然見他擊敗了畢鯤鵬,但一來對方實力不及他,二來明顯黃浩軒是覺得蕭陌勝之不武,畢鯤鵬還沒出招呢,就被他放倒了,明顯是太粗心大意,連防禦心元技都沒施展,給了蕭陌可乘之機。

而他,顯然不覺得自己會犯這個錯誤,所以是吃定了自己了?

然而,如果蕭陌沒有一定把握,又豈會主動挑戰他們三人,本來還只想雪一下當初甲三學舍發放配給之恥,此時卻是忽然心中一動。

他此來雜務堂,可不就是為的修行資源?連幾瓶小定魂丹和幾百功勛幣他都不願放過,這黃浩軒送上門來的買賣,他沒道理不做。

正好,此次小擂台榜競爭前十他沒太多把握,還有半個月的時間,若能得到一筆功勛幣,或許,這半個月的時間,自己的修為還能再進一步。

想到此,他瞬間心中一定,有了計較。

黃浩軒看中了自己手中的煙水劍,有心謀奪,卻又不願強搶,落人口實,畢竟只要他不敢殺了自己,一旦自己告到風紀堂,他就要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這正合蕭陌心意。

只要自己能戰敗他,以賭鬥的借口,他也有苦難言,還不會有任何後患,這可是天賜之機。

只是,還是不能表露的太明顯,得想個辦法逗逗他才好。

所以,想到此,蕭陌故作猶遭……不行……煙水劍是我花一萬五千銅晶好不容易買到的,怎麼可以作為彩頭,要戰便戰,廢話休提,來吧1

說完,左手一揚,作勢欲戰。

然而,看到此幕,黃浩軒心中更是底定,原來是個沒膽色的小鬼。

他想了想,忽然道:「呵呵,看來你是沒有把握啊,既然如此,一個膽小鬼,我幹嘛要答應你的挑戰,滾吧1

說完,作勢欲走。

見狀,蕭陌「急了」:「誰沒有把握了?哼,我不過想思考一下而已,要賭便賭。」

黃浩軒心中大喜,急忙轉過身來:「好,一言為定,還有什麼其他東西,一併拿出來吧。要賭,就賭大一點1

蕭陌見狀,表面猶豫,卻返身從儲物袋中掏出一顆暗紅圓球:「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件寶物,黃級低階秘寶爆血球,價值十萬銅晶,只要這件比較貴重了,你有什麼相匹配的寶物?」